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官场的“神操作”,看过就知道崇祯为何要上吊

明末官場的“神操作”,看過就知道崇禎為何要上吊

  作者:我方团队张嵚

  明末崇祯皇帝上吊殉国前,留下了两句招骂的遗言:一句是“诸臣误我”,一句是“文官皆可杀”。

  拜崇祯帝拙劣的治国能力所赐,后世学者对这两句话,也是常见口诛笔伐:你自己瞎指挥断送了国家,上吊前还忙着甩锅人家?“临死还不知错”的刚愎自用形象,从此流传几百年。

  不过,如果看过下面几桩,晚明官场上的“神操作”段子。这事儿,却更值得一声叹息:崇祯帝临终前的怒吼,真是实在话。

  比如下面这些“神操作”里,就藏着一个烂在骨头里的大明官场,桩桩雷人场景,生动诠释了崇祯帝失国的教训,哭笑不得后,更是发人深省。

明末官場的“神操作”,看過就知道崇禎為何要上吊

  神操作1:藩王也照宰

  明代出名的特权阶层,就是人数几何级数暴增的宗室藩王们。遍布各地的他们,生下来就享有优厚俸禄待遇,只要不造反,良田赏赐随时有,生活骄奢淫逸到无边。可到了腐败手段登峰造极的明末,这些风光的藩王,也成了明朝官员眼里的肥猪——藩王又如何?照宰!

  “宰”藩王最狠的,恰是明代三百年里,一个出名的清水衙门:礼部。

  以明朝的礼制,每个宗室人员出生,都要由礼部为其取名,倘若没有名字,不但优厚待遇无缘,就连娶妻都犯法。这特殊制度,却叫明末礼部官员们钻了大空子:以《巨易录》记载,那些掌握“取名权”的礼部官员,常向宗室藩王们狮子大开口要钱。不给钱?那就“辄制恶字与之”,也就是给这些皇室子孙起烂名字。比如崇祯年间的衡王府,就因没给够钱,王府的孙儿就给取了个烂名:朱慈愁。

  而且,对于好些拿不出钱的宗室来说,能得个烂名都算走运。明末好些宗室子弟就因没钱送礼,受尽礼部官员的刁难,活到五六十岁竟还没有大名,不但生活穷困潦倒,连媳妇都不能娶。如此悲惨境地,不知明太祖朱元璋看到,会做何感想。

  更要命的是,连藩王都被欺负成这样,老百姓,又得怎么活?

明末官場的“神操作”,看過就知道崇禎為何要上吊

  神操作2:“高技术”的层层扒皮

  明末官场一个常见现象,就是“层层扒皮”。“扒皮”技术有多高?好些尚书级高官都深有体会。《三垣笔记》记载,明朝兵部尚书傅宗龙被崇祯下狱,一进监狱大门,就被狱卒层层勒索,还没住进牢房,就被敲诈了三四回,带来的钱全都给“扒光”,只能派人回家取钱。跟他一起下狱的侍郎谢启光,由于被敲的实在拿不出钱来,更被一顿暴打。尚书侍郎一旦落难,都是这么被扒皮。

  不过,比起大明朝的文官们来,这些监狱小吏的“扒皮”技术,还是小巫见大巫。崇祯二年,工部尚书张凤翔愤然向崇祯揭露:当时大明朝廷只要干工程,如果拨一千两白银下去,就会被各级官员层层克扣,到了具体承办的承包商手里,竟只剩下三百两不到。当然就“倒逼”各种偷工减料豆腐渣工程。崇祯得知后大惊,但东林党背景的内阁大学士李标等人,却只是轻描淡写一句:“此从来陋规”——皇上您别激动,大家都习惯了。

  正因为“都习惯”,这件事也就雷声大雨点小,反而是愤然揭开黑幕的张凤翔,事后一不留神遭黑,反而被崇祯下了狱。看过这“都习惯”的操作,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崇祯年间,明朝大把砸钱抗清剿贼,每次都白白打水漂?全被各级“蛀虫”们扒皮了。

明末官場的“神操作”,看過就知道崇禎為何要上吊

  神操作3:反贪是“大生意”

  对于晚明越演越烈的腐败现象,崇祯皇帝就真没管过?其实,他也曾痛下狠手:既然文官们已经不靠谱,那就动用更狠的东厂锦衣卫,崇祯年间时,凶悍的厂卫特务撒网式布控,严密监视中央地方各级官员。但崇祯哪里想到,这些他无比信任的厂卫鹰犬,反而把这桩大事,做成了一项细水长流的大生意。

  比如出名恐怖的锦衣卫,到了崇祯年间,就突然华丽转身,变得“缓于害人而急于得贿”。每次只要拿到官员贪污腐败证据,就立刻如拿到重要资源,立刻找当事人摊牌,大摇大摆的要贿赂,只要给的钱够多,多恶劣的腐败行为,都能抬手放过。真揪出来的贪污犯,都是钱没给够的倒霉蛋。

  眼看锦衣卫赚的盆满钵满,作为同行的“东厂”,当然也有样学样。抓到腐败分子就分钱。连崇祯都怒斥东厂“是以有钱者放,无钱着方来呈禀。”可比锦衣卫更下作的是,东厂连穷官都不放过,比如翰林胡守恒帮人写文章,刚赚了24两白银稿费,东厂就立刻闻味上门,硬是勒索了1000两白银才罢手,把这穷翰林一家,差点治得倾家荡产。

  讽刺的是,由于这“抓穷官放富官”的操作模式,被东厂锦衣卫敲了多少钱,贪官们当然要加倍捞回来,明末的腐败也就越演越烈。到了明朝亡国的前夜,即崇祯十七年正月,北京城里的卖官价格,竟已暴涨了数倍,普通的知府官职,都要卖价3000两。当然,那时谁要再花钱,恐怕就要亏大了。

明末官場的“神操作”,看過就知道崇禎為何要上吊

  神操作4:言官改口比翻书快

  明末的官场上,要论最不着调的群体,当属肩负“监督”大任的言官们,崇祯年间风雨飘摇的岁月里,言官们的奏折,也是一个赛一个雷人。以《三垣笔记》记载,当时崇祯皇帝苦于财政困难,天天急的抓狂。言官沈讯竟提出“好主意”:让全国的和尚尼姑们强制婚配,纳入户口,每年岂不是增加几十万纳税户口?消息一出,北京城里的尼姑,一度几天之间全数跑光。可就如此雷人奏折,崇祯竟还大为欣赏,好好表扬了一顿——在他看来,言官只要肯说话,说多雷都能容忍。

  可这些言官们,真的是水平这么差?人家脑筋精着呢,就是靠着“雷人奏折”博出位,只要是能博得名声,接下来就是财源滚滚来,张嘴闭嘴就能收钱。比如兵部尚书陈新甲下狱时,言官方世亮就穷追猛打,写出正义凛然奏折,大骂陈新甲误君误国,疾呼把这厮斩立决。但当陈新甲家人心领神会,给方世亮送上巨款后,昨天还喊打喊杀的方世亮,接着又写就感人奇文,旁征博引各种典故,直把陈大人塑造成没功劳有苦劳的忠臣——皇上,您就网开一面吧。

明末官場的“神操作”,看過就知道崇禎為何要上吊

  只要给够钱,翻脸改口都毫无压力,只认没底线的明朝言官们,就这样在大明朝水深火热的朝局里,狠狠再扔一把干柴。这样可耻的做派,从古代史到今天,其实不停在上演。只愿,吸取了历史教训后,后人都能擦亮眼睛。

  参考资料:《三垣笔记》、《明史》、《罪惟录》

Sharing is caring!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壹头条 » 明末官场的“神操作”,看过就知道崇祯为何要上吊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