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席上,是你我流动的人生(二)

  二十万吃货的精神故乡

流水席上,是你我流動的人生(二)

  昨夜,聊到作者随手披上衣服入席,至此流水席终于正式开场。宾主就绪,厨师们也到了最紧张的时刻,席间每一张桌椅都被推搡着摇晃,兴奋由人及物。

  那,也请诸位读者入席吧,还望大快朵颐,还望尽兴而归。

  ——深夜君

  – 接上篇

  江西农村的流水席请专门的厨房师傅来做宴席,院子的厨房里成堆的摆放着锅碗瓢盆和各种餐具食材,横七竖八乱无章法,强迫症如我实际上是看不下去的,毕竟我们使用过的餐具,从未曾与泥土挨得那样近,更确切的说很像工地里给民工师傅做饭的团队,恩,团队,可以这么说,时不时有穿着厨师服装的男女从厨房走出,拿东西或者抽烟。

  院子里所有的房间里都摆上了桌椅板凳,屋外面的空地,以及隔壁邻居家的院子里,都摆了最简单的木质桌椅,有的凳子摇摇欲坠,有的桌子少条腿用砖块顶着,人们抽着烟聊着天喜气洋洋的等着上菜。新娘新郎双方父母还有我们这些走的比较近的亲朋坐在最里屋的主桌。

流水席上,是你我流動的人生(二)

  听说在我们来之前,这里已经吃了两天了。一次大婚宴要吃三天,而且是从早吃到晚,一天三顿。好多家子带着媳妇领着孩子过来,吃着玩着好几天都打发了。孩子也高兴,有吃不完的糖,还可以借这个理由不写作业,当时正值国庆节放大假,我也不知道他们到底要不要写作业。我甚至觉得村里的人把这种流水席当做一次盛大的节日,打发平日的无聊,男人联络联络感情,妇女说说闲话,家长里短,心满意足。

  开席了,每一桌都少说有二十多道菜,都是家常菜,没什么特别,口味也显得粗糙,但大家都吃的很开心。有一个环节很有趣,叫做插花。厨师们给主桌上菜是非常讲究的,只有几位主厨才能给主桌上菜,主厨,也就是这个厨师班子的老板及其家属。一般的菜比如麻婆豆腐清炒油麦菜只要报菜名就可以了,然而上四喜丸子红烧肉这类菜的时候,菜里会插一根铁丝,铁丝上用红色丝带绑一朵花。主厨把菜端在新郎新娘面前念到:四喜丸子,喜气洋洋。红烧肉,红红火火。新娘或者新郎要把这朵铁丝花拔起来,放进主厨的托盘,同时要给个红包。不同的菜要根据菜大概的价值给不同的红包,比如油焖虾和烧甲鱼就要给不同的红包。

流水席上,是你我流動的人生(二)

  除了主厨要给插花的菜,有些关系好的亲戚也会烧一些土味插花端来讨个吉利。有位大妈烧了一盆土鸭子送来,新娘给了一百块的红包。后来经人提醒才知道这土鸭子拿出去卖也要卖两百,所以一百给少了。讲究很多,感觉我们吃的更多。虽说这种婚宴菜口感粗糙,但是江西菜口味偏重,特别下饭,所以还是吃的很尽兴。

  吃饱了跟着新娘新郎出去敬酒,大多数人讲话我都听不懂。中国南方的很多语言我觉得是可以单独变成一个语系的,特别是江浙,江西,闽南这些地方。如果他们不讲普通话,就只能靠侦察别人表情去揣摩对方的意思了。反正再听不懂,也是那么几个意思,来来来喝一杯,祝你百年好合白头到老早生贵子多福多寿。

  婚宴总是喜庆的。一方面看热闹喝喜酒,一方面暗自衡量着:这顿饭得多少钱啊,以后我幺儿结婚,家里的积蓄能不能撑起这个场面。村里人比城里人更爱面子,怕人讲闲话。场面要大排场要大人要多,喜酒喜烟要管够,鸡鸭鱼肉菜色要更多,小孩来讨糖也不能吝啬,行吧,到时候东拼七凑我也豁出去一回。

  在不断的掂量和热闹中,婚宴伴随着天黑才能结束。

  -未完待续-

  文 /方方土

  图 / 网络图片 循CC协议使用

  本账号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签约账号

Sharing is caring!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壹头条 » 流水席上,是你我流动的人生(二)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