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幕戰5-0!就讀深大的俄羅斯帥小夥賽後“破涕為笑”



揭幕戰5-0!就讀深大的俄羅斯帥小夥賽後“破涕為笑”

“夜色多麼好,令我心神往,在這迷人的晚上……

但願從今後,你我永不忘,莫斯科郊外的晚上”

沒錯,4年一屆的世界盃又來了!這次是在俄羅斯

對於很多足球擁躉來說

生命的歷程就如同一條陪伴世界盃往前流淌的河流

世界盃的到來,給了我們一個全民狂歡的理由,即使是在萬里之遙的深圳,街上也隨處可見世界盃標誌,約上三五知己,找到一個酒吧或者是大排檔,大膽亮出自己的主隊身份,為認識或者不認識的球員吶喊助威,這是許多球迷世界盃期間最快意的消遣。

幸運的話,你也可以請上一個月的假,把6月和世界盃劃上等號,少數狂熱球迷已經前往俄羅斯,親身為自己的球隊加油,或者只為體驗一把世界盃的氛圍。


世界盃期間,我們將推出《一起過足癮》系列報道,選取和俄羅斯世界盃有關的深圳元素,講述深圳人和俄羅斯世界盃的故事。如果你身邊有朋友和俄羅斯世界盃有好玩的故事,歡迎撥打(0755)82121212提供線索。


1 魯斯蘭:深圳的足球場地很棒

揭幕戰5-0!就讀深大的俄羅斯帥小夥賽後“破涕為笑”

俄羅斯帥小夥魯斯蘭在深圳生活。

棕發碧眼大高個,魯斯蘭(Damov Ruslan)是個標準的俄羅斯帥小夥。在深圳生活了8個年頭的他,能說一口流利的普通話,目前就讀於深圳大學法學院,同時也是法學院足球隊的主力前鋒。足球絕對是他生活中不可或缺的部分,而對於在祖國俄羅斯舉辦的2018年世界盃,他更是顯得興奮異常。


期望俄羅斯隊能小組出線

談到在俄羅斯舉辦的2018年世界盃,他說:“每個國家,每隻隊伍都有他們的故事與獨特的風格。世界盃也是足球的最高榮譽,每隻參賽隊伍都會拼盡全力,我覺得每場比賽都會非常精彩。”作為俄羅斯人,俄羅斯國家隊是他的主隊之一,但賽前熱身賽未嘗一勝的戰績,讓東道主的世界盃征程更加難以預測,“小組出線就好,”魯斯蘭笑著說。此外,他還非常看好首次殺入世界盃決賽圈的冰島國家隊。



揭幕戰俄羅斯隊5-0大勝沙特隊,這個賽果不知道會不會讓他提高期望值

。賽後記者連線魯斯蘭,他只回了3個“破涕為笑”的表情。

魯斯蘭的家鄉是俄羅斯西伯利亞地區第二大城市克拉斯諾亞爾斯科(Krasnoyarsk),雖然氣候寒冷,冬天幾乎無法進行戶外的足球運動,但卻絲毫不能澆滅那裡的人們對足球的熱愛。克拉斯諾亞爾斯科目前擁有一支參加俄超聯賽的球隊,整個城市的足球氛圍濃厚,擁有眾多的室內室外足球場地等配套設施。

“學校也很重視對學生足球的培養,有很多的專業教練在各個年齡梯隊,幫助他們成長。”魯斯蘭說,在學校,他接受了良好的足球啟蒙教育。魯斯蘭的中學則是在英國南部沿海小城多佛完成,在足球文化濃厚的大不列顛,足球是他所在學校學生的必修課程,他也代表學校參加了學生聯賽。

揭幕戰5-0!就讀深大的俄羅斯帥小夥賽後“破涕為笑”

2017年,魯斯蘭所在的深圳大學法學院足球隊奪得校內聯賽冠軍。


深圳的足球氛圍存在差距

2010年,魯斯蘭跟隨來深工作的父母踏上了中國的廣袤土地,並於2014年被深圳大學錄取,就讀於法學院,從此開啟了他在深大法學院足球隊的“職業生涯”。“大一進來的時候,我就參加了法學院的新生足球隊,可惜那屆我們踢得不好。但是師兄們人都非常好,幫助我快速融入集體,也在足球上給了我很多指導。”魯斯蘭回憶道。

歷經新生杯的“慘痛”失利,魯斯蘭快速成長,不僅加入了法學院足球隊,也漸漸站穩了首發位置,隨隊征戰了深圳大學四屆校長杯比賽。回首自己四年的院隊生涯,魯斯蘭說最難忘的有兩件事,“2016年的校長杯決賽,我們一球之差丟掉了冠軍。但我並不後悔,因為我們都拼盡了全力,差了一點點運氣吧。最開心的是去年的校長杯,我們成功奪冠。我覺得是對球隊全體隊員付出的回報吧,我們真的很認真去對待足球,對待這個比賽。”

此外,深圳這座城市和深圳大學的足球配套設施也讓魯斯蘭印象深刻。“深圳的足球場地都很棒。我經常踢球,無論是校外的還是學校的場地我覺得質量都很高。不過學校的真草足球場卻不太輕易給我們學生使用,在真草上踢球感覺是不一樣的。”而在足球基礎教育以及足球氛圍方面,他認為深圳還是與他生活過的西方城市存在差距,學校中從事足球基礎教育的優秀教練很少,踢球的人也相對較少。


2 深圳小夥:俄羅斯球迷非常執迷而又痴狂

受俄羅斯朋友的邀約,深圳白領王晨曦原本打算今年抽出半個月時間前往俄羅斯觀看世界盃足球比賽,然而由於最喜歡的義大利隊無緣決賽圈,他還是決定放棄了這個邀約。王晨曦曾在烏克蘭留學5年,其間曾多次前往俄羅斯旅行。“在烏克蘭東部上過一年預科班,那兒離俄羅斯非常近,大學本科時候身邊也有非常多的俄羅斯同學。”在王晨曦看來,烏克蘭和俄羅斯有很多相似之處,他對於俄羅斯的足球文化有不少了解。


印象一 “戰鬥民族”的直爽

2006年的世界盃足球比賽,當時王晨曦正在烏克蘭上大學,他還清晰地記得那年是義大利奪冠。當時他和幾位朋友去陌生的城鎮旅遊,便來到一間酒吧裡觀看世界盃直播。“我朋友拿起啤酒跳到桌子上,對著整間酒吧的人大喊‘友誼萬歲,戰鬥!’沒想到整間酒吧的人都和他異口同聲地叫喊起來。”在王晨曦看來,俄羅斯被稱為“戰鬥民族”,很大一方面是因為他們的性格直爽,特別是在足球的熱愛程度上,經常可以看到球迷們之間有爭吵,那也是因為他們對於球隊的喜歡是非常執迷而又痴狂的。

俄羅斯人的直爽可以用喝啤酒來打比方的話,王晨曦認為是如果你端起了酒杯,他們就會讓你一醉方休,但是如果你一開始就拒絕拿起酒杯,他們則會完完全全尊重你的權利,不會對你勸酒。


印象二 “戰鬥民族”的溫暖

“戰鬥民族其實並不是只用‘拳頭’說話的國家,他們也有自己的大智慧和溫情的一面。”王晨曦透露,他初到烏克蘭時,可被俄語難倒了,每次下課他就抱著兩瓶啤酒去到公園裡隨意找位當地的大爺大媽嘮嗑,以此來練習自己的俄語。

在王晨曦眼裡,想要學好俄語並不容易,他見過俄語中最長的單詞有43個字母,因此初到烏克蘭時,正是當地人的熱情與善良,讓他很快地融入這個國家和民族。“戰鬥民族的人,你對他好,他就會對你好,我的同學朋友們都非常熱情,都會把他們覺得最好的東西教給我。”


大半夜倒著時差看世界盃

王晨曦回憶起當年在烏克蘭上學時,看的是沒有時差的世界盃,而2018年的俄羅斯世界盃可能又要大半夜倒著時差看球賽。從小就喜歡和關注足球,即便這一次沒有他最愛的義大利隊,他仍看好德國、比利時、西班牙、巴西這4支足球隊能進入今年世界盃四強。

統籌:南都記者 劉穎 採寫:南都見習記者 何思敏 程昆


Sharing is car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