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fo第三次因拖欠貨款被訴!奇怪的是,這次審判竟……



周益帆/中國之聲 、


澎湃新聞記者 歐陽李寧

日前,因“公路貨物運輸合同糾紛”,百世物流科技(中國)有限公司將ofo小黃車運營主體東峽大通(北京)管理諮詢有限公司起訴至杭州市濱江區法院。13號上午9點,該案開庭審理。

奇怪的是,作為被告方ofo並沒有露面,法院依法缺席審理。


百世物流:ofo整體拖欠了1400多萬

昨天上午,被告方ofo運營主體東峽大通缺席庭審。審判長當庭宣佈:“被告經本院送達開庭傳票無正當理由拒不到庭參加訴訟,本院依法缺席審理,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134條、144條之規定,本院依法公開審理。”

對於這一判定,審判長解釋說:“被告未到庭參加訴訟。但是他庭前就是向法院來打過電話,說會寄交書面的答辯狀,但是現在書面答辯狀還沒有收到。他如果寄來了書面答辯狀,就視為他是向法院做出了一個書面的答辯。

庭審中,原告方百世物流要求ofo方面支付310多萬元的運輸服務費用。當審判長詢問310多萬元費用如何計算得來時,原告代理律師表示:“這個費用是根據這份合同,是指幹線的運費,包含了2017年的8月份、9月份、10月份、11月份、12月份的費用。其中12月份的費用已經支付掉了,就是說這個(310多萬的)費用是包括2017年8月到11月期間的幹線運輸服務費用。”

此外,原告方代理律師還表示ofo方面整體拖欠了1400多萬:“我們有六個合同同時簽訂,不僅提供幹線,還有省內的運輸和倉儲服務等所有零部件的配送。”

百世物流方面還要求被告支付利息、證據保全公證費4000元,同時要求ofo方面退還10萬元運輸風險保證金。


ofo已因欠款第三次被供應商起訴

中國之聲梳理髮現,這已經是ofo面臨的第三起供應商訴訟。8月底,因合同糾紛,上海鳳凰自行車起訴ofo要求其支付貨款6800多萬元。在此之前,ofo還曾因房屋租賃合同糾紛遭到武漢漢光谷創客街區管理有限公司起訴,根據今年7月24號做出的裁判顯示,法院凍結了東峽大通在北京某銀行的112.9萬元存款,凍結期限為1年。

這三起官司,歸根結底都是ofo拖欠款項引起的。儘管ofo官方一再對外表示,公司不存在資金鍊緊張的問題,但相關負面訊息接二連三,這更讓社會質疑,ofo是否面臨資金鍊危機?

據澎湃新聞整理,進入9月以來,ofo先後被爆遭供應商討債。

8月31日,上海鳳凰企業(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上海鳳凰,600679)釋出涉及訴訟公告稱,其控股子公司鳳凰自行車因與東峽大通(北京)管理諮詢有限公司買賣合同糾紛,向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提起訴訟。截至起訴之日,東峽大通仍欠鳳凰自行車貨款人民幣6815.11萬元。

9月1日,據財經網報道,ofo拖欠了雲鳥、德邦等多家物流供應商數億元人民幣欠款,ofo方面正在私下祕密與多家物流供應商談判解決方案。

澎湃新聞記者瞭解到拖欠的情況的確存在,但云鳥方面表示不方便透露具體金額。一名ofo智慧鎖的供應商也曾向澎湃新聞記者表示,目前仍有貨款沒結清,“這個事情把我們傷到了。”

在更早之前,《中國經營報》曾報道稱,ofo與物流公司、生產商、維修廠等之間均有欠款,金額達上億元,與ofo有合作關係的物流商表示,從2017年9月、10月份開始,ofo的回款速度慢了許多。

ofo目前處於一個尷尬的境地。

今年以來,ofo將被滴滴收購的訊息頻頻出現,8月22日,有網路媒體報道稱,ofo最終“賣身”滴滴的協議已經達成,公司作價20億美元左右。事後,滴滴不予置評,ofo方面出面闢謠。

但在9月5日,又傳出ofo將完成E2-2輪融資,融資數額達數億美元,由螞蟻金服領投,滴滴跟投。對於該訊息,各方反應都非常曖昧,ofo、滴滴、螞蟻金服均表示不予置評。

9月11日,有訊息稱,近期ofo再次收到了一筆來自於阿里的借款,數額接近6000萬元左右,這筆錢和融資無關。對此,ofo方面表示該訊息為“不實資訊”。阿里內部人士也對澎湃新聞記者回應稱,該訊息為假訊息,沒有借錢這回事。

儘管ofo阿里雙雙否認,同日,又有媒體報道稱,每月10日是ofo的發薪日,為順利渡過發薪難關,ofo向阿里方面發起一筆緊急借款,由於最大股東方且握有一票否決權的滴滴遲遲不表態,直到9月10日最後一刻這筆借款也未能成功到賬。對此,滴滴、ofo均出面否認。

有業內人士向澎湃新聞記者表示,收購事宜遲遲未有定論,說明目前滴滴、阿里、ofo各方的博弈仍在繼續。而目前滴滴忙於處理順風車乘客死亡事件,或許無暇顧及對ofo的收購,但是越往後對ofo越不利,因為冬天使用共享單車的人數驟降,ofo也將迎來寒冬。

本期編輯 邢潭


Sharing is car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