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9012年了,还有人劝你“逃离舒适区”?

都9012年了,還有人勸你“逃離舒適區”?

  文/杯面

  (识局微信公共账号zhijuzk)

  ▼

  离开人行道(“舒适区”)的行人,要么是成龙,要么是韩剧配角。

  ▼

  不知从何时起,“逃离舒适区”成为备受追捧的行动信条,仿佛年轻人舒适地固守在自己擅长的领域,就成了不思进取、安于现状的代名词,如果不离开自己的“舒适区”,不去“没有困难创造困难也要上”,马上就会被残酷的社会无情地淘汰。

  “逃离舒适区”固然有某些道理,但并不是每个人都必须要逃离自己的“舒适区”,甚至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坚守在自己的“舒适区”才是更优的选择。

  ▼

  

  专业领域就是每个人自己的“舒适区”,没有必要为了追求“全面性”逃离自己的专业。专业就业前景黯淡被迫转行的情况不在此讨论。

  “专业化”比“全面性”更能成为个人的竞争力。

  社会高度分工,专业化的分工是人类生产力飞跃的重要因素。正是因为每个人都能够从事自己具有比较优势的行业,不同国家地区在全球分工中占据不同的席位,促进生产效率的极大提高。

  “逃离舒适区”的鼓吹者,鼓动人们离开自己熟悉擅长的专业领域,强行进入全然陌生的世界重新来过。

  比如,对于拿到医学博士学位的学生,按部就班进入三甲医院治病救人、晋级职称,或者进入相关企业从事研发研究往往是最舒适的选择,就没有必要“逃离舒适区”跨入到销售圈,察言观色、营销话术,强行锻炼口才与交际能力。无论是对个人发展还是对社会进步,真心实意地深耕本职比起勉勉强强推销出去几台产品要有价值得多。

  再比如,对于混迹江湖多年八面玲珑能说会道的推销人才,也没有必要让他“逃离舒适区”,去深耕理论、钻研技术,重头学起高等数学、高能物理、高分子化学,再去念个博士学位做几站博后。即便在极其艰巨地努力下顺利身心健康熬到毕业,损失这么长时间促成交易创造价值的机会,对个人和社会来说同样是巨大损失。

  “短板理论”是“逃离舒适区”的重要理论支撑,即水桶能装的最大水量取决于最短的木板。然而在社会高度化分工的今天,“长板理论”早已取代了“短板理论”,即只要你最长的木板够长,就可以去其他同样够长的木板一同组成一个超级大桶,每个人都扬长避短让效率最大化。

  即便是追求“全能”的人才,也是在追求在多个领域的“深耕”,而不是盲目逃离自己刚刚掌握熟悉,还未形成独特优势的领域。

  ▼

  

  最有兴趣的领域是每个人自己的“舒适区”。

  都说兴趣是最好的导师,既然有强烈的兴趣,为什么不在自己的兴趣中畅游,而非要“逃离舒适区”去折磨自己呢?

  同样一份事业,对于有强烈的兴趣的人,一切劳作起来也往往是充满愉悦的,与玩耍无二。加班?不存在的。只是贪玩而已。对于毫无兴趣强行“逃离舒适区”的人来说,每工作一秒都是折磨,每上一天班都是折寿。份内工作尚且痛不欲生,加起班来简直就是酷刑了。如果不是为了迫不得已的原因,为什么要“逃离舒适区”去自虐呢?

  比如爱因斯坦,对科学有着无与伦比的热爱,很早就开始琢磨“如果有辆比光速还快的火车”这样艰深的问题,作为专利局员工的时间,仍然在研究相对论,终于开创了物理领域的巨大成就。放在对科学没有兴趣的人身上,别说相对论、量子物理了,高中物理学起来都能痛不欲生,干点自己爱干的,虽然成就比不上爱因斯坦,也可以实现自身的价值。

  再比如刘慈欣,在采访中自曝上班时“摸鱼”写作,摸出了《三体》《流浪地球》等中国科幻里程碑,摸到了亚洲首个雨果奖,摸来了中国科幻电影元年。大刘热爱科幻、热爱写作,不惜上班摸鱼也要写。放在对写作毫无兴趣的普通员工身上,让他啥也不干也憋不出半个字,还不如让他老老实实做好本职工作,建设我们的伟大工程。

  “逃离舒适区”的鼓吹者认为,困境和挫折能够激发人的潜能,殊不知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困境和挫折只能消耗耐心和意志,与其在难受的领域中白白虚耗精神,为什么不在热爱的环境中尽情奋斗呢?

  ▼

  

  自我奋斗固然重要,但历史的进程更难违抗。

  “逃离舒适区”去追求更新更强大的技术能力,很难赶得上社会的发展。

  每每谈及中年危机、裁员危机,总有人鼓吹“要不断学习,不断掌握最新的技术,努力提高自己,为自己建立不可替代性,”如此以来就可以稳坐钓鱼台。

  殊不知,这样简单粗暴不给汤匙强喂鸡血的做法,与拿把宝剑就可以屠龙的幼稚想法无遗。先遑论在忙碌的职场和家庭生活中,是否还有时间、精力和毅力持续学习,是否能找准学习的方向,是否能把学习转化为生产力。即便可以,天天熬夜、牺牲家庭生活和个人健康才掌握的知识技能,很有可能刚刚毕业的应届生早就在学校里全天候地接受过最科学最前沿的系统教育和全面培训,还能用应届生的白菜价和中年人的薪酬需求竞争。

  四十年前的汽车驾驶员、三十年前的打字员、二十年前的英语翻译、十年前的window操作员,如果不是登堂入室达到大师级水平,普通的精深与现如今的大学生水平无差。

  ▼

  

  为什么总有人要让你离开舒适区?

  因为可以割韭菜。

  一种是利用制造焦虑贩卖“知识”。

  让更多的人在尚未确认是否有用、是否适用、受益几何的情况下,盲目追求“知识”,然后把零散的知识和技能作为有价值的商品贩卖,利用大众焦虑赚得盆满钵满。

  另一种是赤裸裸的收割。

  比如比特币、P2P,某种程度上一些投资理财产品和股市债市。这其中要么是零和博弈,有赚必然有亏,要么是吹泡沫,泡沫越大挣得越多。吸引尽量多所知的小白盲目投入,然后畅快收割。韭菜们还觉得自己亏得值,是“交学费”了,殊不知其实交的是“智商税”。

  看看那些鸡汤鸡血中“逃离舒适区”的成功例子,哪个不是创业成功IPO、职场当上CEO、投资财富自由的天选之子。

  每个成功案例的背后,失败案例恐怕得以万记。而造就成功人士俯瞰凡人的金子塔的砖块们,有多少曾以为自己会是金字塔尖的那块呢?

  自己是分子还是分母,心里一定要有客观正确的认识。

  “做人如果没梦想,跟咸鱼有什么分别?”但实现梦想的途径就一定要是痛苦不舒适的吗?并且做条舒适愉快的咸鱼又有什么错呢?

  ▼

  

  该怎么办?

  说实话笔者也不知道,我也很绝望啊!

  客观上不存在可以一劳永逸衣食无忧的道路,不断进步引领潮流对大多数人来说更是遥不可及。

  谈到危机,往往席卷的是美国、西欧、东亚这些区域。北欧和非洲却很少听说。一方面北欧的福利保障体系让人们不会感到生存危机,另一方面非洲从出生开始人生充满了危机。

  这方面我们当然不能向第三世界的兄弟们看齐,唯一能够指望的可能就只有社会和体制能够提供一个人人都不必为最起码的衣食住行担忧的基础保障吧。

  在无力撼动社会环境的前提下,个人能做的。

  要么考取真正的铁饭碗——行政编制(虽然以后也很可能不会铁)。

  要么选择虽然不热门但中长期看来不会消失传统的行业——律师、医生、教师、财会,以及其他资格证具有一定难度的行业。

  要么趁着风口一笔捞够,早早做好冬眠的打算,而不是飘飘然地认为一辈子都可以用风口的速度节节攀升。

  ▼

  

  为防止以偏概全,有的人是应该要“逃离舒适区”。

  最早有据可查提出“逃离舒适区”概念的,大概是出自《孟子·告子下》:

  

孟子曰:“舜发于畎亩之中,傅说举于版筑之间,胶鬲举于鱼盐之中,管夷吾举于士,孙叔敖举于海,百里奚举于市。故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伐其身行,行弗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人恒过,然后能改。困于心,衡于虑,而后作。徵于色,发于声,而后喻。入则无法家拂士,出则无敌国外患者,国恒亡。然后知生于忧患难与共,而死于安乐也。”

  对于将要接受天之大任者,比如“能力越大责任越大”肩负拯救地球使命的超级英雄,因为姓氏缘故天生就要做世界500强企业的继承人,开创新的哲学宗教体系立言立功立德,要做让某国再次伟大或是伟大事业的接班人,等等亿里无一的人才,请一定要不断地逃离自己的舒适区,经受多方面多样化的挑战历练,你们是会影响全人类命运发展的!

  对于群众演员,待在舒适区里虽然不一定有用,但一定舒服!

Sharing is caring!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壹头条 » 都9012年了,还有人劝你“逃离舒适区”?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