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德春拍】憨态可掬 指墨留馨—卢光照旧藏潘天寿指墨《午睡》

【嘉德春拍】憨態可掬 指墨留馨—盧光照舊藏潘天壽指墨《午睡》

  潘天寿 (1897-1971午睡

  设色纸本 立轴

  92×77cm

  题识:午睡。颐者寿指墨。

  钤印:阿寿、潘天寿印、强其骨

  鉴藏印:卢光照藏

  卢光照(1914-2001)题签条:睡猫。潘天寿画。卢光照藏,一九七八年装裱于北京。

  潘天寿在《听天阁画谈》中详细记录了自己创作指墨作品的心得:予作指画,每拟高其佩而不同,拟而不同,斯谓之拟耳。以生纸作大幅指画,每须泼墨汁,用食指、中指、无名指、小指四指并用,随墨汁迅速涂抹。然要使墨如使指,使指如使意,则意趣磅礴,元气淋漓矣。指头画,须粗中求细,细笔之画,须细中求粗。此作《午睡》,即是潘天寿指墨作品中,得心应手之作。

【嘉德春拍】憨態可掬 指墨留馨—盧光照舊藏潘天壽指墨《午睡》

  潘天寿指墨作画示范

  此件《午睡》构图颇具潘天寿花鸟画的典型风格,大块的山石占据画面的主体,饱满、稳定。睡猫拉长的身体卧于山石之上,潘天寿先生曾言:“文章要四边四角做,才能与众不同,不落俗套。”画家以线条勾勒轮廓,以手指代笔,线条更加流畅自然,富于力量。潘天寿的花鸟画,受八大山人影响颇深,画猫之题材,或卧或立,多作双目圆睁,如夜间捕鼠之态,一味霸悍之野性流露,而此件《午睡》,花猫憩于石上,尽情享受正午阳光,宁静而又安逸。伸长的脖子,突出的脊背,更显出躯干的伸展,观之更觉舒适。

【嘉德春拍】憨態可掬 指墨留馨—盧光照舊藏潘天壽指墨《午睡》

  潘天寿作品中几种猫的形象

  1950年代,潘天寿作画益多,同一题材往往不止创作一件。而其中有时又有推敲画面的思考,通过不同的构图的调整,精益求精。此件《午睡》亦有成组之变体画,即是收藏于中国美术馆的《睡猫》(1954年作,87×76.2cm)。每逢潘天寿作品展览,《睡猫》都会因其独特的题材、可爱的造型,为广大美术爱好者所关注。

【嘉德春拍】憨態可掬 指墨留馨—盧光照舊藏潘天壽指墨《午睡》

  左图:《睡猫》中国美术馆藏

  右图:《午睡》卢光照旧藏

  对比中国美术馆所藏笔墨本《睡猫》,卢光照先生所藏指墨本的《午睡》则更显珍贵。两件作品中山石、睡猫、花草的构图安排大致相同,卢氏所藏《午睡》较美术馆藏《睡猫》高5厘米,画中山石益显高度,角度更显动势。卢氏藏本《午睡》中,通过指墨所塑造的线条,更加自然流畅,亦更富于变化。在略施浅赭的的山石块面上,卢氏藏本《午睡》中的点苔更加厚重、丰富,有此产生的山石的立体效果亦更加明显。两画中落款该如何安排,或许正是画家创作此组变体画的缘由。卢氏藏本《午睡》款署“午睡。颐者寿指墨”,书于画中山石之右。中国美术馆藏《睡猫》则于画面右上隶书长题“日当午,正深藏黠鼠,莫道猫儿太懒,睡虎虎。写西邻园中所见。时甲午初夏,寿。”相较二图,各有千秋,想来画家彼时对此之苦心经营,才得有如此两件作品,展现在我们的面前。对比观之,美术馆藏《睡猫》之长题对画面起到了回护的效果,而卢氏藏本《午睡》之安排,更显巧妙,结合画中猫的形象,所营造出的氛围更显轻松、自由。

【嘉德春拍】憨態可掬 指墨留馨—盧光照舊藏潘天壽指墨《午睡》

  《午睡》局部

  此件《午睡》后为画家卢光照先生珍藏多年。卢光照早年师从齐白石习画,1950年代担任人民美术出版社美术编辑,同全国各地的书画同道多有密切交流。此件《午睡》经卢光照先生数十年悉心收藏,即便是在动荡岁月,亦是如此。文革结束后,卢光照先生将此作重新装裱,并亲题签条,足见珍爱之情。今经家属释出,识者定当珍之爱之。

【嘉德春拍】憨態可掬 指墨留馨—盧光照舊藏潘天壽指墨《午睡》

Sharing is caring!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壹头条 » 【嘉德春拍】憨态可掬 指墨留馨—卢光照旧藏潘天寿指墨《午睡》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