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貧病交加的她,卻是加拿大首屈一指的民間藝術家



《莫娣 MAUDIE (2016)》,這是一部讓人全程在笑又忍不住會落淚的片子。豆瓣評分達8.9分,卻有點冷門。這是根據真人真事改編的藝術家傳記電影,又不同於以往的藝術家傳記片。由於貧窮和疾病,女主人公一生都沒有離開她生活的地方,但這不防礙她畫出對於世界的想象力。曾經的社會邊緣人莫娣成為了加拿大首屈一指的民間藝術家之一,她說:“浮生一切,都已被框成一幅畫。”

一生貧病交加的她,卻是加拿大首屈一指的民間藝術家

莫娣MAUDIE韓國版海報

故事發生在加拿大風景優美的海邊小鎮(NOVA SCOTIA),小鎮的風景如畫,以至於影片每一幀都如畫般美。

一生貧病交加的她,卻是加拿大首屈一指的民間藝術家

但主人公的一生,在很多人眼中是並不“美好”的開始:

一生貧病交加的她,卻是加拿大首屈一指的民間藝術家

女主莫娣患有先天性類風溼關節炎,這讓她手指不僅僵硬而且行動不便,鎮上的大人和孩子們都視她為怪物;父母雙亡,只有一個常年在外面做生意的哥哥,哥哥卻為了錢把唯一居住的祖居賣了;30多歲的她不得不寄人籬下,但刻薄的姨媽也並不那麼樂意收留她,每天對她挑三揀四,甚至還和她哥哥一起把她早年生下的女兒合計賣掉,騙她說孩子有先天畸形死亡了……

一生貧病交加的她,卻是加拿大首屈一指的民間藝術家

電影開頭多次出現莫娣獨行的背景,預示女主倔強的性格。

而男主路易斯是一個流浪魚販,長年離群孤居,中年、單身、孤兒、脾氣暴躁、性格粗魯,魚販想要找個女傭幫忙清理家裡,莫娣想要擺脫姨媽自食其力,兩個人開始有了交集:

但最初,路易斯並不想接受莫娣,明明是想找女傭幫幹家務活,怎麼能再找個自己都照顧不了自己的人?

一生貧病交加的她,卻是加拿大首屈一指的民間藝術家
一生貧病交加的她,卻是加拿大首屈一指的民間藝術家

兩個都是處於社會的邊緣人,伴著磕碰開始了共同生活的春夏秋冬:打掃、做飯、照顧寵物、幫路易斯記賬、陪他送魚……閒下來的時光,莫娣就畫畫,她把房子、窗戶能畫的地方統統畫上她喜歡的色彩、植物、動物……

一生貧病交加的她,卻是加拿大首屈一指的民間藝術家

冰冷的家在莫娣的筆下漸漸有了溫度。

一生貧病交加的她,卻是加拿大首屈一指的民間藝術家
一生貧病交加的她,卻是加拿大首屈一指的民間藝術家

一點點,像魔術一樣,被莫娣繪出來的“家”有了色彩與溫度,不再是那個冷冰冰、流浪漢一般的髒兮兮的家,然後兩人結婚了……

偶然,一位來度假的美國藝術商人Claire Stenning發現並喜歡莫娣的畫,把它買回紐約,漸漸的莫娣有了名氣,很多人慕名過來小屋買畫,就連當時的美國副總統尼克松都專門寫信索要莫娣的畫。

雖然並不懂妻子畫的是什麼,但路易斯也慢慢變成了一個有點笨拙的寵妻狂魔:他雖然嘴上說著反對莫娣的話,但落實到行動上,都是按著莫娣的意願行事。他摳門,但是捨得花錢給莫娣買畫刷顏料;當鎮上小販嘲笑莫娣的畫時,他還會護妻。嘴上一邊抱怨莫娣因為畫畫,都不打掃家裡衛生,一邊拿起掃帚承擔起家裡打掃的工作。莫娣說:“你去門外打掃,屋子打掃的灰把我的畫弄髒了怎麼辦?”他就只好乖乖關上門到門外去打掃。莫娣創作的時候被蚊子打擾,她想要一個紗窗門,路易斯嘴上說不同意,但轉身還是為她裝上了紗窗。

一生貧病交加的她,卻是加拿大首屈一指的民間藝術家

隨著莫娣的名氣越來越大,兩人的關係和家庭地位最初截然相反,這讓路易斯開始自卑,爭吵之後,莫娣去當年買畫的客人家裡暫住。路易斯把她接回來後,帶她去看了自己已經長大的女兒的住處。路易斯對莫娣說;“你看,她多麼完美”,這讓在遠處觀望的莫娣獲得了心靈的慰藉。

全片沒有刻意煽情,真摯而自然、帶我們共同經歷了他們生活的四季輪迴與變化。

一生貧病交加的她,卻是加拿大首屈一指的民間藝術家

影片女主莫娣的扮演者莎莉•霍金斯,非典型美女,但卻是公認的演技派,今年她主演的怪物奇幻劇情片《水形物語》,更是一舉拿下威尼斯電影節最佳影片金獅獎。

男主伊桑•霍克,年近50的大叔,我個人認為被顏值拖累了演技,以至於影片後面真人莫娣和路易斯出現時,因為真人反差太大,我竟然覺得有點出戲。

故事也沒有大家期望的圓滿結局:莫娣因畫成名,但和丈夫的一生卻都在貧窮中度過:影片最後,她的風溼關節炎越來越痛,加之突來的肺病,1970年,莫娣帶著人生的遺憾永遠離開這個她為之摯愛的世界。

誠然,影片當然會有戲劇化的成分,以至於說大家真實的路易斯原型並不如電影裡描繪的這般溫暖。

回到莫娣真人藝術創作的開始,孩童階段的她,大部分時間都是孤獨的,主要是因為她對其他孩子周圍的分歧感到不自在。她出生時幾乎沒有下巴,總是比其他人小得多。但她似乎是一直是個快樂的孩子,她喜歡與父母和兄弟在一起的時光。莫娣的母親開始繪畫聖誕賀卡出售,因此她的藝術生涯開始了。

她的生活和世界唯一延伸到迪格比縣,1935年-1937年,莫娣的父母相繼去世,根據當時家庭慣例,她的兄弟繼承了這個家庭。她搬到迪格比和她的阿姨住在一起,在那裡,她遇到了流浪魚販埃弗雷特·路易斯,並於1938年結婚。

莫娣一生都與路易斯一起住在馬歇爾鎮的家中。儘管身體有瑕疵,但這兩個人卻被視為彼此強大的陪伴,由於莫娣的類風溼性關節炎惡化,她無法做家務。路易斯照顧了這所房子,莫娣通過她的畫作作為家庭收入,他們是令人自豪的一對。

莫娣最出色的作品出現在她早期創作的聖誕賀卡中。從來自MAUD的問候以一系列筆墨卡片開始,她親自親手寫給家人和朋友的問候。

而當她的關節炎惡化時,她的風格發生了變化,她轉向紙板上的大幅油畫,這些創作一直持續到1970年去世。

她的人生經歷最讓人動容的是她對於繪畫與生活的這份熱愛:

一生貧病交加的她,卻是加拿大首屈一指的民間藝術家

現實版的莫娣·路易斯

如果你仔細看莫娣真人的這張照片,你會看到她的手的畸形其實很嚴重,你甚至擔心她能不能握住畫筆?但是,就是這樣一雙手,畫出了一張又一張,她想象中的美好世界與時光的畫面。

莫娣早期的贊助人,藝術商人Claire Stenning很早就發現了她作品中的美好:“莫娣的畫裡有一種非常強大的純真感,沒有一絲一毫的陰鬱,感覺所有的一起都是快樂的、晴朗的、活潑的。”

一生貧病交加的她,卻是加拿大首屈一指的民間藝術家

莫娣·路易斯《大雅茅斯維德角的燈塔與渡船》,1960年代。

由於貧窮和疾病,莫娣一生都沒有離開她生活的地方,但這不防礙她畫出對於世界的想象力。

一生貧病交加的她,卻是加拿大首屈一指的民間藝術家
一生貧病交加的她,卻是加拿大首屈一指的民間藝術家
一生貧病交加的她,卻是加拿大首屈一指的民間藝術家

喜歡她畫的客人問她說:“你為什麼把紅色的楓葉和綠色的樹葉同時畫在一張畫面上?”她說:“我把四季最美的東西放在了一起。”

一生貧病交加的她,卻是加拿大首屈一指的民間藝術家

無論病痛如何折磨與難過,你看到的莫娣一直是笑著的。

一生貧病交加的她,卻是加拿大首屈一指的民間藝術家

真實的莫娣和埃弗雷特·路易斯。

雖然他們住的房子很小,也缺乏室內管道和電力等現代化設施,但房子充滿著她的藝術。

那些看到她的路邊標誌“出售油畫”後停下來的人,發現一個安靜的女人帶著愉快的微笑。她的笑容並非來自畫作的自豪感,而是創作行為本身以及其他人似乎從她的作品中獲得的樂趣。

她喜歡畫畫,畫畫可以讓她暫時忘記現實,沉浸在自己的想象的世界,畫著畫著,生活好像沒那麼壞了,時間也不知不覺溜走了。通過報紙和雜誌的文章以及電視紀錄片,莫娣變得眾所周知,她的聲譽在今天仍在增長。

在莫娣及丈夫死後,這個充滿愛意的彩繪房子開始出現惡化跡象,為了阻止這一現象, DIGBY地區的一群居民成立了莫娣·路易斯彩繪房屋協會; 他們唯一的目標是拯救這個有價值的地標。

一生貧病交加的她,卻是加拿大首屈一指的民間藝術家

被整體保護的房子。

經過多年籌款後,1984年,這座房子被賣給了新斯科舍省並轉交給當地Art Gallery of Nova Scotia進行保管。

一生貧病交加的她,卻是加拿大首屈一指的民間藝術家

房屋內景。

一生貧病交加的她,卻是加拿大首屈一指的民間藝術家

房屋內景。

1996年,利用加拿大聯邦財政部和私人個人資金,新斯科舍省開始了房屋的保護和恢復過程,最後經過全面修復的房屋在Art Gallery of Nova Scotia 永久展出。

莫娣克服了類風溼關節炎的身體挑戰,成為加拿大首屈一指的民間藝術家之一。

一生貧病交加的她,卻是加拿大首屈一指的民間藝術家

莫娣說:“浮生一切,都已被框成一幅畫。”

一生貧病交加的她,卻是加拿大首屈一指的民間藝術家

她筆下的這些畫面,鮮活、生動、色彩豐富,哪裡看得出貧苦、疾病的影子?其實所謂幸福與否,即便身處同樣的處境,心態不同,對生活感受也截然不同。莫娣的人生經歷也同樣告訴我們:“你看到的生活是什麼樣子,它就是什麼樣子。”

(本文原載於微信公眾號:不藝。原題為《她一生貧病交加 卻是加拿大最有名的民間藝術家》。“澎湃新聞·藝術評論”經授權轉載。)


Sharing is caring!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壹头条 » 一生貧病交加的她,卻是加拿大首屈一指的民間藝術家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