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岛美食鲨鱼肉,嚼起来就像在吃没洗的前列腺

  在冰岛,千万不要贸然享用当地人推荐的特色鲨鱼肉“hákarl”。

  即使只尝一小块,尿骚味就会侵袭你的全身上下。

冰島美食鯊魚肉,嚼起來就像在吃沒洗的前列腺

  “我打赌这是冰岛人对游客的恶作剧,‘尝试一下,它真的很受欢迎,我发誓。’”

冰島美食鯊魚肉,嚼起來就像在吃沒洗的前列腺

  在几个世纪以前,维京人定居冰岛时,北大西洋冰冷水域中丰富的格陵兰鲨鱼成为该岛的主要食物。

  “它们的皮被制成靴子,牙齿则被制成各种刀具,但新鲜的肉却无法直接食用。”

冰島美食鯊魚肉,嚼起來就像在吃沒洗的前列腺

  因为鲨鱼没有单独的尿液膀胱,只能通过身体排出,当它被斩首时,尿液会渗入肉体,产生一种名为三甲胺氧化物的神经毒素。

  这或许就是人为什么不能享用大便的原因。

冰島美食鯊魚肉,嚼起來就像在吃沒洗的前列腺

  为了消除毒素,睿智的维京人把鲨鱼肉放入土坑掩埋,再挂起干燥,程序繁琐且耗时数月。

  “这样尿液就可以渗出,让鲨鱼肉可以正常发酵(腐烂)。”有不少勇士探访过hákarl的制作地,走时几乎每个人都泪流满面。

冰島美食鯊魚肉,嚼起來就像在吃沒洗的前列腺

  除了硫化氢辣出的眼泪,也唤醒了记忆:“这里让我怀念起大学的公共厕所。”

冰島美食鯊魚肉,嚼起來就像在吃沒洗的前列腺

  气味是hákarl最直接的展示,更像是一种无声的恐吓,一份谦虚的挑衅。

  “鼻子会告诉你什么时候准备成熟了,这就像酿酒一样,”传统的冰岛厨师说道。

冰島美食鯊魚肉,嚼起來就像在吃沒洗的前列腺

  对于冰岛人来说,hákarl的存在是祖先们的赐福,是节日才能宠幸到的美食,每一块咽下的鲨鱼肉都是一份对前辈们的敬意。

冰島美食鯊魚肉,嚼起來就像在吃沒洗的前列腺

  冰岛的孩童会在生日时咽下hákarl,“长辈们说它是魔法药丸,咽下去才能成为男子汉。”

冰島美食鯊魚肉,嚼起來就像在吃沒洗的前列腺

  所以不少上流社会的男性为了证明自己,都在腐烂的鲨鱼肉里摸爬滚打过。

  “因为它是一道颇具男子气概的菜肴。”

冰島美食鯊魚肉,嚼起來就像在吃沒洗的前列腺

  但超过七七四十九天历练的鲨鱼肉,并不简单,仅仅一小块就能让你此后都闻风丧胆。

冰島美食鯊魚肉,嚼起來就像在吃沒洗的前列腺

  地狱厨神戈登拉姆齐,号称餐饮之鬼,在节目中挑战咽下hákarl时,当场吐了。

冰島美食鯊魚肉,嚼起來就像在吃沒洗的前列腺

  成功靠葡萄酒勉强咽下的詹姆斯梅尔窃笑道:“你太让我失望了拉姆齐。”

冰島美食鯊魚肉,嚼起來就像在吃沒洗的前列腺

  安东尼·布尔丹也曾将其描述为 “曾经吃过的最糟糕,最恶心,最可怕的食物。”

  油管上热衷以身试法的网冥也将目光放在了hákarl上。

冰島美食鯊魚肉,嚼起來就像在吃沒洗的前列腺

  “我没有咽下它但鼻孔感觉被灼伤了,伴随着这种烧伤感,氨气味充满了我的头脑和灵魂,我无法逃脱它。”

  “这食物绝对是为R.I.P准备的。”

冰島美食鯊魚肉,嚼起來就像在吃沒洗的前列腺

  尝过的人都体验了一番大彻大悟,刹那间切身感受到了哈利波特第一次遇到“摄魂怪”的畏怯。

冰島美食鯊魚肉,嚼起來就像在吃沒洗的前列腺

  “即使是现在,我仍然无法让自己忘掉这股确切的气味,这是一种伤痕累累的经历,我宁愿从未吃过。”

  “它就是个表子,我清理了厨房,在炉顶抽风机和薰衣草香味空气清新剂的帮助下,气味在一个小时后才完全消失。”

冰島美食鯊魚肉,嚼起來就像在吃沒洗的前列腺

  而有人则是陷入了沉思。

  “这些菜是如何开始的?谁是第一个看到腐烂的鲨鱼胴体并且咬掉它的人?谁是第一个打开腐臭榴莲的人,舀出那些味道酸臭的黄色物质并将其塞进嘴里?”

  “这样说来,谁也是第一个直接从鸡的屁股吃东西的人?”

冰島美食鯊魚肉,嚼起來就像在吃沒洗的前列腺

  即使是作为恶心食品博物馆的馆长塞缪尔·韦斯特都将hákarl列为比鲱鱼罐头还压抑的食物。

  “它的味道就像咀嚼尿液沾染的床垫一样。”

冰島美食鯊魚肉,嚼起來就像在吃沒洗的前列腺

  即使是当地人食用,也会在旁边配一瓶烈酒。

冰島美食鯊魚肉,嚼起來就像在吃沒洗的前列腺

  这个汇聚了天地日月精华,呕心沥血制作成的美食,售价达到24欧元每一百克。

冰島美食鯊魚肉,嚼起來就像在吃沒洗的前列腺

  只是小小的一盒,但令人尊敬。

  或许只有延续这样的苦涩辛酸,才能让后辈们设身处地的明白祖先们曾经的奋力拼搏吧。

冰島美食鯊魚肉,嚼起來就像在吃沒洗的前列腺

  本账号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签约账号

Sharing is caring!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壹头条 » 冰岛美食鲨鱼肉,嚼起来就像在吃没洗的前列腺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