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石宝宝”父亲索赔雅士利集团2.7亿,三鹿事件究竟对受害家长有多大影响?

孤独1749

看到这个新闻已经没有惊讶的感觉了,因为现在打官司的数字都是惊人的,只有这样才能引起大众的关注,当然每个高价索赔的背后都有一段心酸的故事,郭利有资格这么要求,这是他的权利,但是所有人都知道最后肯定不可能实现。

最近因为三鹿奶粉前老总减刑的报道刺痛了很多受害人家属的心,郭利的起诉也是这种情绪的反应,3000万美元的精神损害赔偿,也许在外国可能实现,因为他们的惩罚性赔偿数额一直惊人,几亿元的判决都看到过,郭利知道这一点也努力过,因为在国外没有找到该公司办事机构才最终放弃。在中国这样索赔却是几乎没有可能,且起诉的损失以精神损害赔为主,即使支持也不会太多,其实申请国家赔偿才是最务实的,因为被再审宣判无罪,失去人身自由的赔偿金和精神损害赔偿都是必须赔偿的,只是数额肯定不会有几千万元。这样起诉更多的是争取舆论支持,震慑所有可能的公司,当事人自己也表明了态度,希望有这样的效果。

子女是父母的希望,也是国家的未来,毒奶粉摧毁的不仅仅是千千万万弱小的儿童,更是整个国家的未来,无论怎么从严惩罚都不为过,郭利的遭遇虽然不具有普遍性,也是值得唏嘘的。本来是正常的索赔,却因为一次比一次高的索赔抬价行为,最终被以敲诈勒索罪判刑,到底是以非法占有为目的,还是主张民事赔偿要求太高,两者的界限也许真的难以把握,一审法院是认为是借索赔进行敲诈,高院最终认定其实索赔要求过度,也不否认是争取民事赔偿的目的,这次最终改正了,但是郭利失去的不仅仅是时间和名誉,更是失去女儿和妻子,也许一开始就是单纯的索赔,但是如此多不幸,争取的不仅仅是个人的权益,更是为其他人发声,无论其怎么采取行动,只要是法律范围内的,所有人都应该宽容理解。

李钦宇

5年的牢狱之灾,近10年的维权之路,对于这种事情,即使大家骂我崇洋媚外也好,我还是想说“如果在美国,这个赔偿已经算低了…可惜….”

三聚氰胺的受害者,却为何变成敲诈勒索的罪犯?

让我们把目光回到2008年,那是一个多事之秋

1、2008年,全国范围爆发“毒奶粉”事件,黑心厂家往婴幼儿奶粉内掺杂三聚氰胺,导致全国又进30万名婴幼儿患上肾结石。

2、在此背景下,作为孩子的父亲即本案的当事人郭利自然对自己的孩子是否会遭受毒奶粉的损害感到担心,于是就带着自己2岁半的女儿到医院检查,结果显示“双肾中央集合系统内可见数个点状强回声”。

3、郭利女儿喝的是雅士利集团的施恩奶粉,他将剩余奶粉送去检验,发现该奶粉内的三聚氰胺含量超过了国家限量的132倍

4、郭利手握实权,于是成为了当时媒体的“宠儿”,以“维权斗士”身份频频收到媒体的采访邀请。在此情况下,雅士利集团迅速和郭利达成了40万元的赔偿协议

5、2009年6月29日,由于郭利依然大肆接受媒体采访,雅士利公司迫于舆论压力,再次联系郭利,希望再次协商赔偿事宜。郭利在谈判中提出300万元赔偿要求。施恩公司及广东雅士利认为:郭利在勒索公司,并于6月30日向警方报案。

6、2009年7月,郭利在与雅士利集团约定的交付赔偿金的杭州被潮安县的警方抓捕。

7、2010年,郭利被潮安县人民法院以敲诈勒索罪,判处郭利有期徒刑5年。

8、2014年,郭利坐满了整整五年的牢后,刑满释放,出来后他开始搜集自己无罪的证据,并开始向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诉。

9、2017年4月7日,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再审判决郭利无罪。

“結石寶寶”父親索賠雅士利集團2.7億,三鹿事件究竟對受害家長有多大影響?

合法谈判,为何变成敲诈勒索?

正如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再审判决陈述的理由:“根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国家鼓励和支持对损害消费者权益的一切行为进行合法监督。

我们每个人的权益受到侵害时,都有权采取一切合法的手段维护自己的权益,而且有权在谈判中让自己的权益最大化,我很想问,郭利“何罪之有”?即使郭利利用媒体给自己造势,利用媒体给雅士利集团施加压力,要求其给予更高的赔偿,但是在这个过程中,郭利并没有实施任何的非法手段,没有任何威逼、胁迫雅士利集团的行为,只不过是雅士利集团“做贼心虚”,才愿意给予更高的赔偿,这个属于“敲诈勒索”吗?这个只是我们维护自己合法权益的一种手段!

“結石寶寶”父親索賠雅士利集團2.7億,三鹿事件究竟對受害家長有多大影響?

1000万赔偿,3000万赔偿,国家赔偿

对于郭利提出的要求雅士利集团履行1000万赔偿协议,如果双方真的签订了这个协议,那他有权要求公司履行合同义务,因为这是双方协商一致的结果,而且省高院已经认定了郭利不存在敲诈勒索的行为,因此该协议真实有效。

对于郭利提出的要求雅士利集团赔偿3000万美金的精神损害赔偿,观之我国司法实践,这个数额确实是前所未有,我国一般支持的民事赔偿只限于实际损失,即使是精神损害赔偿,一般也很难超过50万元,所以这个3000万元美金除非公司主动愿意履行,否则法院难以支持。

除了要求雅士利集团赔偿,郭利还可以申请国家赔偿,因为他坐了5年的冤狱,根据国家赔偿法的规定,对于这个冤假错案,受害人是有权向检察机关申请国家赔偿的。

“結石寶寶”父親索賠雅士利集團2.7億,三鹿事件究竟對受害家長有多大影響?

傅斯鸿

三鹿奶粉事件爆发距今已有10年的时间了。最近又爆出三鹿前董事长被减刑的消息,从无期减到16年。再结合最近的假疫苗事件,一时间,公众的视线似乎又聚焦在了这些危害儿童的案件之中,我们甚至都不知道还有多少隐藏的危险在伸向我们的孩子。

“結石寶寶”父親索賠雅士利集團2.7億,三鹿事件究竟對受害家長有多大影響?

然而在三聚氰胺事件中,甚至还有着这样一起冤案,那就是郭利起诉雅士利案。在9年前波及近三十万婴幼儿的三聚氰胺奶粉事件中,郭利女儿服用的“施恩”牌奶粉,被检出两个批次奶粉三聚氰胺含量较高,未满3岁的女儿双肾中央集合系统内可见数个点状强回声。郭利开始了维权之路。

“結石寶寶”父親索賠雅士利集團2.7億,三鹿事件究竟對受害家長有多大影響?

获赔40万元后,2009年7月23日凌晨,郭利被广东警方以涉嫌敲诈勒索带走,并入狱5年;2014年7月22日,郭利刑满释放,因拒不认罪,未减一天刑。

出狱后,郭利一直没有工作,为翻案四处寻找证据。2017年4月7日,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对郭利敲诈勒索案再审改判无罪。

“結石寶寶”父親索賠雅士利集團2.7億,三鹿事件究竟對受害家長有多大影響?

10年前的郭利年薪百万,10年之后,从牢狱中出来的郭利每月领着1000元的政府救济,退休的母亲再每月补贴1000元给他。10年前的三鹿事件让郭利走上维权之路,然而,维权带来的结果却是他被企业构陷勒索而入狱,妻子离婚,9年大好光阴白白浪费。一个家庭就这样顷刻间被毁掉了。

Sharing is caring!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壹头条 » “结石宝宝”父亲索赔雅士利集团2.7亿,三鹿事件究竟对受害家长有多大影响?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