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在美国生产的苹果电脑,如今却败得一塌糊涂

  

  乔布斯曾尝试在硅谷建立制造文化。然而正如一位前苹果工程师所说的那样:“这项业务发展得并不好。”

  苹果比诺基亚更优秀的一点,在于其在电脑领域的布局。然而,近些年,其电脑的优势也逐渐丧失。人们甚至已经担心,苹果会不会成为下一个诺基亚?

  那么,这种担心是否多余呢?一起来看今天的文章!

  

曾在美國生產的蘋果電腦,如今卻敗得一塌糊塗

  作者 |John Markoff

  译者 | 弯月

  责编 |胡巍巍

  出品 |CSDN(ID:CSDNNews)

  1988年,Jean-Louis Gassée仔细考察了位于加利福尼亚州弗里蒙特的苹果“高度自动化”麦金塔电脑工厂,结果却令他大失所望。

  Gassée是一名来自法国的办公自动化专家,当时他刚刚被苹果的首席执行官John Sculley提升为苹果产品部总裁,由他负责公司的工程和制造工作。

  刚开始的时候,Gassée决定花两天时间亲自体验生产线的工作,以了解产品的实际制造情况。

  iPhone盒子上印着一句很巧妙的话:“加利福尼亚州苹果公司设计。中国组装。”

  其背后的故事却与Gassée的这段“组装好一台麦金塔电脑的显示器,然后将一堆芯片插入到一块计算机主板上”的经历有着莫大的关系。

  苹果公司宣布在德克萨斯州奥斯汀建立一个大型的新园区,并创造15,000个工作岗位,但这些岗位中没有一个属于制造行业。

  因此,我们有必要看看上世纪80年代的苹果打算建立高级制造中心时欠考虑的决定。

  苹果公司的联合创始人乔布斯很痴迷于亨利福特的传统,底特律原始的大规模汽车制造业,以及索尼等日本公司高品质的制造力。

  但是他努力在加利福尼亚重现这些辉煌时却遭遇了他人生中实属罕见的失败。

  1983年,乔布斯负责建造了一座最先进的麦金塔电脑制造工厂。早些时候参观过的记者说,这家旧金山湾区的工厂坐落在苹果公司总部的对面,非常先进,工厂劳动力仅占麦金塔电脑制造成本的2%。

  Randy Batta年轻时曾在苹果担任电气工程师,负责监督该公司早期便携式电脑的推出,他回忆说:“乔布斯对日本的制造工艺深信不疑。“

  日本人曾被誉为制造业的魔法师。我们的想法打造一家可以及时交付零缺陷零件的工厂。但这项业务发展得并不好。”

  在乔布斯被迫离开苹果公司几年后,Gassée发现制造业的现实与个人计算机先驱的最初梦想并不相符。

  在最近的一次采访中Gassée回忆道:“我很尴尬地用螺丝刀将显示器连接到电脑挡板上。”在值班结束后,Gassée抓起一把扫帚,把生产线上掉下来的部件都扫了起来。“特别丢人。”他草草地讲述了当时的过程。

  最终,麦金塔电脑工厂于1992年关闭了,部分原因是是因为它从未达到过乔布斯所设想的产量,而不久后Mac电脑的销售量就达成了这个数字。

  所以,硅谷的成功,实际上只是证明了像苹果这样的公司有能力策划出遍布全球各地的制造供应链,充分利用低成本劳动力和宽松的环境法规。

  Gassée在谈到美国高科技的中心地带时说:“我们没有制造文化,这意味着我们没有基础设施、学校、学徒、承包商。”

  然而,乔布斯花了很长时间才明白了这一点。

曾在美國生產的蘋果電腦,如今卻敗得一塌糊塗

  1990年,乔布斯在距离原来的Mac工厂仅一英里半的地方,又花了1千万美元建造了另一个工厂,用于制造他的Next Inc.个人工作站。

  然而,与早期的麦金塔电脑一样,他未能生产出足够数量的外表光鲜漆黑的Next电脑,来支撑整个硅谷的装配行业。

  这次失败给了乔布斯一个大大的教训。

  1997年他重返苹果,并于第二年聘请了库克担任苹果全球运营高级副总裁。库克掌握了全球制造业供应链的艺术,他曾先后在IBM和康柏负责个人电脑业务。

  与硅谷的许多公司一样,苹果公司早已开始外包制造业。

  20世纪70年代,在硅谷出现后不久,劳动密集型组装(比如半导体芯片封装工艺等)都被转移到了亚洲的各个国家,并逐步降低了劳动力成本。

  随着苹果公司的发展,这种趋势只会加速。

  苹果公司iPod和iPhone的硬件设计师之一Tony Fadell说:“当我的职业生涯刚刚启动的时候,我总是飞往日本。之后,我开始飞往韩国,然后是台湾,然后是中国。”

  现如今,随着电子制造业在全球范围内爆炸式增长,数百万个工作岗位纷纷涌现,然而硅谷只保留了相对较小的制造业人才。硅谷内少量的制造主要属于专注于快速周转原型系统的专业合同公司。

  现如今的挑战是:我们需要一个巨大的制造生态系统来为大众市场生产产品,而这个生态系统大部分都已经转移到了中国大陆,有一家iPhone工厂的工人数量超过了45万人。

  20世纪90年代早期,当Andrew Hargadon担任苹果公司的产品设计师,负责一款名为Macintosh Powerbook Duo的便携式电脑时,该生态系统已经迁移到了亚洲。他与一众复杂的供应商进行了合作。

  Hargadon现在是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管理研究生院的技术管理教授,他说:“由于这些供应商网络的存在,你无法把制造业带回美国,除非你把整个社区带回来。”

  2009年,乔布斯因为重病而不得不暂离,他任命库克为该公司未来的首席执行官。

  这是一次有关硅谷的本质,以及成熟的计算机行业的模样的重要陈述。在加利福尼亚大规模制造计算机的梦想被抛之脑后了。

  从20世纪80年代到90年代,许多人预测制造业的腾飞意味着硅谷的死亡。

  AnnaLee Saxenian是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信息学院院长,也是《Regional Advantage》一书的作者(这本书对硅谷的成功进行了早期的分析),他说:“当我做研究的时候,我开始关注那些转移到美国低成本制造地区的芯片公司。他们的高管告诉我,硅谷快要完蛋了,因为硅谷的成本太高。我写这本书就是因为我想解释为什么硅谷与众不同。”

  事实上,将制造业转移到海外并不会将硅谷逼上穷途末路;硅谷已成为世界领先的工业和软件设计中心。

  但与20世纪中叶底特律汽车的发展不同,底特律为中产阶级提供的就业机会相对较少,而硅谷上层富有的白领手中集中了大量财富。

  小时工每天都会去远在100英里意外的硅谷上班,10万美元的特斯拉随处可见,弗里蒙特曾建有乔布斯命运多舛的工厂,但如今这里的房屋中位价已经高达110万美元……

  【End】

Sharing is caring!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壹头条 » 曾在美国生产的苹果电脑,如今却败得一塌糊涂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