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羞辱10年后,我把毁我一生的人送进监狱”

  本文系网易沸点工作室《槽值》栏目(公众号:caozhi163)出品,每天更新。

  东野圭吾曾在小说《恶意》中写:“就好像某天突然被贴上恶魔的符咒一样,霸凌事件就这么开始了。”

  这可以说是所有霸凌的共同点:

  因为不经意的一句话、一个动作,也可能毫无缘由,一个人突然就变成了被攻击的对象。

  这一点,没人比王晶晶看得更透彻。

  10年前,考入高中的王晶晶,开始遭受霸凌。

  她被孤立排挤,被骂“整容女”“炫富女”“神女”,被恶意P图,被肢体暴力……

  像所有经历过霸凌的孩子一样,她无数次对世界感到绝望,尝试过一次又一次自杀。

  直到10年后,她站出来袒露心事,揭开伤疤。

“被羞辱10年後,我把毀我一生的人送進監獄”

  1

  一只杯子引发的霸凌

  那场改变了王晶晶一生的噩梦,从高一就开始了。

  两个男生在教室里打闹,不小心碰倒了她的杯子。

  同桌随口开了个玩笑,“王晶晶这杯子值300万,你们惨了。”

  一句玩笑话,不知怎么地就被演绎成了“王晶晶吹牛说她的杯子值300万”。

  有人添油加醋,“那个男生赔了她200块钱,她居然嫌少”。

“被羞辱10年後,我把毀我一生的人送進監獄”

  男生曾拿出200元要赔给他,但王晶晶说不用赔

  这事被上传到当时很火的贴吧里,一时间,全校皆知。

  在贴吧里,掀起了一场全校“打假”的热潮:

  质疑王晶晶穿的衣服都很廉价,不可能买得起300万的杯子;

  把王晶晶矫正牙齿,造谣成她从小学就开始整容;

  同学编排她喜欢某男生,她澄清一句“我不喜欢,我又不缺男朋友”,但转眼就变成了“王晶晶男友成群”;

  王晶晶每解释一句,就会又多一个被黑的理由。

  “黑料”越来越多,她也越来越“出名”。

“被羞辱10年後,我把毀我一生的人送進監獄”

  这些“事迹”通过贴吧广为传播,几乎全县的初高中生都知道了。

“被羞辱10年後,我把毀我一生的人送進監獄”

  被污蔑为“神女”,被造谣卖身,也是常有的事。

“被羞辱10年後,我把毀我一生的人送進監獄”

  每次一打开贴吧搜索,就有数十条相关信息。

  更不幸的是,语言羞辱不是终点。

  一次,她在路上被某个学姐认出,学姐一口气打了她十几个重重的耳光。

  尽管在此之前,两人从没见过。

  类似这样的事,几乎每天都会发生。

  “成了全校所有人的敌人,谁都可以打我”,王晶晶说。

“被羞辱10年後,我把毀我一生的人送進監獄”

  她失去了所有朋友。

  曾跟她要好的女生,找到她说,“对不起,我不能再和你一起吃饭了。”

  诋毁王晶晶,在当时成了一种“政治正确”;

  起初有尚且清醒的人,为王晶晶辩解几句,但这部分人也成了被孤立、被取笑、被攻击的对象。

  三年的高中生活,有5/6的时间,王晶晶都只能独来独往。

  《奇葩说》的马东有一句名言:心里有很多苦的人,只要一点点甜就能填满。

  某一天,这“甜”出现了。

  一个男生走进了她的生活,夸赞她长得好看,经常和她聊天。

  王晶晶似乎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仿佛生命里又有了光。

  前期铺垫时间太长,她没起疑心。

  为了挽留住这唯一的朋友,王晶晶满足了他的要求:发了一张只穿内衣的照片给他。

  不意外地,“朋友”转头把照片发到网上。

“被羞辱10年後,我把毀我一生的人送進監獄”

  王晶晶遭到了更多羞辱,攻击她的话,越来越下流。

“被羞辱10年後,我把毀我一生的人送進監獄”

  这时,她早已患上抑郁症,正接受治疗。

  当网上又一次大规模传播她的照片时,她承受不住了。

  一口气吞了40多粒抗抑郁药物,企图自杀。

  被父亲救过来之后,2010年,她又开煤气自杀了一次。

“被羞辱10年後,我把毀我一生的人送進監獄”

  身边的人看她像看祥林嫂一样,他们咀嚼着她的悲伤,然后嚼烂了吐出来。

  “都自杀过好几次了,太老套了吧。”

“被羞辱10年後,我把毀我一生的人送進監獄”

  后来,王晶晶从高中休学,外出打工。

  可即使离开了学校,她依然无法摆脱困境。

  一天,一个女生加王晶晶为好友,称是王晶晶附近学校的。

  “我觉得你人不错,想和你交朋友。”

  王晶晶喜出望外,接纳了这位新朋友。

  发工资后,她请客请朋友出来吃东西,给朋友买衣服。

  后来王晶晶才知道,这个所谓的“朋友”也是“卧底”。

  出来吃饭的同时,对方一直在偷拍自己的照片,再在网上直播“神女”的行踪。

  直播下面的评论,有一句格外刺眼:

  “真傻,怎么会有人真心喜欢你。”

“被羞辱10年後,我把毀我一生的人送進監獄”

  王晶晶上大学,就有曾经的校友出现在她大学贴吧,“宣传”她当年的故事;

  毕业后开网店,就有人莫名其妙地出现,造谣说她的东西是假货;

  这场长达8年的噩梦,彻底改变了她的人生:

  她学业被毁,性格大变,不敢再信任任何人。

“被羞辱10年後,我把毀我一生的人送進監獄”

  王晶晶在节目里说:

  那些单个的人,比如学姐,只是打了自己十几个巴掌;

  另外一些人,其实只是跟风辱骂了她几句。

  如果只有单个的几件事,她其实可以很快忘掉,回归正常生活。

  “当年每个人在这把火里面都没添太多的柴,但是我的房子,已经烧掉了。”

“被羞辱10年後,我把毀我一生的人送進監獄”

  2

  等不来的道歉

  去年,王晶晶一纸诉状,把当年的贴吧管理员送进监狱。

  那个管理员最终被判3个月。

  法庭上,王晶晶第一次见到这个诋毁她数年的男人。

  可对方自始至终,连看都没看她一眼。

“被羞辱10年後,我把毀我一生的人送進監獄”

  事件曝光后,一些曾经的跟风者找到王晶晶,向她道歉。

  但当年的主犯们,一个都没有站出来。

“被羞辱10年後,我把毀我一生的人送進監獄”

  曾扇过王晶晶耳光的学姐闻风而来,发了篇长文。

  先撇清关系:不知道300万的杯子是什么事,从没诽谤过王晶晶,只是个“局外人”。

“被羞辱10年後,我把毀我一生的人送進監獄”

  谈到自己动手打人,“局外人”只承认自己打了两个巴掌。踢人的原因,也是因为王晶晶。

“被羞辱10年後,我把毀我一生的人送進監獄”

  接着指责王晶晶拿九年前的事炒冷饭,网上曝光后,她深受伤害。

  潦草地道个歉之后,提出要求:删除和她的有关内容。

“被羞辱10年後,我把毀我一生的人送進監獄”

  曾发过王晶晶内衣照的男生,被扒出来。

  他回应:“苍蝇不叮无缝的蛋。”“年纪小不懂事。”

“被羞辱10年後,我把毀我一生的人送進監獄”

  多年过去,施暴者不曾为自己年少时犯的错背负歉意。

“被羞辱10年後,我把毀我一生的人送進監獄”

  二十六岁的王晶晶,在节目里显得很从容,俨然是一个成熟的女性。

  可当被称为“神女”的侮辱再次被唤起,她好像一瞬间又回到了十几岁的时候。

  无助,绝望。

“被羞辱10年後,我把毀我一生的人送進監獄”

  在去年的采访视频中,王晶晶说到自己很难真正快乐起来

  王晶晶在节目里说:“我没办法相信任何人了”。

  “走在人群中,总会担心是不是有人正看着我,对我散发着恶意。”

  《和陌生人说话》栏目组邀请她时,也遭到怀疑:

  “是不是讨厌我的人,故意骗我的?”

“被羞辱10年後,我把毀我一生的人送進監獄”

  一个道歉,或许在8年的欺凌面前显得太过于卑微。

  至少,那些被侮辱的被轻视的不堪往事,可以有一个交待。

  这句道歉,王晶晶始终没有得到。

  3

  被归罪的受害者

  “人之初,性本善”这句话,在某种环境下罕见到让人怀疑。

  当恶性行为发生,比起体谅受害者、制裁施暴者,更多人倾向于在受害者身上找原因。

  所以旁观者喜欢说:苍蝇不叮无缝的蛋。

  很多人听了王晶晶的故事后问:

  “他们诽谤你,你为什么不解释?”

  王晶晶解释过。

  在被误传“茶杯价值300万”后,她立即就解释自己没说过这种话。

  可加害者们不相信平平无奇的版本,他们变本加厉,策划一场残暴的狂欢。

  他们为的就是让围观者相信:学校有一个王晶晶这样的奇葩。

  从300万茶杯、到整容、男友不间断的谣言,每一个都是针对王晶晶的反击又被生造出来的。

“被羞辱10年後,我把毀我一生的人送進監獄”

  于是,又有人问王晶晶,甚至包括她的律师:

  “你不理他们不就行了?”

  “他们骂你,你自己不要去看就好了,得了抑郁症就去看病呀,为什么一定要打官司?”

  她也忍气吞声过。

  在被学姐拦住扇了耳光时,等她反应过来,立刻抓住对方的手。

  对方尖声高喊“神女打人了”,她就下意识地放下手随人打。

  直到对方又踢了几脚才尽兴离开,没有一个人出面阻拦。

  “我就觉得可能是我自己(的问题)。”

“被羞辱10年後,我把毀我一生的人送進監獄”

  “为什么他们都欺负你不欺负别人?”

  “被这么多人针对,自己肯定也不是什么好人。”

  节目播出之后,王晶晶发了一条微博。

  她说,录节目其实是在一年前,那时,她还常常自责,在不停地尝试谅解伤害过她的人。

“被羞辱10年後,我把毀我一生的人送進監獄”

  她甚至害怕自己的行为给曾经向自己施暴的人带来麻烦。

  于是在网友为她说话时,她为霸凌者开脱。

“被羞辱10年後,我把毀我一生的人送進監獄”

  她的自我审查行为不是个例。

  “受害者有罪论”是普遍的,王晶晶只是其中的一个缩影。

  在韩国电影《素媛》中,小素媛打着雨伞独自上学,在离学校很近的地方碰到一个酒气冲天的大叔,遭到性侵。

  但经过无良媒体的大肆渲染,素媛一家仿佛成为了污秽之人,处处受到鄙夷。

  小女孩在接受心理治疗时说:“我觉得我应该给淋雨的大叔撑伞,所以我就给他撑了。

  但人们都说是我的错,谁也不夸我。

“被羞辱10年後,我把毀我一生的人送進監獄”

  霸凌者从没有感恩受害者的谅解,甚至不放过任何一个恶意揣测的机会。

  “恶就是恶,无需为恶找理由。我不再组织网友攻击母校,十年前的坐视不理,早已在暗中标好价格。”

  4

  别再制造下一个悲剧

  大多数霸凌受害者的一生,很难被人看到。

  像王晶晶这样站出来的,是极少数。

  一份名为《看见校园霸凌》的调查报告显示,3万6千多名受访者中,超过一半的人曾经历过霸凌。

  其中1/4的人欺负过别人,绝大多数也被别人欺负过。

  40.83%的被霸凌者选择了彻底放弃学业;

  过半的人选择转学或短期不来上学;

  也有人,没办法再对这个世界抱着期望活下去。

  去年十月,一名初二女生服药自杀。

  国庆节之后,她一直不肯去学校,在母亲逼问下才说出了自己被同学打的事情。

  家人带她去学校协商后,大家都以为处理好了这件事,女生也高高兴兴去上学。

  没想到才半天,她就再也不愿意去学校了。

  服药之后,女生打电话向爸爸哭诉:“没脸面在学校读书”。

  一条鲜活的生命就这样逝去。

  我们的文化对沉默习以为常。也是这些,让受害者的伤口更难以愈合。

  《房思琪的初恋乐园》中,无法接受老师恶行的房思琪,拼命说服自己:

  “我不能光喜欢老师,我要爱上老师,为爱的人做什么都是可以的。”

  作者林奕含说:“就是所谓教养,所谓加诸在身上的礼教,所谓的传统这件事情,注定了她没有办法讲。

  她只能把罪过揽在自己身上,默默承受着本不该她承受的恶意。

  霸凌对王晶晶的影响,持续了很久。

  现在的王晶晶,剪了一头利落的短发,显得愈发成熟干练。

  她用回了曾经被父母觉得“太厉害”的名字——王胜男。

  努力让自己的生活步入正轨,大胆对那些曾向她犯下恶行的人表达“恨”,更能与自己和解。

“被羞辱10年後,我把毀我一生的人送進監獄”

  但谁都知道,被伤害过,就永远不会有真正的和解。

  最复杂不过人心。

  小妹无法说感同身受,但还是希望,每一个经历过或正在经历困境的人,都能够勇敢地面对自己的存在价值。

  而对于施暴者的“火”,我们不去添那一把柴,也别忘了顺便泼上一盆水。

  受害者要的,从来都不多。

“被羞辱10年後,我把毀我一生的人送進監獄”

  想要在第一时间收到槽值文章的推送,欢迎关注我们的公众号,搜索“槽值”或者“caozhi163”就可以啦。

Sharing is caring!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壹头条 » “被羞辱10年后,我把毁我一生的人送进监狱”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