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2550万镑,买不起房的英国人,这样坐兰博基尼、穿奢侈大牌

  租房,是绝大多数刚刚步入社会年轻人的再熟悉不过的居住模式,没有之一……

  当然,有钱买房的土豪们表示▼

一年2550萬鎊,買不起房的英國人,這樣坐蘭博基尼、穿奢侈大牌

  图:MemeGenerator

  然而当现代生活的方方面面,消费基础都跟房价一样水涨船高,那些本来就买不起房的小伙伴们,也逐渐成为了开不起好车、穿不起设计师品牌衣服、用不起奢侈品包包、甚至连只汪星人都负担不起的一代……

一年2550萬鎊,買不起房的英國人,這樣坐蘭博基尼、穿奢侈大牌

  网络图

  于是,现代年轻人在生活中“租”来的消费品也越来越多。

  大家比较熟悉的,从打车的滴滴和Uber,到月费听音乐的腾讯网易Spotify,从全世界短租风生水起的Airbnb,到已经退热有段时间 功效单车……

  没错,其实这些“租”下来的现代生活,早就有了个听起来很高端的名字——“共享经济”

一年2550萬鎊,買不起房的英國人,這樣坐蘭博基尼、穿奢侈大牌

  图:FoundationforEconomicEducation

  这种现象在英国的普及程度,可能比国内小伙伴想象中更深。甚至买不起房的这代人已经又双叒多了个头衔:“租赁一代”(GenerationRent)。

  按照《英国电讯报》最近的一篇专题文章说法来讲,“租赁一族”泛指20岁至30多岁的人,他们迫于消费压力,一生中大部分时间(或是全部)都要面对租赁生活。

  如今,在所谓的共享经济中,他们专注于订阅与产品租赁相关的应用程序和网站,这意味着,从日常衣柜到家具和家用电器,所有的一切都可以租到。

一年2550萬鎊,買不起房的英國人,這樣坐蘭博基尼、穿奢侈大牌

  原图:Img43.com

  接受《英国电讯报》采访的罗迪·克拉克(RoddyClarke),就是典型的租赁一族。除了租房之外,他每个月还要在各类订阅服务上多花1000英镑。

  用克拉克自己的话来说,这让他可以“在不支付原价的情况下用得起奢侈品。我们都喜欢好东西,只是不能总是购买它们。这种生活方式让奢侈品不会成为精英阶层的专属品。”

  而“租赁”能让克拉克享受到些什么呢?举个例子,他正在使用的一款名为miwhip的应用程序,就提供了乘坐金色兰博基尼的机会。

一年2550萬鎊,買不起房的英國人,這樣坐蘭博基尼、穿奢侈大牌

  图:ForMyCars

  29岁的雷吉娜·拉扎连科(ReginaLazarenko)也是租赁经济的忠实成员。

  她每月花140英镑租用日常工作用装,而她使用的HigherStudio网站定期给她出借奢侈品牌、设计师品牌的最新款服装,从CommedesGarcons到PhoebeEnglish……更吸引人的是,她还可以随意无限次更换。

一年2550萬鎊,買不起房的英國人,這樣坐蘭博基尼、穿奢侈大牌

  图:Pinterest

  相关统计预测认为,截至2025年,共享经济为英国创造的价值将达到2550万英镑;而在5年前,英国共享经济规模才只有120万镑而已。

  房地产公司汉默森(Hammerson)最近的一份报告更是发现,64%的千禧一代表示,他们会考虑租用产品,其中超过一半的人使用Uber、Airbnb等网站;而在35岁以上人群中,这一比例仅为16%。

  与此同时,包括Spotify在内的订阅服务去年占据了英国音乐产业60%以上的收益,超过CD、黑胶唱片和下载的销售总和。

一年2550萬鎊,買不起房的英國人,這樣坐蘭博基尼、穿奢侈大牌

  图:Medium

  租赁,会占据未来人类主流生活方式的各个方面吗?

  这个命题现在很难有一个准确的答案。但对习惯了它的“租赁一代”而言,“租”,确实让他们似乎看到了未来。

  流动可持续的生活方式

  前面提到那位通过租车服务乘坐兰博基尼的克拉克,是一家pop-up store设计公司的设计师和创始人。他的工作时间和地点经常变动,一会儿到伦敦住一晚,一会儿又去挪威呆上一两个月。

  于是对于克拉克而言,“租赁”就成了他充满流动性的你工作生活最好的解决模式,并且这并不仅限于租房。

一年2550萬鎊,買不起房的英國人,這樣坐蘭博基尼、穿奢侈大牌

  “共享生活”(co-living)也成为了租房产业最新潮的模式之一。图:Dezeen

  在伦敦的时候,克拉克通常通过一个叫做Hostmaker的应用程序租一间公寓,再通过Zipcar签署租车服务,然后在Harth上租一张床和沙发,接着在TaskRabbit上叫一个帮手帮他收拾杂物,购买一张临时健身卡,并在BorrowMyDoggy上找到一只就伴的宠物。他说▼

  “这样意味着我可以按照我想要的方式生活。家不再是关乎地理位置,而是取决于你在哪,取决于一种你所欣赏的美学,让你有在家的舒适感。

一年2550萬鎊,買不起房的英國人,這樣坐蘭博基尼、穿奢侈大牌

  租赁宠物,那些喜爱“云吸猫云吸狗”的小伙伴,真的不考虑尝试一下吗?图:BorrowMyDoggy

  充满流动性的现代人生活,让他们成为了所谓的“数字游民”:他们从一份工作跳到另一份工作,从世界的一个地方换到另一个地方。

  于是“共同生活”(co-living)空间的概念也就应运而生。从像纽约的WeLive,到伦敦的Collective,世界各大城市都开始提供类似服务,把自己定位为带有办公空间和健身房的精致社区生活。

  居民们按周、月或更长时间租用一间卧室,而且根据广告宣传,住在一起是结识志同道合朋友的机会,同时也是时髦酒店或Airbnb的替代品。

一年2550萬鎊,買不起房的英國人,這樣坐蘭博基尼、穿奢侈大牌

  图:Pop-UpCity

  流动性之外,近些年流行的“可持续”(sustainable)也成为了租赁经济的一大关键词。

  前面提到那位“租”大牌服装来穿的拉扎连科就表示,最大的吸引力在于她并不拥有这些衣服▼

  “我喜欢这种衣柜管理的风格,这样能尽可能减少快时尚的消费。我们在Zara花100多英镑的衣服,穿几个月就被我们厌倦了。我们生活在一个虚假的富足世界,但这不是如今的现实,这种积累是不负责任的。

一年2550萬鎊,買不起房的英國人,這樣坐蘭博基尼、穿奢侈大牌

  曾经风光无两的ZARA、H&M等等快时尚品牌,近年来逐渐成为了“浪费资源”的代名词。图:卫报

  这份订阅还让她能够在工作必要时随时更新自己的衣橱。拉扎连科说▼

  “我所工作的行业,让我必须以干练的方式展现自己,展现出我所担任角色的创造性。,但是我的工资却不能都用来买这类衣服。

  也就是说,租赁经济让她用相对较低的成本,满足了现代社会对一个创意工作女性的“外观”要求,让她不至于被每月置装的开销压弯了腰。

一年2550萬鎊,買不起房的英國人,這樣坐蘭博基尼、穿奢侈大牌

  为了点赞,真的值得?

  偶尔,租高档时装和昂贵家具的美梦也会被现实击溃。

  克拉克承认划破过一张昂贵的桌子,拉扎连科撕破过一件衣服。但两人都表示,服务费用涵盖了合理的磨损损伤。事实上,HigherStudio反而要求客户不要清洗那些高档服装,不要试图去除污渍,也不要做任何修补,因为客户这么做往往弊大于利。

  尽管如此,克拉克说他已经学会了在选择短租家具时要谨慎,比如在狭窄的楼梯上“选择紧凑的物件,或者可以拆开的模块化沙发”。

一年2550萬鎊,買不起房的英國人,這樣坐蘭博基尼、穿奢侈大牌

  以上2图:giphy

  无论如何,这两位“租赁一代”都认为这样生活的收益大于成本。拉扎连科甚至觉得,不断增长的租赁市场将引领一个公共消费主义的新时代。

  也许有人会想问:为什么哪怕用“租”的方式,也一定要去消费那些超出本身赚钱水平的豪车、奢宅、大牌服装?这样“打肿脸充胖子”的心态到底如何而来?

一年2550萬鎊,買不起房的英國人,這樣坐蘭博基尼、穿奢侈大牌

  社交网络上日渐充斥的“炫富网红”。图:YouTube截图

  社交网络带来的“点赞文化”,似乎是一个答案。

  当你一想到自己在Instagram上炫耀地拿着最新款的LV包、住在宽敞奢华的Penthouse,一切似乎都值得了。

  克拉克就说:“愚蠢的是,因为某些东西在你的主页上看起来很好,你就会非常想拥有它们。人们试图否认这一点,但我们深受社交媒体的影响,想要那种Instagram式的生活方式。

  拉扎连科也是如此,她承认Instagram“是一种瘾”,但她说,她租来的新衣服在街上和朋友那里吸引了很多积极的评价。“能获得赞美是件很好的事情。”

一年2550萬鎊,買不起房的英國人,這樣坐蘭博基尼、穿奢侈大牌

  图:giphy

  未来,也许都是租来的

  无论动机如何,在“租赁一代”日渐壮大的现在,社会地理学家丹尼·多林(DannyDorling)认为,租借者应该意识到他们在市场上可能拥有的力量。

  他警告说,人们注册Spotify、Netflix这样服务不断累积,所正在建立的关系,从长远来看可能会越来越昂贵▼

  “问题是租金开始很低,但后来他们把价格提高了。我以每月0.79镑的价格租用云计算空间,但我知道它会上涨。我们不太擅长注意到有人不断从我们这里吸走小钱,所以租借时要小心,因为从长远来看,购买才会更便宜。

  多林还提出了另一个不那么明显的社会成本:“当你需要割草机的时候,是租一台更好呢,还是和你的邻居混熟,以便能够借用他们的割草机?”

一年2550萬鎊,買不起房的英國人,這樣坐蘭博基尼、穿奢侈大牌

  图:Gfycat

  目前“租赁一代”的主力军毫无疑问是年轻人,但Harth创始人亨丽埃塔·汤普森(HenriettaThompson)表示,这种情况正在改变。她说▼

  “我父母那一代人,也就是六七十岁的人,也受够了拥有这么多东西,尤其是当他们试图缩减房产规模的时候。他们从小就习惯尽可能少扔东西,所以这是一个较慢的转变,但却正在发生。这就是未来,除了洗漱用品和食物等消耗品,没有什么是租不到的,但我想总会有人找到办法让消耗品也可以被租借。

  
所以,除了美食这种用完就没有了的消耗品(尤其是能源),未来还有什么是不能租借的呢?

  (英伦圈综编,编辑:Moo,原文刊载自《欧洲时报》英国版与《英国电讯报》联合专版,原作者:RadhikaSanghani,编译:申忻,图片除标注外均来自网络,转载请注明。)

Sharing is caring!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壹头条 » 一年2550万镑,买不起房的英国人,这样坐兰博基尼、穿奢侈大牌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