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中产沦为“新穷阶层”,一旦落地难以翻身

  贫困人口数量在法国不断增长。中产阶级家庭中,1/4担心在5年内沦为穷人。

  “贫困”和“穷人”在政治辩论中频繁出现,取代了曾经一度流行的歧视性预设词汇–“弱势群体”、“脆弱”、“社会隔绝”等。在法国,贫穷涉及到的社会层面越来越广,尤其是中等收入者。

  莫林(Louis Maurin)是今年10月份出版的《法国贫困报告》的作者之一,他对《世界报》记者Isabelle Rey-Lefebvre说:“2000年以来情况发生了大转变,不再是我们印象中的1960年代之后贫困人口逐渐减少,而是历史性大突破。不是最贫困人口更加贫困,而是越来越多的人从中产阶级生活水准跌落。”

法國中產淪為“新窮階層”,一旦落地難以翻身

  露宿巴黎街头的流浪汉。

  贫困,以及对堕入贫困的忧虑让法国人痛苦不堪:2015年卫生与团结部的民意调查显示,1/4受询家庭担心五年内成为穷人,这种担忧在中产阶级中蔓延。

  2016年有500万人每月生活费在法国人收入中位数的半数(855欧元)以下,比2006年多了62万8000人。莫林认为这个金额过于苛刻,不能保证基本的生活所需,他认为欧盟研究采取的收入中位数的60%–即1026欧元更人道。但显然,每月生活费用低于1026欧元的人口规模将更加庞大。

  法国贫困报告指出,贫穷涉及的不止老年人和农村地区,也涉及城市居民、年轻人、母亲和事故(重病)幸存者。

  巴黎郊区伊夫林省(Yvelines)Houilles镇,一家杂货店是红十字会的合作单位。G女士是这里的居民,丈夫刚刚失业,她自己因病无法工作,他们有三个孩子。有30个类似的家庭在这家杂货店注册。从外表或者言谈很难发现他们的不同之处。作为穷人,首先舍弃的是休闲活动和医疗。

法國中產淪為“新窮階層”,一旦落地難以翻身

  严寒的冬日,租不起房子的穷人睡在地铁站。

  贫困家庭没有财务周转空间。2008年经济危机以来,他们的状况就从没好转过,其中最贫困的10%手中的钞票只减不增,同时支出一直在涨价–房租、水电费、学费、保险、饮食……

  1960年代,国民收入中位数半数以下的家庭总收入占全国家庭总收入的12%,而到了2017年增加到30%,贫困家庭数量爆棚增长。法国家庭平均每月为房租支出收入的17.4%,而最贫困的10%的家庭要花掉收入的42%交房租。

  50岁的史蒂夫之前每月收入1800欧元,每月房租就要800欧元,他现在因病失业在家,暂时没有任何社会福利,所有的社保福利审核机构都认为他“收入高于标准”。

  对于穷人来说,手机和网络也是奢侈品,有1000万法国人被排斥在外。比如G女士的孩子们,做需要互联网辅助的家庭作业只能去公共图书馆。

  另一个问题是贫穷的环环相扣和恶性循环。罹患多发性硬化症的T女士失去了工作,被前房东扫地出门,搬到了相当廉价的Houilles镇。因为保险和汽油涨价,她的汽车也岌岌可危:“但我的身体状况不能乘坐公共交通工具,这是我唯一的代步工具。没有车,我更不可能找到工作。”

法國中產淪為“新窮階層”,一旦落地難以翻身

  经济问题带来的还有社会隔离。“我们不接受朋友的聚会邀请,因为我们没有能力回请”,T女士说。一切都需要钱,即使是最廉价的东西:“我宁愿呆在家里,也不愿意出门面对买不起东西的沮丧–比如一杯咖啡。”自尊让她选择对亲朋好友沉默:“我们在家里不抱怨、不说话,假装一切都很好。”

  尽管如此,法国是欧洲贫困率最低的国家之一。以6.8%人口收入低于中位数半数,法国落后于荷兰的6.6%、芬兰的4.9%,但优于英国9.9%和德国9.7%。

  德国联邦统计局援引欧盟研究数据称:2017年,大约五分之一的德国人遭受贫困威胁或者其他形式的社会排斥。欧盟这项研究对贫困的定义是:收入低于德国国民收入中间值的60%。

法國中產淪為“新窮階層”,一旦落地難以翻身

  研究显示,1550万德国人濒临贫困边缘,占全国人口的19%。欧盟国家贫困人口的平均比例为22.5%。相比之下,德国不算严重。德国之声援引社会福利协会VdK主席Verena Bentele的话说,德国人应该为这个结果感到羞耻,尤其是这个国家还在为“经济繁荣”而自豪的当下。她呼吁德国制定一个彻底战胜贫困的全新计划:“它应该包含公平的教育机会,以及就业市场的新战略。”

  (欧洲时报/来米 编译报道)

  编辑:小C罗

Sharing is caring!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壹头条 » 法国中产沦为“新穷阶层”,一旦落地难以翻身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