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秘,究竟怎样才能根治

便祕,究竟怎樣才能根治

  在武侠小说中,“泻药”是第一大法宝,让人狂上厕所,耽误正事。相比“迷香”、“蛊毒”、“三尸脑神丹”之类的魔法道具,泻药其实是更合情合理的桥段。

  泻药真的生效,并且容易获得。事实上,在现实生活中,人们不仅不会对泻药避而远之,反而常常会主动购买吞服。

  为什么?为了一个人人都可能遇到、但都羞于启齿的问题:便秘。武侠故事里面让好汉折腰的邪毒泻药,可能却是想拉但拉不出的现代人梦寐以求的良药。

  泻药:只是缓兵之计

  常见的天然草药里面,蓖麻籽油是大便软化剂;麸皮和车前草等植物纤维,能够增加粪便体积和吸收水分;而芦荟、番泻叶里面含有刺激性物质双醋苯啶,可以刺激大肠壁,引起其收缩和移动粪便。虽然作用机制不同,但最终都能令大便更容易排出,这就让它们有了成为“药”的资本。

  天然泻药在医书中的记录可以追溯到几千年前。而时至今日,干脆直接的泻药依然是治疗便秘的重要方法,即使它们通常都只是治标不治本。

  事实上,至今便秘依然没有足够理想的治疗方案,在一项对5000名服用药物治疗便秘的患者的调研中,有近一半的人对治疗方案不满意。

便祕,究竟怎樣才能根治

  在便秘的病因一时找不到、无法解决的时候,就只能用通便的药物先解除症状,拯救肠道的紧急状况。但这样对症不治本的蛮撞手段,是没有办法让敏感复杂还脆弱的消化系统满意的。

  对于许多慢性患者来说,此病可谓缠缠绵绵,不离不弃。长期使用或滥用通便药物,只会让情况越来越糟。在泻药的辅助下,肠道会渐渐失去蠕动功能,于是只要一停药便秘就会更严重,从而形成恶性循环。

  根据国家食药总局南方医药经济研究所的数据,2012年~2016年,中国便秘用药的医院市场规模就由15.17亿元增长至28.4亿元,年均增长率达到16.9%。由于便秘是一种人们极易自我诊断、自我购买药物治疗的疾病,所以如果算上零售药房卖出的药物,这个数字可能还要翻一番。

便祕,究竟怎樣才能根治

2010年5月12日,南京一家药店里销售的减肥茶和保健品吸引消费者。不少减肥茶的本质就是泻药/视觉中国

  我们与食物、食物与我们的关系是,我们不能光吃不出,吃下的东西总要排一点什么出去。

  食物进入体内后,经过胃和小肠的消化,不能消化的部分进入结肠,结肠吸收水分和盐,部分物质也在结肠内的细菌作用下发酵,之后这些东西被排到直肠堆积。在排便系统运转正常的情况下,堆积到一定程度时直肠通知大脑,有了便意就顺畅地进行排便。

  而如果消化系统不正常起来,想shi不能shi,后果就会相当严重。首先,便秘会引起腹胀、呕吐等。它还有心理作用,让人烦躁不安。《兽医科技杂志》曾经报道过一篇马骡因便秘而死的报告。在受调查的34匹不幸的动物中,便秘导致了阴囊疝、小肠扭转、大肠破裂、胃破裂之类各种稀奇古怪的死因。

便祕,究竟怎樣才能根治

2012年7月23日,大连,一名训导员在为一只便秘的导盲犬涂抹润滑剂治疗/视觉中国

  尽管在人类中,这样屎到临头直接致死的案例很罕见,但危险总归是存在的。另外,老年便秘患者在马桶上过分用力时,还有可能导致脑出血意外。

  便秘:一种荒诞的病

  对于便秘的定义,国际上较常采用的标准是:每周大便少于3次,粪便干硬和/或排便困难,包括排便紧张、阻塞、不尽等。

  便秘在人群中的发病率变化较大。2011年的国际便秘流行病学调查显示,世界各地成年人慢性便秘的患病率为2.5%-79.0%。但从各大洲的数据来来看,相比北美,欧洲和澳洲,亚洲人的直肠已经是全球最幸运的了。

便祕,究竟怎樣才能根治

儿童和成人便秘患病率分布,以中位数表示。亚洲最低11.4%-32.9%(中位数10.8%),欧洲为0.7%-79.0%(中位数19.2%),大洋洲4.4%-30.7%(中位数19.7%),北美3.2%-45.0%(中位数16%),南美洲26.8%-28.0%,南非为29.2%。/Mugie; 2011

  什么原因会导致便秘,民间通常归之于食物,但民间经验七嘴八舌叫人头晕。比如,德国人认为巧克力、香蕉、红茶导致便秘。同时又认为咖啡、香烟有通便作用,考虑到红茶、巧克力与咖啡中都有咖啡因,德国人的说法似乎自相矛盾。而中国人认为香蕉通便,又与德国人的认识相反。

  便秘有多种原因,饮食结构确实是其中之一。

  缺少膳食纤维和液体食物摄入,让肠道蠕动减慢,不能吸收的物质在体内停留过久,水分被吸干,粪便变得又干又硬如同一截风干的小香肠,就容易滞留在直肠挤不出来。如今人们常吃的主食,包括白面包、精米的膳食纤维都比较少,长此以往又不主动补充的话,就容易便秘。

  当然,饮食结构只是原因之一,便秘还有诸多其他原因。

便祕,究竟怎樣才能根治

2017年10月22日,安徽阜阳。郭先生在照顾因直肠癌导致生活不能自理的父亲,他每次都把父亲抱到坐便器上,用上开塞露,帮他排便,结束后再把父亲抱回床上/视觉中国

  运动方面,一项对超过62,000名女性的健康调研显示,每周2到6次的体力活动让便秘风险降低了35%;一项美国的国家营养与健康营养调查中,也发现体力活动水平较低的人患便秘的风险增加了两倍。心理因素也是可能病因。焦虑、抑郁,被认为会降低结肠的运输作用而导致便秘。

  除了这些比较容易理解的因素,神经功能的障碍也可能对结肠的运动能力产生深远的影响。举个例子,当糖尿病导致的神经病变累及消化道神经时,就会导致肠道的“瘫痪”,肠道蠕动减缓,导致便秘。便秘还是患有神经性厌食症和贪食症的患者中最常见的问题之一。

便祕,究竟怎樣才能根治

2017年04月30日,长春,13岁男孩在减肥医院减肥,他体重最高有165公斤,身高一米五左右,决定减肥的他每天都受到了极大的折磨和痛苦,其中包括便秘,但他依旧努力减肥/视觉中国

  俗话常说,“十男九痔”。但不管是痔疮还是便秘,患病率都是女性更高。

  2001年对北京地区成年人慢性便秘的调查表明,男女患病率之比为1:4.59;2009年,有研究人员在北京就诊的慢性便秘患者进行调查,发现女性患者人数为男性的3.04倍,重度便秘患者中女性为男性的2.78倍。

便祕,究竟怎樣才能根治

2016年1月15日, 陕西西安。很多年轻人在路边匆匆吃早饭,既不卫生也不能保证营养,一会大口吃,一会小口吃,暴饮暴食,增加胃肠负担,时间久了会有长期便秘/视觉中国

  便秘不仅男女有别,还南北有别。对全国6个城市(北京、上海、广州、成都、西安、沈阳)的老年人便秘情况的调查显示,北方地区患病率明显高于南方(17.5% vs 7.0%)。便秘的患病率还显示出城乡差别,农村患病率明显高于城市。

  另外,喝水太少、年龄大、文化程度及社会经济地位低都是发生慢性便秘的危险因素。我们都知道超重肥胖有很多不良后果,不过,在便秘的问题上,反而是体型较瘦者更容易受害。

  上面我们讨论到的,都只是功能性的便秘,除此之外,便秘还有更严重的器质性原因。比如,便秘可以是结肠癌、直肠癌的早期症状,因为肿瘤已经影响到了粪便的通行。

便祕,究竟怎樣才能根治

2017年8月10日,浙江衢州。68岁的老太因为无法正常排便求医,一检查发现直肠癌晚期/视觉中国

  吃香蕉还是吃药

  当然,很多人患便秘后并不就医,而是选择听之任之,或自行用药。只有大约10%的人去看医生。这个病似乎如其名所示是一种让人羞愧的、秘而不宣的病,心理困扰是它的一大困扰,甚至还有研究表明,与父母同住的便秘者比起独居人士,承受到了更多的痛苦。

便祕,究竟怎樣才能根治

2011年7月27日,珠海市前山年近60岁的陈伯(化名)为了治疗便秘将牛奶瓶塞进肛门/视觉中国

  吃香蕉是民间流传最广的治便秘方法,然而这个以形补形的方法却很值得怀疑。

  首先,香蕉能治疗便秘的原理在于它含膳食纤维,但多数果蔬谷都含膳食纤维。香蕉不是果蔬中最富含的,一个中等大小香蕉含纤维3.1克,少于一个中等苹果;而且香蕉里含有会加重便秘的单宁,尤其没有成熟的香蕉。

  此外,膳食纤维主要用于慢性功能性便秘,对其他复杂病因导致的便秘可能没有作用。膳食纤维的优点只是便宜,也相对安全,但即便是膳食纤维,也不是人人可用、万无一失的。

  对便秘与腹泻交替的肠应激综合征病人来说,某些不溶于水的膳食纤维反而会加重病情。容易发酵的膳食纤维,则会产生气体导致腹痛、胀气。另外,太多膳食纤维对便秘还可能有反作用,一样要控制剂量。

便祕,究竟怎樣才能根治

一些食物膳食纤维含量:半杯麸(10克)、三个干无花果(10克)、1个大苹果或梨(5克)、1杯葡萄干麸(5克)、2个巴西坚果(2.5克)、23个杏仁(3.5克)、 1杯豌豆(16克)、1杯黑豆(15克)、1小份煮熟的西兰花(5克)/Unsplash

  服用膳食纤维过多也会影响其他营养元素的吸收,20~30g/天是建议量。

  从统计数据上看,三分之二的患者并不满意膳食纤维的通便效果。其他手段比如腹部按摩等的效果不佳,因此,想要治便秘,主要还是只能靠药物。

  当然,目前市面上的各种通便药物本身不是完美的选择,尤其是某些天然草药,还含有明确的毒副作用。

  如蓖麻油并不推荐使用,它直接作用于小肠,除非是小肠出问题导致的便秘才能使用。番泻叶较为便宜,但它含有的导泻成分蒽醌长期服用时会导致结肠黑变,这种病症称为假性黑色素瘤。是否会导致肠道功能的恶化病变还有争议。而各类润滑剂比如口服的矿物油可能导致脂质性肺炎,老人不推荐使用。

便祕,究竟怎樣才能根治

2015年06月09日,浙江省宁波市,斯洛文尼亚进口矿泉水,号称有治疗便秘等功效,75元一瓶。实际上多喝水就能部分缓解便秘/视觉中国

  一些较安全的通便药是所谓的“化学药”,比如乳果糖、山梨糖醇、聚乙二醇等。它们的效果较为可靠,就是价格比较昂贵。

  即使这样,随着人们对治疗效果要求的提高,如今在中国便秘用药医院市场中,化学药的市场份额已经由2012年的68.89%增长至2016 年的72.59%,远高于中成药、天然药。

  不过,效果再好,也不要贪杯哦。拉成水、拉太多次,像武侠小说中一样不成样子说明服用太多了。

  参考文献:

  [1] Bae S H. Diets for constipation[J]. Pediatric gastroenterology, hepatology & nutrition, 2014, 17(4): 203-208.

  [2] Buttaravoli P, Leffler S M. Minor Emergencies E-Book[M]. Elsevier Health Sciences, 2012:245-252.

  [3] Carroccio A, Iacono G. Chronic constipation and food hypersensitivity–an intriguing relationship[J]. Alimentary pharmacology & therapeutics, 2006, 24(9): 1295-1304.

  [4] Dukas L, Willett W C, Giovannucci E L. Association between physical activity, fiber intake, and other lifestyle variables and constipation in a study of women[J]. The American journal of gastroenterology, 2003, 98(8): 1790-1796.

  [5] Eswaran S, Muir J, Chey W D. Fiber and functional gastrointestinal disorders[J]. The American journal of gastroenterology, 2013, 108(5): 718.

  [6] Higgins P D R, Johanson J F. Epidemiology of constipation in North America: a systematic review[J]. The American journal of gastroenterology, 2004, 99(4): 750.

  [7] Kakino M, Tazawa S, Maruyama H, et al. Laxative effects of agarwood on low-fiber diet-induced constipation in rats[J]. BMC Complementary and Alternative Medicine, 2010, 10(1): 68.

  [8] Klaschik E, Nauck F, Ostgathe C. Constipation—modern laxative therapy[J]. Supportive care in cancer, 2003, 11(11): 679-685.

  [9] Kramer P, Kearney M M, Ingelfinger F J. The effect of specific foods and water loading on the ileal excreta of ileostomized human subjects[J]. Gastroenterology, 1962, 42(5): 535-546.

  [10] Lämås K, Lindholm L, Stenlund H, et al. Effects of abdominal massage in management of constipation—A 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J].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nursing studies, 2009, 46(6): 759-767.

  [11] Langmead L, Rampton D S. Herbal treatment in gastrointestinal and liver disease—benefits and dangers[J]. Alimentary pharmacology & therapeutics, 2001, 15(9): 1239-1252.

  [12] McRorie Jr J W. Evidence-based approach to fiber supplements and clinically meaningful health benefits, part 2: What to look for and how to recommend an effective fiber therapy[J]. Nutrition today, 2015, 50(2): 90.

  [13] Mugie S M, Benninga M A, Di Lorenzo C. Epidemiology of constipation in children and adults: a systematic review[J]. Best practice & research Clinical gastroenterology, 2011, 25(1): 3-18.

  [14] Müller-Lissner S A, Kaatz V, Brandt W, et al. The perceived effect of various foods and beverages on stool consistency[J]. European journal of gastroenterology & hepatology, 2005, 17(1): 109-112.

  [15] Parvez S, Malik K A, Ah Kang S, et al. Probiotics and their fermented food products are beneficial for health[J]. Journal of applied microbiology, 2006, 100(6): 1171-1185.

  [16] Peppas G, Alexiou V G, Mourtzoukou E, et al. Epidemiology of constipation in Europe and Oceania: a systematic review[J]. BMC gastroenterology, 2008, 8(1): 5.

  [17] Portalatin M, Winstead N. Medical management of constipation[J]. Clinics in colon and rectal surgery, 2012, 25(1): 12.

  [18] Roerig J L, Steffen K J, Mitchell J E, et al. Laxative abuse[J]. Drugs, 2010, 70(12): 1487-1503.

  [19] Suares N C, Ford A C. Systematic review: the effects of fibre in the management of chronic idiopathic constipation[J]. Alimentary pharmacology & therapeutics, 2011, 33(8): 895-901.

  [20] Tungland B C, Meyer D. Nondigestible oligo‐and polysaccharides (Dietary Fiber): their physiology and role in human health and food[J]. Comprehensive reviews in food science and food safety, 2002, 1(3): 90-109.

  [21] Wald A, Mueller‐Lissner S, Kamm M A, et al. Survey of laxative use by adults with self‐defined constipation in South America and Asia: a comparison of six countries[J]. Alimentary pharmacology & therapeutics, 2010, 31(2): 274-284.

  [22] Wald A, Scarpignato C, Kamm M A, et al. The burden of constipation on quality of life: results of a multinational survey[J]. Alimentary pharmacology & therapeutics, 2007, 26(2): 227-236.

  [23] Yang J, Wang H P, Zhou L, et al. Effect of dietary fiber on constipation: a meta analysis[J]. World journal of gastroenterology: WJG, 2012, 18(48): 7378.

  作者:言烟

Sharing is caring!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壹头条 » 便秘,究竟怎样才能根治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