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被嘲乡村杀马特的快手,要去香港IPO了

那個被嘲鄉村殺馬特的快手,要去香港IPO了

  微博是明星、大V们的天下,但快手是普通人的现实生活。

  

  文|江户川柯南

  来源|IPO那点事(ID:ipopress

  

  ···

  11月1日,据外媒报道援引知情人士的消息称,由腾讯、百度和红杉资本资助的中国流媒体直播应用快手正在与潜在投资者谈判,拟以250亿美元的估值进行融资。此外,还有消息称,快手已经启动IPO辅导,预计最快将于2018年下半年在香港上市。

那個被嘲鄉村殺馬特的快手,要去香港IPO了

  1.

  快手诞生于2011年3月的北京,最初是程一笑个人开发的一款软件,它的名字叫“GIF快手”,是一款用来制作、分享GIF图片的手机应用。

那個被嘲鄉村殺馬特的快手,要去香港IPO了

  那个时候,在手机里做一个GIF动图难度挺大的,既要尽可能少占用内存,又要操作足够简易,方便用户使用,而程一笑把这个工具做得非常简单。

  你只要有一点创意,就可以制作出好的动图,然后往微博上一转,就可以传播起来。基于这种基因,最早的快手用户都是一些很有创意的动图爱好者。

  动图社交一直没能做起来,程一笑期待的工具流量设想始终不能实现,在投资人的引导下,2012年11月快手从纯粹的动图工具应用向短视频工具转型。

  据说程一笑是一个很闷的人,话少,聊起天来总让对方很费劲,按照常规定义,我们会给这类人贴上一个标签:性格内向。

  在中国,性格内向的人很多,并且多多少少遭受了一点社会偏见,很多性格内向的人在写求职信的时候都会违心地说自己性格外向,并给自己编造一堆子虚乌有的兴趣爱好。

  人们总以为,性格内向的人不喜欢交朋友,这是一个天大的误解,他们当然也喜欢社交,只是不擅长社交而已,而在虚拟世界里,许多性格内向的人却如鱼得水,在那里他们往往是社交圈里的话题制造者。

  性格内向的程一笑虽然不擅长社交,但他很懂社交,他是一个非常优秀的产品经理。但他也有非常独特的坚持,有时候近乎一种偏执,比如他那时候坚决不做转发功能。

  那个时候最火的社交产品是微博,而微博最关键的功能是转发,但程一笑就是不做。

  他觉得,只要你发一个内容,快手就一定会你展示出来,这是互联网极其重要的平等逻辑,而一旦转发,头部效应就会很明显,没有办法让每一个人公平地被看到。

  因为不能转发,用户就需要自己生产内容,所以快手鼓励用户分享自己真实的生活。

  当时还有一款和快手非常类似的应用,它叫秒拍,同样是北京户口,生于2011年8月,比快手稍晚一点点。

  秒拍做的是10秒小视频,但快手的动图其实和短视频也有点像,只不过二者的切入点稍有不同。

  韩坤在短视频领域算是最早介入的人之一,但是当时秒拍做的非常痛苦,因为根本没人用,用户不知道拍什么。

  快手面临同样的困境。

  程一笑把快手的名称从“GIF快手”变成了“快手”,这意味着快手和动图工具说了一声“再见”。

  动图是不做了,但当时的快手仍然面临许多难题,比如内容单调。

  快手上主要有三类内容:美女自拍、晒娃视频、宠物视频。内容有点儿意思,但是只有这三类,看久了会很疲劳,这意味着内容单一导致用户时长不够,对短视频产品来说,这不是一件好事。

那個被嘲鄉村殺馬特的快手,要去香港IPO了

  除了内容之外,快手还面临工具应用转型的极度痛苦。当初GIF快手是一个工具,它所有的生产内容都是在微博上传播的,没有自己的社区,做工具做的很辛苦,还看不到流量前途,这使得快手在变现上面临很大的挑战。这个弊端导致快手在风投眼里不够性感。

  2012年底,快手下定决心要把微博这个流量源断掉,重新做自己的社区流量。这个过程极度痛苦,但如果等工具做到一定体量再转型,那会更加痛苦,因为用户的认知很难扭转,所以越早转型越好。

  结果,2013年快手的日活用户跌到了1万,简直惨痛。

  那个时候,快手转型相当不成功,产品日活上不去,风投的钱也花得河干海落,开董事会的时候大家开始怀旧,对眼前的道路越来越不自信。

  程一笑不擅长线下社交,硬着头皮在风投圈转了一圈,都被拒了。为了生存,他甚至还去找了竞品秒拍,但是韩坤无意并购快手。就在这个危难时刻,程一笑遇到了宿华,快手有了一个极其厉害的CEO。

  为了宿华的加入,快手团队也拿出了相当的诚意。快手最早的创业团队和风投团队都稀释了一半的股权,让出50%股权给新团队,其中大部分是给了宿华和他的团队。

  宿华加入之后,快手日活从1万开始,节节攀升,到了2014年7月,日活突破百万。2015年1月,快手日活破1000万,半年增长了10倍!

  为什么GIF快手变成快手之后,会有如此巨大的变化?因为有两件事发生了改变:一个是程一笑放弃了工具流量道路,转向了短视频社交;另一个是宿华采用人工智能技术,用算法推荐,大大提高了用户体验和效率。

  快手做对了这两件事,后来用户量涨到一百倍以上,超越了所有人的预期。

  2.

  那几年是快手团队极其喜悦的年代。快手在流量赛道上突飞猛进,迅速在互联网江湖上占得一席之地,但是快手的内容生产存在很大的问题。这是一种基因上的问题,最后直接导致了一系列严重的后果,这是当时的程一笑和宿华万万没想到的。

  快手的爆发除了短视频的形式和算法推荐这两个法宝之外,还有内容上的原因:快手满足了用户生产和分享内容的需求。

  这是一件奇怪的事情,因为在2012年前后,快手和秒拍都遇到了共同的难题,即用户不知道该拍点什么好,然而到了2013年之后,这种需求忽然就爆发了。时代有时候就是这么吊诡,这就是时势造英雄。

  2013年前后,短视频的主要使用者都是一些孩子,尤其是初中生。这个群体对于新事物的接受度很高,他们有极强的表达自我的欲望,在这个中二病盛行的群体中,用户根本不在乎周围人的眼光。这一点和YouTuBe的崛起有异曲同工之妙。

那個被嘲鄉村殺馬特的快手,要去香港IPO了

  这里顺便一提,笔者认为,那些对流量有巨大野心的产品都必须高度重视年轻人的需求,得年轻群体者得天下快手如此,腾讯当年也如此,甚至更早些时候的那些非互联网产品也如此。比如当年风靡中国的《南方都市报》,其创刊阶段实际上是靠强大的地推能力走进了中国无数高校群体最终才得以铸就了一个时代的丰碑。

  微博是明星、大V们的天下,但快手是普通人的现实生活,普通人在微博里没有什么关注度,但在快手这里,他们可以拓展平级的互联网关系。这一点不得不说,程一笑最初的偏执是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若无当年傻逼一样的坚持,也就不会有后来的牛逼故事了。

  高流量的社交产品都是免费的,商业模式要从流量中沉淀出来,然后才有变现的故事,而要实现流量沉淀,则要保持用户的活跃度,即所谓的用户黏性。快手为了实现这一点,坚决不给用户贴标签。

  标签是一把双刃剑,它可以帮助草创阶段的产品迅速切入细分市场,但同时它也是对产品的限制,这个细分市场之外的市场它就很难介入了。贴标签很容易,但是一旦贴上标签,想撕下来可就难了,所以贴标签一定要慎重。

  快手不贴标签,不打扰用户,任由产品自然生长,而中国市场的最大特色是:只要没有有形之手来回的翻腾,它自身能够爆发出的生命力会让全世界大吃一惊。快手这种不打扰用户的做法让快手在4年之内,拥有了3亿用户!

  野蛮生长,就是能够如此野蛮。但是,平民社交也有它天然的bug,就是三俗。

  2016年,X博士的一篇10万+雄文把快手推到了风口浪尖上。在这篇题为《残酷底层物语,一个视频软件的中国农村》文章里,作者列举了快手上的许多让人三观尽毁的视频现象:

  专吃异物的自虐大妈,用鞭炮炸裤裆的乡村汉子,吃病死瘟猪的少年,模仿社会人抽烟喝酒泡妞的八九岁孩子,15岁的准妈妈,浑身纹满皮皮虾的天安社成员……

那個被嘲鄉村殺馬特的快手,要去香港IPO了

  这些视频让生活在一二线城市里的那些从不知快手为何物的人们大为震惊,并引发了强烈的生理不适。愤怒的人们纷纷表示,没想到还有一个这样的中国存在。

  究竟是什么造就了那些病态的人群?这是另外一个话题,但是不少人认为,既然是快手展示了这样野蛮、暴虐、残酷的人间,这就是快手的不对了。一时之间,网络上口诛笔伐,恨不得把快手处之而后快。

  如果灭了快手就能解决视频里展示的社会问题,那么我们都应该支持快手关门,但是快手并不是这一系列问题的根源所在,所以灭了快手并不解决问题。即便是人们看不见的东西,不代表它就不存在。但是,快手不懂内容生产的游戏规则,触犯了社会底线,这为快手招来了很多麻烦。

  2018年2月,央视焦点访谈播出了题为《重拳打击网络乱象》的节目,揭露了网络直播中存在的乱象,其中提到快手平台上存在未成年人打赏的问题。快手当即认错,全额退款。

  3月31日,央视《新闻直播间》节目报道了快手出现大量未成年怀孕视频,以未成年生子为噱头,争相炫耀的事。次日凌晨,快手官微立刻回应,称进行了全站清查,查删封禁了一批视频和账号,同时关闭了推荐功能。

  4月4日,广电总局会同属地管理部门严肃约谈了快手主要负责人,并查出快手长期无视法规训诫,在不具备《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的情况下持续顶风拓展视听节目服务,扰乱网络视听行业秩序的行为。总局责令其立刻整改。宿华在微信公众号中发表了道歉文章《接受批评,重整前行》。

  随后,广电总局要求快手全面清查库存节目,对网站上的纹身、低俗、暴力、血腥、色情、有害问题节目立即下线;

  停止新增视听节目上传账户,全面排查现有账户,对上传了违法违规有害节目的,要采取关停上传功能、永久封号等处理措施;

  追究播出违法违规有害视听节目的网站审核人员、主管人员责任;

  网站节目的上传总量和上线播出总量应立即调减至与网站审核管理力量相匹配的规模,确保未经审核的节目不得播出。

  4月5日,快手APP从安卓手机各大应用商店下架。

那個被嘲鄉村殺馬特的快手,要去香港IPO了

  8月14日,快手再次被北京市文化市场行政执法总队点名批评,并作了行政处罚。

  3.

  坊间有谚:中国脑残千千万,快手就占一多半。这种话虽然是笑谈,但也说明了快手视频内容存在的问题。这些问题是快手团队早就知道的。

  就在今年4月4日快手被约谈的前一天,宿华在清华大学的演讲中说:“当所有人都有机会看到广阔的世界的时候,问题也会随之出现。怎么解决这些问题?这事儿困扰了我很多年,最近才算真正想明白了一点。”

  在今年4月的风波中,快手发布了大规模的招聘信息,招募内容审核团队,将审核团队从2000人扩到了5000人。

  快手事件给中国互联网创业群体上了一堂很严肃的课。

  中国的互联网创业公司,无论做的是哪一领域的产品,都必须做好三件事:要有严谨的商业模式、要有领先的技术,还要有缜密的内容管理流程。

  任何一个环节出问题,都可能会给企业带来生死大劫,而一旦出现死劫,创业团队又有何面目去面对信任自己的投资人?又怎么对得起那些灯火通明的夜晚呢?

  快手没有死去,它是幸运的,真正不幸的是快播的王欣。

  今年9月3日,前快播创始人王欣在微博上用最沉痛的文字写下了一首2018年最悲伤的情诗:

  

  好多年了,你一直在我伤口中幽居,

  我放下过天地,却从未放下过你,

  我生命中的千山万水,任你一一告别。

  世间事除了生死,哪一桩不是闲事。

  

  快播是中国视频界真正的前辈,若快播不死,今天的中国互联网视频江湖必定是另外一番完全不同的格局。

  互联网是一种技术,但单纯的技术还不够,技术与人文的结合才能真正实现人与人之间更精准的连接,从而真正地改变世界,真正地改变我们的生活

  宿华说,技术知识一个基础设施,技术无法理解每个视频背后是否存在社会问题,它是缺乏人文思考的。如果仅靠技术,快手这个记录社会的平台肯定会走偏。

  要解决这些问题,快手希望用价值观指导算法——利用对这个世界的认知、对社会的观察以及对人文的思考,利用哲学的智慧把它用算法和技术力量实现放大。

  互联网是一个神奇的行业,这个行业的所有人都在为流量痴狂,融资、日活、新用户,这些是互联网产品的生存根基,这种浮躁的心态往往就让人们忘了内容质量和用户道德。然而,人间应该有人味,如果互联网产品没有足够的人文底蕴,它是走不远的。

  4.

  2012年4月,快手获得晨兴资本A轮融资数百万美元。

  2015年1月,快手获得了数千万美元B轮融资,由红杉资本和晨兴资本联合投资。

  2016年3月,快手完成C轮融资,约为2.5亿元,由百度领投,红杉资本、晨星资本等跟投,当时估值为20亿美金。

  2017年3月,快手宣布完成新一轮3.5亿美元的融资,由腾讯领投。融资完成后,快手当时估值为30亿美元。

  2018年4月,快手宣布完成新一轮4亿美元融资,由腾讯领投。

  2018年7月,有消息称,快手完成新一轮10亿美元的融资,投后估值在180亿美元。

  11月1日,据外媒报道,由腾讯、百度和红杉资本资助的中国流媒体直播应用快手正在与潜在投资者谈判,拟以250亿美元的估值进行融资,并有可能于今年年内在香港上市。

  当初那个乡村杀马特造型的快手少年,终于要去征服星辰大海了,但愿今后它不要忘记曾经的种种教训,不要忘记互联网企业应该担负的社会责任。

  

  添加八妹微信,爱我,就别错过~*

  金融八卦女APP有态度、有温度、有深度,700万人的选择。,这里有更大的视界,金融八卦女等你。

Sharing is caring!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壹头条 » 那个被嘲乡村杀马特的快手,要去香港IPO了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