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中医”孔令新用突破创新捍卫中医尊严

  近日,央视《老中医》热播,引起广大观众朋友的持续关注。剧中跌宕起伏的情节和故事设置,再次将中医引入到公众的视野当中。

  肇始于上世纪初的“中医无用论”,至今仍甚喧尘上;本来被视作传统宝库的中医,也一直因各种原因遭致质疑和攻讦。面对一辈子所从事的事业,这恰恰是所有有担当的中医从业者心中最大的痛。

“老中醫”孔令新用突破創新捍衛中醫尊嚴

  从事中医临床研究三十余年的积善堂中医院创始人孔令新,也是他们当中的一员。从初入医门时的青葱懵懂,到成长为中医治疗前列腺领域的知名专家,孔令新心中一直憋着一股劲:他坚信中医能治病。中医不仅不会被淘汰,反而,随着研究者认知的加深,中医将会开启自己的现代化之路。

  01

  无人区的探索:用中医治疗前列腺疾病

  在传统中医理论与临床实践当中,并没有对前列腺的精准描述。而二十出头、刚从中医院毕业的年轻军医孔令新,第一个科研攻关项目就是用中医疗法探索治疗前列腺疾病的方法。

  一位中医界的前辈语重心长地对孔令新说:“一无医案可供参考,二无理论支撑,你把科研攻关的项目放在前列腺领域,无异于是在无人区前行。其中的艰难,不可想象。凭你的才华和目前的平台,如果你把科研项目放在其他领域,成功对你来说只是时间问题。”

  但彼时的孔令新,并没有遵从前辈的规劝。

  孔令新认为,为医者当立悬壶济世之志。作为一个医者,他的目标不仅仅是成为一个名医,而是要切实为病人解除痛苦,治病救人。

  在当时,正是前列腺疾病的集中爆发期。大量患者集中爆发,但由于传统的疗法无法突破前列腺包膜,药物无法渗透到病变组织,治疗效果非常不理想。

  在见过太多求医者失望而归的经历之后,孔令新决定把自己的中医学科科研攻关方向放在前列腺疾病领域。只是,当时的他并未想到,在这个领域中他一做便是三十多年:从最初的将药物渗透到包膜解决炎症问题,到后来通过药物粉碎结石,逆转膀胱去神经化,激活前列腺腺体活力……

  耗时三十年,孔令新以一己之力,成功地为治疗前列腺疾病开辟出一条运用中医疗法、采用中药药材治疗的全新路径。可以说,孔令新的独门绝技“ISA”疗法的横空出世,为前列腺疾病的治疗开辟了一个全新的境界。也正是基于此,孔令新获得了大量的荣誉。

  但在孔令新心中,他自己最看重的不是那些名誉头衔,而是作为一个中医,他用自己的真实经历向世人证明中医在现代临床当中的作用。

  孔令新说:“中医能不能治病,不是靠争论出来的。作为中医,我能通过中医思想、运用中药材解决患者的疾病,达到临床治愈的效果。这是我作为一个中医,能身体力行为中医事业所做的事情。至少在前列腺疾病领域,那些质疑中医的人,可以闭嘴了。”

“老中醫”孔令新用突破創新捍衛中醫尊嚴

△孔令新说,能用中医疗法治疗疾病,才是捍卫中医尊严的最好方式。而这也正是我作为一名中医的价值所在。

  02

  品质至上:自种药材、自建窖藏基地

  在临床治疗中,孔令新发现,很多古籍中的经典验方往往不能奏效。在当时,孔令新百思不得其解,但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研究,孔令新发现,问题出在药材上。

  在药材大量人工种植之前,医家所用的药材都要到深山中去采集。那些药材是按照自然界的生长规律,足年长成的。药物有效成份能够有效积累,因而,只要验方准确,往往会有药到病除的功效。

  但在现在的情况下,药房和中医院的药物往往来自于药农的大规模种植。在这个过程当中,药农们大量施肥催熟,药物的生长环境和生长周期根本无法跟天然药物相提并论。

  更加值得注意的是,人工种植的药材可能富集了大量的农药、化肥残留,为了让药物的药力达到醇和、饱满的状态,孔令新毅然摒弃收购药物进行配置加工的传统主流中药加工方式。他在天山脚下的吉木萨尔县族租赁100余亩土地,自行聘请药农进行种植。

“老中醫”孔令新用突破創新捍衛中醫尊嚴“老中醫”孔令新用突破創新捍衛中醫尊嚴

  不施肥、不喷洒农药,人工除草、捉虫,积善堂所种植的核心药物,完全是按照天然作物的生长方式来进行管理。孔令新说:“自建药材种植基地,成本虽然增加不少。但是在药材的品质上,却是非常稳定的。积善堂的药物药效能够得以保障,这对于患者而言,是极为重要的。我们就是要做到,从我们这出去的所有药品,疗效能够达到稳定的效果。”

  为了让某些矿物药能更好的溶出有效成分,同时缓和药性的攻伐之力,孔令新发明了药物的“窖藏”储存方法。经过多年的试验,孔令新发现窖藏的最佳温度、湿度和储藏条件。积善堂的药,从药材变成患者手中的药物,“窖藏”是不可或缺的环节。

“老中醫”孔令新用突破創新捍衛中醫尊嚴

  孔令新为了给这些药物创造良好的窖藏条件,斥资百万建立了“积善堂药材窖藏基地”。孔令新说:“药效源自于药材的品质,作为中医,我深知药材品质的重要性。做中医事业,不能只算经济账,更要算品质帐。我们不仅是创造出中医疗法,更是要在我们的能力范围内还原出真正能治病救人的中药。”

  03

  探路新中医,中医也可以这样“潮”

  深谙积善堂独门绝技“ISA”疗法内在价值的孔令新,自从决定将会诊模式放到互联网上那天起,就知道自己一定会被质疑和嘲讽。

  “没有了望闻问切的中医问诊,还能称得上是中医吗?”

  “一个中医,竟然要靠B超才能治病,看来,中医都信不过。”

  “不会是骗子吧,网上问诊看病,更何况是中医,怎么可能?”

“老中醫”孔令新用突破創新捍衛中醫尊嚴

  但孔令新对于来自各方的质疑,却并没有放在心上。孔令新说:“从某种程度而言,中医的落后恰恰在于默守陈规。望闻问切的四诊,那是因为当时的物质条件不许可,才衍生出来的。它只是一种当时的形态。B超看的更清楚,更准确,这不就是中医四诊法说的‘望’吗?将病症用说出来,不是问吗?”相较于部分固守传统观念的老先生而言,孔令新对中医的理解更加开放也更具包容心。

  在孔令新这位“潮人”的主导下,积善堂网络会诊模式成为中医专科领域的全新尝试。而高达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复诊率,也从侧面证明积善堂网络会诊模式的成功。

“老中醫”孔令新用突破創新捍衛中醫尊嚴

  孔令新是一个坚定的“新中医主义者”。他坚信,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和主流社会观念的更新,中医不仅不会被淘汰,反而会逐渐成为新的“显学”。孔令新希望自己被公众记住的身份是中医,一个能为广大前列腺患者解除痛苦的中医。这是他对中医的坚定信仰,也是他捍卫中医尊严所做出的实绩。

Sharing is caring!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壹头条 » “老中医”孔令新用突破创新捍卫中医尊严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