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國借海絲論壇爭取對華合作,中國港口業也能輸出管理與技術



多國借海絲論壇爭取對華合作,中國港口業也能輸出管理與技術

6月13日,2018海絲港口國際合作論壇現場。 新華網 圖

對於不少西方人來說,中國人在海洋方面似乎是天然的“後來者”。以美國《國家利益》雜誌6月13日的刊文為例,儘管其並不認為中國會成為古代歐洲史中從海上漂泊而來的“入侵者”,但他們卻習慣於以懷疑的眼光審視中國商船在地中海上越來越多的身影。

不過,在古代海上絲綢之路起始之一的古港寧波,這種偏見已然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對合作與貿易的熱切期盼。

6月13日至14日,2018海絲港口國際合作論壇在浙江寧波召開。2天時間內,來自中國和海絲沿線其他40多個國家和地區的400多位港口、航運、物流界代表,圍繞“一帶一路”倡議,通過圓桌會議和合作會議等形式展開廣泛交流,推動合作發展。

“‘一帶一路’所倡導的精神對於提升國際港口合作是大有裨益的,有助於降低稅收與費用。”國際港灣協會主席、巴塞羅那港務局副總經理聖地亞哥·米拉(Santiago mila)對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表示,“應該說,如果沒有這項倡議,讓這麼多港口、企業、專家與政府機構坐在一起討論未來是相當不容易的。”

“中國在港口上的投資不僅有利於中國,也有利於希臘。”首次來華參觀中國港口的希臘籍港口運營總監伊萬·雅克西克(Ivan Jaksic)告訴澎湃新聞,“‘海上絲綢之路’對於社會與市場來說是非常必要的,無論中國還是歐洲都是如此。”


中東歐國家通過多種形式做宣傳

伊萬·雅克西克雖然是希臘人,卻在克羅埃西亞的著名海港裡耶卡港工作。他說,無論是身在希臘還是克羅埃西亞,對於中國發起的“一帶一路”倡議都十分關注和期待。

從2012年中國-中東歐國家領導人會晤首次在波蘭華沙舉行以來,中國與中東歐國家的“16+1”合作,借“一帶一路”倡議的發起為契機,已然持續提升。

2016年4月,中遠海運(COSCO)收購號稱巴爾幹南大門的希臘最大港口比雷埃夫斯港(Piraeus)的多數股權,並於當年接手運營。至今年年初,曾深陷歐債危機的希臘,被國際評級機構標準普爾公司調高了長期主權信用評級。根據希臘政府2017年年底通過的2018年預算案,希臘2018年的經濟增長率將提高至2.5%,這也將是受國際援助方緊縮條款限制下的最後一份預算案。

中國與希臘的合作僅是“16+1”合作的一隅。據中新社此前報道,2017年,中國與中東歐貿易額達679.8億美元,同比增長15.9%;中國對中東歐國家投資增至97.5億美元,包括國家電網、國家電投、中國恆天等11家央企,正在中東歐國家投資辦廠。

據悉,參與2018海絲港口論壇的嘉賓數為歷年最多,共吸引了來自海絲沿線以及美洲的40多個國家、170多家單位的400多位港口、航運、物流界嘉賓參會。據澎湃新聞在現場觀察,參會的政府官員中,尤以來自中東歐國家最多。其中,斯洛維尼亞、拉脫維亞、波蘭三國代表不斷以發言、設立展板及播放視訊等方式,強調本國港口所具有的優勢,以吸引投資,推進對華合作。

“里加港的優勢是非常明顯的,我們對此充滿信心。”拉脫維亞交通運輸部駐華代表思博(Helmuts Kols)在現場對記者強調,中拉兩國(東海到波羅的海)之間只隔了一個俄羅斯,暗示這有利於降低政治風險,“拉脫維亞致力於優先推動中國與歐盟的政治經濟合作,並已發起開展中-拉-俄三邊合作的倡議”。


中東歐三港競爭對話合作

在政治地圖中,分別位於斯洛維尼亞、拉脫維亞、波蘭三國的科佩爾港、里加港和格但斯克港可能並不為大多數國人所熟知,但這三個港口均為所在國的第一大港。例如,據歐洲商業雜誌Automotivelogistics網2015年10月報道,從歐洲運向亞太地區的大量梅賽德斯-賓士牌汽車,就是從科佩爾港起運的。

實際上,在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去年11月訪歐期間達成的《“16+1”布達佩斯綱要》中,就已經注意到了上述三港口的各自優勢與競爭關係,其中提到:各方注意到有關國家提出的三海倡議(編者注:由克羅埃西亞於2015年提出,旨在推動亞得里亞海、波羅的海和黑海地區12個歐盟國家之間的合作)。各方對克羅埃西亞、斯洛維尼亞通過地中海鐵路走廊將裡耶卡港、科佩爾港與中東歐國家相連表示歡迎,同意在開展可行性研究基礎上探討將匈塞鐵路延長至黑山和阿爾巴尼亞有關港口的可能性。

在地理上,拉脫維亞的里加港與斯洛維尼亞的科佩爾港雖然分別深居波羅的海與亞得里亞海,但兩者在歐洲航海史上早有盛名。此外,相比於希臘的比雷埃夫斯港和波蘭的格但斯克港,這兩個港口也更深入歐洲腹地。

斯洛維尼亞基礎設施部長彼得·加什佩爾希奇(Peter Gašperšič)2017年參加“16+1”運輸部長會議時就表示,科佩爾港將成為重要的交通樞紐,它是亞洲到中歐貨物的最短航運路線,比從北歐港口早七天,這不僅縮短了時間,還減少了燃油消耗和對環境的不利影響。

波蘭也不甘居於人後。據波通社報道,今年5月,格但斯克港發展總監帕特里克·費爾梅特(Patryk Felmet)在上海蔘加中國交通物流合作論壇期間就表示,格但斯克港計劃今年在上海設立代表處,以彌補與其他歐洲港口之間的差距,如鹿特丹、漢堡等,並將之視為建立全球地位的第一步。此前,該港口還與青島港等中國港口簽訂了戰略合作備忘錄。

布魯金斯學會去年6月刊文,認為歐盟對於“一帶一路”倡議尚未形成統一的政策,以中東歐為代表的國家十分樂於與中國合作,而其他則相對謹慎,但歐盟內部的這種矛盾又促成了中國在歐洲影響力的增長,以及歐盟內部在對華合作上的競爭。

“近幾年去歐洲,的確能感受到歐洲的港口非常關心‘一帶一路’倡議。”來自上海國際航運研究中心的謝曉爽告訴記者,安特衛普等傳統歐洲名港就坦承過“一帶一路”使他們面臨更大的競爭,“不過,一些歐洲港口也在嘗試把區域內的港口整合到一個系統中由港務局管理,以縮小內部競爭,增強對外競爭力”。


中企佈局


亞太至歐洲的航路

除去官方的加入,本屆海絲論壇的主力軍其實是來自世界各大港務、航運等物流產業的大咖。中遠海運、馬士基等航運界翹楚,來自歐亞非的“一帶一路”倡議沿線各主要港口的管理及運營商均派出代表與會,討論如何在“一帶一路”倡議下推進港口合作,以及如何建立數字化港口和建設自由貿易港等問題。

根據主辦方介紹,海絲論壇聚焦港口、航運和物流業的巨集觀戰略發展,同期的專業論壇和圓桌會議則更具專業性、技術性、實用性和推介宣傳性。其中,專業論壇將分別以港口發展、港航服務、智慧港航、國際物流為主題,深度剖析行業熱點話題。

“提質增效降成本是許多企業一直在做的事情,港口企業也不例外”,長期從事港務工作的陳炎城對澎湃新聞表示,“這往往通過引入科技提升效能、學習其他港口的成功經驗、對行業發展趨勢進行預判等來實現。這些內容論壇內容都涉及到了。”

不過,除了跨港口合作外,中國企業也在以併購等方式向外拓展。

2017年10月,《經濟學人》刊文報道了中國企業在全球港口的投資。其中,多數港口都分佈在從亞太至歐洲的航路上,如馬來西亞、印尼、孟加拉國、斯里蘭卡、巴基斯坦、吉布提及希臘、義大利、西班牙等歐洲國家。此外,澳大利亞、南太平洋及美洲大陸的港口,也有中國資本的參與。

據人民日報去年10月報道,“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大體路線有兩條:一條是從中國沿海港口經南海、馬六甲海峽,再過印度洋、紅海,到地中海;另外一條是從中國沿海港口經南海,過印尼群島,抵達南太平洋。目前,中國在海外港口的投資主要有兩大集團,即中遠海運及招商局集團。

根據招商局集團官網的介紹,該集團投資的全球港口網路分佈於19個國家和地區、49個港口,包括斯里蘭卡科倫坡港與漢班託塔港、吉布提港、土耳其昆波特碼頭等,大多是“一帶一路”沿線國家重要港口。

作為中國海外港口併購的先行者,中遠海運港口在全球投資的近30個港口中,“一帶一路”沿線碼頭共有11個,大部分在歐洲國家。其中已經運營的就有希臘比雷埃夫斯港、荷蘭鹿特丹EUROMAX集裝箱碼頭,此外還包括與新加坡港務集團共同投資新加坡大型集裝箱碼頭、阿聯酋的阿布扎比哈里發港口二期集裝箱碼頭等。

“中國企業在海外併購和建設港口,對於‘一帶一路’倡議的推進自然是大有裨益的。”國際港灣協會主席、巴塞羅那港務局副總經理聖地亞哥·米拉(Santiago mila)對澎湃新聞表示。


服務中國也有助當地開發

在這些投資中,重要海峽附近的港口,尤為得到中國企業的關注。

2017年,中國電建集團投資馬來西亞皇京港。其深水港專案預計將於2019年完成,屆時將超越新加坡港成為馬六甲海峽上最大的港口。

2016年,中國嵐橋集團收購巴拿馬最大港口瑪格麗特島港,其位於聯通大西洋與太平洋的“黃金水道”——巴拿馬運河的大西洋一側。

2016年,中國企業參建位於霍爾木茲海峽出口附近的伊朗格什姆島石油碼頭,並租借油庫10年。從2013年起,中國開始在位於霍爾木茲海峽外側的伊朗恰巴哈爾港加大投資,建立包括煉油廠及石油化工在內的工廠設施。

中國企業的正常商業投資,卻在一些西方國家引起不必要的疑慮。以2015年中國嵐橋集團獲得澳大利亞北部達爾文港99年租期為例,儘管中澳兩國均向美國澄清,但美國依然在未經澳政府同意的情況下,在澳國內徵集民意,意圖對澳政府施壓。

“這種擔心是沒有必要的。”國際港灣協會主席聖地亞哥·米拉對澎湃新聞解釋道,“港口與貿易都按照國際商法、國際規則進行,每個人都要按規則行事,這是基本的商業精神,也是‘一帶一路’所倡導的。只要中國企業投資遵循這一精神,我認為並不需要感到害怕和擔心。”

“中國在外的投資,當然服務於中國的整體需要,但對於開發當地資源、促進物流交通總是有益的。”鹿特丹港務局總監桑德·裡傑迪克(Sander Rijsdijk)對記者表示。

航運企業是鋪設海上絲綢之路的主要力量,沿線港口是海上絲綢之路建設的關鍵節點和重要樞紐。隨著中國經濟的成長與對外貿易的發展,中國航運及港口業已躋身世界前列,集裝箱吞吐量和貨物吞吐量最大的港口均位於中國。由此,中國企業在併購海外港口的同時,也開始輸出中國的經驗與管理。

“現在我們對外有一些合作,主要是利用中國經驗進行運營、管理上的輸出。”浙江省海港集團、寧波舟山港集團董事長毛劍巨集對澎湃新聞表示。

此前,浙港集團已向沙特利雅得無水港派出多批員工,提供技術、服務與管理上的支援。對於未來,毛劍巨集表示正在與外界進行接洽,計劃做一些基礎設施上的投入。


Sharing is car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