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席上,是你我流动的人生(一)

  二十万吃货的精神故乡

流水席上,是你我流動的人生(一)

  前几日,因为忙碌错过了高中同学的婚宴,隔着屏幕看着小镇婚礼的流水宴席,觥筹交错。

  我曾经想过,这种排场盛大的流水席,放到今日,对于婚礼也好其他的喜事也好,主人公常常大部分人都不认识,宾客之间更是诸多毫不相识。于是这种感觉,就像是互相流动着的人生,忽然间因为一场流水席,流到了一起,短暂交会。

  今夜,深夜君将带来一场关于流水席的故事。文字很长,分三天发布,今晚只是前奏。

  ——深夜君

  – 正文

  几年前一个要好的姐姐结婚要我当伴娘。男方的家在江西省玉山县附近的村里,从厦门坐飞机到衢州就有车来接。为什么不直接坐去三清山的航班,因为厦门到三清山的航班是隔一天一班的,有今天没明天的,不能说走就走,说回就回,有一种被命运掌控无力抵抗的感觉。

  衢州的机场很小,看起来像是以前的军用机场改建的。一圈铁丝墙内,像学校操场一样的停机坪,还有汽车站一样的候机大厅。从衢州到玉山县,两个小时的车程,如果开得快一个小时四十分钟能到。在衢州境内的国道边上,到处是灿灿的大橘子,朋友讲这里的农民都很富有,家里有个几亩地全部租出去给其他农民,因为农田利用,政府每年每亩给几万的补贴,如果一家有个十亩地,加上租金,一家人什么都不干也过的富裕宽绰。

  因为天气和地质原因,种出来的橘子水大清甜赛过初恋,很多人只供出口以及罐头厂,几乎不用担心滞销的问题,所以这里的生活水平普遍富足。衢州和上饶的分界线非常明显,只要你感觉从一种整洁明亮进入到一种灰蒙暗淡的感觉,那就是进入江西境内了。国道两侧自建的小楼明显旧一点,朴质一点,田里也不似衢州那么井井有条。

流水席上,是你我流動的人生(一)

  同样的泥土同样的人,差别这么大,与当地政府的管理和规划还是很有关系。

  到达玉山县,回到朋友家。休整一天,就要去村里了。到的那天在三清山周围随便吃了点炒菜一盏土鸡汤,四个人结账的时候竟然七百多。很多卖山珍海味尤其是老板号称食材从家乡带回的,捧着本子站在冰柜前任你点单的,千万要问清楚每一道菜的价格,吃完了你说贵,那不合理,再贵能有人家千里迢迢从家乡背来食材的情谊贵吗?不能。

  第二天下午我自己上街转了转,和一般的县城并无两样,随手买了一个馅饼,老板娘问我:要一般辣的还是比较辣的。我属于比较能吃辣的人,但还是要了个一般辣。肉鲜味重面饼耐嚼,很适合陕西人的胃口,而且真的很辣。朋友来接我的时候随意把车停在十字路口,我惊诧于他的大胆豪迈不守交通规则,他告诉我,我们这儿都这样,不讲究,也没什么车。朋友问要不要去三清山玩玩,是本地著名的景点,许多人慕名而来。我不愿意去,虽说山山不一样,但我生长在西安大学在四川,华山翠华山乐山峨眉山也都去过不少,所以不觉得稀奇,设想一下若干年后想起已经到了玉山县却没去三清山,也并不觉得遗憾,就更不愿意去了。想来本身就是一个不爱爬山的人,归总理由应该是太懒。

  隔天起个大早坐车去村里,一路上很多山都被劈成了一半,这景观很奇妙,一侧是树木一侧是岩石,朋友讲当地有些人炸山,挖山上挖泥沙去卖,可以赚不少钱,我惊叹于这件事竟然无人管理,任由莫名其妙的人来炸这说不好属于谁的山。

  经过曲折凹凸的地形,终于到达目的地,一个巨大的牌坊插在土路上,所有的地面都盖满了泥土,村里随处可见又陡又窄的三岔路口,有的甚至我们不能称之为路。树不见得绿,天不见得蓝,只是村里比县里冷,一起去的姑娘默默的在裙子里穿上了打底裤。

  新娘下车之前,婆婆要拿一个巨大的红包等在车前,新娘下车的时候,婆婆递出去,新娘接过去放包里,让新郎抱到新房,算是踏上男方家的土地,讨个吉利。我讪讪的跟在后面,非常好奇,身上的无袖简约小礼服和这里格格不入,显得有点滑稽,特地选了一件款式颜色都极其简单不打眼的礼服。村里有人穿老式的绿色军装,有人穿着橙色毛衣,还有人穿着秋衣套着灰蓝色的帆布外套。他们用新奇的眼光打量着我,让我感到极不自在,随意披件衣服赶紧入席。

  -未完待续-

  文 /方方土

  图 / 网络图片 循CC协议使用

  BGM / 往后余生 – 马良

  深夜谈吃

  你与吃的故事,讲给世界听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q群:344547537 | 暗号「深夜君开门」

  本账号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签约账号

  深夜谈吃是覆盖千万受众的WeMedia自媒体联盟成员

Sharing is caring!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壹头条 » 流水席上,是你我流动的人生(一)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