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困“救命药”要急要快

  解困“救命药”这一重大的民生问题,在去年有了实质性进展:通过谈判,17种抗癌药降价纳入了医保,平均降价幅度56.7%。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不仅提到了国家医疗保障局的这一努力,还提出,2019年,政府“要实施癌症防治行动,推进预防筛查、早诊早治和科研攻关,着力缓解民生的痛点”。

  这透露出一种信号:让大家用得上、用得起“救命药”成了今后政府工作的一项重点。

  随着我国人口老龄化程度的加深,恶性肿瘤、心脑血管和重大传染性疾病成为威胁人民健康的3类主要疾病,其发病率、死亡率较高。而治疗这些疾病的“救命药”多以进口药物为主,且普遍价格昂贵,许多人用不上,也用不起,这样的情况长期未能得到缓解。

  “民生无小事,枝叶总关情!”全国政协委员、重庆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院长任红说,医疗与健康问题是重大的民生问题,也是全社会持续关注的热点话题,解困“救命药”要急要快。

  任红说,过去一年多,政府相关部门在重大疾病医疗保障方面打出了一系列组合拳,包括加快境内外抗癌新药注册审批、加快境外新药国内上市速度、进口抗癌药零关税、抗癌药降价等,效果显著,部分“救命药”的药价大幅度降低。

  “我在工作中遇到的一位患者,已患肺癌3年,以前主要靠常规化疗,每个疗程花费1万元左右,但副作用很大。现在改用降价并纳入医保的靶向药物,疗效好,副作用也小,既可改善生存质量,又可延长生命周期,费用也是患者完全能够承受的。”任红说,这些“救命药”给了大量大病患者希望。

  据了解,随着17种抗癌药降价纳入了医保,从2018年11月到2018年年底,一个多月时间,报销人数达到4.5万人,报销金额2.6亿元。今年1月,仅北京、上海、广东三地,报销人数已达到1.2万人,金额近1亿元,分别是上月的2.4倍和2.2倍。

  抗癌药等“救命药”进入医保只是迈出了第一步,怎样让患者“尽快用上药”还涉及多个环节。

  全国人大代表、浙江省侨联副主席陈乃科认为,目前“救命药”仍存在药品保障同患者需求脱钩的问题,原因是医疗管理体制设计不够完善。他以抗癌药为例指出,“药占比”(药品收入在医疗总收入中的比重)考核制度的“一刀切”运行对药品供给产生了较大影响。

  “为降低虚高的药品价格,行政部门对医疗系统制定了‘药占比’考核指标,从而尽可能降低药品收入在医疗总收入中的比重。价格昂贵的抗癌药将影响医务人员达成上述指标,部分医院通过加大医疗检查支出等方式‘扩大分母’,反而增加患者医疗总支出。”陈乃科建议,应将抗癌药剔除出“药占比”、均次费用考核范围,对明确适应症的肿瘤患者,其化疗产生的药品费用进行单项列支,不计入医院“药占比”、均次费用的考核范围。同时加快构建用药评价规范和惩治条例,使医务工作者摆脱“药占比”考核的束缚。

  能否“尽快用上药”的另一个决定因素是药品审评审批的速度。

  近年来,我国药品审评审批制度的改革加快了药品上市的步伐,提高了药品质量和创新治疗药物的可及性,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特别是进口药在中国上市基本实现了与国际同步。根据CDE(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药品审评中心)发布的2018年度工作总结,2018年共完成药品注册申请9796件,待审评审批的申请已由2015年9月高峰时的近2.2万件降至3440件,药品审批积压问题基本得到解决。

  “但我们在调研中了解到,我国自主创新药的审批速度比进口药慢的问题并未改进,反而日益凸显。”全国人大代表、贝达药业董事长兼CEO丁列明此前曾进行过相关调研,他发现,2018年批准上市的48个创新药中,进口药品审批时间平均280天,国产新药平均为471天,后者比前者审批速度慢了将近200天。“虽然中外对比存在医药行业技术比较薄弱、所作研究有差距等客观原因,但审批速度确有很大的优化空间。”丁列明说。

  丁列明长期关注国产创新药的发展,今年两会,他带来了一份“关于进一步优化药品审评审批制度的建议”,其中就提到了7方面的建议,包括建议CDE建立滚动审评机制、建议取消上市前的动态生产核查、建议提前进行创新药标准复核和检验等。他说,“救命药”等不起,在保证用药安全的前提下,希望有关部门能开一条“绿色通道”,进一步促进国产创新药的发展。

  “癌症防治不单单是卫生部门的事,更是一个系统工程,需要很多部门的协调。如美国有‘癌症登月计划’……我们也可以成立由国家领导人牵头的领导和工作小组,来统筹这么一个计划,协同相关部门和研究机构,联合攻关。”丁列明认为,要解困“救命药”,归根结底在于国产新药的研制,这是一个系统工程,涉及人才培养、技术创新、专利保护等方方面面,“在这方面可以充分发扬我们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集中力量办大事。”

Sharing is caring!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壹头条 » 解困“救命药”要急要快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