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監管層“翻舊賬” 深圳任子行屢涉違規如何保障股民安全感



被監管層“翻舊賬” 深圳任子行屢涉違規如何保障股民安全感


本期調查機構:


深圳任子行網路技術股份有限公司

深圳任子行網路技術股份有限公司(300311.SZ,以下簡稱“任子行”)是國內早批涉足網路資訊保安領域的企業之一,於2000年在深圳成立,並在2012年登陸深市創業板,其主營業務包括為國家管理機構、運營商、企事業單位提供網路審計與監管的整體解決方案。近日,這家在深從事資訊保安業務近20年的企業卻屢現“不安全”的訊號,因企業實際控制人、董事長景曉軍被證監繫統立案調查並給予批評處罰,而成為A股市場的監管重點。


未能恪盡職守、履行誠信勤勉義務

事情需要回溯到任子行首次公開發行股份的時候。

根據中國證監會官網的披露,2009年8月—9月,任子行啟動IPO上市計劃並進行股份制改制。在任子行股份制改制完成至登陸創業板前,董事長景曉軍與他人簽訂《股權轉讓與代持協議》,代持股份為310萬股,佔任子行IPO前總股本的5.85%,佔IPO後總股本的4.38%。

直到2014年,景曉軍才回購上述股份。但其並未在《董事宣告及承諾書》《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宣告及承諾書》中如實申報上述股東持股、股份轉讓與代持情況,導致任子行在《首次公開發行股份並在創業板上市上市公告書》、2012年至2014年期間的年度報告、半年度報告、季度報告中均未準確、完整地披露上述股東持股、股份轉讓與代持情況。

對此,證監會對任子行和景曉軍給予警告,並分別處以30萬元罰款。鑑於上述違規事實及情節,深圳證券交易所在今年5月也對景曉軍給予公開譴責的處分,認為景曉軍未能恪盡職守、履行誠信勤勉義務。其違規行為和所受處分也被深交所記入上市公司誠信檔案,向社會公開。

事後,任子行和其董事長景曉軍通過上市企業公告的書面方式和網路平臺的遠端直播方式向投資者公開致歉,表示公司將引以為戒,依法規範經營。

巧合的是,今年1月,任子行副總經理李工也因減持事宜未按時披露而收到監管函。李工在2017年9月以集中競價方式減持83600股任子行股票(佔任子行總股本的 0.0187%),減持金額達138.7萬元,但未在實際減持股份的15個交易日前向深交所報告並披露減持計劃。不過,較之景曉軍的違規減持,李工此番減持未按時披露算是“小巫見大巫”。

記者查閱深交所資訊披露考評資訊發現,任子行的信披等級由2012年上市歷年來的“B”,在2016年已下調至“C”。


曾向券商保薦人員輸送逾千萬利益

南都記者發現,在景曉軍違規減持的背後,與其簽訂《股權轉讓與代持協議》中有七人,其中的何某娟,是時任國信證券投行部業務三部負責人羅先進的配偶。據悉,羅先進於2009年開始承攬任子行IPO保薦專案。為了藉助羅先進在證券公司投行部門工作的經驗和人脈關係,使得企業的IPO計劃順利進行,景曉軍提出將其持有的任子行50萬股以每股1元的低價轉讓給羅先進作為回報。

這部分股份由景曉軍代羅先進持有,雙方約定,在能夠上市流通交易之日起,景曉軍應按照羅先進的意願,減持並將扣除稅費後的款項支付給羅先進。

2011年8月9日,羅先進安排何某娟將50萬元支付給景曉軍,款項來源於羅先進的工資和獎金。2013年7月,景曉軍向羅先進支付了2012年“任子行”的股票分紅款4.95萬元。2014年4月,景曉軍與羅先進商談回購代其持有的任子行50萬股,回購價為每股22.5元,共1125萬元。

商定後,景曉軍將回購款分別支付到鄧某娥(系羅先進配偶的母親,已過世,但銀行賬戶仍未銷戶,由羅先進使用)的賬戶以及劉某林(系羅先進朋友)的賬戶。景曉軍向羅先進支付股票分紅款及回購上述股票,使羅先進共獲利1079.95萬元。

由此,證監會也認定羅先進的行為屬於性質惡劣的具有利益衝突的證券從業人員借他人名義持有、買賣股票,並對其採取終身證券市場禁入措施,羅先進還被處以上千萬元的罰款。

早在2016年,證監會就已經對羅先進趁職務之便,借他人名義受讓股權獲利一案進行了調查,這起案例無疑也為證監會後續調查任子行和其董事長景曉軍開了一道口子。

無獨有偶的是,就在同年,景曉軍的一生意夥伴,東莞市天鑫網路科技開發有限公司執行董事、總經理張海光因內幕交易被證監會立案處罰。雖然任子行公司及景曉軍在此案中未受處分,卻也難以脫離干係。

放眼A股市場

因違規減持等事宜

被證監部門立案調查並處以批評罰款、公開譴責的

上市企業高層並不乏少數

同時——

被監管層“翻舊賬” 深圳任子行屢涉違規如何保障股民安全感
被監管層“翻舊賬” 深圳任子行屢涉違規如何保障股民安全感
被監管層“翻舊賬” 深圳任子行屢涉違規如何保障股民安全感

被監管層“翻舊賬” 深圳任子行屢涉違規如何保障股民安全感
被監管層“翻舊賬” 深圳任子行屢涉違規如何保障股民安全感
被監管層“翻舊賬” 深圳任子行屢涉違規如何保障股民安全感
延展分析

用“第4顆牙”遏制違規減持

記者查閱深交所官網,統計相關資料後發現,自2018年以來,連同任子行在內,有超過5家深圳上市企業的董監高或股東因減持、募集資金購買理財產品等事宜而又未按時合規披露,收到深交所的監管函。


投資者失去安全感

雖然對股票或期貨指標的數量進行減持屬市場行為,但因為董監高是攸關上市企業利益的密切主體,又處於資訊優勢方和操縱方,所以其合規減持往往也與中小股東的權益保護掛鉤。坊間常有觀點認為,留心上市企業董監高們的增減持動向,能幫助投資者守住自己的錢袋子。

前海開源基金執行總經理楊德龍告訴記者,上市公司高層減持,一定程度上向市場釋放出“公司高管缺錢”或者企業經營發展不善等訊號,會對公司股價形成負面的影響。

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教授、商法研究所所長劉俊海對董監高的減持行為也持相同意見,“董監高的自願減持的‘利空’訊號,也意味著他們作為企業內部控制人,對公司的發展前景和投資價值不自信,投資者得知後也會因此失去投資的安全感。”


減持牽扯到巨大利益

“為了規範大股東以及董監高的減持行為,監管層也出臺了相關的管理辦法,減少違規減持對市場的衝擊,此後上市企業的減持量確實有所減少,但一些違規的減持行為仍然存在,”楊德龍分析,一些上市企業的高層不願意主動公開其減持行為,或等待交易所發出監管函或問詢函曝光,究其原因,還是由於減持牽扯到巨大利益,也意味著從二級市場中套現。

劉俊海則指出,違規成本低,違規收益高於成本,是讓一些企業敢“頂風作案”的關鍵原因,部分上市公司高層甚至使用股權代持的方式,達到套現目的。

他認為標本兼治,源頭治理,抓早抓小抓苗頭能有效減少違規減持的行為,“確保違法成本高於違法收益,將違法收益歸零,甚至變成負數,董監高才能慎獨自律,見賢思齊。”劉俊海建議,進一步完善信用制裁機制也有利於對董監高行為進行規範,“市場有眼睛,法律有牙齒,法律原本有三顆牙,包括民事責任、行政處罰和刑事責任,現在應該長出第四顆牙,即信用制裁,”他認為,應該將違規減持套現的董監高納入失信黑名單,讓他們“享受”和“老賴”一樣的待遇。

另外,他提醒受害的投資者可以行使民事損害賠償請求權,即民事賠償,這是行政處罰之外的另一把利器。


深圳任子行網路技術股份有限公司


違規嚴重度 5


違規指向 8

企業實際控制人、董事長景曉軍因在2009年啟動任子行的IPO上市計劃時,為了能順利登陸創業板,與他人簽訂《股權轉讓與代持協議》,直到2014年才回購上述股份。但其並未如實如期申報上述股東持股、股份轉讓與代持情況,導致任子行也均未合規披露。對此,證監會對任子行和景曉軍給予警告,並分別處以30萬元罰款。深圳證券交易所在今年5月也對景曉軍給予公開譴責的處分,其違規行為和所受處分也被深交所記入上市公司誠信檔案。

2018年1月,任子行副總經理李工也因減持事宜未按時披露而收到深交所的監管函,減持金額達138.7萬元。


整改現狀 1

任子行方面對於業內關注問題和證監部門調查作出回覆,事後並通過上市企業公告的書面形式和網路遠端直播對市場和投資者進行致歉。


處理反饋 5

監管層的態度和市場對於任子行方面的解釋和致歉結果待定。


風險係數 6

投資操作須謹慎。


南都評點:

上市公司董監高的減持行為已經成為監管層近期的重點監管事項。在新規已出,監管層緊盯的情況下,抱有僥倖心理的企業也不在少數,任子行的情況如同市場中的“九牛一毛”,卻也具有代表意義,減持目的或許各不相同,背後的利益牽扯卻是共性。而完善監管機制,使違規違法成本高於違法收益,強有力的處罰方能有效遏止違規行為,減少對市場的衝擊,讓中小投資者的權益保護落到實處。

採寫:南都記者 黃瑋


違規嚴重程度綜合評級體系


·違規指向

評級參考:被處罰8-10、被調查4-7、被髮函1-3


·整改現狀

評級參考:未回覆8-10、正在制訂方案4-7、正在處理中1-3


·處理反饋

評級參考:現狀無改善8-10、結果待定4-7、已解決1-3


·風險係數

評級參考:投資風險高8-10、投資風險中等4-7、投資風險低1-3

(以上四項加權平均得出綜合評級,級別越高越嚴重,10級為最嚴重)


合規簡報

統計時段:6.4-6.10 釋出機構:深圳證券交易所


★中小板監管函【2018】第 92 號


點名物件:深圳盛屯集團有限公司

違規事項:盛屯集團作為廣東威華股份有限公司的控股股東,於2018年5月 14日以均價15.76元/股的價格買入公司股票268000股;於2018年5月15 日,以15.63元/股的價格買入公司股票427400股後,又以15.68元/股的價格賣出公司股票10000股,而後又以15.69元/股的價格買入公司股票24500 股,上述股票買賣行為構成短線交易。


★創業板監管函【2018】第 46 號


點名物件:深圳市瑞豐光電子股份有限公司

違規事項:公司2017年度與關聯方東莞康佳及其一致行動人康佳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安徽康佳綠色照明技術有限公司、深圳市康佳壹視界商業顯示有限公司、崑山康佳電子有限公司、博羅康佳精密科技有限公司發生多筆日常關聯交易,合計金額8499.21萬元,佔2016年經審計淨資產的8.29%。公司對上述關聯交易未及時履行審議程式和資訊披露義務,直至2018年5月21日才補充提交董事會審議並披露相關事項、6月6日由股東大會審議通過,構成違規並受到深交所監管。


★非許可類重組問詢函〔2018〕第 11 號


點名物件:綠景控股股份有限公司

問詢事項:深交所對公司直通披露的《重大資產出售暨關聯交易報告書(草案)》進行了事後審查,要求企業詳細說明交易是否可能導致公司重組後主要資產為現金或應收款項且無持續經營業務的情形,以及交易完成後上市公司是否具備持續盈利能力,公司是否存在後續資產注入安排、存在控制權變更計劃等事宜。


★中小板關注函【2018】第 191 號


點名物件:深圳市金新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關注事項:公司因控股股東新疆成農遠大股權投資有限合夥企業籌劃公司控制權變更及公司重大資產處置事項,申請公司股票停牌。籌劃股權轉讓事宜終止後,公司股票近日復牌。深交所要求公司對申請停牌的必要性、與本次交易事項的相關的信披是否不存在虛假記載、誤導性陳述或者重大遺漏、本次交易終止是否對公司生產經營產生影響等事宜進行說明。


★中小板年報問詢函【2018】第 410 號


點名物件:深圳勁嘉集團股份有限公司

問詢事項:深交所在對公司2017年度報告進行審查,要求企業說明重慶巨集聲的董事會任免的安排、公司在重慶巨集聲的董事會席位,是否能通過章程或協議控制重慶巨集聲的財務和經營政策;同時,深交所還要求公司解釋投資健康產業的具體方向、內容、資質、目前進展情況等事宜。


★公司部關注函〔2018〕第 111 號


點名物件:深圳美麗生態股份有限公司

關注事項:深交所就公司存在大額逾期貸款、且部分銀行賬戶被凍結的情況,以及多家銀行對公司提起訴訟的情況表示關注,並要求公司對相關情形進行說明。同時,深交所就5月向公司發出的《年報問詢函》沒有得到回覆,要求公司充分說明其中原因,並儘快回覆。


Sharing is car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