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当北漂,不就是为了996吗

  近日,996火了!
996到底有多火?我没法儿像统计局一样,适时给出具体的数字结论,还信誓旦旦地张口大喊——“以我为准”。但我记得,印象中,每每有人或事火了,必定马上有另一个人或事出来顶雷,灭火,效果极佳。

  在996爆红的时候,“视觉中国”就扮演了这么一个角色,他借助“黑洞”的光环,着急忙慌地跳出来转移注意力。遗憾的是,它还是没能抢过996的风头。

  视觉中国,弱爆了!

  随着马云霸气地喊出一句“能做996是一种巨大的福气”,996再次跃上头条。

  刚知道996定义的时候,我甚至有点羡慕能够996的人。至少,早上9点上班,比我这8点上班的人能多睡一小时啊!只要早上能让我多睡一小时,哪怕晚上让我少睡N个小时,我都愿意。

  毕竟,好梦都是早上做的。而且,春天来了!

  即使不睡觉、不做梦,早上这多出来的一个小时,我可以看好几页书呢。学无止境!

  抛开做梦和学习这两件事,坦白说,我并不排斥996。(必须强调一下:是我个人,我一个人,并不排斥996。)

  相反,从我这些年上班的经历看,我认为这是一个可以接受的现实。

  所谓的996现象,就是早上9点(或9点半)上班,晚上9点(或9点半)下班,周六还要加班。与早上8点上班,下午考勤5点下班,实际晚上忙完再下班,周末全部加班相比,996简直小儿科!

  我一向喜欢我手写我心,那就复述一遍自己的故事:

  2016年9月,我离开了工作六年的演讲与口才杂志社,告别了全北京最安逸最幸福最有人情味儿的职场生活,很快便投入到A公司上班。

  因为考虑到六年来从未有过早高峰挤地铁、公交的经历,我害怕迟到,害怕拖公司后腿,害怕引发国家GDP波动,所以参加A公司面试的时候,我反复确认作息时间,对方给的答案非常肯定:早上八点上班,下午五点上班,弹性作息。就是这个弹性作息,让我一度误会了上下班的概念。

  A公司的活动非常多,几乎每个星期都有几场,地点不确定,但时间是确定的——早上七点开始,客人都会到场,所以员工必须在6:50之前到场。尼玛,我住在哪儿跟你没关系,挤地铁跟你没关系,路上跑多久跟你没关系,路上出了意外跟你没关系,可我每天早上上班的时间跟你有关系。说好的8点上班,6:50到场算什么鬼?有那一个小时的时间,我足以给媳妇儿做一顿美味早餐。

  我努力克服困难,争取每次都能准时到场,然后白天呵欠连连地上班,昏昏沉沉地作业。可总有意外的时候,三遍闹铃叫不醒我,早高峰堵车耽误我。然后,尽管8点准时到公司了,却不得不接受罚款的现实。人力给的回复很简单:有活动,提前去现场不算加班。8点打卡,算迟到!客人都到了,你为什么不到?其他人都能克服,你为什么不能克服?

  客人都到了,我凭什么必须得到?其他人都能克服,我凭什么必须克服?

  你能压榨一堆人,不代表你能压榨所有人。别人愿意,跟我没有一毛钱关系。我不愿意,就是不愿意。

  如果说早上让我早起,要我命的话。那晚上毫无意义地加班,则令我无语。

  犹记得,那是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夜晚,三个靓丽的姑娘,加上我一个丑八怪,在公司那家没有窗户的小屋里,鼓捣一本叫做“杂志”的册子。选稿、排版、校对,一直干到凌晨三点。我的任务,就是“大家都没走,你也别走”。好在,领导非常有人情味儿,她时不时地看看我,然后叮嘱:“要不,你先趴在桌子上睡一会儿,有事的时候,我们再叫你。”

  能有什么事?我一个文字编辑,属于我的选稿、编稿、校对任务全弄完了,再交付排版的。只因为她担心“万一”有问题,需要核实,所以把我留着。就这样,一直到凌晨三点。我打车回家,趴在后座就睡着了。跌跌撞撞进家门后,合租房里的哥们还以为进了贼,专门跑出来把我吼了一顿,让我滚,否则就报警。要不是我及时开灯,可能还要挨顿揍。

  第二天晚上效率高了不少,才干到凌晨两点就都作鸟兽散了。然后,周末再加班。

  而我所获得的回报,就是凌晨回家的打车费,公司报销。

  我也曾怯怯地问过关于加班费的事儿,对方回应得很干脆:“加班费没有,你可以找不忙的时候调休。如果这个月没调休,下个月就清零了。”

  与询问加班费时的胆怯相比,我更想理直气壮地问一句:这样加班的意义是什么?能提高效率,还是提升能力?既然时间不是紧张到必须熬夜完成,那第二天的效率是不是更高。如果必须熬夜完成,那第二天上午大家都迟到,算怎么回事?工作效率低下、管理能力欠缺,和现实紧急需要是两码事。

  讲这个例子,不得不承认,有抱怨的成分。任何一家公司,对员工提出要求没毛病,要求员工临时超负荷完成任何没毛病,凌晨三点回家也没毛病。

  有毛病的是,当你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时候,你应该爽快地打开财务的保险柜,为这份理所当然买单。至少,应该拿适量的钱,让我闭嘴。如果本身工资不高,还搞一堆“没毛病”,然后派一个业务夹生的人力来敷衍,那是你的不对。

  当然,如果你真能让我实现所谓的理想,那是另一码事。如果能提前交代这些现实,你愿意,我也接受,那也是另一回事。

  这,也是我对996的两个态度——如果现实需要996,那没毛病,但我希望:1、不要强迫员工996;2、该付加班费的时候,别跟员工讲人生和理想;3、实际作息和书面考勤不一致的,请提前说明,别到最后以“公司规定”为由打发人,搞得像要饭的。

  其实,我只是个捡瓶子的。

  我认同你,你就是公司规定;我不认同你,请按照契约精神来。

  为什么我个人不排斥996?很简单,作为一名北漂,我来北京就是上班的。上班时间的长短,对于我而言,没任何区别。有区别的是,你给我多少钱。

  同样的工作内容,同样的节奏,我同样能匹配的能力,如果你给我5000块钱,996,而别人给我5000块钱,朝九晚五,该选择谁,一目了然。除非我病得不轻。

  相反,如果你要求我996,一口价:两万。而别人依旧朝九晚五,5000块钱。我会毫不犹豫地投入到你的怀抱。

  我目前就是一打工的,我只有打工者心态。至于公司的技术、质量、管理和核心竞争力,那是高层考虑的事。我考虑的是我的技术,以及它所获得的回报。我愿意花时间去磨练技术,这也是我的事。别说加班就没有幸福感,我的幸福感,就是加班后获得应有的客观的满意的报酬换来的。

  谁不想白天得过且过,晚上会所嫩模?如果不具备这个条件,那就是一个字:干!没法儿讨巧地干,我拼时间去干总成吧?我要那么多时间休息干嘛?晚上回家吃鸡,还是看《都挺好》,或者装模作样地学习?不管哪一样,即使轻松愉快,都没有上班带来的幸福感强。

  有人说,工作就是为了生活,没有自由时间,工作没有意义,这没毛病。可你买一颗白菜,还为到底是两块钱还是两块一毛钱和卖菜的大叔吵一架,你的生活在哪儿?

  管不了别人的生活和幸福,我的幸福就是天天有事儿干,天天干着有用的事儿。可以天天加班,但别逼我天天加无意义的班。

  只要是正当工作,别说996,就是6126+8都成。哪怕是7*16都成。我做北漂,不就是为了上班吗?否则,回家给孩子换尿布都比跟你一起关在一栋楼里要强。

  说句你不爱听的:大半夜的,和你一起加班,如果不能真正做有意义的事,而只是磨洋工,大脑里难免会有乱七八糟的想法,难受!

  (扫一扫,一起扯闲篇儿)

Sharing is caring!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壹头条 » 我当北漂,不就是为了996吗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