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景瑜&尹昉:从「红海行动」到「飞驰人生」,从搭档到铁搭档

  最新大片,最辣影评,每晚抢先看

  盛夏的巴音布鲁克,美得荡气回肠。

  《飞驰人生》剧组几乎跑遍了整个中国,在这里发现了最美赛道

  不止赛道——

  还有草原、湖泊、雪山、湿地、天空翱翔的雄鹰与湖中央睡觉的天鹅……

  剧组在新疆拍摄近两个月,每天睁开眼,就能享受流动的视觉盛宴。

  黄景瑜进组晚一些,尹昉待的日子更短。

  但他们对在北纬45°的日子记忆犹新,聊起来总有些留恋。

  “气氛很轻松。”

  “风景特别美,非常震撼。”

  “可以长期待在剧组里。”

  ……

  大概,亲眼见过极致的美,别的景色都会变得黯淡。

黃景瑜&尹昉:從「紅海行動」到「飛馳人生」,從搭檔到鐵搭檔

  尹昉摄于巴音布鲁克

  01.「天鹅」

  

  采访当天,黄景瑜和尹昉刚录制完东方卫视春晚。

  正值电影宣传期,两人的通告都排得很满,每个采访之间基本无缝衔接,还要插空录制一波ID。

  我没能凑到双人采访的时间。

  跟尹昉聊完后,又到楼上采访黄景瑜。

  有些重复的问题问出来,再从这对好搭档口中听到内容相近或者风格截然不同的答案,某种程度上倒有点像一个默契考验。

  同时,也渐渐拼凑出《飞驰人生》剧组日常图景的一角

  比如,在新疆拍摄的苦乐——

  尹昉记得,是在一个早晨,导演韩寒跟他打了个招呼:

  “你和景瑜一会儿跟我坐直升机去片场。”

  于是,他们拥有了第一次“飞去上班”的体验。

  从空中俯瞰巴音布鲁克,能看到野马奔驰,黑头羊成群游荡,还有数以万计的牦牛、骆驼……

  湖水映天光,将苍翠草原装点得美若天堂。

  黃景瑜&尹昉:從「紅海行動」到「飛馳人生」,從搭檔到鐵搭檔

  

  尹昉感叹于开都河九曲十八弯的壮美:

  “我们看到根本不止十八弯,能有上千弯,特别特别美。我们就在上空看着,很震撼,很喜欢这种大自然的美。”

  黄景瑜则深深记得著名的天鹅湖。

  “那边都是真正的野马和天鹅。我们去的地方,据说全世界很多地方的天鹅都会飞去那栖息。”

  一席话下来,我已经被两位“旅行博主”种草了几个景点。

  回来一查,果然,据统计世界上每五只天鹅,就有三只来自巴音布鲁克。

  

  黃景瑜&尹昉:從「紅海行動」到「飛馳人生」,從搭檔到鐵搭檔

  摄于巴音布鲁克

  不过,如梦般醉人的环境,也会给拍摄带来意想不到的难度。

  因为拍摄地海拔4000米,演员拍动作戏时容易产生高原反应,需要加倍小心。

  上演飚车戏时,危险指数更高。

  沙石、荒漠、蜿蜒曲折的魔鬼赛道,一辆车冲过去,激起漫天黄沙。

  画面相当硬核,拍摄时却累得够呛。

  最“遭罪”的是导演韩寒——

  拍摄之前,他亲自给一众演员培训赛车基本操作。

  最危险的戏份,他永远第一个冲上去。

  一段路飙下来,从不修边幅变成灰头土脸。

黃景瑜&尹昉:從「紅海行動」到「飛馳人生」,從搭檔到鐵搭檔

  沈腾曾打趣说,韩寒作为导演的特色之一是自恋。

  但黄景瑜和尹昉都觉得,韩导“也没什么可自恋的”,因为实在太忙了。

  尹昉说,韩寒做事讲究亲力亲为。

  “每天只睡两三个小时,现场要调整剧本,要勘景,要设计方案……”

  黄景瑜补充,还有不管不顾。

  “我好几次都说,‘导演你的鞋穿破了’,‘哦我的造型’。我说‘导演你的头发翘起来了’,‘哦没事我的造型’。就是他工作起来基本上不顾自己的形象。”

  不顾形象的又一个体现是,为了防蚊虫叮咬,韩寒买了头戴式蚊帐给大家护脸。

  镜头扫过去,一群“网纱蒙面侠”,又惨又好笑。

黃景瑜&尹昉:從「紅海行動」到「飛馳人生」,從搭檔到鐵搭檔

  头戴“神器”骑摩托的韩寒

  蚊虫确实被天山雪水滋养得太“猖狂”。

  以至于让黄景瑜回忆好玩的事,他的第一反应是眉头一皱:

  “那边的苍蝇会咬人,一咬一个包。”

  除了蚊虫很多很毒,还有“紫外线强度、昼夜温差啊、日照时间比较长,跟摩洛哥还有点像”

  02.「搭档」

  

  从摩洛哥到新疆,从《红海行动》到《飞驰人生》,从一个大年初一到又一个大年初一……

  恐怕当事人自己也未曾设想,会再一次携手现身春节档。

  并且,又是以搭档的关系。

  《红海行动》中,是狙击手顾顺和观察员李懂。

  前者桀骜后者内敛,初见时火花隐现,却在残酷战场上炼成呼吸同步的一杆枪,成就最短金句“别动”。

  到了《飞驰人生》,黄景瑜饰演赛车手林臻东,尹昉饰演的洪阔是他的领航员。

  “你是我的眼”的一幕再度上演。

  只不过,R93变成了方向盘,八倍镜变成了路书。

黃景瑜&尹昉:從「紅海行動」到「飛馳人生」,從搭檔到鐵搭檔黃景瑜&尹昉:從「紅海行動」到「飛馳人生」,從搭檔到鐵搭檔

  在回答影片剧情和人物设定相关的问题时,这对老搭档终于展现不同的路数。

  尹昉会短暂思考,语速偏慢,听到有些问题会下意识瞄向工作人员,咨询能不能回答或者回答的程度。

  但往往对方还没回应,他的话已经说出口。

  我才得以从只言片语中挖出一些“料”。

  比如,他大方坦承韩寒先定下黄景瑜的角色,甚至,“好像说最开始都没我这角色”。

  “他们俩聊的时候聊出了一个全能领航员,然后就找了我。”

  第二次戏里戏外搭档,两人更熟悉更有默契,“很好配合”。

  但要说起角色关系的区别,也挺明显——

  “顾顺李懂在战场上才认识,是通过那一次行动来建立合作关系和默契,而且一开始是有抵触的。林臻东和洪阔属于合作多年的搭档关系,一直都很好很顺。”

  好到什么程度?

  “什么摩擦的机会都没有。”

黃景瑜&尹昉:從「紅海行動」到「飛馳人生」,從搭檔到鐵搭檔

  有意思的是,洪阔除了做领航员,还是整个车队的车队经理,负责“除了开车以外的所有事情”。

  在尹昉的分析中,“这个角色掌控力很强,比较沉着冷静,是属于管理型的角色。”

  除了管车队、管自己,新一代顶级赛车手林臻东的生活起居和情绪波动,也在他的管辖范围内。

  听起来有点酷屌。

  可当我把这些信息摊开来问黄景瑜时,这位“防剧透一级标兵”直接反问了一句:

  “你从哪儿知道的消息?”

  我:……

  只好跟他说刚采访完尹昉,再接着问角色之间的差异:

  “《红海》里好像是顾顺占上风,这次洪阔可以管着林臻东?”

  只见黄景瑜微微一笑:

  “整个车队都是我的。”

  行叭!大佬。

黃景瑜&尹昉:從「紅海行動」到「飛馳人生」,從搭檔到鐵搭檔

  韩寒笔下的林臻东,几乎集齐所有偶像剧男主该有的时髦标签

  高大帅气,潇洒多金。

  专业技能拔尖,装备顶级,还拥有一支自己的高规格车队。

  比起《结爱·千岁大人的初恋》中他饰演的贺兰静霆,具体谁比较壕说不出来。

  “但从硬件上来看是林臻东,至少固定资产(豪车)比较多。”

  按照一般套路,这样一个外表毫无缺点的高富帅,内心应该多少有些残缺,抑或背地里做个boss搞点事。

  但,韩寒的电影又怎会按套路走?

  事实上,林臻东最让黄景瑜心生共鸣的特质,不是才貌双全或功成名就,而是他的“专业认真,对赛车的执着”

  这位备受推崇的“新王”,无论业内地位还是人生轨迹,都与沈腾饰演的“过气车神”张驰形成鲜明对照。

  但两人之间的竞争关系是良性的,有一股子惺惺相惜。

  这也是《飞驰人生》最动人的设定之一。

黃景瑜&尹昉:從「紅海行動」到「飛馳人生」,從搭檔到鐵搭檔

  电影开拍前,韩寒带着一众演员熟悉赛道和赛车操作技巧。

  对于他一系列的炫技动作,黄景瑜一开始“看不懂”,因为太厉害了。

  结果戏拍着拍着,他也开始习惯展示那些令人眼花缭乱的操作,对赛车的兴趣越来越浓。

  他甚至想,以后有空就继续学学赛车,有机会的话也可以去跑跑比赛。

  只可惜,其他演员去考赛车证的那天,黄景瑜有事没去成,于是他这位实践颇多的车手没拿到证,反而没怎么摸方向盘的搭档尹昉去考了个赛车证。

  提起赛车证,尹昉有一丝小骄傲,“能参加省级拉力赛”。

  虽然,它已经过期了。

黃景瑜&尹昉:從「紅海行動」到「飛馳人生」,從搭檔到鐵搭檔

  让尹昉评价一下剧组其他演员的车技,他一个不落:

  “腾叔是拿了一堆证的,什么赛车驾驶证啊、漂移证啊。尹正是摩托车开得特别好,他自己是有参加一个摩托车的比赛。然后景瑜平时也喜欢车。就大家车技都不错,就我可能菜一点吧……”

  他笑得眼睛弯弯,露出一口白牙,非常有感染力。

  做领航员除了报路书,还要负责开直升机勘察赛道。尹昉穿上军绿色连体裤,墨镜一戴,帅得神采飞扬。

黃景瑜&尹昉:從「紅海行動」到「飛馳人生」,從搭檔到鐵搭檔

  事先学习了基本操作原理,也把操作程序掌握得很熟,但真正拍摄时,还是专业驾驶员掌控。

  “就是,可能开飞机也没有那么那么难,但是万一有什么突发情况是掌控不了的。”尹昉停一停,又补充一句,“当然现在让我直接开我也是开不了的。”

  事实证明,拍特技场面确实惊险。

  有一条,直升机降落时尾翼已经接近擦撞地面,把机舱里的尹昉惊到,远处看着的黄景瑜也吓了一跳。

  幸好,这些辛苦与惊惶换来成果夺目。

  预告片中看到直升机盘桓豪车上空的画面,爽燃热血,和这对年轻坦荡又丰富的搭档一样,发着光。

黃景瑜&尹昉:從「紅海行動」到「飛馳人生」,從搭檔到鐵搭檔

  03.「成长」

  

  时隔一年多又一起拍戏,黄景瑜和尹昉除了默契进阶,还都敏感地发现对方的变化。

  黄景瑜说,尹昉“越来越成熟,也比之前活泼了一点”

  他回想了一下:

  “对,拍戏现场也很活泼。”

  成熟和活泼并驾齐驱?

  倒也不违和。

  成长的标志之一,是能接受更多微小的快乐。

  在大半年前《路过未来》上映期采访尹昉时,我怎么都没想到他会在不久后,成为一个接地气的“吐槽役”

  微博上,他调侃林臻东和洪阔的地位关系:

黃景瑜&尹昉:從「紅海行動」到「飛馳人生」,從搭檔到鐵搭檔

  转发沈腾唱的歌,不忘po一张“糙照”把“沈叔叔”和韩导一起“打回原形”。

黃景瑜&尹昉:從「紅海行動」到「飛馳人生」,從搭檔到鐵搭檔黃景瑜&尹昉:從「紅海行動」到「飛馳人生」,從搭檔到鐵搭檔

  采访中,尹昉也经常用平缓又慢悠悠的语气开玩笑,“皮”得我猝不及防。

  比如,问他开直升机的戏份是不是自己完成的。

  他很严肃:

  “由于考虑到直升机拍一条还得拍,命没了没关系,直升机挺贵的。”

  问他车技有没有提升。

  他很有自信:

  “多多少少有点吧,毕竟还是拿了赛车证的。开快还是挺敢开的,就快完了之后就不知道了。”

  跟他讨论文戏多还是动作戏多。

  他:……

  试图挽尊,但半秒钟都不到就抚掌大笑,曝出大实话:

  “什么戏都不多,我这次就是重在参与。”

  最有趣是问韩寒在片场有什么小怪癖,尹昉思索一下,给了一个特别实在与好玩的答案。

  “我觉得他走路特别有特色,就拎着脚走路。”

  说着,主动站起来模仿,走了一遭。

  后来再问黄景瑜这一茬,他直呼,“看得太细节了,我都没注意”。

黃景瑜&尹昉:從「紅海行動」到「飛馳人生」,從搭檔到鐵搭檔

  黄景瑜注意到的是,韩寒“没事就随便找一台车躲进去写剧本”

  他还很喜欢让演员即兴发挥。

  用尹昉的话说:

  “他很有机,我觉得这个词用在他身上特别合适。”

  然而,导演的这种机动性无形中给演员表演增加了难度。

  尹昉遭遇的难点之一是报路书

  “什么路你要看着,要说在那个节奏里,不同的路段还要说出不同的感觉来。”

  黄景瑜倒觉得,每一场戏拍起来都很顺,没有太大难度。

  “现场都是很轻松的,导演一直也是比较随和,就是开心两个字形容。”

  大概唯一让他意外NG的,是拍对手戏的沈腾有时候太好笑了……

  “随时随地都是笑点,他说每一句话都好笑。”

  至于具体哪一场戏因为太好笑而NG,那是万万不可能剧透的。

  黄景瑜趁机“卖安利”:

  “已经这时候了赶紧去电影院看吧。”

  行叭!+1

黃景瑜&尹昉:從「紅海行動」到「飛馳人生」,從搭檔到鐵搭檔

  他们唯一“透”出画面感的一场戏,是同一场。足见默契。

  尹昉分析,黄景瑜在《红海行动》后又拍了好几部风格不同的作品,“表演上更有经验了,更丰富了”。

  有一场戏让他印象深刻——

  “在他的私人车库里,停的全是他自己的豪车,他在接受采访。那个受访的感觉很老练,然后就觉得,‘嗯,这是我的地盘,这是我的场’,就很有自信和气场。”

  黄景瑜也很喜欢这场戏。

  因为,拍的时候他都“当真了”。

  “真的,我就觉得这个车库都是我的。”

  说起豪车,“防剧透一级标兵”不再惜字如金,眼睛突然放光,从倚着的沙发上坐起身,又强调一遍:

  “特别喜欢。”

黃景瑜&尹昉:從「紅海行動」到「飛馳人生」,從搭檔到鐵搭檔

  04.「无双」

  

  虽然说话语速不同,思维方式不同,疏离与坦白的程度也不同,但你能从言语中感受到,黄景瑜和尹昉在演员这条路上,奔的方向是一致的。

  作品一部部积淀,让他们心底踏实。

  工作上多维度的挑战,也会带来焦虑和挣扎。

  幸而,做的是自己喜欢的事,挣扎也成为一种高级享受。

  尹昉坦承,去年有一段时间感觉表演上遇到了瓶颈。

  “我就是在演戏时比较容易自我怀疑,然后那个自我怀疑会让整个自己变得不确定和不自信——不是不相信自己,而是自己对表演有了更深的认识和更高的要求,但是能力上一下子又达不到,就会有那样一个瓶颈期。后来突然某个点稍微过去了一点,但是(瓶颈)还是会在,我觉得这个阶段也挺好的。”

  黄景瑜务实,爱说大白话:

  “过去一年其实都在拍戏也没闲着,希望今年能有好的成绩。”

  而谈到对于演员身份新的认知,两人的默契达到顶峰。

  黄景瑜的语气明显加重:

  “其实演员这个工作没有想象中那么轻松,辛苦也是很辛苦的,吃的苦并不比别的工作少。”

  尹昉有同样的感受:

  “表演还是挺难的一件事,你要真的想演得很具体很真实很深刻,就越来越觉得没有以前想的那么简单。”

  也许,所有的难与苦,都源于对更好的追求。

  站得高了,才能望得远,也才能看清楚自己犯过的谬误和该行进的方向。

  努力这种东西,是会埋在角色的骨血里的,不用多说,自会被发现。

  就像在卡萨布兰卡摸爬滚打留下的伤疤,在巴音布鲁克草原经历的高反,考下的赛车证和新戏开机后“唰唰瘦下”的15斤……

  每演一个新角色,都是进入一次新旧灵魂交融的历练。

  

  黃景瑜&尹昉:從「紅海行動」到「飛馳人生」,從搭檔到鐵搭檔

  黃景瑜&尹昉:從「紅海行動」到「飛馳人生」,從搭檔到鐵搭檔

  

  变化一定会有,但只要自己清楚自己没有发生质变就好。

  尹昉的选择是诚实接受。

  即使有时候他会怀疑,“演员的身份是不是剥夺了我某方面的自由度。”

  转念又觉得,“应该慢慢就会好吧”。

  这种审慎与柔软的缓慢,与黄景瑜更硬朗和坚定的豁达截然不同。

  可也许正因为不同,能让他们在创作中形成势均力敌的增补,又保持角色独立的华彩。

  所谓搭档,所谓朋友,所谓同类。

黃景瑜&尹昉:從「紅海行動」到「飛馳人生」,從搭檔到鐵搭檔

  05.「彩蛋」

  

  上次采访尹昉时,问过他一个问题:

  电影《龙虾》有个奇妙设定——单身者被关进“酒店”,必须在45天之内找到伴侣,否则将被变成一种动物流放,被他人猎杀。

  “如果在那种情形下,你会选择做什么动物?”

  尹昉当时的回答是“无足鸟”。

  这次我刚提起来,他主动表示要变一个答案。

  变成什么呢?

  你们绝对猜不到……

  总之一说出来,在场的人都忍不住大笑。但等我回想,又觉得这答案意味隽永。

  提示:哈姆雷特与国王的一段对话,关于“饕餮家”。

  同样的问题丢给黄景瑜,他大刀阔斧,根本不管“游戏规则”——

  “那我就当猎手,我要当恶魔猎手。”

  行叭!+n

黃景瑜&尹昉:從「紅海行動」到「飛馳人生」,從搭檔到鐵搭檔

  我已经迫不及待去电影院看林臻东和洪阔究竟谁管着谁了……

  大年初一,《飞驰人生》见。

  快点“好看”=想看《飞驰人生》~

Sharing is caring!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壹头条 » 黄景瑜&尹昉:从「红海行动」到「飞驰人生」,从搭档到铁搭档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