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心为什么看不惯林徽因?

萍风竹雨123

冰心看不惯林徽因,大约是以下几个原因吧。

一,不屑。冰心才高。文笔流畅,词清句丽,且情感丰沛,博爱真纯。她的文章如行云流水,又美不胜收,凭着一部《寄小读者》名斐中外,她的《繁星·春水》,凭着“随时随地的感想和回忆”,凭着对母爱与童真的歌颂,对大自然的崇拜和赞美,对人生的思考和感悟,她写出了清新淡雅又给人以无穷的回味和启迪的“冰心体”。真真是名因文章著了。

林徽因貌美,气质高雅,才思敏捷,又受西方教育的影响,经常举办艺术沙龙,沙龙名字虽是”太太客厅”,但其中女性很少,主要是男性成员,徐志摩,胡适,金岳霖等都曾是座上客。钱钟书就曾在文章这样写过:“在一切有名的太太里,她长相最好看,她为人最风流好爽,她客厅的陈设最讲究,她请客的次数最多,请客的菜和茶点最精致丰富,她的交游最广。并且,她的丈夫最驯良,最不碍事。”也许,林徽因这样的作派在国外是习以为常,但在中国,似乎就有点出格了。可以说林徽因的出名虽因才貌,但更多是因沙龙。这看在一些受过中国伦理道德影响的文人眼里就有些刺眼。

而冰心出生于世家,家庭氛围温馨和谐,家庭成员又都是和睦共处的,虽然她也出过国,但骨子里却是清高自傲,洁身自好的,对林徽因自有许多的看不惯。也便不屑与之为伍。

二,女人相妒。冰心才高,但貌止于中上,曾有一名为苏青的作家曾说未见冰心时很喜欢她的文字,见过面后便改变了,这当然是苏青的问题,但也从侧面说明女人都很在乎容貌的。而林徽因貌美,又倍受男人们宠爱,想来冰心心里应有点不平衡的,据说她的小说《我们太太的客厅》就影射了林徽因,事后林徽因也送了她一壶山西老陈醋进行反击。

三,林徽因的感情世界太杂乱。林微因风华绝代,倍受男士们喜爱,特别是徐志摩为了向她求婚,竟然逼怀孕住院的发妻张幼仪离婚。虽然遭拒,恐怕之前也与林徽因有了暧昧,不然徐志摩不至于如此迫不及待。她也曾对梁思成说她爱上了两个男子不知如何选择,还是金岳霖帮她做了决定。这些行为,恐怕都是受过传统教育,感情专一的冰心所无法理解并接受的吧。

关于冰心到底看不看得惯林徽因,或因为什么看不惯,因斯人已逝,已无从验证,我且姑妄猜之,诸位姑妄看之吧

青女34

不喜欢林徽因是因为觉得她不干净

冰心和吴文藻感情一直非常好,他们是在赴美留学的船上相识的,之后就上演了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爱情传奇。冰心在感情上是一个非常执着保守又专一的人,所以她对男女玩感情游戏非常看不惯。

凡是感情专一的,冰心就喜欢,所以她和巴金的关系很好。

至于林徽因,她自己有家,又有金岳霖和徐志摩围着转,冰心便觉得不干净。“冰心 ”这个笔名,是“纯洁的心 ”的意思,“一片冰心在玉壶 ”,但林徽因因为《我们太太的客厅》受伤了,所以她给别人写英文信时,把冰心写成 “Icy Heart”,冰冷的心。

冰心 1933年写过一篇小说,《我们太太的客厅》,许多人说,这篇小说讽刺的是林徽因。
冰心為什麼看不慣林徽因?

林徽因住在北京总布胡同一个四合院,每周六,各界名人比如说周培源、胡适、沈从文、徐志摩都会去她的客厅聚会。有人说,冰心嫉妒长得没林徽因漂亮,客人也没她多,所以就写了《我们太太的客厅》,把林徽因写成一个刁钻古怪,喜欢拉拢男人,跟多数女人关系都不好的一个女人。于是,大家纷纷对号入座,猜测小说里的那些角色都是谁,说那个科学家是物理学家周培源,留着中分面容特别消瘦的是徐志摩,小说里还有一个五岁小女孩儿,叫“彬彬 ”,林徽因的女儿当年正好 5岁,名叫 “梁再冰 ”,“冰”和“彬”的发音是很近的。

小说还特意写到彬彬找妈妈,说老姨太已经订好了晚上去看杨小楼演戏的包房,为什么要突出老姨太呢,因为林徽因不是大太太生的,是妾生的。这原来是个秘密,只有极少的人知道,冰心却把它写了出来。

不过,冰心 92岁时接受采访,说“我写的不是林徽因,是陆小曼 ”。陆小曼是徐志摩的再婚妻子。冰心说,你们想想看,小说里的客厅,挂满了女主人的照片,林徽因的家哪里是挂满她的照片,陆小曼才这样。

但我专门为这事查了一下,陆小曼在上海的故居没挂任何一张照片,所以冰心说的也不见得对。还有一点对不上号,陆小曼一辈子没生孩子,而小说里有个 5岁的彬彬。再有,如果小说写的是陆小曼,那徐志摩应该是她的丈夫,就不应该是追她的一个诗人。

据说林徽因看了这篇小说之后,特别生气,当时她刚从山西大同考察回来,带了一坛子山西老陈醋,她便托人把醋送给了冰心,这坛醋就送到了燕南园 66号。不过,这个故事来自李健吾的一个回忆录,只有他一个人说了这个事儿。他人已经死了,算是孤证,不知道真假。

冰心不算美女,20世纪 40年代,一个叫苏青的女作家跟张爱玲说起冰心,说我原来挺喜欢她的作品,后来一看她的照片长这样,就不喜欢她了。不过我认为,冰心其实长得也还行,只是穿得比较土,没有林徽因时髦雅致。
冰心為什麼看不慣林徽因?

冰心与林徽因在早些年曾经有过交集的。那时冰心的爱人吴文藻与林徽因的恋人梁思成是室友,在美国留学期间,他们四个曾经有过相聚,并留下一张野餐聚会的合影,但这样的相聚并没有给她们带来什么友谊。

林徽因聪明、心直口快又好强,很难和女性交上朋友,而心高气傲的冰心在林徽因面前,几乎没有什么优势。容貌自不必说,写作方面的才情也是有目共睹。更何况,在当年还有徐志摩为林撑着。又因为与梁思成在一起,她在建筑史上也留下了一笔。由此,纵然冰心怎么努力,似乎都不能明确自己的才华高出林徽因。

抗战时期,流亡西南的林徽因与冰心同在昆明居住三年,曾经一度两家相隔十几分钟的路程,也从不交往。

在志摩死后,冰心说:志摩是蝴蝶,而不是蜜蜂,女人的好处就得不着,女人的坏处就使他牺牲了。

志摩的女人,无非说的是小曼与徽因。本来志摩的死就让很多人把罪责推在林徽因身上,冰心的这番话更是让两家的后代也心存了芥蒂。后来林徽因的儿子提起冰心时,也是怨气溢于言表,在后来柯灵编选民国女作家小说经典时,也未能得到林徽因的著作,原因是丛书请了冰心做名誉主编,而林徽因的儿子说什么也不肯授予版权了。

总之,冰心与林徽因之间,相处从未友善过。不像苏青和张爱玲,两人文字相当,却相互欣赏。也许是冰心对林徽因得来的才华到底不能欣赏吧。如果不是志摩相帮,林徽因那么容易就混成诗人和小说家吗?而建筑史上的名气,也多少借了些梁思成的光。绯闻甚少的冰心,在文字上,无不是靠自己一点点努力出的。更何况,林又生得美,这一点纵是冰心如何追赶也是无奈的。两个人之所以会较着劲,也是在才情上相差无己吧,正是一个比一个高不出太多,才会处处攀比。

女人是作家没有什么,但如果是作家还生得美就有什么了,一是绯闻多,二是她身边的男性朋友肯定要远远超过女性朋友。

有趣的是,冰心靠《寄小读者》传世后代,林徽因靠与徐志摩的绯闻被后代牢记。
冰心為什麼看不慣林徽因?

钻石鼻子风谷秋粮

戏说冰心

本文从对冰心的分析出发,也可看到杨绛的影子。对杨绛,我只有一句话,她和谢婉莹其实是一路人,但杨比谢聪明的多,也有城府的多,也幸运得多,毕竟她对钱钟书有几分真心。

「我和谁都不争,和谁争我都不屑」?是杨翻译的也好,自己要说也罢,但这句话实在不妥,杨绛一生,最大的成就,就是看似相对完整的人格,和人前清高素雅的脸面。但这句话却暴露了,其一直不愿显山露水的小心思,一个普通女人的无奈隐忍,沦为陪衬的不甘。这句话也是一般人可以理解杨绛的一条捷径。深谋远虑,却百密一疏,十分可惜。所谓杨为谢影,绛心独具。

冰心為什麼看不慣林徽因?这还用问吗,家世,相貌,人品,性格,情怀,才华,学识,见识,阅历,成就,男人缘,老公,朋友圈,闺蜜群,知名度,争议度,轶事秘闻度,粉丝数量,粉丝层次,至今的网络关注度,冰心与林徽因要强相对比,那不是拿芦花鸡比凤凰吗,冰心嫉妒死,都是活该。

再者,谢婉莹自己就是个作女,她那种闷骚,又自恋愚犟的秉性,虚伪白莲花的做作,早就让张爱玲的好友苏青,一针见血地指出,大意是,冰心的文字有意无意的,总让人联想,作者应该是个清丽的佳人,可是谢本人就生得令人无语,直话就不直说了,就像见到网友真容时的懊恼。谢其实就是个绿茶屌丝女,也算是这一派的祖师奶奶。

此外张爱玲也曾因为有人把她和谢婉莹并列而不快,张直言不能以此为荣。张说出这样的话,看似还委婉,要是让苏青翻译出来,可能就是,谢不过是个,粗识几个字,文章半通不通的,又学人家拿腔作势,再整个不伦不类的尴尬下流像,所谓村女进了三天私塾,书读了两页,便胡思乱想着不甘寂寞,就是谢这样,类似芙蓉姐姐史恒霞的个人城市化进程。

又比如说,西施只有一个,而且水土不服,年纪轻轻就病死了。而东施效颦虽有点见贤思齐的积极光线,但现实是残酷的,所以,东施们需要宣泄,需要幻觉的镇静。

冰心為什麼看不慣林徽因?谢婉莹真正有资格嫉妒的,其实是丁玲,两人素质伯仲之间,而且同做过女性解放的春梦,不过丁玲比谢有勇有谋,她抓住西进的历史机遇,成功染红了自己,鲁莽又坦荡地,作了延安新新式的大女人,虽结局狼狈不堪,但一生任性到死,虽不才,也无怨无悔。可谢就悲催了许多,她始终无法冲破自己,自恋虚伪的天性,又带着对旧式人生的种种误解,近乎自欺欺人地活着,终其一生,在嫉妒与闷骚中作茧自缚,而看不清自己和这个变化的世界,谢应该是不幸的。

不过谢婉莹,实在只是一个为时代所惊扰的普通人,一个在时代漩涡边上,不求甚解的徘徊者,虽禁不住各种新思维的诱惑与挑逗,但终于,还是她自己资质平庸的路人本质,让她刚湿了鞋,就吓得落荒而逃,跑回乡下去了。之后,她心里有多少不甘,她就有多么不幸。不过平心而论,谢实在没有资格嫉妒她自己,根本无法比拟的天才巨擎,如林徽因,如张爱玲者。

说到冰心,这几代人就记得一个”寄小读者”的官样文章,和小学课本里的无聊童话”小橘灯”。这样小儿科的东西,彼时再怎么吹捧,也禁不住几年的淘洗,现在又怎么能再拿得出手呢,怎么能让人心悦诚服地说,冰心奶奶,闷骚无罪,嫉妒有理呢。

如果一定要恭维文学家冰心几句的话,我想她相较于张爱玲,甚至丁玲,就好象“简爱”和“呼啸山庄”的差别,所反映出的勃朗特两姐妹,在世界与人生问题上的天差地别,以至于两者是无法相提并论的。

解破冰心的心结,就不能不提徐志摩。女人之间,外貌才华有别,相互嫉妒较劲是人之常情,其实无伤大雅,但一旦牵涉到爱情,若两女子有意于同一名男子,那就不是嫉妒那么简单了。

而在徐志摩感情的天平上,林徽因无疑是最重的一枚砝码,陆小曼次之,张右仪无足轻重,近乎为零,而谢婉莹就只是在天平脚下的一个徐的仰慕者,一个负数,连上去的资格都没有,而冰心之所以又有别于一般的仰慕者,又是因为她自己,在对徐志摩的态度上,表现地进退失据,失态非常,旁人观之都为其尴尬冒汗。

冰心对徐志摩的感情,类似于林朝英对王重阳的痴怨,可是反过来说,谢婉莹的一厢情愿的单相思,又使得她自己,根本没有资格,作徐志摩的林朝英。说出来很难堪,但这也就是单相思的摧残,让谢婉莹,一个原本有情有欲,像苏青和张爱玲,丁玲那样的正常女人,自欺欺人地蜷缩在圣母的伪装里,用自己想当然的圣洁情怀,来排遣对徐志摩有眼无珠的怨怼,其对林徽因和陆小曼的无端指责的冲动,也是来源于这种内心的扭曲,貌似对圣洁的笃定。

也好在冰心始终是自恋的平庸文人,出于一个知识分子的最低体面,她没有作得太过出格,而表现的像容嬷嬷那样。个人悲剧里的谢婉莹,尽其所能的压抑着自己,爱恨无着,她无奈的转回头,沉没进对旧式人生的种种误解之中,自顾自的对吴文藻,心不甘情不愿地从一而终,修成正果,最低限度的成全了自己的心病。

冰心為什麼看不慣林徽因?

最后以多年前的一条微博作结。林徽因,张爱玲,一热一冷,一进一退,一个献身的决绝,一个独善的完整,一个只知理想,一个看透危局,都是了不起的中国人。林徽因不谙时务,为理想而进,张爱玲深明危局,为独善而退,没有比这两者更好更善的人生选择了。这两人代表了中国现代,两种截然不同,但都卓然高贵的命运选择。以徽因之论,诚之,中国是有希望的,以爱玲之思,明之,中国人是有希望的。

Sharing is caring!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壹头条 » 冰心为什么看不惯林徽因?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