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体观察:劳务派遣阴云下的临时工们

  ▼

  1

  在“识局”发表过不少体制内各个群体的生存现状,被一个简单的评论提了醒:说说一线的“临时工”吧,这才是最需要关注的人群。(杨)

群體觀察:勞務派遣陰雲下的臨時工們

  截图来自“识局”公众号

  仔细一想,这位读者说的临时工是“最需要关注的人群”一点不假。

  一来,从人数上说,临时工可以说是体制内(包括国有企事业单位)最为庞大的群体。中国约有公务员500多万人,事业编8000多万人,至于有多少临时工,别说全国,估计就连某些单位的主要领导,也说不清自己单位有多少临时工。

  二来,从待遇上说,大部分地方将临时工按照省、市、区级别划分,一般来说,层级越高,工资越高。即便如此,临时工和正式工待遇可谓天壤之别。财政雄厚的地方临时工工资约等于当地最低工资两倍,这已是临时工待遇的“天花板”;而更多地方选择“严格”按照最低工资标准发放,能省则省。

  三来从职业发展角度讲,临时工那才是正儿八经的一眼就能望到头,要么闷头干到底,要么辞职。而且,在一个乡镇正式工都有9种身份的环境里,临时工渴望存在感,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

  2

  临时工虽有很多种类,但都逃不过同样的命运:劳务派遣。

  人们劳动维权意识不断增强、劳动法不断优化下,针对临时工与用人单位产生的矛盾时有发生。

  主要集中在社保办理、工伤矛盾等方面,更有甚者“奢求”同工同酬。

  于是,劳动派遣成了用人单位的“免死金牌”。

  出现问题了,“对不起,我没有和你签合同,你去找xx劳务公司吧!”

  如此打发让人无法接受,也是对劳动法的片面理解。

  劳动法规定了实际用人单位应当履行的义务,一些部门总是通过“没有直接签合同”偷换概念,意图“少一些麻烦”。

  很可惜,本应最为遵守法律法规的地方,为了“图省事”,选择明目张胆地侵犯,甚至忽视了临时工的合法权益。

  劳务派遣不断被妖魔化,它成为了一些新矛盾的源头。

  有趣的是,笔者通过查阅历史资料,发现当年劳务派遣成立的初衷是为了维护广大劳动人民的合法权益。

  改革开放初期,大量外资企业入驻,聘用了大量的劳动人民。为了防止资本主义剥削我们的劳动人民,当时由各地方成立了劳务公司,以劳务派遣的形式向外资企业派遣员工,从而有效保护员工权利。

  可以说,在特殊时代环境下,劳务派遣在外资企业和本地群众中发挥了良好的纽带作用,推动了地方快速发展。

  彼时此时,颇为讽刺。

  ▼

  3

  地方开发临时工的初衷,一是为了解决用人矛盾;二是为了缓解地方就业压力。

  也就是说,各地方开发的临时工具有临时性、公益性的特征。

  事实是很多地方并未对“临时性”有明确的规定,很多地方选择和临时工实行一年一签的合同签订方法。其中不乏有长达十几年工龄的临时工,严格按照劳动法来说,这些人理应转为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也就是用人单位已不能私自辞退他们了。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他们已具有“正式工”的部分权利。

  于是,临时工失去了原本的意义,他们更像是廉价劳动力,以相对灵活的形式缓解了体制内严重的用人矛盾。

  ▼

  4

  临时工这么受地方“欢迎”,原因很简单。

  一来有劳务派遣这个缓冲带,用人单位可以规避,或者说用人单位认为自己可以规避一些风险。

  二来方便管理。干部虽好,但毕竟是组织的干部,谁也不能以个人意愿轻易处理干部(关键是老好人太多)。临时工就不一样了,“出现违规无条件立马解除合同”、“必须无条件服从工作安排”,高压管理之下,“听话”意味着好管理。

  三来用人成本低。截至目前,临时工并没有类似于干部的薪资体系,各地方根据各自财政情况,自行制定标准。与干部聘用相比,临时工就简单的多了,简单一个面试,就可以“明天来上班”。尤其是对事事催命的基层来说,这简直太棒了。

  ▼

  5

  既然临时工没有编制,工资不高,混着就行了呗。

  非也!非也!以笔者实际观察,能够做到按时上下班的多为临时工,还有很多部门,人员结构为科室正副职带领几个临时工,具体事务只能由临时工负责。

  倒是有很多在编的正式干部,以各种理由推脱工作,与临时工形成鲜明对比。

  随着临时工年龄趋于年轻化,临时工中出现了许多选择在机关学习、过渡的大学生,他们拥有并不差于考试入编的公务员的综合素质。

  笔者还发现了一个现象:一般来说素质较高的临时工,离职几率更大。反倒是工作时期较长的,综合素质相对较低。

  当然,笔者并不是批评选择长时间在职的临时工们,如果他们选择很低的收入,安安稳稳干好自己的工作,我们不应当批评他没有拼搏精神,更应该对他的奉献和踏实给予鼓掌。

  毕竟,不是每一个人都擅长考试,也不是每一个人都有本科学历。但这,都不是断定一个人是否优秀的全部因素。

  当然,临时工中还有很多不差钱的。

  由于身份的因素,正式干部即便有条件,多选择较为经济低调的汽车,大院里那些豪车,大概率是临时工的。

  这些临时工多为当地拆迁户或富二代,在不差钱的基础上,依靠和地方千丝万缕的关系,谋得一个听上去“高端大气上档次”的工作,为的就是混日子。

  在实际工作中,土著土豪们依靠以辖区足够了解,为推动工作提供有效动力。

  尤其在复杂的村务上,土著土豪临时工们可以起到一个很好的桥梁作用,让干部和群众可以更好地沟通。

  ▼

  6

  临时工今后改革的可行性办法的一点思考:

  首先,应该认清一个事实:临时工已经作为体制内不可缺少的一部分,承担了大量的政务工作。他们的存在,是有意义的,也是有必要的。

  其次,笔者认为地方可以参考开发区的临时工聘用模式。严格来说,开发区并没有临时工,他们采取签订合同。这种合同有别于政府部门“一年一签”方式,更类似于企业行为。

  为了方便理解,姑且把开发区签订合同这一部分人称为“临时工”。这部分人的工资水平与所谓的正式工差别不大,主要差距在考核奖、车补、住房公积金等方面。从基本工资结构看,二者差距在合理范围。

  同时,为了鼓励临时工干事创业,开发区也设置了职员升级标准,类似于体制内的“职级提升”。这让临时工们也有了盼头,干起事来也动力十足。

  当然,这意味着地方需要付出更多的钱和更为复杂的人事制度改革。但笔者相信,如果形成科学的临时工人事体系,让人啼笑皆非的临时工乱象将会有效遏制,更重要的是,临时工这个庞大的群体的潜能也会进一步被激发。

Sharing is caring!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壹头条 » 群体观察:劳务派遣阴云下的临时工们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