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艺术性来说,《兰亭序》是捧出来的,还是真的美轮美奂?

梁宇航

有很多人都质疑《兰亭序》是“天下第一行书”,从质疑的角度大概可分为三种人。

专业人士:兰亭无真迹

其实早在上世纪到今天,就有很多专业的学者,书评家,鉴赏家等等质疑《兰亭序》第一的位置。

当然,此类人士质疑绝对会有一些自己独到的见解,但是统一的出发点就是“兰亭非真迹”,都是摹本临本,即使再精妙,也不可能还原原作。

此类质疑者,不怀疑《兰亭》是第一,但是质疑现在流传的《兰亭》是第一,以其非真迹原本。

这个出发点是可靠的,因为在唐朝李世民开始,当朝褚遂良虞世南欧阳询等等,对此帖都下过很大的功夫,可见这本帖在唐朝当时的“专业圈”也是非常受肯定的。

但是传言李世民带真迹入土了,所以传世的都是一些摹本。

從藝術性來說,《蘭亭序》是捧出來的,還是真的美輪美奐?

唐朝的兰亭,有多珍贵呢?

真迹当然是国宝,李世民恨不能抱着睡。但是能见证兰亭珍贵的是另一件事。

李世民把兰亭的临摹本作为“国礼”送给异族番邦,送给王公贵族,送给有功大臣。

所以在当时来说,临摹本还是不少的。就比如褚遂良虞世南,二人临的兰亭序,非常神似,用功颇深,所以二人临习次数非常多,但是每人只流传下一本,这就证明,这两本很大可能是最好的那本,流传有序的那本。

但是到《兰亭》无论是名声,还是实力,都是一流名帖。

再回到专业人士的质疑,一般认为在颜真卿《祭侄稿》之后,《兰亭》无真迹的情况下,二者排位有待商榷。

普遍认为:《兰亭》真迹应为第一,《祭侄稿》为第二,《兰亭》临摹本为第三。

当然,这个只是学术界争论,但是从一定情况上,无论是古,还是今,都足以证明兰亭的珍贵性并不在“名”上,而是本身可学习的价值就非常高。

初学者质疑:为何兰亭第一?

初学者也会质疑兰亭,但是他们的质疑比较有意思。

他们接触的字帖,书家比较多,自然认为《兰亭》并非不可一世,其余书家真迹,都可与之一夺。從藝術性來說,《蘭亭序》是捧出來的,還是真的美輪美奐?

这个质疑的情况,是正常的。

《兰亭》的 奥妙,是通过自身水平的提升而发现越多的。

被历代书家称为“神品”的字帖,怎么可能一个没学过书法的人就能看出来好在哪?

如果一个没学过书法的人,一个初学者,都能看出其“神品”在何处,那书法岂不是太不值钱?历代“评者”岂不是太小儿科?

这就好比一个只吃家常菜的人,如何让他去品评八大菜系优劣好坏?这要是当上评委,还不把厨子气的给他油炸了?

这是个很简单的道理!但是很多人都想不通。

都以为书法是接地气的,是人人都可以看懂的,只有人人都可以看懂的字才是好字!

这并不是一个错误的理论,相反,这是一个正确的二百五理论。

从众心理:《兰亭》第一,或《兰亭》只是李世民眼力的第一!

剩下一部分人,就是不学书法的人。

大体分为两种,一种是比较相信历史的考量,认为《兰亭》是第一一定是有其原因,绝非浪得虚名。

这类人是比较理智的一部分人,他们知道历史上任何一种事物都不会凭空得名,也绝不可能受着质疑,还能领头一千年。

一种就是只会固执的质疑:《兰亭》是因为李世民捧,王羲之也是因为李世民捧才火的!《兰亭》做不了第一,王羲之也不配当书圣!

这类人典型的有智商,但是缺根弦。

一本字帖流传千年,难道只有你这么聪明才懂得质疑吗?李世民都死了一千多年了,难道就没人翻案?

往往很多人容易聪明反被聪明误,一千多年,大唐都结束了一千年,这一千年的时间为何只有你这么聪明呢?

难道您的质疑是来自天才的思考吗?看来应该好好把这种人供起来,简直千年一遇的奇才。

简单总结

其实《兰亭》是不是第一这件事,根本不用拿专业角度去品评。

只需要一个人,有简单的辩证思想,就会很容易看清一件事。

历史是有淘汰选择性的,没有一个会有名不副实的人或事能保持千年不变。

学诗词要学唐诗宋词,并非唐没有词,宋没有诗。也并非明清诗词就不可入目!

但是一定是先从唐宋开始学是最好的,因为发展到了顶峰,精华比较多。

历史总是会把最好的,最合适的流传下去。

從藝術性來說,《蘭亭序》是捧出來的,還是真的美輪美奐?

书法至高于魏晋,此时真行草隶篆已经发展完备,这就是后代书法的起点,所以从根开始学,一定是最有利迈入整体的。

晋后之时,以王羲之书最为流行(南方),王羲之为代表的琅琊王氏家族的书法,都有可学之处,但是以王羲之最盛。

这句话并非我所说,一定你会有事实根据,从晋书,到梁武帝萧衍书论,到颜真卿老祖宗颜之推《颜氏家训》中都有记载,王羲之的字就是当时最为可贵的学习范本。

到初唐,李世民开始网罗王氏书法,难道是李世民慧眼识英雄吗?是书法界的伯乐吗?

一定是王氏名声在外,李世民确实喜欢王字,才开始收集。

尤其《兰亭》世代秘传之家宝,智永的字就是得兰亭真传,细观智永千文的章法,上下左右字形变化非常之丰富,用笔肥瘦藏露布白变化均是精妙,这就是取了兰亭中的一点臻至化境而来的。

兰亭到底好在哪?

都说兰亭好,到底好在哪呢?

曾经我写过关于兰亭的文章,并未深入,只是从表皮的起行收笔的变化说了说,结果还是有大部分人看不懂,甚至还在说“人家就随便一写,哪有你想的这么多”“这些变化有什么用吗”?

其实对于这些评论,就可知道书法水平如何,一个还不重视起收笔的人,书法水平一定是未入门的人。

所以说什么都可以理解,后来也就释然,并没有什么解释能让他们了解《兰亭》高妙之处。

后来索性把历代兰亭评论和跋尾贴上去,依然还会有人说“李世民捧的,人云亦云罢了”

所以注定,有一些“愚人”是没法跟他们解释的。

從藝術性來說,《蘭亭序》是捧出來的,還是真的美輪美奐?

说兰亭好,今日不细说,就但从几个角度来说。

章法

先说章法,章法是最可学的了,是每个书家都需要学的。

世称兰亭章法第一,以其神韵气质通透自然,后世杨凝式得其章法,自然书写《韭花帖》,后世称为“小兰亭”。

章法,一个通透自然,让书法充满神韵气质的技巧,是每个书家都应该学的。

世人摹兰亭,几乎不都取“形”也不会都刻意取“笔”,但是对于章法布置很看重。

比如褚遂良虞世南,临本来看,外形跟冯承素摹本(真正的下真迹一等)有很大不同,无论是用笔,还是部分字的处理,在外形上都有些不同。

但是,看章法,二人临作章法几乎与原贴无差,所以营造的通篇神韵气息,与兰亭真迹非常相似。

再者就是看赵孟頫文征明董其昌王铎等等,他们临兰亭,也都是有自己的一套处理字形的方式,对于章法,大多数都保留原贴风格。

如文征明赵孟頫用格子纸,但是字距间隔气息的掌控深得兰亭真传。

这就是为何兰亭受世人追捧。從藝術性來說,《蘭亭序》是捧出來的,還是真的美輪美奐?

《兰亭》章法,布白,字距,气息,神韵,都是在兰亭还没出来时,世上绝无仅有的。

出来之后,就成王氏家族的学习范本,后被李世民发扬光大,称为天下学习范本。

古人法帖,密不外传,是李世民让人钩摹给世人看,才把精品的东西变得让大众都有机会学习。

试想,如果《兰亭》还保存在一个家族手里,那么这个家族的书法一定代代相传,辈出名家。

但是兰亭也永远不会成为“第一”。

只要好的东西,被一个恰有传播能力的人传播,才能成为“第一”。

显然李世民具备这个条件。

如不是皇帝之位,世人也只不过能听到《兰亭》的传说罢了,谁有见过兰亭呢?谁又有机会学兰亭呢?

连学都没得学,兰亭又凭什么成为书家心目中的第一呢?他们又学不到,那以什么样的对比评兰亭为第一呢?

这是环环相扣的。

從藝術性來說,《蘭亭序》是捧出來的,還是真的美輪美奐?

历代名家法帖,一定有一个广泛的“粉丝”,也就是有一堆不错的追随者,才能名世。

一本不可学的字帖,即使字再好,也不能成为当世的佼佼者。

历史上的一流书家 和二流书家,大多区别就在此。一流的人法度完备而且风格独特,便于学习。

二流书家有地域名甚至当世名,但是在风格或是法度上没有一流完备,所以只能名一时,名不了万世。

兰亭的第一地位不可撼动,是因为他是每个人,每个写字的人都应该去学的。

就拿章法来说,历史上,在兰亭之前,有没有类似兰亭的章法?

在兰亭之后,这种章法普及了,但有没有一本字帖在神韵气息上超过兰亭?

没有

《韭花帖》学到了,是小兰亭。米芾也学到了,是《蜀素帖》。虽在前十,但均不能成为前三。

论祭侄稿章法,乱中和谐,气息上给人一种愤怒感。

在说《祭侄稿》,之前有类似作品吗?之后明清大草多学于此,但是有在这种悲愤上超过祭侄稿的吗?

就不一一推举《寒食帖》了,寒食帖章法给人一种“郁”气,大家自行体会就好了。

有一句非常有名的话:历史上不会记住第二个吃螃蟹的人。

当然,这还只是章法而言,是每个书家都可取的,可学习的部分。

结字笔法

结字笔法千变万化,其中起收,向背,奇正,疏密等等,这正是王羲之最擅长的处理技巧,在《圣教》《手札》中均有体现。

但是在《兰亭》中,唯一的差别就是“下笔如有神助”,变化比平时更为丰富自然。

这是一种酒后忘情之作,下意识而为。

学是没有人能学好的,即使褚遂良虞世南,在字形上也未必都把握的准,就看二人临本和冯承素摹本,笔法字形处理上都是有异同的。

这些变化,看都看不懂,如何谈好坏学习?

從藝術性來說,《蘭亭序》是捧出來的,還是真的美輪美奐?

还是那句话,只吃家常菜的人,甚至连食材都认不全,如何去给大厨当评委?

每个人都会写字不假,每个人都会看字不假,但是否能以一个“书法”的角度去看呢?

最简单的,看书法,知道什么是“法”吗?

当这些都不具备还想多品评两句,自觉很有欣赏能力的时候,往往都会说一句“字是写给人看的,让普通人都能看懂是好字,才是真正的好字”(“不劳而获”怎么就那么应该?)

兰亭可学处很多,但是未必是一定的学的字帖。

不学兰亭不影响成为书法家,但是看不懂兰亭,一定说明自身基础还差得远。

换句话说,历史上哪个名家大家说过兰亭有问题?

质疑兰亭的人,可以说我们这种没啥名气没啥水平的人胡编乱造,但是也要说古今大家评兰亭好,第一,也属于胡编乱造吗?

其实很多事,都不需要细想,单纯一个简单的辩证法就能看明白。根本不需要去分析兰亭,没什么用,懂的自然懂,有些思考能力的自然会慢慢懂,一些愚人如何解释也不会懂。

正如郭德纲所说:人家从小说相声说了五十年,你坐着就听了一天相声就给别人提意见,凭什么呀?

这本字帖流传了千年都没啥问题,而且懂得人一直都不少,凭什么你才活几十年,更没写过几天字就去否定一本字帖的价值呢?

如果你是潜心研究了几十年,能从一点上说《兰亭》有问题,这也是受别人尊重,有价值的。

时间没绝对的事,兰亭是被封为第一,但也不是绝对的哪里都好。

可是,你觉得一个连几个正经字都写不出来的人去品评兰亭的优劣,有可能吗?

人家种了一辈子地,你这刚吃了五谷杂粮就跟人家探讨如何种地,还夸夸其谈,你这不对,你那样太费事,你到底会不会种地?

人家怎么不一镐柄拍死你呢?

话虽糙,理绝对是这个理。

品评名家之前,一定要先有一定的水平,再有角度,其次是立场。

说一人好,就要有好的道理,说他差也不能就光来两句国骂就完事。

如果这样都管用,那古人造反何必揭竿而起呢?动嘴骂娘就推翻旧王朝了!

还是得有点实力才行。

今日也就简单说一下兰亭哪好,并没有图解和详细说明,真没有必要。

以前这样做过多次了,也没什么效果。如有兴趣,去翻我前文就好了。

汝学诗应在诗外,讲兰亭好估计也不能从技术层面讲,没什么用。

技术未必人人都看得懂,也未必谁都当回事,毕竟动笔的人少,看客多。

还是讲道理容易一些。

好比爹妈在那做饭,做了一辈子饭,你天天只会张嘴吃,也不动手,最后跟他们来一句“你们做饭太难吃了”

你觉得会是一种什么后果?

我觉得应该反手就是一大耳帖子!

你要真是一三星米其林大厨,或者八大菜系名厨,来一句你们做饭太难吃了,估计还有人信。

但你想过没有:等你当上大厨之后,还会随随便便说人家这不好那不好吗?是显得你很有能力还是特有自信?

如果你们见我哪天说一个人字差,我一定特有自信说他差,以前也说过几次。

但是这种情况没太多,毕竟我面对的大多都是名家大家,少有二把刀。天天看二把刀也烦,有那时间看看古帖更长见识。

不二斋

王羲之的《兰亭序》作为天下第一行书已经深入人心,但是不管是在古代还是近现代,都有人对《兰亭序》提出过质疑,这种质疑主要来自两个方面,第一个就是《兰亭序》的真伪问题,第二个就是关于《兰亭序》是天下第一行书的问题。

一、关于《兰亭序》的真伪问题

关于《兰亭序》的真伪问题,最近很少有人在讨论了,因为《兰亭序》是真的已经被广泛认可,历代主流书法界也都认为《兰亭序》是真的,如果认定出《兰亭序》是假的,那么整个书法史或许都要改写。

郭沫若先生曾经认为《兰亭序》是伪作,认为当时的人还写不出如此成熟的行书来,并且《兰亭序》的风格和王羲之其它的书法作品风格不同,并且还引发了一场全国性的辩论,史称“兰亭论辩”。

当时大部分文人支持郭沫若,包括启功先生在内,唯有南京的高二适先生坚持认为《兰亭序》是真的,虽然高二适先生势单力薄,《兰亭序》是真的这一观点也没有被推翻,反而再一次为《兰亭序》证明。

郭沫若的失误在于,他以民间书法风格去考量文人书法,没有考虑到魏晋时期民间书法的滞后性,当时王羲之能够写出如此成熟的行书是完全有可能的,如果以此为依据,那么王羲之《快雪时晴帖》、王献之的《廿九日帖》、王询的《伯远帖》也都有可能是伪作。

第二、关于《兰亭序》天下第一行书的问题

认定它是天下第一行书,首先要承认它是真的,这样才能讨论它的价值,若果这件作品是王羲之所作,在当时能够写出如此作品,被称为第一是名副其实的。

因为《兰亭序》的书写风格代表了中国书法行书的完全成熟,以后的行书即使水平再高,也是在兰亭序的基础上的发展,《兰亭序》开创了一种新的书体形式,如果没有王羲之的《兰亭序》,行书的完全成熟,可能还要再晚几年。

王羲之本人的书法在当世便已经非常的出名,他的水平不仅体现在《兰亭序》里,他的《丧乱帖》、《快雪时晴帖》、《二谢帖》都是大师级的作品。

唐太宗李世民喜欢他的书法也是理所当然,把他的《兰亭序》奉为天下第一行书,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從藝術性來說,《蘭亭序》是捧出來的,還是真的美輪美奐?l

无所谓86435

《兰亭序》虽然不是真迹,但是由一千多年前的书法大师所临摹。至今《兰亭序》是当今书法大师和书法爱好者学习书法的最好临帖,一千多年来,许多人就是从《兰亭序》走出来的。所以,我认为《兰亭序》是中华书法艺术的瑰宝,是一千多年前,今天和将来都不能否认的中华书法艺术的伟大传承。

Sharing is caring!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壹头条 » 从艺术性来说,《兰亭序》是捧出来的,还是真的美轮美奂?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