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术高明的老中医没有行医资格证该不该被判刑?

农民妹子一枝花

中医药博大精深,对中华民族的繁衍昌盛做出了巨大的贡献,这个是不可抹灭的。那些想抹杀中医药贡献的人是居心叵测的,我们要维护中医药。

但同时也要打击所谓的坑蒙拐骗的老中医,保护具有真正医术高明的老中医。

社会的发展,决定了医疗市场必须要规范才行,如果医术高明却没有行医资格证,在今天来说,确实是已经属于违法犯罪了。

不过,国家已经开始觉察到了这个十分严峻的事实,已经开始规范这一类市场。

目前国家已经开始着手对中医的认证考试和注册工作。就是先在的中医专长医师资格证考试。

凡是从师名医5年以上或者家传,自学成才的中医类人才,均可参加国家举办的专长中医师资格证考试,考试合格的话就可以在当地执业行医了,受国家保护。

具体的情况请咨询当地卫生部门,这是一个福利,要抓紧了。醫術高明的老中醫沒有行醫資格證該不該被判刑?

兰陵杨晓东

我是一个中医,行医十六年了 自学中医,后来报考半脱产两个卫校班,有一个社区医学的中专毕业证,有一个中医专科中专毕业证,由于种种原因没有考医师资格证。
醫術高明的老中醫沒有行醫資格證該不該被判刑?

这些年一直坚持中医,由于中医没有油水,国家也不重视中医,所以一直这么干着,卫生局来过一次,看着是中医就回去了,说实话我得感谢卫生局,对我这个没有证的中医网开一面。

做了十几年的中医,最大的体会就是没有保障,战战兢兢的看病,胆子不是越来越大,而是越来越小了。以前敢于尝试治疗疑难杂症,在刚行医的时候,治疗过一个严重的水肿病人,今年九十了,还对我当初救他一命而感恩。

当初他问我病能治吗?我说能治,他说如果不治能什么样?我说活不过过年。后来治疗费了很多精力,不但没有赚钱,还赔了本,因为他十分困难。

我们在一起,他还会说,幸亏我救他一命,不然国家给的老年养老金和贫困户补助金,他早死的话一分都领不上,当年还没有这些钱,我记得是二零零三年。

如果现在让我治疗危重的病人,我肯定会推了,因为失败不起,收了钱治好无功,如果治不好反过来告我,我就一辈子不能翻身了。

于是这些年我研究小儿腹泻,积累了十几年的经验,对小儿各种腹泻都有很好的疗效,自己研究的肚脐贴,每用于小儿腹泻必有良效。我的肚脐贴反其道而行之,贴上之后肠子部炎症水肿消失,脏腑气机通畅消化吸收正常。

秋季腹泻医院是七天病程,住院治疗,而我的药在第二天差不多就能止泻,但医院对我的疗法嗤之以鼻,觉得不可能第二天就能好,还说那样有副作用。

按照西医,确实是七天,但中医却有自己的治病理疗,西医看到的是病毒,中医看到的是人与自然关系的变化,把人和自然联系在一起。

举个简单的列子,小儿秋季腹泻的轻重,早晚,就和夏天的湿热长短有关联,比如今年夏天天气异常,出现的秋季腹泻就晚。

扯远了,上面的列子是说,我们这些中医不是不治病,而是不敢大肆的宣传,只能靠患者一个个的介绍,别说发财了,能维持正常生活就不错了。今年都打算不干了,但看到特长中医师证,又让我有了希望。我相信随着现在医学的发展,中医一定能融入现在医学的系统里,为人类健康做贡献。

老麦说说

真正的中医名师靠的是传承,而不是一纸外行人来认定的所谓“资格证”。

医术靠的是口碑,也不是那一张薄薄的所谓“资格证”。国家颁布出所谓的资格证是一件好事,从根本上来讲,是要屏蔽那些没点真本事却到处行骗天下的假大夫假专家。但是,同样也将一批真正的老中医专家挡在了门外,尤其是那些靠传承下来的乡村里的名老中医。

按照现在的要求,没有行医资格证给人看病就是违法犯罪,就是要受到处罚,这毋庸置疑。可当前的现状是,那些隐居在民间的真正的高手,都在冒着被判罚的风险,在到处的治病救人,某些人却视而不见,并没有考虑如何去解决这一现状。

让造福人民的人光明正大的活在阳光下,让即便拿了资格证却依然招摇撞骗的人得到应有的惩罚,这应该是当下需要解决的燃眉之急。

相信,慢慢的,一切会越来越好,相信吧。

Sharing is caring!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壹头条 » 医术高明的老中医没有行医资格证该不该被判刑?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