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名中國留學生悲劇了!想為“偉大的美軍服役”,幹了兩年慘被拒


這名中國留學生悲劇了!想為“偉大的美軍服役”,幹了兩年慘被拒

作者:不平則鳴;圖片來自網路;歡迎參與文尾延伸話題

據環球網7月11日報道稱,一名叫趙潘書的中國留學生為了獲得美國綠卡,參加了2016年美國一個名為“重要國家利益軍事行動”的緊急人才徵兵計劃,加入了美國陸軍預備役部隊,結果乾預備役兩年之後突然被拒絕,讓他的美國夢破滅。

這個正在得克薩斯大學攻讀地理學博士的中國公民在接受採訪時表示:“我對國家(美國)來說並不是威脅,相反,像我這樣接受過高等教育,擁有重要技能的人對國家來說很有價值。我非常想為偉大的美軍服役。不論怎樣,我都是一名優秀的科學家。”被美軍拒絕後,趙潘書感覺 “被人從天堂拽入地獄”。

據瞭解,像他這樣已經登記被徵召卻又突然被趕走的中國人還有不少,而美國軍方至今還沒有給他們一個明確的說法。目前趙先生已經向美國相關部門提起了申訴,稱自己是雖然出身在中國,但從未與外國軍隊有過任何聯絡,並且已經對美軍宣誓效忠,不該被列為安全威脅。

這名中國留學生悲劇了!想為“偉大的美軍服役”,幹了兩年慘被拒

緊急人才徵兵計劃專案誕生於小布什政府時期,目的是為了解決擴大反恐戰爭中出現的“兵荒”問題。該專案明確規定,如果擁有語言或醫療等一技之長的外國人加入美軍,就能獲得美國綠卡。負責專案徵募的美軍官員曾無奈地表示,因為美國的反恐行動主要是在中東,他們原本是希望招募更多的阿拉伯人,結果來應徵的幾乎都是中國人。

趙潘書有選擇國籍的自由,但我們卻希望他在做出選擇時,保留一份中國人的尊嚴和骨氣。至少現在美國還沒有收留他,理論人他還是中國人。為什麼這則新聞發出來後,在中國輿論場上產生強烈反響,是因為我們看慣了這號嘴臉的人。

在抗日戰爭電視劇中,我們最痛恨的往往不是冷血無情的日軍,而是戴著日軍軍帽的翻譯官和偽軍。因為這些人一旦投靠了日軍,他們為了向主子表明忠心,對待自己的同胞要比主人還要惡毒一百倍。

其他國家也有很多留學生取得了美國綠卡,但為什麼少有像中國留學生那樣,為了留下低三下四,甚至不惜侮辱自己祖國,這的確值得國人深思。積貧積弱的時代,魯迅先生曾說,我們從古以來就有埋頭苦幹的人,有拚命硬幹的人,為民請命的人,捨身取法的人,這些人構成了中國的脊樑。

“兩彈一星”元勳樑思禮先生有一位同學叫林樺,他是波音公司的首席科學家,拿著30萬美元的年薪住著高階別墅,為美國研發民兵洲際導彈,而樑老的工資只有他的百分之一,住著單位的簡陋單元房為我國東風洲際導彈嘔心瀝血。有人曾問樑老對此有何想法,老人家說:他乾的導彈是瞄準中國的,我乾的導彈是保衛我們祖國的! 愛國這一課,我不曾落下半節!

愛國這兩個純粹而沉重的字,支撐了樑老一生的追求。

這名中國留學生悲劇了!想為“偉大的美軍服役”,幹了兩年慘被拒

同樣,另一位兩彈一星元勳鄧稼先也是拒絕美國提供的優厚待遇,回到了一窮二白的中國。直腸癌住院期間,他的同鄉同學楊振寧從美國回來看望他時問道:造出原子彈,國家給你多少錢,值得你把命都搭上?鄧稼先說:原子彈十塊錢,氫彈十塊錢。

正因為有著這樣的國家脊樑,才有了1964年羅布泊上空的那一朵蘑菇雲,被視為“東亞病夫” 的中華民族才真正告別了向強權跪拜的日子。也正是從這一天開始, 南非的公共汽車上,中國人可以坐前排了,紐約的一家中餐館中,華人服務員再也不必跪著為顧客服務了。

1949年,偉大領袖在天安門莊嚴宣佈,中國人民從此站起來了。如今69年過去了,國人是否真正站起來了呢?或者說,是否在精神上站起來了呢?“優秀科學家”趙潘書再次給我們上了一課。

延伸話題:你怎麼看趙潘書的行為?歡迎參與話題討論,更多內容請點選右上角加關注。


嚴正宣告:多家自媒體未經授權,在微信平臺抄襲“阿爾法軍事”的文章,給我們造成很大困擾。如果有需要,請光明正大地聯絡本號管理員,我們願意開白名單。原創不易,謝謝配合!


Sharing is caring!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壹头条 » 這名中國留學生悲劇了!想為“偉大的美軍服役”,幹了兩年慘被拒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