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南下拼搏18年成孵化先鋒,當科學家創業的管家和經紀人


本文6646字,閱讀完需要22分鐘

她南下拼搏18年成孵化先鋒,當科學家創業的管家和經紀人


第6期

四十年前,一場偉大的思想解放在中國開啟,對內改革、對外開放,如春風化雨,滋長出無限可能。四十年來,國家變得富強,人心變得充盈,價值變得多元。風雲激盪,大浪淘沙。生於1978年的一代,與改革開放同生共長。值此改革開放四十週年之際,南方都市報聯合廣東省社會科學界聯合會隆重推出“生於1978——尋找改革開放同齡人”大型報道。我們將尋訪重大歷史節點的見證人、與時代共同成長的追夢者;以人的尺度,丈量歷史,總結得失。


如果你是改革開放同齡人,歡迎聯絡我們,撥打020-87388888,或發郵件至[email protected],說出你與時代共同成長的故事。

改革同齡人


(精彩內容請點選視訊 視訊製作:南都實習生 李琳 羅鐘鳴)

張倩給自己建立的科技園定義很清晰:“我們就是科學家的管家和經紀人。”

經歷了初創到上市的冠昊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在2013年建立了近7萬平方米的孵化園區,可為200家企業提供入駐空間。張倩,就是這家孵化器的掌舵者。

最近,在廣州黃埔區紮根十年的她,剛好接到了黃埔區圖書館的邀請。作為嘉賓,圖書館希望她能來到“黃埔有故事”活動現場,跟圖書館的讀者們分享創業故事。

時隔多年,張倩依舊感恩於自己大學畢業時毅然決然從黑龍江老家、東北老工業基地來南方的決斷,因為“只有自己親身到了這裡,你才知道這邊有多發達、多開放。我不後悔,我沒有來錯!”

1978年

老工業基地長大的獨生女

1978年的冬天,張倩出生在黑龍江齊齊哈爾市一個普通工人家庭。張倩的爺爺是跟著軍工廠來到齊齊哈爾碾子山區的。

碾子山區地處大興安嶺東麓餘脈,群山環繞,距齊齊哈爾市中心110公里。這裡天然的地貌特徵為早期中國軍工企業提供了天然的屏障。這裡一度是軍工廠聚集地。

她南下拼搏18年成孵化先鋒,當科學家創業的管家和經紀人

張倩從小在黑龍江齊齊哈爾長大。當時她父母響應國策,只生了她一個。受訪者供圖

張倩的爺爺就是當時被組織派來碾子山籌建軍工廠的。“我爺爺那輩6個兄弟,都參加了東北抗聯。到最後只有兩個兄弟活了下來,其他都犧牲了。”新中國成立後,國家在碾子山區籌建軍工廠,張倩的爺爺帶著騎兵團來到這個山坳開荒建設。張倩的父親在這裡出生,一家人在這裡紮根。

“爺爺性子急躁,沒有文化。”張倩對於祖輩的記憶分外深刻,全因她作為家中的獨生女,祖輩和父母的目光都集中在她一個人身上。

1978年3月,計劃生育政策被載入憲法。1980年9月,全國人大五屆三次會議明確提倡“只生育一個孩子”。張倩父母是雙職工,一旦違反規定,工作肯定會丟掉。所以,家裡嚴格遵守政策,只有張倩一個孩子。“獨生子女也有好處,就是資源豐富。你不需要為了一些家庭資源,從小就跟別人競爭,”長大後的張倩說。

寵愛而不溺愛,是長輩給張倩留下的深刻印象。恰恰是因為自己文化程度不高,爺爺格外重視張倩的學習。作為解放前的老幹部,三屆全國勞模,“他每年去療養或去外地開會,都會發那種開會的筆記本。他就一直攢著,等到見到我時,就會一股腦地全部給我。然後叮囑我要好好學習”。

外公只讀過四年私塾,沒有受過系統的學校教育,在張倩的啟蒙教育上,外公也花費了許多功夫。

所以,張倩從小就是好孩子。每次學期考試成績都是雙百,小學一年級就當上了班長,後來是中隊長、大隊長。到了初中,她是第一批入團的學生;到了大學,她是班上第一個入黨的學生。用現在的話來說,張倩小時候就是“別人家的孩子”。

1997年

高考失利調劑去了歷史專業

然而,就是這麼一位總是被交口稱讚的“別人家的孩子”,到了高三卻做出了一個讓人意外的決定。

1997年,雖然即將跨入新世紀,那時的高考,依舊是“千軍萬馬擠獨木橋”。為了能考上比較理想的學校,不少同學都會選擇報考藝術類專業,因為藝術類專業的文化成績要求較低,高考時會比較佔優勢。

張倩從小就喜愛美術,到了高一更可以用“走火入魔”來形容她對於美術的沉迷。

“我那時每天都要畫畫,經常畫到晚上10點以後才回家。我記得有一次下課正好碰上暴雨,整個人淋得像落湯雞一樣。但我絲毫不覺得自己有多慘,反而覺得很開心,因為我在做自己最感興趣的事情。”那段時間裡,她在美術上的進步速度很快,無論素描、水粉、還是速寫。

可到了高三,單純以興趣為主的畫畫模式顯然要給應試讓步了。

為了在即將到來的專業考試中考出更好的成績,張倩轉到了專門的高考美術培訓班上。“我感覺整個人都迷失了,我畫不出老師要求的那些東西,找不到路。”原來最喜歡的畫畫甚至成為了一種痛苦,“因為我發現,我最擅長的東西,只需要換一個評價方式,就可能變得我根本不擅長。”

高考的現實,給張倩的人生上了第一課。有時候,在一個不同的價值體系裡,即便是同一個東西,都會變得面目全非。

她從原來每天盼望著畫畫,到後來逐漸迷失,再到後來,甚至都不想再去畫室。

她南下拼搏18年成孵化先鋒,當科學家創業的管家和經紀人

大學軍訓時的張倩。高三臨時放棄藝考,她的高考成績並不太理想。受訪者供圖

恰巧此時,國企改革正在逐步推進。張倩的父親在齊齊哈爾市的重工業區富拉爾基區工作,這裡有被稱作是“共和國重工業長子”的中國第一重型機械廠,它一度是當地科技和產業高地。

“學美術其實還是很花錢的,我一方面覺得自己學得並不開心,另一方面也想緩解家裡的經濟壓力。”於是,到了高三,張倩非常冒險地決定放棄藝考,要完全靠文化課考大學。這意味著偏科特別嚴重的她,到了高三,不得不要重新把數學撿起來。

“我就記得高考前幾天,我每天都做數學題做到凌晨一兩點鐘,連我的輔導老師都堅持不下去了。”即便是這樣,張倩的高考成績還是不甚理想。因為填報志願服從調劑,她考進了黑龍江大學歷史專業。

“我們班上只有18個人,第一志願都不是這個專業,都是調劑來的。”回憶起這段,張倩忍不住調侃:“一進學校,系領導和輔導員就告訴我們‘史哲’是學校裡的‘第三世界’。”

2001年

交4000元“培養費”南下順德

唸的大學不夠理想,這半點沒有難住張倩。因為從小,家人就用實際行動告訴她,人生的路永遠都在自己腳下。

“大三那年,我就已經在黑龍江電視臺實習了。”到了大四時,很多人都還在為工作發愁,張倩手裡卻已經攥著兩個就業機會可以選擇。

“一個就是省電視臺,可以轉正;另一個就是一家順德的港資上市公司。”2001年,改革開放已20餘年,可當時本地人還普遍尋求安穩的生活方式,覺得能在本地找份不錯的工作就已經很好了。所以,當張倩流露出想南下的念頭之後,遭到家人的一致反對。

20世紀90年代以前,東北作為我國經濟較發達地區,同時也是我國重要的工業基地,東北原油產量佔全國的五分之二,木材產量佔全國的二分之一,汽車產量佔全國四分之一,造船產量佔全國三分之一。對於張倩的家人來說,他們根本想象不出,張倩為什會要想到離開老家,到那麼遠的南方去。

“他們覺得電視臺的工作已經很不錯,很多人想進都進不去。南方那麼遠,特別是家人聽說,順德當時連火車都沒有,要從廣州轉汽車過去,覺得一定是個鄉下地方。”張倩說,當時東北鐵路總長1.4萬公里,是全國鐵路總長的一半。黑龍江地處平原,鐵路建設十分發達,基本大點的鄉鎮都已通火車。所以,在東北人的概念裡,通不了火車的地方,一定是個“鄉下地方”。

可是,這所有的理由都沒能阻止張倩南下的步伐。

她南下拼搏18年成孵化先鋒,當科學家創業的管家和經紀人

張倩(左二)剛到順德時。儘管家人反對,她當時還是毅然決然南下了。受訪者供圖

進入新世紀的南方正在展現出勃勃生機。廣東GDP正實現一次大跨越,首超1萬億元。居民財富擁有量顯著增加。2000年末,廣東城鄉居民本外幣儲蓄存款餘額首次突破1萬億元大關,居民生活蒸蒸日上。

“我太想離開那個環境了”。這個大學畢業前除了到過北京,還沒出過遠門的姑娘,一門心思想離開老家,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那年,全班就兩個人來了南方:一個選擇了順德,一個選擇了深圳。

當年為了離開黑龍江,張倩還不得不交了4000元,因為黑龍江是邊疆省份,培養大學生不容易,畢業要出省就業,必須交“出省費”,否則學校不發《派遣證》、不調檔案。當時張倩媽媽的月工資只有400多元。張倩把在電視臺一年的實習費用和稿費全部拿來交了“出省費”,可見決心。

2002年

進入企業感受現代化的管理

從黑龍江到順德,離家千里,一點都不誇張。說張倩不忐忑,肯定是假的。

當她坐了48小時的火車到達廣州東站時,廣州給她的第一印象是熱。撲面而來的滾滾熱浪,街邊各種亞熱帶植物、穿著清涼的人們……張倩意識到,這就是南方了。

公司專門派車接他們一群應屆生到達公司宿舍。第二天,還貼心地帶著大家在順德參觀遊覽,張倩參觀了“小白宮”、寶墨園,第一次看到荷花,碩大的錦鯉,還吃了各式各樣的順德美食。這第一份工作出乎意外地順利,順德給她的印象絕對是百分之百的滿意。

她南下拼搏18年成孵化先鋒,當科學家創業的管家和經紀人

到順德第二天,公司組織員工遊覽順德區府。第一排左四黑裙者是張倩。受訪者供圖

實際上,改革開放以來,順德的發展速度絕對比張倩當時能想象的還要快上很多。

從1978年開始,順德的生產總值上升至超10億元,用了6年時間;上升到近30億元,僅用了3年時間;1994年,順德的GDP就已突破100億元大關。

對於順德和老家的差距,張倩更是有切身體會。

她南下拼搏18年成孵化先鋒,當科學家創業的管家和經紀人

當年代表公司參加順德詩歌朗誦比賽的張倩。受訪者供圖

“我那個時候在省電視臺實習過,已經是非常不錯的工作地點了。但每間辦公室都沒電腦,更不要說每人一臺電腦了。你要寫稿,要不就得去網咖打字,要不就得去臺裡的打字室排隊。”

到了順德的公司,張倩首先是當管理培訓生,進行半年的輪崗實習期。她發現,雖然只是一家企業,可公司的整個架構已非常資訊化和現代化了。不光是所有同事都用電腦工作,且全都是在自己公司獨有的ERP系統上操作。就連倉庫都是自動化立體倉,通過掃碼確定位置,倉管員都要會熟練使用系統。

時隔多年,她依舊感恩於自己畢業時毅然決然來南方的決斷,因為“只有自己親身到了這裡,你才知道這邊有多發達、多開放。我不後悔,我沒有來錯!”

2008年

研究生畢業走進生物醫藥領域

張倩在南方一紮根就是18年。在順德這家公司待了一年半之後,張倩選擇了複習考研,充實自己的人生。2007年,她順利從華南理工大學政治與公共管理學院畢業後,留校專門做學校的科技成果轉化。

“留校不是說不好,可我就感覺實在是太一成不變了。你能從今天一眼看到你的未來,看到你退休的那天是什麼樣子。”張倩又開始按捺不住,在招聘網站上掛出了自己的簡歷。

2008年,張倩的人生終於和冠昊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交叉到了一起。入職後,在公司負責行政事務。

此時,通過十餘年的發展,作為1984年國務院批准設立的首批國家級經濟技術開發區之一的廣州開發區已逐漸成為了海歸創業集聚地。2008年,廣州開發區在全國率先出臺了科技領軍人才政策,以最高1500萬元的總資助強度面向全球延攬高階領軍人才。憑藉完善的人才政策體系和科技體系,廣州開發區成為海歸們創新創業的首選之地。冠昊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專攻再生醫學與細胞領域,正是開發區招攬的目標企業之一。

張倩來公司沒多久,就趕上了一件大事。2009年10月30日,十年磨一劍的中國創業板正式啟動,首批28家公司股票上市交易。

創業板的主要目的是為新興公司提供集資途徑,助其發展和擴充套件業務。為此,大批網際網路概念、雙創高成長型、新業態企業都希望能儘快登上創業板,更快提升自己的“創新含金量”。冠昊也不例外。

“我們其實也是第一批報材料給中國證監會的,但由於各家券商的第一批保薦名額有限,我們的券商沒有把冠昊第一批報上去。”張倩回憶起那段日子,不由得慨嘆了句:“上市真的要扒幾層皮。”

作為公司行政主管,搭建整個公司的行政框架正是她的主要職責之一。

“我記得那一兩年裡,我幾乎是沒日沒夜地加班,寫不完的材料,做不完的工作。最後,我們第二次申報用的公司材料都是用一臺車拉走的,滿滿的一大疊。”

和她共事了十餘年的夥伴官習鵬對張倩的印象是“實幹”。“做事的策略性強,非常有事業心。”官習鵬說,張倩其實也跟著公司一同成長,經過多年的淬鍊,她身上成熟女強人的氣質已經日益彰顯。

功夫不負有心人,經過近兩年的努力,2011年,冠昊生物科技正式在創業板掛牌。

2013年

做最專業的孵化器助力創業者

“冠昊從創業開始到上市成功,經過了20多年的歷程。這其中,我們經歷了非常多的事情,也嘗試過很多的艱辛。也正因為這樣,上市之後,我們想的第一件事,就是能不能幫助同樣在創業路上的科研工作者、科學家們,來加速實現他們的產業化轉化和他們的創業夢想。”張倩說。

2013年,致力於生命健康產業專業孵化的冠昊科技園成立,張倩擔任總經理,負責對整個園區的管理。這個孵化園區裡,不僅有潔淨實驗室、GMP廠房和儀器裝置提供給很多剛剛開始起步的小微企業,園區還整合了高校的科研院所、醫院的研發資源及市場資源、產業化資源、金融等各方面的資源來輔助入園企業的發展。

2015年,“雙創”第一次寫入政府工作報告,孵化器如同雨後春筍一般在各大城市湧現。作為最早的一批民營孵化器平臺,冠昊很快憑藉自身獨特的專業化、市場化的基因,在生物醫藥的孵化器平臺中樹立起了標杆。

她南下拼搏18年成孵化先鋒,當科學家創業的管家和經紀人

致力於搭建生物醫藥孵化器平臺的張倩。她說近五年,才真正找到想做的事情。

“這個園區配套設施齊全,相應服務完善。創業氛圍比較好,不同階段的創業公司只需要把儀器之類的裝置搬入,就可以馬上開始工作。”入園企業聚明生物行政部的劉小姐表示,公司從2016年進入孵化器,感覺張倩帶的團隊專業性非常強,指導很有針對性,相當適合初創型企業的發展。

“我們的團隊為什麼會專業?因為他們現在走的路,全是我們走過的,他們面臨什麼樣的問題,我們都知道怎麼解決。”張倩自信地說,冠昊生物從初創到上市花了20多年的時間,可現在搭建孵化平臺,可以幫助入園的企業將這個時間縮短到1/3,甚至更短。

“其實,我們就是給科學家做服務,我們是科學家創業者的管家和經紀人。”張倩把孵化器看成了自己的重新起航,“如果說,我年輕的時候還在不斷地嘗試,在找方向。那麼可以說近五年,我才真正找到了我想做的事情,我會一直堅持。對於生物醫藥領域的成果轉化和孵化,我還是個新人,我才剛剛入門”。

對於張倩來說,也許,人生就是永遠拼搏在向前的路上。

改革創想錄


“我覺得很幸運,生活在這樣的一個時代”

南都:四十不惑,回望人生前40年,你覺得自己最幸運的是什麼?

張倩:我覺得身為獨生子女就挺幸運的,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絕版一代”。(笑)我看過顧長衛的電影《孔雀》,在多子女的家庭,資源分配都是個問題。而獨生子女家庭,所有資源都是你的。可能你的競爭力會弱點,因為平時都不需要在父母面前刻意去表現,為了贏得一些資源去做一些事情,所以比較單純,活得不累。

南都:用一句話概括你對改革開放40年的感悟?

張倩:日新月異。從我出生開始,每一年都在變化。特別是近五年,可以說每個月都在發展變化。現在的資源更豐富,效率更快,生活更美好。我覺得很幸運,生活在這樣的一個時代。可以見證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並參與其中。

南都:置身於新的歷史時期,你對未來有什麼期待?

張倩:從我們做孵化器的感受,這幾年,周圍很多創始人都是從國外回來的。2000年很多人去國外,覺得外面的技術、生活都比國內好很多。但這幾年,明顯感覺到,我們和國外的各類差距都在變得越來越小。所以,不少人又開始從國外往國內跑。

未來十年,我堅信中國一定會發展得更為強大。而我們要做的,就是幫助孵化器裡的那些科學家、企業,更迅速地發展起來。實現他們的產業化轉化和創業夢想。

指導單位:廣東省委宣傳部

聯合出品:廣東省社科聯 南方都市報

出品:南都採編指揮中心

統籌:南都人物新聞工作室

採寫:南都記者 尹來

攝影:南都記者 譚慶駒(除署名外)

第1期

第2期

第3期

第4期

第5期


Sharing is caring!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壹头条 » 她南下拼搏18年成孵化先鋒,當科學家創業的管家和經紀人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