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劇撞上音樂劇:《紅樓·音越劇場》在香港全新演繹致敬經典


1958年,《紅樓夢》被上海越劇院編排成越劇搬上舞臺,從而成就了一部經典。徐玉蘭、王文娟等越劇表演藝術大家的表演,影響了幾代戲迷。歲月匆匆而過,越劇《紅樓夢》已經盛演一甲子,經幾代人傳承至今,依然是一部難以超越的舞臺綜合藝術集大成之作。

在這樣一部經典作品之前,是否還能有創新的空間?在現代傳播語境下,經典能否再添別樣光彩?上海越劇院編排出了一部越劇音樂劇——《紅樓·音越劇場》,在經典的基礎之上,全新演繹。6月12日,《紅樓·音越劇場》在香港高山劇場連演兩場,讓香港觀眾體驗了一次不一樣的“紅樓”。

越劇撞上音樂劇:《紅樓·音越劇場》在香港全新演繹致敬經典

“不夠看,不夠看!時間太短了”“看到了我喜歡的經典場景,又覺得這次的音樂很新穎”……演出結束,香港觀眾報以熱烈持久的掌聲,專程從臺灣趕來觀看的戲迷追著問這部音越劇什麼時候去臺灣演出。將越劇與音樂會的形式相結合的嘗試,得到了觀眾的肯定。

上海越劇院院長樑弘鈞在談到《紅樓·音越劇場》的創作意圖時說:“這次嘗試,首先是致敬經典,希望在上海越劇院既有風範、氣質的基礎上形成新的探索,在觀眾中尋找新的生命力;其次是希望為越劇注入時代發展的動能,為劇種帶來新的活力。”

《紅樓·音越劇場》導演張辰鴻回憶起自己出國讀書時第一次看到音樂劇的情景,“音樂劇在國外的受眾面之廣是當時的我難以想象的,群眾基礎太紮實了。而且那些觀眾耳熟能詳的劇目,無論是音樂劇還是歌劇,都經過了很多次的闡釋,在這個過程中被淬鍊成經典作品。我們的戲劇作品還有沒有再闡釋的空間呢?越劇版《紅樓夢》已經打下了非常紮實的底子,但隨著時代發展、觀眾的審美變化,其中有些音樂片段還不夠豐富,這是值得再創作的地方。”

《紅樓·音越劇場》在保持經典版《紅樓夢》原汁原味的經典唱腔基礎上,邀請著名作曲家金覆載重新作曲,以音樂劇的寫作手法,為經典戲曲作品重塑音樂形象。“音越劇版是以音樂貫穿整部作品,把不同版本中的經典唱段如‘進賈府、讀西廂、葬花勸黛、掉包、焚稿、哭靈’重新編排加入新作品,用音樂語彙塑造人物,烘托戲劇情境。”張辰鴻向澎湃新聞記者介紹。

越劇撞上音樂劇:《紅樓·音越劇場》在香港全新演繹致敬經典

寶黛讀西廂

在演出現場,半月形狀的坡橋把樂隊環拱於舞臺中間,構成演員上下場的通道和表演空間。樂隊指揮趙斌則坦言,從幕後到臺前,有緊張但更多的是興奮和投入,“因為樂隊被請到了舞臺中央,我們直面觀眾了,要做到用音樂塑造人物、烘托情境,對音色的掌控細膩度、純熟度的要求更高。”

此外,經典版的寫實場景被部分虛化於背景多媒體,演員、樂隊之外又增加了歌隊聲部。在這部新作品中,歌隊在舞臺上的形象也非常惹人關注。她們時而化身劇中人物,以丫鬟的身份對寶二爺不合禮教的頑劣行徑悄悄議論;時而化身賈政,以歌隊吟唱的方式推動嚴父笞撻寶玉的情節;時而又是太虛幻境中的仙子,點破了痴迷的紅塵情種。

越劇撞上音樂劇:《紅樓·音越劇場》在香港全新演繹致敬經典

寶玉出家

從初稿到定版,《紅樓·音越劇場》也是一改再改,張辰鴻說:“第一次演出後,上海越劇院就邀請各方專家進行研討,對燈光佈景等推翻重建。在舞臺上用燈光的變幻突出演員表演空間與樂隊演奏空間的和諧轉換,調整舞美設計呈現出空靈大氣的美學風格。比如最後一場寶玉出家,寶玉大徹大悟,輕解玉佩,舞臺飄灑下雪花,幕布一角打出象徵智慧佛光的光芒,寶玉孑然一身走向大光明境。”

“焚稿”“金玉良緣”兩場重頭戲,該版本還採取事件並軌的方式進行處理,使兩場戲同時在舞臺交錯進行。一悲一喜、一冷一熱,強烈的對比給予當代觀眾更直觀的視覺衝擊。這一邊黛玉命若遊絲地斜倚在紫鵑身上,兩人相互依靠微微彎曲身體看向火盆,歌隊輕輕唱起“只落得一彎冷月葬詩魂”,相互呼應,意境全出。那一頭,寶玉歡天喜地牽著寶釵走,看得觀眾心如刀絞。

越劇撞上音樂劇:《紅樓·音越劇場》在香港全新演繹致敬經典

黛玉焚稿

《紅樓·音越劇場》集結了上海越劇院青年力量,主演及歌隊全部由新生代上陣,堪稱“青春紅樓”。

新一代“寶黛”分別由青年演員王婉娜、李旭丹扮演,“寶玉”王婉娜告訴記者:“雖然經典唱段沒有大變化,但是新版本節奏更快,演員被凸顯出來了,非常考驗唱功,對我們確實是一個很大的考驗。”

十年前就曾演出過經典版《紅樓夢》的“黛玉”李旭丹也被新版本的排練折磨得“死去活來”,“過去樂隊跟著演員走,現在是演員跟著音樂走,我們其實是先練樂、後排戲。由於節奏快,過場戲被拉掉,沒有唸白給演員進入狀態的時間,一場結束馬上後臺換妝,換完馬上需要進入狀態要求演員情緒轉變迅速到位。而我的搭檔似乎不是寶玉,而是樂隊,對氣息的要求也更高。”

由於經典版《紅樓夢》的全國巡演也同期在進行,兩個模式的高強度轉換,將青年演員們的功夫打磨得更加純熟。上海越劇院副院長錢慧麗在後臺看完兩場《紅樓·音越劇場》後,也感慨:“這一輪的演出下來,這批青年演員的進步非常可喜,向前邁了一大步。”

“希望通過音樂這個途徑,努力尋求繼承與創新的平衡點,也希望這個音越劇版能夠吸引更多觀眾走進劇場,愛上越劇。”樑弘鈞院長說。


Sharing is car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