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延康:面壁十年,穿墙而过

楊延康:面壁十年,穿牆而過

  最近,杨延康的第一部重要纪实摄影作品“中国乡村天主教”由英国独角兽出版,现已面市,取名叫《神贫的人》。“中国乡村天主教”是杨延康的成名之作,也是国内纪实摄影史上的一部重要典范之作。当年这组作品拍摄临近尾声的的时候,他遇上了中国平遥第一届摄影节,作品被法国VU图片社总裁克里斯蒂安·葛约尔相中,当即被葛约尔邀请签约。在信仰三部曲没有完成之前,杨延康也曾三次被评为“中国最有影响力摄影人物”。

  《神贫的人》,取自圣经 “神贫的人是有福的,因为天国是他们的。“很多人对这句话有误解,”认为“神贫”就等于贫穷。其实,“神贫”就是对世上的“富人”说的,神贫是指为了爱神而甘于贫穷,神贫的人本身是不穷的,但是为了爱天主,而放弃财富、名利、地位等,把这一切施舍给穷人,跟随耶稣基督。”

  在杨延康38岁的时候,他决定离职,这已经是一个不小的年龄,离职是需要勇气的,尤其在当你一份工作可能就是一辈子饭碗的年代。在他决定做一个摄影上的“面壁人”之前,他做过面点师、机修工、图书发行员等庞杂工作。

  杨延康用十年拍摄了《神贫的人》,又用十年拍摄了藏传佛教题材《心象》,近来又在扎根在回民地区拍摄伊斯兰教题材,目前已经拍摄到了第四个年头。宗教信仰三部曲,已经完成两部。

  杨延康曾是一个多重信仰者,如今皈依藏传佛教。除了相机,还有一串六道木手串常不离手。当年达摩在山洞里面面壁坐禅,一坐就是十年,最后破壁而出。用人生的三个十年去拍摄宗教题材,其中甘苦滋味,恐怕只有作者本人深知。二十多年来,每一部都呕心沥血,杨延康苦行僧般的摄影工作今天仍在进行,仍在继续“面壁”着他纪实摄影上的最后一面墙……

楊延康:面壁十年,穿牆而過

  天主教堂与村落合二为一,1999,太白

楊延康:面壁十年,穿牆而過

  神父给一位熟睡的婴儿洗礼,1996,周至

楊延康:面壁十年,穿牆而過

  一位盲人在十字山朝圣,1996,太白

楊延康:面壁十年,穿牆而過

  十字山朝圣做“告诫圣事”的神父与教民,1998,周至

楊延康:面壁十年,穿牆而過

  十字山上做弥撒的教民们,1996,周至

楊延康:面壁十年,穿牆而過

  乡村教堂里的女子乐队在演奏圣曲,2001,太白

楊延康:面壁十年,穿牆而過

  教堂里的圣像,1998,凤翔

楊延康:面壁十年,穿牆而過

  一位老妇人在“受领圣体”,1998,周至

楊延康:面壁十年,穿牆而過

  一位孩子掀开修女的披纱他看到了什么,1998,眉县

楊延康:面壁十年,穿牆而過

  窑洞中的弥撒,1999,延安

楊延康:面壁十年,穿牆而過

  一位山村妇女在镜前梳妆,2000,榆林

楊延康:面壁十年,穿牆而過

  做耶稣圣像的曾树德老人,2001,三原

楊延康:面壁十年,穿牆而過

  圣堂礼仪中的神职人员和教民们,1998,凤翔

楊延康:面壁十年,穿牆而過

  神父为一位残疾妇女做弥撒,1998,靖边

楊延康:面壁十年,穿牆而過

  小天使恐怕自己的翅膀掉了下来,1999,三原

楊延康:面壁十年,穿牆而過

  一位手捧耶稣受难像虔诚的老妇人,1998,周至

楊延康:面壁十年,穿牆而過

  送主教下山的队伍与牧归的羊群在山道上相遇,1997,太白

楊延康:面壁十年,穿牆而過

  孩子们装扮去教堂里为神父及教民们表演,1997,周至

楊延康:面壁十年,穿牆而過

  弥撒前在教堂里玩耍的孩子们,1997,榆林

楊延康:面壁十年,穿牆而過

  两位孙子在凭吊去世的奶奶,1998,凤翔

楊延康:面壁十年,穿牆而過

  一位亡者的儿子扛着沉重的十字为亲人送葬,1999,靖边

楊延康:面壁十年,穿牆而過

  走在沙漠里的传教神父,1998,靖边

楊延康:面壁十年,穿牆而過

  教民抬耶稣圣像回村,2001,凤翔

楊延康:面壁十年,穿牆而過

  神父与学经的孩子们在教堂里合影,1998,凤翔

  “我觉得每个人,特别是有理想有思想的人,都应该在几十年的人生中找到自己的一个突破口。用什么来表达你,以及所感悟的东西?摄影带给我的最大意义是:我找到了属于自己的表达方式以及要表达的东西。” 所以,能找到自己那块要面的墙壁的人,是幸运的。

  对话杨延康

楊延康:面壁十年,穿牆而過

  图为我与杨延康老师在photoshanghai“碰头”

  

  柴晋宁:《神贫的人》(陕西乡村天主教 1992-2001)拍摄早于《心象》(藏地题材2003-2013),但为什么《神贫的人》出版在《心象》之后?

  杨延康:一个摄影专题完成出版须讲“缘分”。《神贫的人》拍摄早于《心象》十年,但却晚于《心象》出版,出于题材和经费问题,感恩英国独角兽出版社和出版人的厚爱,才得以完成!我拍摄的照片在此产生倒叙,可以看到一个摄影师的成长历程。

  柴晋宁:“十年磨一剑”的工作方法令人敬佩。什么情况下决定这辈子的最重要的事业就是去拍这三个选题?是一开始就笃定,还是拍摄的过程中想法逐渐完善? “信仰三部曲”中间有没有进行交叉拍摄,感受如何?

  杨延康:好照片是需要耐心等待的,一切源于神助,我在拍摄中逐渐找到自己和明确三部关于信仰题材的拍摄。信仰在当下,有不同和相同的表现形式,都产生在自己生活的环境里。不易地融入和坚守让我明白了一个摄影人应该怎样表达,在日常中观看信仰人对待事物的不一样性,十年中我是纯粹地按照不同信仰来拍摄。

  柴晋宁:您还拍过“麻风病村” ,我有看到麻风病患者也会读《圣经》。天主教主要在中国的乡村盛行,城市表面上看,贫穷和疾病相对没乡村那么显性,城市这种现代空间中生活的人们不需要传统的宗教信仰?还是他们信仰别的?

  

  杨延康:我曾经拍摄的麻风村有信仰天主教,天主抚慰苦难,圣女德兰就是用服侍病人来考验自己的圣德。信仰没乡村和城市之分,去沐修就好!只是我个人认为乡村生活更不容易,更喜欢他们的朴实和善良,物欲横流的当下,人们更需要信仰来约定自己的道德底线。

  柴晋宁:集体主义年代过来的人和生长于个人主义崛起的年轻一代,大家的对于摄影的关注点是截然不同的,今天年轻摄影师的作品可能更多的关注自我观念表达,相对不那么关注现实社会,对“苦大仇深”的纪实题材更不感兴趣。摄影在不同年代的使命和功能是不同的,您怎么看?

  杨延康:摄影是来自内心的需求和表达,是个人情感的渲泄,如用镜子照见自己。拍什么是自己的事,释放灵魂就好!但我认为摄影艺术发展到今天,纪实摄影一直在启导着社会和人性,在见证和记录着时代,这是非常重要和有意义的事情。

  柴晋宁:很多作品中的“神性时刻”,也就是所谓“决定性瞬间”,更多是等来的,还是偶然在场捕捉到了?

  杨延康:好照片是神给予的,需要你的虔诚和耐心。

  柴晋宁:《神贫的人》我翻看多遍,很多场景满足和验证了我之前对天主教种种仪式上的一些想象。惭愧的说,我小时候也信仰过基督教,不过后来不信了,我觉得重要原因是我们村缺少一座教堂,如果有教堂,我的信仰可能会更持久一点?

  杨延康:教堂其实是建立在你心中的,神如同风,只能去感悟和领会。如果灵魂没有皈依,再华丽漂亮的教堂摆在你的眼前也会无动于衷,宗教信仰是内心的渴求和期望。

  柴晋宁:拍摄边缘少数民族群体,是国内流行多年的一种摄影风潮,有没有过度消费之嫌?您自己更注重纪实摄影见证历史资料的功能,还是更注重纪实摄影艺术性层面的表达?

  杨延康:生活在当下,谁不在“消费”?我拍摄的有信仰的乡民感动了我,引导了我对生活的重新认识,我珍惜有缘的人和事,通过思考去深入挖掘人文摄影背后的思想,不去表面地追求所谓的艺术表现力,一张经典的摄影照片会传世而富有感染力。

  柴晋宁:表面看,摄影注重形式,宗教注重仪式,两者之间有什么相似性或共通处?

  杨延康:摄影通过形式来辅佐思想,让摄影语言更有魅力;而宗教仪式让人敬畏和肃穆,灵魂得到归顺和拯救,两者是相通互补的。

  

  柴晋宁:人人都在用摄影表达自我的今天,摄影是否比任何一种宗教更普世?

  杨延康:宗教信仰是形而上的哲学思想,具有普世性,而摄影是一种表现手法,人心之上是灵魂,而灵魂之上是宗教,众多的艺术门类,都匍伏在信仰之下去谦卑践行。我希望《神贫的人》有社会价值,人文价值、学术价值,在神的感召下也具备普世价值。

  柴晋宁:在没有受惠于网络时代之前,您个人积累了哪种摄影上相关的重要品质或经验?

  杨延康:网络是时代的发展和人们的需求,但它同时带来了快餐式的消费和浮躁。手工式的匠心会让内心安静和感动,我在胶片的显影液中嗅到灵魂的味道。摄影必须遵从从内心,不去急功近利,好照片是经得住时间考验的。

  柴晋宁:《神贫的人》并没有按照拍摄的时间轴去编排呈现,可否分享下这本影集的编排思路?

  杨延康:《神贫的人》在编辑中力求真实自然和有逻辑性,开版的乡村环境,再到乡民信仰的日常活动,每幅照片有呈下启上的关联性。

  柴晋宁:如果不考虑现实的限制因素,除了宗教题材,您最想拍摄什么样的题材或风格的照片?可否简单描述下?

  杨延康:生命中遇到摄影,格外的珍惜!我有幸连通了关于中国三大宗教信仰的拍摄,十年又一个十年,乐此不疲。我有相信的勇气和信心去努力完成好这三大宗教信仰题材,如果没有此专题的拍摄,我也会通过纪实摄影去关注社会,关注人性和爱的题材去实践拍摄。

  柴晋宁:期待您“破壁”最后一面墙,伊斯兰教题材目前进展如何?

  

  杨延康:伊斯兰教拍摄已经第四个年头了,我选择了不同前两个专题的相机拍摄,利用中画幅相机力求改变自己对事物的观看方式,在有温度的物象中去格物致知。

  柴晋宁:最后,问杨老师一个可能跟摄影没有什么关系的问题:今天看到一篇报道,《新科学家》杂志发表的一篇论文称,在距地球一百五十亿光年处的区域,发现了一座横跨三十亿光年的宇宙墙,将我们所在的宇宙与外面的世界分割开来,并且拒绝任何物质进入。也就是说“我们的宇宙可能是有边界的”,您怎么看这个发现?

  杨延康:在很多宗教哲学中,其实已经没有“界”之说了,边界永远是物化的,而思想不该有边界。

  杨延康

  1954年生于中国贵州安顺,现居广东深圳、成都。

  自由摄影师,法国VU图片社签约摄影师。

  展览年表

  2015年—至今《心象》原作国内各地巡展。

  2013年 德国威兹拉LEICA总部<藏地>摄影展。

  2013年 作品参加北京摄影双年展。

  2010年 作品参加香港《四度空间——两岸四地当代摄影展》。

  2010年 作品《藏传佛教》新加坡LEICA艺廊摄影展。

  2008年 作品《中国乡村天主教》参加“中国洞察”七人美国、欧洲各国展。

  2007年 作品《藏传佛教》在上海美术馆展览。作品20幅被收藏。

  2004年作品《中国乡村天主教》在中国平遥国际摄影节参加展览。

  2002年 作品《中国乡村天主教》参加法国第14届VISA国际摄影节展览。

  2001年 作品在台湾视觉艺术中心举办个人展览。

  1995年 作品参加日本东京都写真美术馆举办的“跃动得亚洲”作品展。

  1992年 作品参加德国在城市的那方——中国乡村作品展。

  1988年 作品《杨延康陕北》在深圳、陕西、贵州举办个人作品展并出版作品集。

  获奖年表

  2012年 获徐肖冰典藏大奖。

  2010年 获“中国具有影响力摄影家”(2008—2009年度)奖。

  2009年 《藏传佛教》获德国“亨利·南恩”HENRI NANNEN PREIS2009摄影大奖。

  2007年 获首届沙飞摄影奖。作品50幅被广东美术馆收藏。

  2005年《中国乡村天主教》获德国“亨利·南恩”HENRI NANNEN PREIS 2005摄影大奖。

  2002年 获韩国东江首届国际摄影节最佳外国摄影师大奖。

  2002年 被中国《摄影之友》杂志评为“中国最有影响力摄影人物”

  2001年 被中国《摄影之友》杂志评为“中国最有影响力摄影人物”

  2001年 山东一品国际摄影节获年度基金大奖。

  The Poor in Spirit神贫的人

楊延康:面壁十年,穿牆而過楊延康:面壁十年,穿牆而過

  签名版-画册实物图

楊延康:面壁十年,穿牆而過

  特别版-包装盒内部展示

楊延康:面壁十年,穿牆而過

  特别版包含一张签名原作,如图所示,推荐收藏

  【签名版】

  168页,305x305mm,布面精装

  限量3000册,国内发行2000册

  定价460,现85折优惠,390包邮

  注:签名画册数量有限,后续将恢复原定价

  【特别版】

  一本签名版画册 + 一张签名原作

  原作尺寸:350x350mm,博物馆收藏级纸

  限量200套,仅剩最后30套,1580/套,包邮

  注:特别版随着数量减少,价格将会有所增长,先到先得

  

  淘宝购买

  复制这条信息¥bUOobR5LhRO¥后打开手淘

  提示:如口令失效,淘宝搜:柴书店-杨延康

  微店购买

  画册部分内页展示

  

  

楊延康:面壁十年,穿牆而過楊延康:面壁十年,穿牆而過楊延康:面壁十年,穿牆而過楊延康:面壁十年,穿牆而過楊延康:面壁十年,穿牆而過

Sharing is caring!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壹头条 » 杨延康:面壁十年,穿墙而过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