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傲江湖》中任我行跟方丈大师都能看出令狐冲练的是独孤九剑,为什么岳不群却看不出来呢?

坐隐江湖

任我行知道风清扬,也知道他剑术神通,但是并不知道独孤九剑,否则就不会在听完令狐冲说一招不用拿下黑白子,说:“不可能,风清扬虽然是华山派剑宗出类拔萃的人物,但华山派剑法有其极限,老夫绝对不信华山派有人能一招不出令黑白子投降。”

《笑傲江湖》中任我行跟方丈大師都能看出令狐沖練的是獨孤九劍,為什麼嶽不群卻看不出來呢?

独孤九剑显然不属于华山剑法的范畴,任我行对风清扬的了解也仅仅是“闻风”,根本不识独孤九剑的厉害。

方证、方生两位大师,还有冲虚道长,是真正识得独孤九剑的,方生大师甚至还受过风清扬老前辈的大恩。

他们之所以认识,一方面,是因为他们是武林中泰山北斗,见闻自然要广博一些,而且风清扬虽然还是属于前辈级,但相对要接近些,像方生大师还直接接触过。

在风清扬已经成为传说的时候,至少他们还在同一个江湖。

《笑傲江湖》中任我行跟方丈大師都能看出令狐沖練的是獨孤九劍,為什麼嶽不群卻看不出來呢?

岳不群之所以不认得独孤九剑,主要是有几点原因:

1、剑宗气宗派别之讳。岳不群年纪上相对比方证大师们小一些,有点隔代。更为重要的是,由于华山派剑宗和气宗之争,已经到了不共戴天的地步,在剑宗气宗比斗结束后,剑宗之于气宗,是派中大忌,寻常不会提起,故岳不群这种后辈,不熟悉也正常。

2、不传之秘,岂能轻易示人?!独孤九剑作为风清扬的秘珍之技,不屑于示人,也没必要示人,尤其对岳不群这个气宗余孽。

《笑傲江湖》中任我行跟方丈大師都能看出令狐沖練的是獨孤九劍,為什麼嶽不群卻看不出來呢?

3、岳不群一心惦记辟邪剑法。由于本来也不熟悉独孤九剑,再加上一直图谋辟邪剑法,所以一看到惊人的剑法,自然就往辟邪剑法上联想,很难想到这会是风师叔的剑法。

4、最后一个原因,有点大煞风景,就是金庸不让他知道,否则就没有那么多误会和冲突了,还怎么继续写下去?!

孙虚白

《笑傲江湖》中,认出令狐冲剑法为「独孤九剑」的,只有少林寺方生一人。

《笑傲江湖》中任我行跟方丈大師都能看出令狐沖練的是獨孤九劍,為什麼嶽不群卻看不出來呢?

令狐冲用独孤九剑与方生相斗时,方生就认出了令狐冲所使为「独孤九剑」。

「方生大师左掌飞出,已按中他胸口,劲力不吐,问道:『你这独孤九剑……』」

方生之所以能认出独孤九剑,乃是因为方生当年曾受过风清扬之大恩,具体是什么样的大恩,则不得而知。但方生竟至认得独孤九剑,并对之前还生死相斗的令狐冲说:

「风前辈『独孤九剑』的传人,决不会是妖邪一派。」

则方生必然与风清扬有极深的交情。

方证并没有亲眼认出令狐冲所使剑法是「独孤九剑」,而是从方生那得知的。

「听方生师弟说道,少侠剑术精绝,已深得华山前辈风老先生的真传,实乃可喜可贺。」

《笑傲江湖》中任我行跟方丈大師都能看出令狐沖練的是獨孤九劍,為什麼嶽不群卻看不出來呢?

任我行也看不出令狐冲所使的是「独孤九剑」。

任我行在西湖牢底和令狐冲交手时,已经知道令狐冲为风清扬之传人。但任我行听闻令狐冲连攻黑白子四十余招而逼得他无法还上一招时,就已经不信。

「华山剑宗的剑法有其极限。我决不信华山派之中,有哪一人能连攻黑白子四十余招,逼得他无法还上一招。」

任我行在和令狐冲比剑过程中,见识了令狐冲的剑法,就说道:

「小朋友,你这剑法到底是谁传的?谅来风老并无如此本领。」

可见任我行并不认识「独孤九剑」。

另外还有两人通过剑法看出令狐冲是风清扬的传人,但都没提「独孤九剑」。一个是向问天,一个是冲虚道长。

向问天带着令狐冲到梅庄时,介绍说:

「这位风兄弟年纪比岳不群还小了几岁,却是风清扬风师兄独门剑法的唯一传人。」

令狐冲就很吃惊。后来令狐冲自己给的理由是:

「风太师叔剑法如此了得,当年必定威震江湖。向大哥见识不凡,见了我的剑法后自能推想得到。」

《笑傲江湖》中任我行跟方丈大師都能看出令狐沖練的是獨孤九劍,為什麼嶽不群卻看不出來呢?

令狐冲上少林救任盈盈,遇见冲虚道长,和冲虚道长带来的两人比了个剑,冲虚就说:「你曾得华山风清扬前辈的亲传吗。」

令狐冲就惊叹「他目光好生厉害,竟然知道我所学的来历」。

所以,向问天和冲虚只是看出了令狐冲得自风清扬之传,但并未提到「独孤九剑」。

根据任我行对风清扬剑法的认知,而他并不认识「独孤九剑」来看,风清扬的「独孤九剑」应该是在二十五年前华山气宗、剑宗决战后学得的。否则的话,任我行不可能不知道风清扬不会独孤九剑。

所以,风清扬学会独孤九剑后,岳不群就再也没见过他了,则岳不群自然不认识「独孤九剑」。甚至岳不群知不知道有「独孤九剑」这门剑法,都还两说呢。

岳不群可能根本就不知道「独孤九剑」这回事,他如何认出?

艾米虾扯蛋

谢邀。

方生一眼认出了独孤九剑,向问天直接给令狐冲假名取为风二中,这都是明面上认出剑法的。而后任我行和方证冲虚均说令狐冲得风清扬嫡传。岳不群作为专业用剑的玩家,天下排名有数的掌门,居然不认识独孤九剑,实在十分不合理。上篇分析笑傲不合理的BUG里我也提出,岳不群对令狐冲的态度实在是太过不可思议,能容忍劳德诺卧底十几年,却一心要赶走甚至杀死令狐冲,而不是在华山派风雨飘摇面临覆灭的情况下引为己用,其间我觉得缺乏了一段小故事,风清扬和华山气宗的往事。这样才能解释的通。所以脑补一段,请行家指正。

风清扬被骗江南一行,气宗残存高手戒惧极深,因此日夜提心,生怕风清扬晚上来华山生事,晚间防备更甚。日清风飞扬,阳光明媚,华山气宗沉浸在一举挫败剑宗的喜气范围内。不意风清扬一人一剑,独上华山。此时气宗掌门人岳肃听的传报,带领本门所有高手于朝阳峰严阵以待。不料连同当时年岁甚小的岳不群一起,所有气宗诸人均以一败涂地。风清扬念在同门一场,未下杀手。而岳肃等眼见重重防范,居然不堪一击,大为惊骇。朝阳峰上,清风猎猎,风清扬傲立峰顶,言到:我虽为剑宗弟子,但华山气剑相争,我实深不愿见。但大家既然均是华山祖师坐下弟子,平日斗气也就罢了。不意你们居然设下机关,用尽计谋,尽驱除残杀剑宗弟子,你们所为是否对的起创派祖师?今日念在同门,我也不会杀你们。但是若不能行侠于江湖,致华山一派名声沦落,不日我或我再传弟子,必携剑前来。下次见到此剑法之日,风某必剑下不容情。说罢徐徐扫视气宗各位,缓缓走入华山后山不见。岳肃等既惊且佩,既羞且怒。严禁在场之人将此事泄露于江湖。但是风清扬武功之神奇恐怖和退前留言在场诸人心头留下莫大压力,此后气宗诸人不断归隐,既羞愧复害怕,江湖中竟不知何因。而诺大一个华山居然从此落的冷冷清清。此后掌门之位传到岳不群,岳不群当日亲见,收摄本来面目,在江湖中传下君子剑之名。江湖上此后倒不见风清扬的踪影。《笑傲江湖》中任我行跟方丈大師都能看出令狐沖練的是獨孤九劍,為什麼嶽不群卻看不出來呢?

风清扬只因一时不忿气宗所为,独闯华山,打得气宗一败涂地之后,深感自己对执掌华山一派毫无兴趣,而不能事先阻止二派恶斗,一众师兄弟惨死,引为深恨,从此归隐,不问世事。《笑傲江湖》中任我行跟方丈大師都能看出令狐沖練的是獨孤九劍,為什麼嶽不群卻看不出來呢?

若加入这段往事,那么岳不群见令狐冲施展独孤九剑之后,当即认出,风清扬当日之言只如霹雳心头响起。从此对令狐冲身怀戒惧甚至意欲杀之而后快,全不考虑华山派面临的窘境。所以有派劳德诺监视,意欲引嵩山派将目标对准令狐,而后更是在钟镇等面前逼出令狐冲就都能说的过去。因为惧怕风清扬,所以对他的传人令狐冲既害怕可也无可奈何,只敢用他人之手,却不料令狐冲既得日月神教任我行青眼,更得方证冲虚赏识。《笑傲江湖》中任我行跟方丈大師都能看出令狐沖練的是獨孤九劍,為什麼嶽不群卻看不出來呢?

岳不群第一眼就看出来令狐冲用的是独孤九剑,但是却一直诬为辟邪剑法,既不愿把当日风清扬之事宣扬出来,也不敢指望令狐冲能为己所用。所以当日方证冲虚说令狐所使为风清扬真传时,才假意问二位高人求教风清扬何处,却全不顾真正接触的令狐冲就在身侧。

Sharing is caring!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壹头条 » 《笑傲江湖》中任我行跟方丈大师都能看出令狐冲练的是独孤九剑,为什么岳不群却看不出来呢?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