穷人生活“统一定制”?麦当劳风靡法国的背后

  在法国许多小城镇,作为“廉价餐馆”典型的麦当劳备受当地居民欢迎,因为便宜、方便,麦当劳成了平民阶层重要的聚会场所。

  巴黎郊区伊夫林省La Queue-lez-Yvelines小镇高速公路旁的一家麦当劳,一个普通的秋日下午,服务员向散发着大麻气味三名少年吼道:“你们再在这里抽大烟我就报警!这是餐馆!”穿着套头衫的年轻人站起来,像之前每一天的桥段,无所谓地笑着看着服务员,用流行的说唱歌曲回答道:“我们是罪犯,我们在滑滑梯上吸毒……”然后离开了这里。

  这个小镇是麦当劳在法国驻扎的典型地区之一,自从1979年美国快餐在巴黎大堂广场开了第一家店铺以来,麦当劳逐渐席卷法兰西全境。目前法国有超过1285家麦当劳餐厅,仅次于寿司店(1500家)和土耳其烤肉(11000家)。法国是麦当劳在全球效益最好的地区,仅次于其出身地美国。在法国各个地区均可以看到耀眼的黄色大写“M”,就连Queue这样只有2000居民的小地方都有它的身影。

窮人生活“統一定製”?麥當勞風靡法國的背後

  目前法国有超过1285家麦当劳餐厅,数量仅次于寿司店和土耳其烤肉。

  说起年轻人在这里吸食大麻,那是因为他们把麦当劳当成了生活空间。克洛伊对《世界报》记者说:“这就是我的高中生活”。他的高中在麦当劳对面,当不上课、又无处可去时,同学们就在这里消磨时间,“我们买一杯咖啡,要五根吸管分着喝,这里还能免费上网”。时常也有学生翘课在这里待着,耗到放学时间回家。

  服务员对这群扰乱秩序的年轻人不满,市政府对中学生在这里虚度时光也忧心忡忡:“麦当劳的顾客里,对面的高中生占了50%。这家餐馆选了高中对面的位置可是足够精明了。”

  市府官员回忆道,2013年麦当劳在这里开业前,一个反垃圾食品的协会曾经示威抗议,希望阻止这个项目。但麦当劳开业后,那些反对的人也时不时光顾,高中生更是将这里当成餐厅和聚会场所。

窮人生活“統一定製”?麥當勞風靡法國的背後

  “大堂”Les Halles是巴黎市中心规模最大的商业区。

  法国南部Lozère附近只有600居民的小村庄Albaret-Sainte-Marie喜气洋洋地迎接麦当劳落地。镇长介绍说:“Lozère地区只有5000平方公里,居民7万人,年轻人逐渐流向大城市,本地连个咖啡馆都罕见。麦当劳的到来取代了咖啡馆的角色,有人从30公里之外赶过来就为了吃饭或者聚会。另外,麦当劳还提供了20个工作岗位。”

  麦当劳取代了法国传统的咖啡馆吗,就像是大型商业中心取代了街头巷尾的小店?有两个数据可以反映这种趋势。1960年,法国人吃一顿正餐平均要用1小时38分钟,现在是31分钟。1960年代,法国有超过20万家咖啡馆,而今天只有3万2000家左右。业界人士认为,麦当劳并不能代表新的民众聚会或者娱乐场所,它只是不得已的解决方式:人类聚居地需要休息、娱乐场所,儿童需要嬉戏玩耍的地方。

窮人生活“統一定製”?麥當勞風靡法國的背後

  心理学专家Hélène Weber认为,麦当劳大笔挥金的广告效果是买来了人们心理上的熟悉感。电视、报纸、广告牌上无数次见面后,进麦当劳成为一件容易接受的事情。在传统的咖啡馆或餐馆,人们必须交流,厨师、服务员每天提供的菜品、服务都有区别,顾客是与人在交往。而在麦当劳里面的经历不会令人失望、也不会有惊喜,因为一切都是“标准化”,不管是餐饮还是服务。从社会属性角度看,麦当劳也代表了快餐式社交的出现和普及。

窮人生活“統一定製”?麥當勞風靡法國的背後

  在全法国任何一家麦当劳,顾客吃到的东西都是一样的。与工厂的标准化产品,或者大型超市的同质化效应一样。有哪位顾客在吃汉堡时会考虑番茄是怎么种出来的?面包是由小麦制成?他们吃到嘴里的东西要经过多少工序?如同电脑程序,顾客的逻辑也变得日趋二元化–进到麦当劳、交钱,会有我需要的三明治,其他的可能性被逐渐遗忘……这不只是经济和价格的问题。

  (欧洲时报/来米 编译报道)

  编辑:小C罗

Sharing is caring!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壹头条 » 穷人生活“统一定制”?麦当劳风靡法国的背后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