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約市將為低收入者提供減價地鐵票,它有什麼樣的意義?



紐約市將為低收入者提供減價地鐵票,它有什麼樣的意義?

2016 年,當 Manny A. 面臨失業時,“找到一份新的工作”還是一件很遙遠的事情。對於和 Manny 一樣居住在皇后區的移民合同工而言,如今 2.75 美元一張且還在持續上升的地鐵票價是相當昂貴的一筆消費了。

在尋找工作時, Manny 有時甚至不得不在“買一張交通卡、購買食物和支付房租”之間做出選擇。紐約社群服務協會在( Community Service Society of New York) 2016 年釋出的一份報告中記錄了 Manny 的故事。為了獲得臨時工作和麵試的機會,無法承擔地鐵票價的 Manny 有過懇求警察和車站管理人員“放他免費通行”的經歷。

現在,和 Manny 處境相類似的紐約市民都似乎看到了一些新的希望。

《紐約時報》報道稱,據訊息人士透露,紐約市市長比爾·德布拉西奧( Bill de Blasio )和市議會發言人科裡·約翰遜( Corey Johnson )達成了一項協議:向低收入居民提供減價的交通卡。該專案的細節還未具體化,但它擬為家庭年收入在聯邦貧困線以下(約 25000 美元)的居民提供每次出行費用為 1.35 美元的個性化交通卡——該價位僅為常規票價的一半。

在一個生活成本穩步提升的城市,交通成本對窮人產生的影響最大。根據紐約社群服務協會的報告,生活在貧困線上下的工人會將 10 %的家庭預算用於交通出行,而“接近貧困”水平的收入群體在交通花費上的比重會翻一番。這也可以理解,高昂的租金和房價將低收入的紐約人“推向”了城市邊緣,他們的通勤成本也會隨之增加。

“交通”或許是一座城市可以為弱勢居民提供的一項最明智的投資。關注城市政策的記者 Emily Badger 在發表《華盛頓郵報》的一篇文章中提到,“當房價這條通道被堵塞時,交通補貼的政策顯得更加便宜,而且在政治上更加可行。”據估計,將會有約 800000 紐約人從新的交通補貼政策中受益。

Citylab 還提出了一個重要的觀點:流動性是一種權利,而非商品。公民與人權領導聯盟的前任總裁兼執行長韋德·亨德森在 2011 年美國國會發表證詞說“公平和智慧的交通系統可以將我們和工作、學校、住房、醫療服務,甚至食雜貨店和營養食品連線起來。然而,還有數百萬的工人、有色人種和殘疾人都生活在無法承擔、無法依靠甚至根本沒有高質量的交通運輸的社群。”

2016 年,地方檢察官和紐約市警察局就放寬了有關“共享刷卡”的法律規定。此前,找人代刷交通卡被視為是一項犯罪行為。從表面來看,“共享刷卡”非刑事化的目的在於為紐約警察局的官員騰出更多其他時間,並讓十字轉門的運作更為高效一些。 Citylab 認為,這也同時承認了“移動作為人的一種基本需求”。一位在曼哈頓地鐵站被請求幫助刷卡的年輕人在2016年告訴《紐約時報》說:“有些人沒有錢,但他們卻有地方要去。”

早在之前,西雅圖和多倫多都成功推行了票價補貼政策,舊金山目前在考慮一個類似的計劃。而作為美國交通運輸業最發達的城市,紐約的舉措或許能夠發揮更大的影響力。美國獨立預算辦公室( Independent Budget Office )2017 年的報告顯示,紐約城市中的富人正在變得越來越富有,而窮人則越來越窮——這似乎是所有大城市正在面對的問題。

根據《紐約時報》的說法,這一次,紐約市準備做的是“一個持續的日常補貼專案”,它也會成為未來財政預算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在即將到來的預算中,紐約市就打算抽出 1.06 美元,投入到從明年 1 月開始的六個月計劃中。而之所以選擇從下一財政年度的中期開始,也是為了給相關的廣告和公眾教育活動留出時間。

在收入差距愈發擴大的城市中,這筆支出也成為了財政再分配的重要組成部分。

不過,預算仍需得到整個市議會的批准,一些近距離參與到談判的人則對可能出現的變動因素持謹慎態度。

題圖來自:unsplash


Sharing is caring!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壹头条 » 紐約市將為低收入者提供減價地鐵票,它有什麼樣的意義?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