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家将:历史上,杨继业是潘仁美害死的吗?

  作者: 子君

楊家將:歷史上,楊繼業是潘仁美害死的嗎?

  杨家将的故事在民间广为流传,传说、戏曲、影视、书籍等有不知几何的关于杨家将的记载。热血沸腾的故事能激发每一个中国人血脉中的冲动,恨不得自己披甲上阵与他们共同浴血奋战。

  杨家将的故事发生于北宋初年,然而在北宋中期便已经广为流传,这有其充分的历史原因。一方面,北宋始终面领着辽的威胁,杨家几代人都是边防大将,是保家卫国的英雄,自然值得流传。另一方面,杨家第一代统帅“杨令公”杨业战死疆场,其背后却是昏庸的军事决断与争功的小人所致,让天下人为其喊冤叫屈,故事的流传也反应了当时北宋的百姓渴望收复故土的愿望。

  民间传说与真实历史

  一、民间传说

  民间传说中的杨家将是一个逐渐丰满的故事,从北宋中期一直到清代,杨家将的杨门中人越来越多,甚至包括女将、家丁都纷纷披挂上阵。南宋遗民徐大焯所著的《烬余录》,元代的杂剧

  《昊天塔孟良盗骨》,明代纪振伦的《杨家将通俗演义》,清代熊大木的《北宋志传》这些精彩的故事里杨家将逐渐成为了全国家喻户晓的人物。

  二、真实历史

  1.杨业归宋

  杨业,又叫杨继业,绰号“杨无敌”,山西太原人。杨业最初是北汉的大将,北汉在今山西中部及北部地区,是五代十国之一,彼时的皇帝是英武皇帝刘继元。

  公元979年宋太宗赵匡义御驾亲征北汉,一路杀到太原城,孤城危卵,眼见难以维持,杨业便劝刘继元投降(既而孤垒甚危,业劝其主继元降,以保生聚)。

楊家將:歷史上,楊繼業是潘仁美害死的嗎?

  杨无敌的名字宋太宗赵匡义早就听说过,所以刘继元一投降,杨业便被赵匡义重用,任命右领军卫大将军、郑州刺史。(继元既降,帝遣中使召见业,大喜,以为右领军卫大将军。师还,授郑州刺史。)赵匡义将杨业安顿在了边关,凭借着屡次战功,杨业深的宋太宗的厚爱,同时也深深的打怕了契丹人,以至于契丹人一望到杨业的旌旗便走(契丹望见业旌旗即引去)。

  树大招风自古皆然,同时代的边防大将见杨业春风得意,有人写了匿名信给宋太宗揭杨业的短,宋太宗看完后,只是将信重新装回信封里派人直接送个杨业,以表示对杨业的无限信任。如此皇恩,杨业自然感激涕零,誓死效忠,而这也为后来杨业战死疆场埋下了伏笔。宋太宗的这份君臣之恩如此厚重,杨业只能战死、不能降。

  2.杨业之死

  公元986年,宋太宗赵匡义决定北伐辽国,收复燕云十六州。兵分三路直扑燕云十六州,东路军以曹彬为统帅,中路军以田重为统帅,西路军以忠武军节度使潘美为统帅,杨业为副统帅,西上阁门使、蔚州刺史王侁(shen),军器库使、顺州团练使刘文裕为护军。几路人马组成联合大军一举拿下了云(今山西大同)、应(今山西应县)、寰(今山西山阴)、朔(今山西朔州)四州,驻军桑乾河。联合军主将潘美即后世小说戏曲中潘仁美原型。

楊家將:歷史上,楊繼業是潘仁美害死的嗎?

  燕云十六州图

  西路军一路高歌猛进,东路军曹彬却碰了个硬钉子,于是宋太宗赵匡义便决定让几路大军都撤回,潘美、杨业的西路军便又撤回到代州(今山西代县)驻军。

  好不容易打下的地盘不能就这么转手让出去,宋太宗赵匡义便下召要求将云、应、寰、朔四州的百姓全部迁入内地,由西路军保护百姓,保证迁徙的顺利进行。

  西路军撤回代州之时,契丹萧太后亲帅十万大军已经发起了反攻,一举将寰州又攻陷了。敌人虎视眈眈、来势汹汹,想安全将四州百姓迁出来谈何容易。杨业便提议,不和契丹大军硬碰硬,分兵应州,诱辽军向东,另以强弩手千人扼守石竭谷口(今山西朔州南),阻击辽军,以保民众安全南撤。

  按理说杨业次计应是上上之策,宋太宗的诏令只是让迁四州百姓,而且契丹一路南下又屡克宋军,东路军的曹彬已经溃败,正是契丹大军士气高涨之时,实在不宜与之正面冲突。但王侁却跳出来反对。

  

  侁沮其议曰:「领数万精兵而畏懦如此。但趋雁门北川中,鼓行而往。」文裕亦赞成之。

  业曰:「不可,此必败之势也。」

  侁曰:「君侯素号无敌,今见敌逗挠不战,得非有他志乎?」

  业曰:「业非避死,盖时有未利,徒令杀伤士卒而功不立。今君责业以不死,当为诸公先。」

  将行,泣谓美曰:「此行必不利。业,太原降将,分当死。上不杀,宠以连帅,授之兵柄。非纵敌不击,盖伺其便,将立尺寸功以报国恩。今诸君责业以避敌,业当先死于敌。」

  ——《宋史》

  

  从史书所载可知,王侁痛戳杨业的软肋,杨业虽得宋太宗赵匡义的恩信,但他是北汉降将也是不可否认的事实,王侁一句:“你不是绰号杨无敌么?现在敌人在我们眼前耀武扬威,你却避而不战,你是不是有啥别的想法?”,让杨业这个曾经的降将只能硬着头皮上战场。

  临行前杨业对潘美的一段自我陈述也说明了杨业的所处及必须硬上的缘由:

  

  杨业哭着对潘美说:“这次行动一定对我们不利。我,是太原的降将,按理应当处死。皇上没有杀我,恩宠我让我做了将帅,交给我兵权。不是我放过敌人不去攻击,只是想等时机,准备立点军功来报效国家。现在大家责怪我躲避敌人,我应当率先死命杀敌。”

  

  按理说,潘美做为主将应该有权决断此次军事行动是否进行,但潘美却即没有反对,也没有同意。作者分析,潘美是无法表态,并不是不愿意表态。

  理由一是西路联军本就是各地军团临时组建起来的,现在王侁和刘文裕两个人都赞成打,那自己也索性就让杨业试一试;

  理由二是东路军曹彬大败,潘美做为西路军统帅自然希望能打一场打胜仗以震军威,况且杨业对战败也是做足了充分准备,并且与潘美、王侁、刘文裕定下了战败后的军事布置。

  杨业的军事布置如下:

  

  「诸君于此张步兵强弩,为左右翼以援,俟业转战至此,即以步兵夹击救之,不然,无遗类矣。」

  即在陈家谷口(今山西宁武)布下兵马箭矢,等杨业转战回来时,就一齐杀出来救援。要不这么做的话,一个都活不下来。

  

  杨业没有低估契丹大军的实力,率军与契丹大军从寅时(凌晨三点)一直鏖战到巳时(上午十点)。但杨业却高估了自己的战友,王侁在陈家谷口左等右等不见杨业回来,以为契丹大军被杨业挫败,担心军功让杨业一个人抢了,便率军撤离了陈家谷口。统帅潘美制止不住王侁,王侁一撤,潘美军力锐减,便只好挥军南撤二十里。

楊家將:歷史上,楊繼業是潘仁美害死的嗎?

  杨业与契丹大军力战,但还是大败,死伤无数,消息传回来后,潘美便只能率军退走。等杨业退到陈家谷口时,哪里有一兵一卒接应,史书所在尤为动人,摘录余下:

  

  业力战,自午至暮,果至谷口。望见无人,即拊膺大恸,再率帐下士力战,身被数十创,士卒殆尽,业犹手刃数十百人。马重伤不能进,遂为契丹所擒,其子延玉亦没焉!

  此段文字不甚难懂,且原文更能展现杨业之名将风采,故不译成现代文。

  

  结局就是杨业被俘,其子杨延玉战死。杨业被俘后,叹息道:

  

  「上遇我厚,期讨贼捍边以报,而反为奸臣所迫,致王师败绩,何面目求活耶!」

  

  最终的结局是杨业绝食三日而死,潘美降职处理,王侁、刘文裕被革职查办。北宋的雍熙北伐以一次惨痛的失败告终。

  总结

  杨业之死,罪魁祸首应当时王侁、刘文裕,潘美虽亦有过,但若无王侁不从号令挟军退却,杨业或未必战死。潘美之过,在于统军不力,无法有效节制联合军。其实北宋军事方面采用的这种联合军的形式,是其雍熙北伐失败的主要原因之一,包括东路军曹彬的冒进导致大溃败也是有这个原因。

Sharing is caring!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壹头条 » 杨家将:历史上,杨继业是潘仁美害死的吗?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