南京低價拍賣別墅“凶宅”往事:男子騙保後假死,引殺身之禍


備受外界關注的南京“凶宅”別墅,在經過138輪激烈角逐後,終於被拍出了。

6月12日上午,一位神祕買家以786萬的價格拍得這座“凶宅”——位於南京江寧區的翠屏山腳下,瑞景文華小區內的一棟別墅。

這棟422平米左右的別墅,最終競得單價不到2萬元/平方米,遠遠低於該小區二手房均價單價3.2萬元/平方米。

七年前,就在這棟宅子的車庫,一名叫做常鑑勇(化名)的男子被殺害並慘遭碎屍,屍塊隨後被扔到了小區背後的翠屏山上。

頗為戲劇的是,這竟是該男子第二次死去,他上一次“死去”是在2006年。而當年為他第一次“死去”而傷心的岳父,後來竟成為了讓他下地獄的“催命判官”。

他的岳父,以及比他小八歲的妻子——南京某美容院的老闆,正是這一切的“導演”。

當年,常鑑勇決定“死去”後,已給自己的末日埋下了種子,也註定了接下來的一切徹底失控。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通過梳理判決書等卷宗資料,逐一還原這個充滿著傳奇色彩的驚悚悲劇,而這則為後來被炒得沸沸揚揚的別墅“凶宅”埋下了故事。

南京低價拍賣別墅“凶宅”往事:男子騙保後假死,引殺身之禍


1,入日本籍後,攜妻女歸國創業

常鑑勇出生於1962年,老家甘肅蘭州,早年便去了日本打拼。

據《檢察風雲》雜誌透露,常鑑勇在日本曾和一日籍女子結婚。入籍日本後的常鑑勇,更名為常本鑑勇,在日本開拓保健品市場的他,事業上曾經小有成就。

然而,常鑑勇的第一段婚姻沒有長久,很快便和原配離婚。

2000年左右,常鑑勇在日本遇到了比他小八歲的南京女孩李素美(化名)。當時,30歲左右的李素美正在日本學習美容養生。

相識、交往一段時間後,兩人很快在日本登記結婚。李素美也得以入籍日本,並擁有了一個日本名字,常本素美。

然而,據相關案件判決書顯示,兩人婚後感情並不和睦。同時,受到經濟大滑坡的影響,他們在日本的生意也每況愈下。

於是,二人決定回到中國發展,那時已是2006年。

回國後,常鑑勇立馬奔赴老家蘭州籌款。但回到老家不久後,妻子李素美打來電話,稱他們的女兒回國後水土不服,上吐下瀉。

於是,常鑑勇決定先行乘坐飛機趕回南京。同時,他讓三弟常鑑輝幫忙把自己的車開回南京。

然而,噩耗很快傳來。

據相關判決書顯示,2006年8月19日,一輛桑塔納轎車在丹拉高速公路行駛過程中發生火災,車輛失控,一人被當場燒死在車內。

當地警方根據車內物品、證件等線索判斷,認定燒死者系車主常鑑勇。

常鑑勇“死了”。


2,為獲鉅額保險賠償金,登出戶口

然而,常鑑勇很快便出現在李素美面前,“死而復生”。

面對這一“烏龍事件”,李素美並沒有向外界宣告自己的丈夫沒死,而是開始為常鑑勇辦理戶籍登出,以及保險賠償等事宜。

《檢察風雲》雜誌透露,二人曾在日本多家保險公司投有鉅額的人身意外傷害保險。常鑑勇這一“死”,可獲理賠總額摺合人民幣上千萬元。

恰逢當時生意遭遇挫折,二人最終決定鋌而走險。

常鑑勇自此成為了“黑戶”。作為“已死之人”,他的戶口被登出,不得不隱姓埋名過日子。

他常年用著假身份證,孑然一身。他在南京和蘭州的兩個家都不能回,一旦現身,騙保之事就會敗露。

過這樣的日子,常鑑勇沒能堅持下去。最終,他還是選擇了回南京,現身李素美家中。

於是,常鑑勇沒死,不再是夫婦二人獨有的祕密。常鑑勇夫婦騙保的事,也就此被更多人得知,其中包括其岳父,也就是李素美的父親李東橫(化名)。

判決書顯示,在戶籍被登出後,常鑑勇後期多次向李素美及其家人討要護照。

《檢察風雲》雜誌透露,李素美一度給過常鑑勇三百萬元,讓其出去吃喝玩樂,並不要再回來糾纏。

然而,用光錢財後,生活依舊無法繼續的“死人”常鑑勇,還是多次回到南京找李素美,要求迴歸正常生活。

不歸還護照,這是李東橫、李素美父女的“底線”。他們始終擔心,將護照還給常鑑勇後,騙保之事隨即敗露。

這也導致雙方關係進一步惡化。


3,與妻子岳父等人再發爭吵

2011年2月26日,常鑑勇又到了南京,還帶著老家的幾個人。

那天上午,常鑑勇前往李素美位於瑞金北村的家中,位於南京鬧市區瑞金路附近。進門後,他照例和李素美以及李東橫發生了爭執,只待了十幾分鍾便離開。

“他說和她家人沒法談,一談就吵架,當時(常鑑勇)情緒非常激動”;

“凶神惡煞地來到家裡,聽老伴說眼睛紅紅的,殺氣騰騰的樣子”;

“沒有身份好幾年,頭腦好像都不對頭,就是要拿護照,感覺有些歇斯底里”……

法院判決書中相關證人證言,從多個角度描繪出了那天常鑑勇的精神狀態。

那天晚上七點,常鑑勇老家跟過來的一位親戚,前往瑞金北村找李素美單獨談談。聊了一個小時左右,李素美說美容店有事,出去了。

又過了近一個小時,李素美回來了,並說現在要出去和常鑑勇見面聊。於是,常鑑勇的親戚起身離開回賓館。

下樓時,他看到了李東橫也在。


4,在偏僻別墅殺人

“殺了他。”

李東橫向法庭供述稱,他在2011年2月中旬,也就是案發前一週,面對緊緊糾纏的常鑑勇,有了如此念頭。

於是,當2月26日常鑑勇再現南京,李東橫下定了決心,讓這個假死之人“真死”。

當天下午,李素美以前男友老來煩她為由,讓朋友找了三個“馬仔”,要求幫忙把人捆起來,並送到精神醫院去。

當晚,“馬仔”就位。當常鑑勇坐上李東橫父女的奧迪轎車後,三個“馬仔”緊隨其後上車,常鑑勇在後排被三人制服並捆綁。

離開瑞金北路小區,車輛一路飛馳。雙橋門立交監控資訊顯示,車輛於晚上20:47經過雙橋門立交向南駛去。

最終,車輛停在了瑞景文華小區142號別墅車庫內。李素美的這座豪宅位於南京市南郊的翠屏山腳下,僻靜,遠離鬧市區。

三個“馬仔”領到了1200元好處費,以及一條芙蓉王香菸後,隨即離開。

隨後,處於五花大綁狀態下的常鑑勇,被時年已71歲的李東橫猛擊頭部數下,漸漸沒有了意識和呼吸。


5,拋屍山上

22:07,李東橫父女駕駛的奧迪車再次經過雙橋門立交,這次是由南向北行駛。作案後,他們一度離開瑞星文華小區。

僅一個小時後,二人重返作案現場。

在車庫內,李東橫用早前在超市買好的菜刀等工具將常鑑勇肢解,並裝入垃圾袋,拋至小區背後的翠屏山上。

完事後,凌晨兩點多,李素美還給負責找“馬仔”的朋友打電話通報,說人已經送到精神病院了。

判決書顯示,慘遭碎屍的常鑑勇,直到2月28日12時40分左右,被兩位路人在翠屏山靠近山頂的地方發現。

隨後,民警通過提取指紋、血跡等偵查手段,認定李東橫和李素美父女有重大作案嫌疑,並迅速將二人抓獲。

同時,經過調查,公安機關解開了“已死之人”常鑑勇再一次死亡之謎。

被裝在塑料袋中、掛在山頂樹上的常鑑勇,最終還是沒能要來護照,而是通過死去的方式,證明了其曾經活著。


Sharing is caring!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壹头条 » 南京低價拍賣別墅“凶宅”往事:男子騙保後假死,引殺身之禍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