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行枪决时,如果子弹卡壳了,法警的心态和罪犯的心理波动会怎么样呢?

诗词公寓

执行枪决时,子弹卡壳的几率很小,但并不是不会发生,而对于一旦子弹卡壳之后接下来应该如何继续执行死刑,那都是又一系列候补程序的。
執行槍決時,如果子彈卡殼了,法警的心態和罪犯的心理波動會怎麼樣呢?

因此如果子弹卡壳了,法警心里肯定会咯噔一下,但表面上依然不动声色,毕竟能执行死刑的法警那都是经过千锤百炼大风大浪里出来的,这种情况以前法警肯定见过或者经过,所以他并不慌乱,由后面的法警递上备用枪支,或者由下一位法警持枪继续对死刑犯执行枪决。对于法警来说这只是一次工作程序上的小小的意外。
執行槍決時,如果子彈卡殼了,法警的心態和罪犯的心理波動會怎麼樣呢?

但对于被执行的死刑犯来说,那可是生死一瞬间,从阎王殿里转了一个来回,虽说这时候死刑犯意识薄弱,但并不是没有意识,跪下,低头就等着枪响的一刹那,谁知道枪却卡壳了,死刑犯会条件反射的想,唉呀妈呀,难道是我命不该绝?唉呀妈呀,你这是要吓死老子?唉呀妈呀,大小便失禁了等等的荒唐想法和行为。虽然卡壳能延续他在这个世上多活几分钟,但还是改变不了他被枪毙的命运。

喜欢就点个赞加个关注谢谢
執行槍決時,如果子彈卡殼了,法警的心態和罪犯的心理波動會怎麼樣呢?

50后男人

因工作关系,在过去还是公开枪毙死刑犯时,看过枪毙行刑,也接触过行刑的法警。

据我接触的法警,子弹卡壳的事,他们没有遇到过,但是一枪没有致命的事,他们遇到过。一位老法警说,一次他们行刑,就遇到过死刑犯没有致命的事。于是,就要有人上前补枪。因为前面开枪的是武警,而检查犯人是否死亡则是法警,补枪自然就由法警干了。但许多法警是不敢的,大家面面相觎几秒后,老法警只好自己上前补了一枪。他说,当时心里还是有点慌的,回家后就买了一只鸡偷偷拜了一回神……

当然,现在是药物注射,场面没那么血腥,行刑者与被执行者心理应该都平静了许多了吧。

執行槍決時,如果子彈卡殼了,法警的心態和罪犯的心理波動會怎麼樣呢?

(法警曾经必须的训练科目)

强武堂

執行槍決時,如果子彈卡殼了,法警的心態和罪犯的心理波動會怎麼樣呢?枪决直到1996年一直是我国唯一的死刑方式。1997年云南进行了全国第一例注射方式死刑,当时主要担心被处决的毒贩可能是艾滋病带菌者。

几十年下来,执行枪决时出现枪械故障的案例并不少,但基本没有因为这个原因导致影响处刑的。主要原因是枪决通常是多名法警瞄准不同不同部位同时开枪,这种情况下法警即便枪械出现问题,心里压力并不大,处理故障之后补枪即可。至于死刑犯应该没什么感觉。当然有些地方是单枪射击,这种就有些麻烦,容易造成心理压力。很多情况下,犯人或者家属会要求对心脏射击,而非射击头部,以保证仪容。但相对头部,射击心脏对执行死刑的人员要求比较高。1980年3月某地出过一个事情,死刑犯在刑场身中两弹,右后胸进弹,左前胸出弹。当时认为死刑犯已经毙命,但晕倒火化场之后发现死刑犯尚未死亡。只能在当天下午于火化场附近对其补了三枪,再拉回火葬场。据说相关人员后来还吃了处分。

Sharing is caring!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壹头条 » 执行枪决时,如果子弹卡壳了,法警的心态和罪犯的心理波动会怎么样呢?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