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心可以这样吃:怎么办,春天实在太好吃了?!!

  春天的蔬菜存在感极强,完全无法忽略:菜市场里、田间地头、地上长的、树头冒的、水里漂的、山里生的,到处都是,一茬接一茬,既好看又好吃。踏青郊游,赏花之余,往往免不了讨论“这个好像可以吃,那个确实很好吃”之类的话题,真是无限春光在餐桌。

菜心可以這樣吃:怎麼辦,春天實在太好吃了?!!菜心可以這樣吃:怎麼辦,春天實在太好吃了?!!

  春天,反正吃就对了。不用迷信山生水长的野菜,光是菜市场这一季卖的节令蔬菜就已经吃不完了。

  从嫩绿、茶绿,到翠绿、深绿,和春天的颜色一样,春天蔬菜的颜色也是渐变的,但这种渐变并不是递进关系的,而是同时存在的。经常逛菜市场的人,即使没有到郊外踏青赏花,也能从一摊一档的蔬菜里感受到一整个春天的风味。

菜心可以這樣吃:怎麼辦,春天實在太好吃了?!!菜心可以這樣吃:怎麼辦,春天實在太好吃了?!!

  菜心是大部分地方都能享用到的春季恩物,通常与菜薹联袂上市,某种意义上来说,两者也可以合为一类。

菜心可以這樣吃:怎麼辦,春天實在太好吃了?!!

  连着菜心上开出的小花,一起清油薄盐的炒一盘,整个过程都会是清爽温和的:洗菜的时候,握着一把菜心,要轻轻缓缓的冲洗,力气稍大一点,嫩茎就折了,这种专属于春天的嫩会让人心头颤颤。清新的菜味会一直不断萦绕在鼻尖,淡淡的若有似无,但是有一种兴兴头头的春天的干劲在里面。

菜心可以這樣吃:怎麼辦,春天實在太好吃了?!!

  下锅的时候,油一热,菜一下锅,春天的味道就不再克制的全部跑出来了,一个厨房都是菜的清香味。这些喷涌而出的味道一开始会很浓烈,有强烈的苦夹杂着呛味,也有春天特有的甜味在里头,但慢慢的就都冲淡了,成为屋子里天然的清新剂。

  这个时候再一看锅,菜都已经服服帖帖的躺在锅底了,只消撒上盐,炒匀,就可以捞出装进盘子上桌了。最先被扫光的菜,一定就是这一盘。

菜心可以這樣吃:怎麼辦,春天實在太好吃了?!!

  天天吃菜心不会腻,一个是因为它清爽,一个是因为菜心的味道在整个春天都有着缓慢的易察觉的变化,常吃常新。

  初春的菜心,初来乍到,带点羞涩,表现在味道上就是有着微微的苦味,当然也因为蔬菜品种的不同,而苦得各不相同。

  这个时候,把过于苦的菜心焯水以后,淋酱油撒盐吃,就不错。因为初春菜心嫩得不像话,所以焯水几乎就是上去下来这么一涮就成了的。一锅水已经变成了青绿色,浓重的苦味扑鼻而来,不令人讨厌反而让人沉醉,捞起来的菜心小小一把,三两口就吃完了,苦味还有,但那是让人嘴馋的苦味,吃着碗里的想着菜市场里的。

菜心可以這樣吃:怎麼辦,春天實在太好吃了?!!

  仲春的菜心,已经习惯了一种长势和味道,苦味褪去,清甜当道,菜汁丰盈,撑得起略微强壮的茎秆,握在手里有了扎实的感觉,可以掐着吃了。

  这个时候的菜洗干净,顺手掐成小段清炒最好,就像刚才所描述过的那样,少许盐少许油就蛮可以了。再有就是丢几段干椒和姜蒜炝锅,吃起来带着糊辣糊香的味道,过瘾。

菜心可以這樣吃:怎麼辦,春天實在太好吃了?!!

  暮春的菜心,足够稳定老成,菜薹粗壮,叶子越发肥厚,清炒、炒腊肉、五花肉吃都不会出错。

菜心可以這樣吃:怎麼辦,春天實在太好吃了?!!

  腊肉事先用温水泡软刮洗干净,擦干水分,连肥带瘦切成薄片,菜心直接拧成段,太粗的用刀切一下也没什么。油锅一热,就放上干椒和花椒粒激出香味,再放葱白和老姜丝少许,接着放腊肉薄片,翻炒翻炒翻炒,注意火力不要过猛。

  把腊肉炒到微微起卷,把炒出来的肥油倒掉一些(炒其他菜的时候用),将沥干水的菜心菜薹(薹多一点叶少一点更好)呲啦一声倒进热油锅里,翻几番,尝尝咸淡、熟否,该加就加,得嘞,起锅上桌!那味道……我就不形容了。

菜心可以這樣吃:怎麼辦,春天實在太好吃了?!!

  春天,实在太好吃了。

  (图片整理自网络)

Sharing is caring!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壹头条 » 菜心可以这样吃:怎么办,春天实在太好吃了?!!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