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勇:戊戌变法的失败,真是因为慈禧吗?

  在过去的叙述当中,有很多关于慈禧太后镇压戊戌变法的结论,将她定义为“保守派”的代表,但变法初期,慈禧似乎还表现出了热情,那么是什么造成了她后期态度上的逆转?戊戌变法真是因慈禧而失败吗?

馬勇:戊戌變法的失敗,真是因為慈禧嗎?

  这些年我在讨论近代早期工业化的问题,受到蒋廷黻和费正清的启发,蒋廷黻对费正清的《美国与中国》这本书中有一段讨论,他说,如果慈禧太后是一个保守派的话,我们就没有办法理解中国工业化启动的最初半个世纪。1860年,中国的工业化开始启动,半个世纪后就到了1910年。慈禧太后是1860年,咸丰皇帝去世后,开始和恭亲王联合执政的。从1860年到1908年慈禧去世,这48年是中国工业化启动最迅猛的时候。费正清说,如果在这个过程中,我们把慈禧太后看成守旧的人,就没有办法理解中国工业化早期的进步。

  从现代化史的角度讲,在19世纪晚期的半个世纪,中国的工业化从零起步,到19世纪晚期结束时,中国的工业化、城市化的速度和质量都相当不错。当时的史料可以表明,东方人和西方人都在赞美两位“大女主”:东方中华帝国的慈禧太后、西方英帝国的维多利亚女王,但是到后来,孙中山把这种赞美颠覆了,骂女主执政不好,牝鸡司晨,是中国政治的不正当。

  后来我在思考这个问题,我们要重新讨论历史原初的样子。我比较倾向于,虽然慈禧太后有很多缺点,很多问题,认识不深刻,有偏见,但是我们必须承认,在工业化发生的早期,慈禧太后作为拥有最终否决权的人,她并没有很多地行使否决。因此从1860年到1894年的史料中,慈禧太后基本上没有负面消息。负面消息一是从甲午时代,一是从戊戌政变发生后,这两件事情使慈禧太后的名声受到很大影响,因为这时就形成了之前没有的、强烈的反对派。1894年之前只有一大批清议,有前清流、后清流,但是没有康有为这种异己和孙中山这种政治反对派。

  因此,慈禧太后在那时的史料中呈现的形象,就是一个伟大的“女主”。只有在同治皇帝去世,光绪皇帝接班时,有个别御史反对她执政,但不是反对慈禧太后这个人。慈禧太后在中国工业化、现代化的发展进程中,她大致了解世界大事,是一个开明的,愿意中国往这方面走的人,因为她是这个家的大家长,和《红楼梦》里的贾母一样,哪有家长希望这个家破败的?用现在的话讲,她是主要责任人,是责任主体。

馬勇:戊戌變法的失敗,真是因為慈禧嗎?

  1898年发生的事情很简单,就因为洋务运动几十年,没有触及到中国社会的再造,国家的再造,体制的调整,那时还不存在推翻清帝国,推翻皇帝的问题,就是随着经济增长,体制本身有一个调整改造。像日本明治维新,它的伟大不是推翻了皇帝,而是在皇帝的领导下,调整了国家体制。比如国内统一市场的建构,军政官员体制的重新调整,市民社会的改造,现代国家改造,教育的发生……这些事情中国都没做。中国在之前30年的洋务运动中,就是单打一地畸形发展,魏源称之为“坚船利炮”,在“道”和“本”上没下功夫。

  等到《马关条约》签订之后,中国面临着直接性的失败,那时从慈禧太后、光绪皇帝到清廷高官,没有一个人反对中国去调整,所有官僚都认为,之前确实是畸形的发展。1895年《马关条约》签订一星期后,清廷就开始发布命令,让内外大臣都思考一下,中国应该怎么改,在这个过程中,慈禧太后的思想观念,和其他大臣应该是一致的,中国应该在原来增长的基础上,接受被日本打败的教训,这就是维新时代的开始,要释放社会,各地开始有活力了。像湖南、直隶都开始按照自己的思路去发展,上海更不用说,社会开始改造,媒体开始释放。为什么梁启超、严复的成功不可能在1895年之前发生?因为那时候清政府虽然没有禁止,但肯定不希望出现这种一篇文章可以震动天下、引导全国舆论的媒体人。

  1895年开始,资产阶级准政党政府出现,对后边的政治变革影响非常大。社会改造、政治调整,新教育也逐步提上日程,办日本式的教育,办西方一样的中小学和大学。在这个过程中,慈禧太后至少是不反对的,因为她不是执政者,她只有最高否决权,但她没有反对。从1895年到1897年,中国的发展很平稳。

  但是为什么后来会出现这种变革?这就要观察1897年底的胶州湾事件,德国在这个过程中要求进入胶州湾,但中国自古以来是个农业国家,谁敢把土地给外人?中国近代史上,除了1842年把香港割让给英国,之后的半个世纪,再没有敢割让土地,也没有敢把土地租出去。在中国人的观念里,土地是我的,烂在那个地方也不能给你。因此这个时候,外国人没地方做生意,没地方发展自己,找不到土地的利用,这其实是很畸形的状态。

  这种状况一直僵持到《马关条约》,《马关条约》给这些国家留了一个机会,就是日本强行要求割让辽东半岛、台湾和澎湖,但是辽东半岛是满洲人的发祥地,史料中记载,慈禧太后和光绪皇帝都有一个想法,如果打不赢,日本非要土地的话,台湾孤悬海外,可以把台湾给他们,但辽东不能给,因为还有些祖先葬在辽东。清廷大臣把这种想法作为重大事情去考虑。马关谈判时,你可以感受到在李鸿章的脑海里,真正想的不是不能割让台湾,不是赔款问题,而是不能割让辽东,因为这是政权发祥地。

馬勇:戊戌變法的失敗,真是因為慈禧嗎?

  在《马关条约》签订当天,出现了“三国干涉还辽”。三国就是俄国、德国和法国。虽然我们今天看不到当时外交交涉中留下的档案,但能猜测出,德国和中国一定有一个交易,那就是德国帮助中国把辽东半岛要回来,中国给德国一个港口作为交换。因为1871年德国正式成立时,就派了水利工程师到中国沿海考察,最近清史委员会出版了两大册考察日记,你可以看到,德国作为一个后发的资本主义国家,存在产能过剩,金融过剩的问题,需要向东方转移,在这种状态下,德国向中国要求一块土地,一个港口,应该是顺理成章的。在这里的勾兑和解决中可以看到,三国和清政府应该都有这种交涉。

  1897年,发生了一个大问题。三年过去了,中国政府没有兑现德国、俄国和法国的要求,中国的外交官就告诉德国人,跟中国政府打交道,要先斩后奏,这样我们才看到历史书里讲的德国抢占胶州湾事件。占驻之后,中德两国谈判,谈到1898年3月,谈出把胶州租给德国100年的结果。紧接着一星期后,把广州湾租给了法国,再过了一星期,把大连湾旅顺口租给了俄国,紧接着,英国要求扩大香港的租界,要求租借日本人占领的威海。这种状态直接导致了空前的政治危机。

  我想,清政府在谈判当中,从外国人强制性地要,最后谈判成“租”,应该说是一种重大进步,终于从《南京条约》中的强制性割让退回来了。毕竟出租的土地主权在中国,租期一到可以还回来。但是也有个大问题,清政府的政治不透明,清政府的用意以及和外国人谈判的外交交涉,大家都不知道。因此1897年到1898年的谈判过程中,南方、特别是北方,严复的《国闻报》一直在批判这件事,煽动德国人很坏,清政府很软弱,这不就把民族主义激活了吗?我个人认为,1898年春天,清政府签订的这三份协议是中国开放的巨大进步,解决了土地的合理利用,解决了外国对中国投资的担心,应该说是很好的事情。

  但是知识分子就不同意了,谭嗣同、严复、梁启超、康有为都认为这是一件亡国的事情。梁启超讲,要做好亡后之作,谭嗣同讲,中国都亡了,我们怎么办。因此,1898年春天才开始推动了政治变革,在整个变革过程中,慈禧太后、光绪皇帝都还很得沉住气,因为他们不在第一线主持,在第一线主持的是恭亲王。从1860年开始,恭亲王就断断续续地主持朝政,1884年中法战争后休息了十年,但是总体来讲,在甲午战争后,恭亲王对清政府稳定性的掌控力度是不必怀疑的。因此,恭亲王在的时候,知识分子的不满和情绪化并没有掀起风浪,但是历史的巧合发生了,在这个关节点上,恭亲王死了,这件事情就发生了很不一样的变化。

Sharing is caring!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壹头条 » 马勇:戊戌变法的失败,真是因为慈禧吗?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