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惭愧,一位复旦金融硕士的一点反思

很慚愧,一位復旦金融碩士的一點反思

  Apr.

  10

  终其一生,不过就是想做一个普通人,普通人实际上是最难做的。

  作者 |赵增辉

  01

  我在经院的好朋友蔡某人参加完北京发改委面试后,回到复旦北区已是深夜。尽管入夜已深,但是他还是蹿进了我的宿舍,一屁股坐在我床上,跟我说好久不见,要跟我开卧床会,聊聊最近情况。

  和蔡某人的聊天话题总是特别沉重,十句中八句离不开阶级固化、挣钱买房、实习工作。聊完后得出的结论也总是权贵压头、奋斗无望、人生痛苦、求之不得等等,原本happy的心情,瞬间变得非常焦虑。

  那个晚上我有些不耐烦了,就对蔡某人说,你看得挺透彻,那你倒是说说看,怎么解决?年轻人怎么才能不痛苦、不迷茫、不焦虑、不抑郁?

  蔡某人叹了口气,过了好半天才终于憋出了几个字:

  好像没法解决。

  我恨不得冲进洗手间拿起刚拖完厕所的扫把赶他出去,整天跟我扯这些没用的,又不给我解决问题。

  蔡某人邪魅一笑,说灰灰要不我给你讲个故事,我翻了个身,说哦好的。

  从前有个神仙,蔡某人清了清嗓子说,那个神仙假扮成凡人到人间考察,遇到一户穷人家,那户穷人对神仙特别热情,好吃好喝招待着。

  第二天,神仙特别满意,露出原型,对穷人说我摊牌了,不玩了,我是神仙。你把我伺候的很好,为了奖励你,你可以去外面捡一块石头,我帮你点石成金,然后送给你。

  那凡人一听非常开心,但是转头就对神仙说:我不要那金子了,要不你教给我点石成金的咒语吧,这样我就发大财了。

  神仙想了想,就把咒语传授给了穷人,但是又叮嘱他:当你在念咒语的时候,千万不要去想你家里的那头羊,一旦想到那头羊,咒语就会失灵。

  穷人记下了,告诉自己施法术的时候,不要想那头羊,但是越是告诉自己不要想,那头该死的羊总是在脑海里挥之不去,穷人一次都没有成功过。

  蔡某人意味声长的说,这头羊就是佛教中所说的“见知障”

  心里有了“见知障”,就永远都会想到那头该死的羊,永远不可能点石成金。

  “神仙提示你别想羊,那头羊就已经在你脑子里了,怎么可能在念咒语的时候不想羊呢?这不能做到嘛!”我插嘴道。

  “所以说成佛难啊!”

  蔡某人一脸沉重地说,灰灰,你不觉得这是一个悖论吗?如果你成功破除了“见知障”,你就可以随意点石成金,拥有无限的金钱。但问题是,你那个时候自己都已经成佛了,金钱对你还有什么用呢?

  我被他的话愣住了,说老蔡你平时不显山不露水,没想到有这么深的见地啊,是隐藏的高人啊。

  02

  人一旦焦虑,就想吃火锅,老钟同学这两天心情不太好,约我去搓顿火锅,我碰巧也烦心,就和他去了五角场。

  心情不好时看啥都不爽,眼前服务员甩着面跳着尬舞,真想上去踹他一脚。变脸小哥出场时音效太大,耳朵都要给震聋了,当他凑到我面前,嘚瑟的挥手变脸时,真想用手里的酸梅汤滋他一下。

  好不容易安静了下来,老钟开始向我倒起了苦水。原来虽然来复旦读了个金融硕士,但是不知道金融行业中,哪个岗位适合自己。行情不好,工作找得不称心。

  自己平时特别喜欢拍照摄影、潜水、登山,喜欢自由自在、无拘无束的生活。一想到将来要做打卡上班、加班到吐血的金融搬砖工,就觉得特别郁闷,非常焦虑痛苦。

  我说那你为什么不转行做你真正热爱的事情呢?比如做个潜水教练,当个摄影师,一样可以活下去,还能活得不错,如果你靠自己的摄影作品成为大V,你的收入绝对可以干翻我们这些金融民工。

  “这些道理我都懂”,老钟皱着眉头说,“可是我已经来复旦读了金融硕士了,如果我跑去做摄影,同学怎么看我?家里人怎么看我?做摄影万一失败了怎么办?”

  前一段时间老钟家里有老人过世,老钟写了一篇很长的悼念文发到群里。他舅舅看到了,在群里艾特了他老爸:“你在你儿子身上的投资没有白费啊。”

  这句话无形中给了老钟很大的压力,觉得好不容易来复旦读了个金融硕士,学费还死贵,要16万8,如果不在金融领域好好混,对不起家里人。

  我之前做过一个测算,在中国,每1万个学生中,只有一个人有机会进入清北复交学习。名校的光环实在是太耀眼,它能让一个人在很年轻的时候就体会巅峰的感觉。

  但是正如我曾在文章中说过的,光环具有极大的重力加速度,拖住一个人,让一个人很难有勇气作出“反传统”决定。

  我分明看到复旦金融这四个字已经成了一块沉重的枷锁,套在他脚上,拖累着他,使他没有勇气打开人生的另一扇门。

  我拿出手机,给老钟读了一段话,这段话是知名博主“江南愤青”发在朋友圈的,颇有几分道理,这里全文引用一下:

  

  能力越强的人机会成本越高从而导致反而更难成功。曾经有一个牛逼学校的学生来应聘我助理,我给委婉拒绝了,我很感谢他看得起我,但是我还是不敢要,不是因为他不牛逼,恰恰是因为他太牛逼。

  太牛逼的人往往机会成本很高,导致他的人生选择其实是很艰难的,这是人生的几大悖论之一。

  牛逼的人往往他的选择会很多,所以必然带来的结果就是他会面临很多的所谓的机会成本,他可以去做投资,可以去做总裁助理,可以去做很多很多还不错的工作。

  每个工作都可能带来不菲的回报,这个时候他所作的每个选择就变得特别艰难,因为一旦做错选择,出现挫折的时候,他的郁闷是那些不牛逼的恩人无法理解的。

  

  我经常能见到一些年少时候特别牛逼的人物回忆年轻时候的决定,都懊悔不已,因为当年太牛逼,去了美国,所以没在中国买房,因为当年太牛逼,所以去了世界最牛逼的科技公司诺基亚,结果没几年裁员了,诸如此类,经常能听到。

  因为年轻带着光环,所以美好前程等着你做选择,一定会选择那个时候最好的决定,但是世界往前走的过程一般都是牛逼的衰败,不牛逼的起来,这个时候,能力越强的人,反而会赶不上当初不如他们牛逼的人。

  

  当然也有人说,我们也可以去选择那些有未来的公司啊,赌一个未来啊,这个问题就来了,就如同那个要做我助理的牛逼人一样,选择跟着我们赌一个未来,但是问题是我们不敢保证我们一定成功啊,我们给不了未来怎么办?

  走的路上碰到困难怎么办呢?需要大家一起抗风险往前走的时候怎么办呢?你选择放弃一个牛逼的当下,去选择一个可能牛逼的未来,但是他牛逼的未来还看不到的时候,这个时候是最考验你心智的时候.

  大多数人是经受不住这样的考验的,往往会后悔,而且放弃的越多,后悔心越强,最终还会怨恨和愤懑,觉得自己傻了,这个时候怎么办?为什么起点很高的人,创业反而艰难,还是因为选择太多,机会成本太高。

  

  虽然机会成本,从来都不是成本,但是几个人能把这个不是成本的成本给忽略了,最终带来的结果都是自我心态失衡,然后很难走到最后,我不敢要我的助理就是因为怕我们的未来路上辜负他们牛逼的能力,这样会让我们心怀愧疚,所以相比之下,我宁愿要那些起点很低的助理,反正他们并没有太好的选择,我们只要稍微对得起他们就行了,我们心里不会愧疚,他们也能接受.

  或者选择那些比我们有钱的助理,因为这样的助理跟着我们并不是因为钱,只是喜欢跟着我们看看世界学习点东西,长长见识,我们只要带着他们走走看看就行了,他们对我们也没什么期待,从而让我们也不累,没有压力,大家反而能很开心的玩耍,愉快的生活。

  

  读完这段话之后,我突然发现江南愤青所说的,其实也就是老蔡那晚跟我提到的“见知障”。

  (1)老钟喜欢摄影、潜水,觉得或许也可以把它们作为职业发展的方向。但是一想到已经读了复旦金融硕士,就没勇气放弃这一切,“复旦金融”成了他的“见知障”,就像那头该死的羊一样,挥之不去。

  (2)最好的方式,是未来有个人穿越到现在,告诉老钟,说你去搞摄影吧,15年之后你将年入千万,而且会特别幸福,秒杀那些天天打卡上班,被老板压榨的金融民工。

  (3)第二点是不可能发生的,只有可能老钟自己给自己灌输信念,义无反顾去搞摄影。但是这一点很难做到,因为那头羊的生命力太顽强,复旦金融的枷锁太重,心中的“见知障”太大。

  归根结底还是老蔡那天晚上跟我说的那句话:

  “所以说成佛难啊!”

  03

  “成佛难”、“见知障”、“枷锁”。这三个字这两天在我的脑海中一直挥之不去。

  两个礼拜前和一个学弟在光华楼星空书院吃饭,学弟关注我这个公众号很久了,也知道我读研期间干过的一些事情,这次见面算是第一次正式面基。

  他一见面就很好奇的问我:辉哥你当时考研的时候,是不是就已经做好了长远的规划?比如之后可以写文章圈粉、开知乎live、在教育领域挣钱、创业?

  我被他问得一愣,心里想怎么可能会有这个规划。我本科学的是化学,对真实的金融世界毫无认知,刚来复旦时,连一级市场和二级市场都不怎么分得清。让我考研的时候就去想这些规划?这是绝对不可能的。

  “那你当时有没有考虑过其他学校?比如清北、上财之类的?为什么一定要来考复旦?”

  仔细回想了一下,我本科学校考研圈比较封闭的,根本就没有人考名校的金融硕士。在理工科专业里,你拿着放大镜都找不到几个想考清北复交金融专业的。

  那个时候机缘巧合,有个女生说想考复旦金融,跟我说要不要一起考,我一拍脑袋说那我们就一起干吧。整个考研期间,我从未想过任何其他可能性。

  这么一想,我能比较顺利的来复旦读书,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太幸运了,我的“见知障”比较少。

  倘若有人跟我说,你一定要考上复旦金融,因为考上后你就可以在教育领域创业挣钱,可以写公众号圈很多粉,可以开知乎live。

  如果考不上,呵呵那你完蛋了,回家种地去吧。

  倘若有人跟我说,你一定要考上复旦金融,你会收获很好的爱情,你会在复旦文科图书馆四楼007桌上遇到那个漂亮的女生然后加到微信。

  如果考不上,呵呵你根本就没有机会认识她。

  倘若有人跟我说,你为啥要考复旦金融呀?我觉得上财也不错呢,或者试试北大清华?其实我跟你讲,跨考金融太难啦,你本专业高分子材料也挺好的,要不考上交的材料学?

  我很幸运,从来没人跟我说过这些话,这让我整条考研路上极度的专注与单纯,心无杂念。

  否则别说考上复旦金融了,我想我可能已经死了吧。

  本科的时候,认知水平很低,信息也闭塞,但这也让我的初心特别纯粹,有一种“明镜亦非台,何处染尘埃”的感觉。

  (1)听到有研友说,自己考复旦金融,就是为了能够赚到钱然后移民美国,我告诉自己,我考复旦金融是为了能够为祖国的金融事业做贡献,我怎么能让这些只为自己着想的人考上呢?不行不行,我一定要把他挤下去。

  (2)上数学考场前告诉自己,数学不允许有任何计算错误,我是中共党员,如果这都做不到,如此不可靠,那将来人民如何依靠我?

  你们看上面两段话,是不是很中二?甚至有点搞笑?

  但其实我觉得林俊杰也有点“中二”。他和五月天合作的单曲《黑武士》里有这句歌词:

  

  有没有一种考验,有没有一种淬炼,拯救了世界就像英雄电影情节

  

  网易云音乐用户对这首歌的评论也很有意思

  用户@无关风月才偏爱:

  

  后来我才知道,原来中二是褒义词,它用于形容那些为了信念不顾一切的人所拥有的勇气

  

  用户@张局座:

  

  这个吧,说深刻也深刻,说中二也中二,中二与深刻果然是一墙之隔啊。

  

  用户@如同一头麋鹿闯进一座花园_

  

  中二才不是病!总有一天我们会拯救世界,都不许笑。

  

  我很喜欢林俊杰,不仅是因为他唱歌好听,更是因为他在这个大众审美普遍被抖音拉低,过去一众歌手普遍走下坡路的当下,逆势呆萌进阶,唱功越来越好,婉如清流般的存在。

  04

  本科期间我成功破除心中的“见知障”,并不是因为我很厉害,而是因为我过于封闭,封闭到连“见知障”都没有存在的土壤了。

  你可以把我想象成一个智障穷人,神仙说,你不要去想那头羊哦!我患上了智障,真的就把那头羊给忘了。

  但是一旦给我打开了优质资源的大门,给我套上名校光环的枷锁,给我过多选择的权利,我发现我不可避免的有了“见知障”。

  本科毕业的那个暑假,自己陷入了巨大的焦虑之中,知道自己底子弱,对金融行业毫不了解,如何才能和名校本科金融出身的人PK?

  打开微信,推文里谁谁谁又登上了福布斯30位30岁以下中国精英榜。哪位牛逼的学长毕业才两年就年薪百万走上人生巅峰了。

  我焦虑的不得了,躺在床上无所事事,觉得自己是个弱鸡,暑假就经常半夜点黄焖鸡和烧烤,结果胖了二十多斤。

  研一的时候,所有人都跑去券商研究所实习,我也跟着投简历,做着自己不怎么喜欢的实习,还经常加班到凌晨两三点,加班到秃头(非比喻,是真的开始秃头了)。

  焦虑源于同辈压力,源于心中那个“你读了复旦金融硕士,所以你一定要怎样怎样”的“认知障”。

  我是整整过了一年之后,才慢慢找到了适合自己的职业发展路径:教育领域的创业/PE/VC/FA。用企业家精神和资本的力量为教育事业的进步作出贡献。

  知乎上有一个提问还挺有意思的:你会用什么词来形容现在20-30岁的年轻人?

  知乎用户弈眼江湖这样回答:

  

  我的眼睛看到了窗外,我的脖子挂在了墙上,我的双手在使劲用力,我的脚还陷在泥土里。

  

  这是一个很“平”的世界,在抖音上你可以看到美丽漂亮的女生撒娇,你可以看到直升机、游艇、大别墅等顶级富豪的标配。

  各种大佬演讲视频唾手可得,再加上各种鸡汤的荼毒,久而久之你会觉得英雄人物不过如此,自己也可以指点天下意气风发。

  这就是“见知障”。

  你的眼睛望见了窗外,可是你的脚还陷在土里啊!你怎能不痛苦、不焦虑、不迷茫、不抑郁?

  意识到了这点之后,我发现痛苦的根源真的就在于你自己,人都是自己把自己给作死的,于是我开始逐渐接受自己的“平凡”,立志于要好好做一个“普通人”。

  何为普通人,就是看得进去书,睡得着觉,爱得了人。能认认真真干完一个活,安安静静写出一篇文章,踏踏实实做出一个项目,外界的评价、期望都是bullshit,庸俗透顶。

  两个月前我在relationship上经历了一场很大的痛苦,挺过来之后,我改了微信签名:

很慚愧,一位復旦金融碩士的一點反思

  先做一个渺小的普通人,才有可能成为一个牛逼的人吧,你普通人都做不好,怎么可能做出伟大的事情?

  如果说《第几个100天》标志着林俊杰生理上的重生,那《伟大的渺小》则标志着他心理上的重生。

  你看,很多道理都是相通的。

  希望大家最终都能“成佛”吧。

  — THE END —

  作者:赵增辉,复旦大学金融硕士,复旦金融协会会长,知乎万赞答主,公众号“辉印”(ID:huiyin0518)创始人。灼见经授权发布。

  MORE 灼见热文

  《小飞象》真实原型历经悲惨一生:这可能是人类拍过最残忍的照片

  什么问题让市委书记感到“问得振聋发聩、问得山鸣谷应”?绝对值得细看细读

  深度:从卖血男孩到6000亿商业帝国,他却只想扳倒特朗普?

  假如有部电话可以打到「天堂」

  中国最近为什么多火灾?

Sharing is caring!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壹头条 » 很惭愧,一位复旦金融硕士的一点反思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