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冬来袭,年终奖的温情面纱终于被撕下来了

寒冬來襲,年終獎的溫情面紗終於被撕下來了

  导语:今年有一票大企业都明着暗着缩减或取消了年终奖,以致于人们忽略了这样一个真相:年终奖本该是必须到账工资,而不是可有可无的福利。

  又到了岁末,对于忙碌了一年的城市白领来说,比起“回家过年”,他们更热衷的话题可能是回家前能不能拿到那一份真香的“年终奖”,以及能拿到多少。毕竟,这也许直接决定了这个年过得“香不香”。

  但是经济形势下行,凛冬将至,已是有目共睹的,第三季度GDP创下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中国最慢的季度增长率。面对严峻的经济形势,许多企业已经开始通过裁员来节省人力成本,而还有一些企业虽然没有裁员,却通过取消年终奖的方式来省钱。

  有些企业家克扣年终奖,还要附上一连串的说辞,令众人不齿:

  

  脉脉上流传着罗辑思维的内部信,这封信称年终奖是懒政,这种大锅饭对表现优异的同事不公平。写这封信的是罗辑思维联合创始人快刀青衣,他在信中抨击了年终奖带来的“不良现象”,有人为了拿年终奖到来年春天才离职,但其实他早已找好了下家。这样“身在曹营心在汉”的员工,对公司很不利。“正是这个原因,促使我下定了砍掉年终奖的决心,”快刀青衣说,“跟经济寒冬没有半毛钱关系”。

  

寒冬來襲,年終獎的溫情面紗終於被撕下來了

  罗振宇

  图片来源:网络

  虽然罗辑思维的这一做法引来了网络上一片讨伐之声。但也有很多人认为,“年终奖是额外的福利,发与不发还不是全看老板心情。”也正是在这种论调之下,那些仍然拿到年终奖的人们弹冠相庆,那些发了年终奖的老板也因此赢得了“声誉”。

  那么,年终奖真是老板对员工的额外关怀吗?不发年终奖也是正常的,所以发了就要对老板感恩戴德?

  “福利”,是年终奖的温情面纱

  年终奖,自古有之。中国古代的“年终奖”兴起于东汉时期。一到腊月,皇帝就开始给文武百官发年终奖,不同官别赏赐的数量不同。直到清朝,这样的传统也一直沿袭,只不过每个朝代所发金额、物品与方式各有不同。

  到了民国时期,年终奖制度被新兴的企业用了起来。“年赏”制度在上海各企业已相当普遍,一般是一个月的工资。它是资本家在年终时给职工的一笔“赏金”,对资本家而言,发放“年赏”的最终目的是期望职工来年更加辛勤工作,从而为企业获取更大的利润。因此,“年赏”是资本家打出的一张温情牌,但仍旧无法掩盖其剥削的本质。

寒冬來襲,年終獎的溫情面紗終於被撕下來了

  民国时期的银行票据,为警卫五人年终奖支出传票

  图片来源:7788.com

  在大多数情况下,年终奖都直接与绩效相关联,实质上就是根据年底考核所计算出的绩效工资,还有一些公司是在年初提出本年度业绩目标时就允诺的,归根到底,这些年终奖的最主要作用都是激励员工努力工作,创造高绩效。年终奖从来都不是老板大发善心的红包。

  不仅如此,通常情况下员工奖金发得多,只能表明公司赚了更多。因为一般而言,奖金包的确定有一个公式:公司年度总奖金池=(公司年度净利润- 年度经营性净资产收益率)x 人力资本分配比例。说的直白一点,人力资本分配比例往往是固定的,且只占利润的一小部分,而公司各层级员工对奖金的分摊往往又是不均的,所以对于基层员工来说,他们能够分摊到的比重就更少了。从这个角度来说,企业发放的年终奖并不是老板对员工的恩惠,而是员工自己创造的价值,而且,在这个发奖的游戏中,企业永远掌握着游戏规则的制定权,也永远占据了利润的大头。

  工人当家做主了,却没了年终奖?

  新中国成立后,中共中央把年奖视为旧制度,颁布政策,试图取消。那么有人要问了,工人当家做主了,不是应该多发点年终奖吗?为什么反而要取消呢?

寒冬來襲,年終獎的溫情面紗終於被撕下來了

  首先,所有制改变之后,新社会发放年奖不合时宜。年奖产生于旧社会,虽由资本家发给工人,但实质是为了进一步剥削工人。新政权的领导下,工人阶级已成为国家的主人,国家面貌及工人本身地位已与之前不同。尤其是在国营企业中剥削关系已不存在,与剥削联系在一起的年奖制度也就没有了存在的土壤。

  同时,取消年奖制度也是以按劳分配为原则的工资制度改革的重要环节。新中国实行按劳分配,逐步统一全国工资制度。而企业年奖并非各企业都有,企业内也存在分配不均的现象。因此,企业对年终奖这种不公平的变相工资的改革成为了必要。

  那么在计划经济的条件下取消了的年终奖,都到哪里去了呢?

  50年代初,工人收入水平有所提高,但农村依然贫困。为了减少国企单位内部不同员工的收入差距、缩小城市工人和农民之间的收入差距,并让当时受灾的农民能够获得更多的物资,国有企业中原本用作年终奖的资金流向更需要的地方。中央同时也考虑到了私企的复杂性,因而对待私营企业的年奖制度采取了限制的措施,一方面不主张单纯由劳资协商确定奖金金额,而是由各级党委、各基层工会加以主导;另一方面引导资方拨出一部分盈余举办集体福利事业。

  同时,就国企工人来说,工人福利更多的体现在全年日常生活、劳动保障和工作条件中,如:落实劳动保险、兴建职工宿舍、提高医疗条件等等方面。到了年末,不再发奖金的单位会以实物福利替代奖金,发放实物或者票券,比如大块的冻带鱼、冻肉,或者让大家排队轮流获得自行车票、缝纫机票。这些物资都是计划经济中集体生产的物品,并且按照国家计划来统一配给发放。

  也就是说,在当时的社会制度之下,年终奖的取消意味着资本主义式的奖金“激励制度”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国家统筹之下的整套工人福利制度,以及以公平为原则的从城市到农村的资源调配。

  虚假福利复苏,却随着危机临近而幻灭

  改革开放之后,年终奖作为一种工资制度又重新悄然流行起来。旧制度中的那一套薪酬制度又回来了——绝大多数企业中的年终奖并非福利,这笔钱只是羊毛出在羊身上。

寒冬來襲,年終獎的溫情面紗終於被撕下來了

  改革开放,国企改革之后。

  图片来源:搜狐

  改革开放至今,由于中国经济始终保持了较高速率的增长,所以人们的工资、奖金也一直在增长,也正是这种持续的增长,一定程度上掩盖了劳资之间在利益分配上的不均。

  然而,经济繁荣时,大家可以一起吃肉喝酒,经济形势一旦变差,老板就要在人力成本上打主意了。所以,如果年终奖曾罩着福利的光环,给人们回家过年的路途带来一丝暖意。那么如今它也到了破灭的时候,当老板残酷地克扣年终奖,说不发就不发了,我们也才会意识到,自己的剩余价值也没剩余多少了。

  就在几天前,《北京青年报》报道,腾讯旗下某机构出具的《2018年终奖调查报告》显示61.3%的受访者年终奖未过1万元门槛,22.5%的受访者年终奖在1万元至10万元之间。55.4%的受访者2018年年终奖与2017年相比变化不大,24.4%的受访者2018年年终奖比2017年减少。此外,从主观上来说,47.1%的受访者年终奖金额与期望值持平,41.4%的受访者年终奖金额比期望值少。仅有一部分人可以“吃香的喝辣的”——1.7%的受访者年终奖在10万元以上,还有0.6%的在30万元以上。而许多农民工可能连年终奖是什么都从未听说过。

  在市场化浪潮的席卷之下,我们很难期待企业当中薪酬制度的制定者能够充分照顾社会的公平甚至单位内部的公平。资本运作的规则是,大部分员工只能乞求老板大发慈悲,“激励”多一点,“克扣”少一点,毕竟,整个公司都是他的,而不掌握生产资料的员工们,谁不是在老板手下讨口饭吃?

  过去的一年,中国经济遭遇了寒冷的冬天,多数人的年终奖也被打了折扣。年终奖披戴的温情面纱终于被扯了下来,老板的”关怀”说没就没。面对这现实,抱怨自己的年终奖太少,或是羡慕别人家的年终奖,或许都不如冷静下来,试着看穿老板们日常剥削的各种花哨的手段,重新思考究竟什么样的福利制度才真正能够惠及我们每一位普通的劳动者,并激发我们的劳动热情。

  本文及封面图首发于一颗土逗,转载请联系土逗获得内容授权。

  作者:子衿

  编辑:林深

  美编:太子豹

Sharing is caring!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壹头条 » 寒冬来袭,年终奖的温情面纱终于被撕下来了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