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態地想看楊超越上這個節目被虐


《創造101》收官在即,楊超越終於扛不住了。

黃渤問她,有什麼感受想說。她站起來,手指無意識在大腿上撓,“從來沒對唱歌跳舞這麼絕望。希望快點結束,讓我體面地走。”

還有跟創始人的見面。背朝錢塘江,楊超越沒有一個病句、沒有一處結巴,說了這麼一大段。

變態地想看楊超越上這個節目被虐

楊超越有進步。以前,一言不合就咧著嘴哇哇哭。現在清醒了,邏輯思維還挺強。

叫人失望的,反倒是黃渤。面對幼小無助又可憐的楊超越,他開啟“人生就像過山車”的老牌雞湯模式 。字字綿軟不走心。

難道不該溫馨提示楊超越,如果這個舞臺令你這麼地不開心,是不是要承認,自己來錯了地方?

變態地想看楊超越上這個節目被虐

承認“我好像真不是這塊料”,是很殘酷的一件事。它意味著你該終止努力,因為你不適合。

張藝興的微博ID叫“努力努力再努力”。他是個百分百努力的青年。但黑粉挖苦他,給他改了個黑名,叫“努力努力白努力”。聽著就扎心。

但想一想,越努力越幸運,其實是發生在極少數人身上的奇蹟。張藝興已經是奇蹟之一。楊超越更可以稱作2018年度奇蹟,不需要多努力,一樣幸運得嚇死人。

而奇蹟之外,多如牛毛的平凡人,過著的,可不就是努力努力白努力的人生。

變態地想看楊超越上這個節目被虐

這都不是最喪的。最近看《produce 48》才覺得,在韓國,不光白努力的故事很多,腿長貌美又年輕但沒實力就是出不了頭的故事,更多。

對比起來,《創造101》簡直是少女的夢工廠,《produce 48》如同一則暗黑童話,粉紅泡泡一碎,硬邦邦的現實就會露出來。那大概是楊超越活不過一個鏡頭的世界。

變態地想看楊超越上這個節目被虐

一位叫裴允貞的舞蹈導師就很毒。

導師也是要搶鏡頭的,臺下五位導師,再加現場96名練習生,看完第一期,我只想pick裴允貞。她的毒,不是演戲那套,為了彰顯權威逮誰刺兒誰;她有自己高規格的評價體系,規格雖高,但令人俯首認同。

變態地想看楊超越上這個節目被虐
變態地想看楊超越上這個節目被虐

《創造101》沒有這樣的角色,導師們總是溫情脈脈。難得一次發飆是王一博。吳宣儀擔隊長跳《Promise》,王一博看完練習,昂著下巴質問,“吳宣儀你在幹什麼!要不要換一下隊長?”吳宣儀氣鼓囊囊地答應,“好。”

在花絮裡可以看到,吳宣儀走出練習室,對跟拍攝像機說,“有什麼好拍的!”

變態地想看楊超越上這個節目被虐
變態地想看楊超越上這個節目被虐

如果吳宣儀落裴允貞手下,大概要氣吐血。因為裴允貞的標準之一就是,只認這一次,一次不好就是不好,哪怕前面99次都很好。

有個出身CUBE的練習生,現場發揮失常——CUBE是韓國三大娛樂公司之外,公認的第四大社,非常摳練習生的基本功。

也曾在CUBE呆過的一位導師問她,你沒學過基本功嗎?她怯怯回答,以前學過。裴允貞的鷹眼鎖定她,“基本功沒有以前,現在也要練。”

語氣平和,但她越平就越慎人。

變態地想看楊超越上這個節目被虐

練習生形容她的眼神,“想要把你弄碎。”她們可能不知道,在決心牆上,裴允貞寫給她們的話是,“你們!做好心理準備。”

“你們”主要針對非實力派練習生。

比如這兩位,一個從小美到大號稱“自然美人”,一個拍過MV出來就驚豔全場。最後得分,F和D。

變態地想看楊超越上這個節目被虐
變態地想看楊超越上這個節目被虐

自然美人的資料表上,“個人定位”一欄寫“清純”。表演前,裴允貞意味深長地說,“哦,我們國家很喜歡清純。”看完表演,她似笑非笑,“就只有清純。”

美人們起碼沒有車禍。想想楊超越的初舞臺。上場前,情緒失控大哭。表演時,邊跳舞邊數拍子。張傑誇讚,你像小燕子。黃子韜饒有興致地問她,你為什麼來女團。

卻沒有一個人說出,“你啊,就只有好看和好笑。”

變態地想看楊超越上這個節目被虐

那次評級,楊超越得到全團最高,C。宣佈評級的時候,黃子韜還忍不住逗她。楊超越就是有一眼抓住直男的軟實力。但對另外三個團員,甚至對孟美岐們來說,她們是不是就活該努力努力再努力呢?

《創造101》的舞臺標準太混亂了,實力派OK,美人OK,特立獨行也OK。在《produce 48》,標準就一個,實力。

印象很深是三個練習時長只有幾個月的練習生。硬比功力,肯定墊底,怎麼辦呢,她們選擇跳搞笑舞。這支舞考水平的地方在,完全不要臉,完全卸下包袱。

姑娘們真的很拼了。對比一下日常版和表演版。

變態地想看楊超越上這個節目被虐
變態地想看楊超越上這個節目被虐

紅裙子的王珂是C位。表演時,她被導師口頭評價,“熱情A,顏藝A,姿勢A。”連裴允貞都入迷了,瞬間笑出聲,還舔了舔嘴角。

變態地想看楊超越上這個節目被虐

結果是,因為綠裙子展示了一段很棒的rap,她拿到了A。王珂只是B。顏藝永遠拼不過硬功夫。

《produce 48》的96名練習生裡,有39名來自日本AKB48的成員。最後不分國籍,組成12人女團出道。等於是一場大型跨國選秀。

但兩國對比,慘烈得像是韓國練習生對日本偶像的公開處刑。韓國練習生的故事全是血與淚。日本偶像夠可愛夠元氣就能登頂。換算到《創造101》就是,孟美岐和楊超越在battle。

這是韓國練習生。

變態地想看楊超越上這個節目被虐

這是日本偶像。

變態地想看楊超越上這個節目被虐

裴允貞虐日本偶像的部分,簡直張力十足。

一支冠軍組合,一個是唱歌比賽第一名,一個是舞蹈比賽第一名。裴允貞點評,“不知道怎麼拿到的第一。如果繼續這種狀態,無法站上舞臺。”

變態地想看楊超越上這個節目被虐

一支彩虹組合,聲音是飄的肢體是疲軟的。裴允貞眼一閉,“無法評價。”

變態地想看楊超越上這個節目被虐

徹底把日本偶像打成內出血的環節,是HKT48的表演。她們出道7年。上場前,內心O.S.是,演唱會從來都很有趣反應很好,應該全員A才對。

但說實話,別說裴允貞,在我看來,她們練了7年還是楊超越。

變態地想看楊超越上這個節目被虐

裴允貞嚇傻了。

變態地想看楊超越上這個節目被虐

然後儘量平靜下來問她們,“不太知道為什麼會被選……”

變態地想看楊超越上這個節目被虐

隊長努力擠出一絲微笑,“還是因為唱歌跳舞。”

變態地想看楊超越上這個節目被虐

裴允貞再插一刀,“練習多嗎?”

變態地想看楊超越上這個節目被虐

HKT48死守最後的堅強,“是。”

變態地想看楊超越上這個節目被虐

裴允貞停頓幾秒,埋下頭,“嗯。”

變態地想看楊超越上這個節目被虐

三個回合,招招致命。裴允貞不罵人比罵人可怕一萬倍。

回到後臺,HKT48集體崩潰大哭。我佩服她們的是,腫著紅眼睛,說出快死掉的傷心話,依然hold笑容。

變態地想看楊超越上這個節目被虐
變態地想看楊超越上這個節目被虐
變態地想看楊超越上這個節目被虐

可愛和元氣,果真是她們賴以生存的法寶。在本土,可以吃香喝辣,但來了韓國,立刻水土不服。

有一個日本女孩,圓臉,豆豆眼。論顏值,她在美若天仙的96人裡,排在中下水平不過分。但她是日本偶像的典型,活潑,開朗,愛笑,一笑起來,眼睛彎成一條縫,可愛到爆,元氣到爆。

“她有讓人幸福的能力”,如同gakki笑之於日本人的治癒功效,看一眼那樣的笑,就能開始元氣滿滿的一天。

變態地想看楊超越上這個節目被虐

這種笑是無國界的,韓國導師們也被治癒了,全程,跟著她笑得合不攏嘴。姑娘也外放。導師讓她的隊友即使跳一段,音樂響起,隊友摳腦袋幹在原地。

她站旁邊,蕩起裙襬就嗨起來。全場沸騰。

變態地想看楊超越上這個節目被虐
變態地想看楊超越上這個節目被虐

沸騰到,只認真刀真槍的裴允貞,差點放棄原則給她A。糾結了一下,確實唱跳很一般,還是C吧。韓國人真是認死理。

拿了同一份劇本的陳立農,當時評級,可是全場第一個A哦。

變態地想看楊超越上這個節目被虐

韓國人的嚴苛,是絕對的,不能更改的。有一組三人組合,唱跳都很線上。但其中一人,因為花粉過敏失聲,全程只有跳舞聽不到歌聲。

最後評分,會編曲的,A,正常發揮的,B,失聲者當表演不完整處理,F。

變態地想看楊超越上這個節目被虐

殘酷,但完完全全尊重才氣和能力。漂亮都不管用。

這是一套與楊超越全方位相悖的偶像體制。可能有人欣賞不來,覺得一條流水線產出的“商品”,多規整多無趣。要打破常規才有意思。

可當聽到有練習生說,“我想要成為A,長長久久站在舞臺上,還想和攝像機做眼神交流,我真的很喜歡這些”,心裡還是熱熱的。

世界不公平,但難道說,全力熱愛著舞臺的人,最終還要被希望體面離開舞臺的人趕走?那可真是太爛尾了。


Sharing is car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