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忠贤不死,大明不灭?”喷饭!

“魏忠賢不死,大明不滅?”噴飯!

  作者:我方团队张嵚

  身为一位坏事做绝的大太监,大明“九千岁”魏忠贤,在好些“历史新观点”里,竟还有着“改革国家税收”“抗击后金入侵”“打击贪污腐败”等大功,形象十分光芒万丈,俨然悲怆失败的救国大英雄。一句“好评”更是长期在互联网上流传:“魏忠贤不死,大明不灭!”

  那这么巨大的荣誉,魏忠贤公公能否担待得起?看过下面这几桩实锤的事实,他究竟有多“英雄”?相信一目了然。

  一:让人喷饭的“崇祯为魏忠贤平反”

  其实,“魏忠贤不死,大明不灭”的出处,来自晚明小说家冯梦龙作品《燕都日记》里的选段:明朝亡国前夜,魏忠贤的昔日老部下曹化淳毅然为魏忠贤正名:“忠贤若在,时事必不至此”。一句话叫焦头烂额的崇祯帝眼泪哗哗,连忙“收葬魏忠贤骸首”。场面十分感人。

  但记录这桩感人桥段的冯梦龙,当时人在江南,根本不在北京。原明朝锦衣卫王世德,明亡后也愤然写文辟谣:“荒谬不足致辩!”崇祯给魏忠贤平反?那是荒谬谣言!

  就连“平反事件”里的当事人,传说中为魏忠贤“正名”的曹化淳,也是一肚子委屈:他哪是魏忠贤的老部下?反而是魏忠贤昔日死敌王安的心腹。更重要的是,北京城破那年,他早就告老还乡多年,一直呆在天津老家,哪有空管这死对头魏忠贤?清军入关后,曹化淳也摇身一变,又成了顺治帝的身边太监,对这“平反传言”,他也满肚子委屈,逮着机会就找顺治帝碎碎念:老奴那年不在北京,老奴真没有帮魏忠贤平反!

  确实,当时陷入绝望的崇祯皇帝,正忙着大骂“诸臣误我”,又哪有空怀念魏公公?

“魏忠賢不死,大明不滅?”噴飯!

  那既然谣言如此荒唐,当时却又为何流传江南,连冯梦龙都照收呢?曾在崇祯年间担任翰林官的杨士聪,一语道破真相:“而迎合时局,谬为夸诩”。当时南明弘光政权建立,一群阉党出山掌权,但阉党名声臭大街,先得造舆论洗白,于是把远在天津的曹化淳拉出来躺枪,造出“崇祯平反魏忠贤”的段子。如此阉党带节奏的伎俩,也被杨士聪辛辣吐槽:“殊堪喷饭”。

  这谣言编的,蠢到喷饭。

  二:吓坏清朝人的“魏忠贤楼盘”

  魏忠贤的另一个热门话题,就是他的经济问题。由于明朝规定,内侍的家产查抄后全归内帑。所以魏忠贤的财富数额,也就成了谜。因此还衍生出“魏忠贤还不如清流有钱”的怪论。但魏忠贤的管家李永贞家,却被抄出了二十九万两白银,比清朝巨贪和珅的管家还多九万两。魏忠贤本人有多少钱?数额必然触目惊心!

  而在崇祯上吊四十七年后,即清朝康熙四十年(1701)时,京城巡城御史张瑗,无意中发现了“实锤”:北京西山碧云寺一侧,藏着一座宏大坟墓,其风貌“峻宇缭绕,复压数里,郁葱绵亘,金碧辉煌”,简直能与皇陵媲美。坟墓前的大碑,更惊掉张瑗御史眼球:魏公之墓——这就是魏忠贤权势滔天时,砸钱修筑的豪华陵墓,奢华程度,堪称明末清初的“天价楼盘”。

  只看此处,就知当年呼风唤雨的“九千岁”魏忠贤,每天要糟蹋多少民脂民膏。

“魏忠賢不死,大明不滅?”噴飯!

  如此震撼景象,也把张瑗御史看的泪奔,接着就给康熙上了愤怒奏折:皇上您刚重修了岳飞陵墓,又给于谦的墓碑题词,那是给天下树立了正义典范。可这“魏忠贤楼盘”怎么还保留呢?这么个“荼毒忠良”的混蛋,死了还留下个“秽恶之迹”,这是叫天下人都学他祸国殃民?康熙看后也拍了桌子,接着把这豪华陵墓“立仆其碑,划平其墓”,清理了个干干净净。

  连清朝人都知道,对魏忠贤其人其事,若还脸不红心不跳大加赞扬?那是个三观问题。

  三:魏忠贤增加国库税收?还抗击后金?

  当然,在那些流传已久的“魏忠贤功绩”里,最出名的是两条:魏忠贤增加了国库税收,魏忠贤抗击了后金入侵。当真?

  先说“增加国库税收”问题,明末缺钱缺急眼,财政的症结毛病,写好几万字的论文都打不住,还是用事实说话:天启年间的税收改革,是从天启初年东林党掌权时开始,减了北直隶八府百姓的田赋“加派”,又绞尽脑汁,从盐税关税乃至“巡按公费”“房产税契”“典铺酌分”等“杂税”方面想办法,一直到天启三年时,总算能勉强补上每年六百多万两白银的军费窟窿。

  那待到魏忠贤踩翻东林党后呢?他有没有“大刀阔斧改革财政”?其实,他权势最熏天的几年里,明朝其他几项收入来源,都基本没变化,只有关税加派到二十万两。这一点钱,对于当时缺钱到红眼的前线,也就杯水车薪。

  收入没增加,外加魏忠贤及其团队,那捞钱不眨眼的工作作风,明王朝的财政状况可想而知。魏忠贤权倾朝野的天启五年,辽东前线就出现了“饥兵饿毙脱巾”的惨状。欠饷缺粮的场面,魏忠贤当权的几年里越演越烈,终于成了崇祯即位后,骤然砸来的一口大锅。

“魏忠賢不死,大明不滅?”噴飯!

  至于天启年间,明朝和后金打的那些大仗?引进红衣大炮时,魏忠贤还在后宫里做饭。修关锦防线,给袁崇焕留下家底的是孙承宗,支撑毛文龙血战敌后,把八旗怼出辽南的是袁可立,全和魏忠贤不搭。只是在宁远之战和宁锦之战后,抓紧蹭热度给自己揽功劳时,魏忠贤的存在感才很强。

  反倒是熊廷弼的含冤身死,魏忠贤也从中火上浇油。袁可立的含恨去职,登莱军的衰败,也因魏忠贤爪牙的狠咬。自毁长城的事儿,倒是少不了他。

  四:魏忠贤杀伐果决?阉党比东林党忠诚?

  说到底,魏忠贤能不能救大明,还得看他的能力。

  影视剧里的魏忠贤公公,经常是一幅杀伐果决的枭雄模样,就差去练《葵花宝典》。但真实历史上,他的“枭雄本色”呢?天启四年,杨涟愤然弹劾魏忠贤,得知消息的魏忠贤有多“暴跳如雷”?那真是吓得浑身如筛糠,哆嗦着嚎哭不停,哪有半点“枭雄气概”?

  如果说这幅可怜相,还有在天启皇帝面前演戏的因素。那当魏忠贤的爪牙们在苏州挨了揍,几个校尉全被打死后,被狠狠打脸的魏忠贤,又有多“暴怒”?却是又吓得浑身是哆嗦,连呼“彼为变奈何”!吓得他的干儿子们扑通下跪。

  说到底,此人够狠够阴,但骨子里,就是个色厉内荏的流氓。给大明当救星?梦里都没有!

“魏忠賢不死,大明不滅?”噴飯!

  如此流氓,用人的水平,也是可以想。虽然他也用过朱童蒙等能臣,但绝大多数的“阉党”,都是崔呈秀顾秉谦之流。除了跟着捞钱,就是歌功颂德修祠堂,玩命把魏公公往“圣人”级别捧,魏忠贤掌权三年多里,演够了“文人下流”的丑剧。

  而待到明清山河变色时,那些昔日魏忠贤的“阉党”骨干们,更是暴露了忠诚度。虽说东林党们人设崩塌的不少,留下了钱谦益“水太凉”的笑话。但阉党们的表现,更是吃相难看:阉党成员阮大铖卖身投靠清军,还在清军面前自诩自己是“铮铮铁汉”,猴急要给清军卖命,却得急病倒毙在清军军营,被人家草草刨坑埋了。

  如果说阮大铖之流,还是东林党投靠过来的,那“纯正”的阉党们呢?昔日魏忠贤的心腹冯铨,也果断投靠清军,一度做了清王朝的内阁大学士,李若琳做了清朝礼部尚书。各个都是做叛徒的“行家”。而且可笑的是,都改朝换代了,这帮人“斗争精神”依然不止,跟原东林党背景的“叛徒”陈名夏掐个不停,终把陈名夏送上了法场。

  大明靠这帮人,怎还有救?

“魏忠賢不死,大明不滅?”噴飯!

  说到底,明朝灭亡,亡于缺少全局眼光的执政,更亡于已经严重恶化的政治生态。拔高魏忠贤?这恰恰是对历史的教训,一种严重的不负责任。

  参考资料:《明史》、《明熹宗实录》、《清史稿》、《东华录》、《国榷》

Sharing is caring!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壹头条 » “魏忠贤不死,大明不灭?”喷饭!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