餐饮加盟的水到底有多深,谁趟谁知道

  本文系网易“人间”工作室(thelivings)出品。联系方式:[email protected]

餐飲加盟的水到底有多深,誰趟誰知道餐飲加盟的水到底有多深,誰趟誰知道

  2017年初,我又给老王念叨:“现在做广告太操心了,钱不好挣。”

  其实,这话是我故意说给他听的。我认识老王5年了,他做餐饮,我做广告设计,常有业务来往。可是,除了特别急的活儿,老王没有一次不拖款的。这次也是一样。

  没想到,听完我的抱怨,老王却一反常态、像是找到了“知音”一般:“你是不是也想做个躺着也能挣钱的买卖?这样吧,年底咱俩搞个事情。”

  等到这年11月初,老王果然来找我谈这个“躺着挣钱的大买卖”了。

  老王信誓旦旦地说,通过他对餐饮市场的观察,他觉得快餐式酸菜鱼品类将风靡2018年的餐饮市场。他想建一个酸菜鱼品牌直营店,全国范围内的招商加盟,赚加盟费和指定物料的供应差价,其中指定物料包括鱼片、调料、酸菜等适合长期保存和大量日耗的半成品。

  我原以为他只是找我提供设计服务,便给了个报价,老王却连看都不看,直接说,“一起合伙干吧。”我这才明白老王真正的用意。

  彼时市场上的餐饮加盟公司大致分两种,一种是快招公司——快速招商,不做直营店,主要的利润来源于加盟费,加盟商开店后经营状况与公司无关;另一种则是常规公司,除了和快招公司大同小异的前期推广招商外,很大一部分精力都会放在后期服务上,也就是二次销售,除了挣加盟费,还挣开店后的钱,比如每年的品牌管理费、指定物料的供应等等。也正因如此,总公司会尽力让每个店坚持得更长久些,看起来对加盟商也是颇为负责的。老王打算做的便是这种。

  听他说完,我有些心动了。

  很快,我和老王,以及老王的远房兄弟小胡、还有老王店里的运营赵经理,我们4人便初步达成入股协议:除老王外,其他3人每人入股3万,各占15%的股份,剩下55%都是老王的。工资分配如下:老王无月薪,其余人每月3千元,然后就是等年底按比例分红。

  4人分工也很明确:老王负责公司整体运作,老王老婆临时担任财务工作;我则发挥自身优势,对品牌视觉化进行设计规范,建立CIS系统(Corporate Identity System,企业形象识别系统),便于连锁店的应用;小胡主要负责后厨技术;赵经理除了负责目前老王手底下7家快餐店铺运营外,还要负责所有加盟店的后期运营指导,最重要的是新项目直营店的运营。

  作为公司的形象店,这家直营店是加盟商实地考察的主要对象,由老王全款投资,盈亏由他个人承担,但条件是所有原材料必须按照成本价供应。按照老王的话说:“直营店哪怕是亏本搞活动,也要造出火爆的场面,成本价可以让店里有更多空间搞促销。你们投资的这些钱,开个店都不够,我开这个店,也不为了挣钱,主要是为公司做一个形象店,我吃点亏,你们就偷着乐吧。”

  我决心赌一把,便停了之前的工作,全身心投入到了新公司。

  你要拿出总部的气势来,让加盟商跟着我们走

  公司最早的一批加盟商里,有一位叫赵红利。

  赵红利原是一个通信公司的技术员,在本市外派已3年有余,年薪十几万。这年年底,赵红利正好结束外派准备回老家。

  直营店开起来后,赵红利来吃过几次,觉得这个项目“大有可为”,便和未婚妻商量,回老家也开一个加盟店——“一人上班,一人创业”——听起来确实非常理想。

  找上门来的赵红利很快就败倒在老王“年后涨价”的“谈判策略”上:现在签约,1.88万,并且免费辅助选址、免费开业现场支持;年后签约,2.88万,且没有免费扶持项目。

  赵红利很快就签了约。其实那时候,我们加盟费底线也就是1万元。

  签完合同后,赵红利并没有着急开业,他一直觉得,年前签了这个合同就已经挣到了。之后便筹备婚礼、度蜜月,直到来年4月才给我打电话说:“于总,我找着店面了。”

  根据“服务”所包含的内容,我和老王当即飞了过去,考察了店面格局、位置之后,我对赵红利最为相中的一个商铺提出了质疑:地理位置一般,而且上下楼结构使用率不高,还得多雇一个员工。赵红利皱了皱眉,老王立马给我使了一个眼色,转而安抚他道,“没事儿,加个传菜梯就行了。”

  赵红利立刻转忧为喜,当即定了这个店。

  回去的路上,老王责备我:“飞机来回不花钱啊,既然他都看中了,我们就没必要耗费太多财力精力了。店开起来,经营不好,那是他自己的事情。”

  店铺定下来,空间效果图也很快出来,赵红利找了装修公司开始动工。期间他还来公司直营店进行为期7天的学习培训,抵达当晚,老王就设宴热情招待了他。

  酒过三巡,老王开口问赵红利:“你那同事,不是也有做这个项目的想法?”此前,赵红利曾和老王提起过,自己有个同事叫许家鑫,也想加盟。

  赵红利让酒精烘得满脸通红,头发腻腻地粘在额头上,想也没想:“他现在正考虑离职,离职后可能就要干了。”

  老王赶忙往赵红利身边凑了凑:“如果你把你同事招进来,按照2.88万合同签约,公司就立刻给你打款1万元,作为招商提成,怎么样?这个提成比例,史无前例!”

  我有些吃惊,想不到老王还有这一手。更没想到的是,赵红利竟毫不犹豫地拿起手机,也没顾忌此时已是深夜11点,打通电话后、几乎是用命令的口气说道:“家鑫,你现在赶紧订机票,明天就飞过来,先过来把合同签了。”

  饭后,王总提议去唱歌,我扶着赵红利同乘一辆出租车,下车后赵红利就吐了,吐完眼里就闪着泪花对我说:“于哥,我压力特别大,做这个项目,按照公司的说法,10来万就能做起来,但现在我都投了20多万了,已经超预算了,另外父母不支持,我对这个项目到底行不行也没有信心,可我谁也不能说……”

  我拍拍他的肩膀,依照公司的惯用说辞,安慰他道:“没事,公司会全力支持你的。”

  公司支不支持另说,许家鑫是非常支持赵红利的。第二天,许家鑫真的来了,毫不迟疑地签了合同,赵红利也在当天顺利地拿到了1万块的“提成”。

  此后,许家鑫比赵红利更加积极地寻找店铺。还没等我们去实地考察,他已经自作主张、租下一个基建刚刚完成的商场里的店铺,虽然房租低、减免优惠多,但按照行业内的说法,这还是个需要“养”的地方。我和老王看了,赶忙叫停——在这个位置开店,必死无疑。

  许家鑫只能按照老王的说法,边将店铺转租,边继续寻找其他商铺。但好的地方租不起,租得起的地方人流却一般,为了能尽快帮助许家鑫开店,我和老王也跟着跑了一整天,终于在某大学附近,找到一个性价比还算不错的地方。

  老王对我说:“这个地方的状态和赵红利的店铺差不多,稍微上点心来做,亏不了的。但是这次的装修,一定要严格把控,别像赵红利的店,弄得一塌糊涂,严重影响品牌形象。”

  按照公司要求,许家鑫的店铺开始装修了。直到有一天,他忽然给我打了个电话:“于总,我这边店还没装修好呢,怎么冷冻的鱼片就给我发了过来?而且还发了一吨。”

  我一听,不对呀,他的开业首批物料清单还没出,款也没打,公司是不可能随便把物料发过去的,我去找库管员问,库管员则说,省外冷冻物料都是老王直接安排发货的。

  我问老王,老王却说:“这批物料早就在厂家那边定制了,并且储存了一段时间,再不发出去,需求量不够,生产厂家肯定会涨价。这样吧,你就和加盟商说,是厂家把货发错了,反正许家鑫开业也得配货,你协调下先让他打款,再把货提了。记住,一定要先让他把款打到公司,再告诉他物流的联系方式。”三言两语,老王就把这个棘手的锅甩给了我。

  因为省外的加盟商前期根本不会考虑到——从总公司订货的冷冻产品,一次必须订一吨以上——当然这些加盟商预料不到的事情,公司也不会主动告知。先别说货款数额较大,物流费得自己承担,日常储存就是一个大问题。

  几番周折,许家鑫终于同意打款提货,等钱到了账,我心里却很不舒服,实在忍不住找到老王说:“这个事确实不应该这么干,不符合流程,对加盟商也不负责。”

  老王却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你不这么干,公司的成本就要上升,这个利润的流失算谁的?再说了,加盟商已经交加盟费了,店铺也在装修中,他会因为这批货款不干了?拿出总部的气势,让加盟商跟着咱走!”

  我无话可说。

  许家鑫的店铺装修完那天,他在群里说问:“装修完了,打算这几天开业,公司什么时候派人过来?”老王便派我和新入股的招商经理老宋去“开业现场辅导”。

  尽管当初我一再嘱咐许家鑫,装修施工一定要按照图纸来,但让我最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桌椅颜色没有按照色板色值、电线走的明线、灯具样式不对、吧台用的二手的,而且明天就要开业,后厨设备竟然还没进场。

  “装修弄成这个样,设备、菜品都没到场,明天怎么开业?明天也别开业了,装修不达标。什么时候整改完毕,什么时候申请开业!”许家鑫不在店里,我和老宋看完后,甩下这句话就转身走了。

  刚回到宾馆,许家鑫的电话就跟了过来:“于总,设备和菜品马上就送到店里了,我这都准备得差不多了,明天开业没问题的……装修是有些地方不合格,我开业后再整改……不是我不想把这个店装修好,资金实在太紧张了,原先那个店还没转出去,现在又是订货、买设备,我早就没钱了,现在用的钱都是刷信用卡的……”

  他说得我又心软了。可是,毕竟是省外的店,这对招商加盟有着很大的作用,形象做不好,对公司发展可是非常不利的。我夹在公司和加盟商之间,实在很难办。

  我挂掉电话,对老宋说:“要不咱们再过去一趟吧,把这个事情说清楚。”还没等出门,老王的电话来了:“怎么许家鑫给我打电话说你不让开业?”

  我把事情复述了一遍,老王给我支招说:“这样吧,你就和许家鑫说,通过与公司协商,允许开业,但是后期必须要整改。现在都弄这个样了,宣传都做了,早开一天、多用一天的物料,咱就多挣一天的钱。再说,开业如果延后,咱还有必要再跑一趟吗?你自己把握吧。”

  既然老王这么说,我还能说什么。

  回到许家鑫的店里,许家鑫正从货车上卸不锈钢操作台,浑身蹭得脏兮兮的,满脸大汗地冲我笑了一下,俨然一副民工的样子。我心里不禁叹了口气,为了省钱,他能自己干的全自己干了。

  当天晚上,我和老宋帮许家鑫把设备弄好,试了菜品,一直忙到深夜两点。令人欣慰的是,开业还算成功,前期经营也基本没有太大问题。而至于他之前的店铺转租回款与否,开业半年来是否收回了成本,也没听他说起过。

  “既然他们不打电话找咱,为什么咱要打电话问他呢?如果经营不好,那是咱的责任吗?”老王这样和我说道。

  合同签了钱交了,剩下的死活就是你们自己的了

  韩总本是厨师出身,在我们当地一家酒店工作,老家牡丹江。这些年,家中老母亲的身体一年不如一年,韩总便萌生了回老家开店的想法。临走前,在朋友介绍下,认识了老王。

  大概是出于对朋友的信任,加盟前,韩总一次都没来“考察”过,甚至尝没有尝过。确定加盟后,我和老王就带着合同、产品样品奔向韩总的老家。

  我们到了的第二天,韩总接我们吃饭,借着饭店厨房的锅灶,这才第一次试了下样品的口味。韩总本身就是厨师,尝了一口立刻说道:“菜没啥问题,就这么地吧,现在我再领着你们去看看我找的店铺。”

  出租车上,老王在手机上打了几个字递给我,上面写着:今天尽量把店定下来,尽快签合同。我点点头。

  逛了一下午,看了四个商圈,最终出于资金的考虑,还是选了一个不太理想的地方。通常做快餐加盟的,前期资金投入都不大,老王也提前铺垫好了退路,和韩总说:“根据韩总你这个租金预算,这个地方说要做火爆,还是挺难的,堂食加外卖,好好做还是可以的。”

  转让费、房租、押金等一系列事宜和房东商量完后,就等着第二天签约了。老王在旁边一直帮着韩总讲价,还真讲下来好几千块。事后,韩总说要好好感谢我们一番,又安排好了吃饭的地方,这终于正中老王的怀——该是谈加盟费的时候了。

  酒过三巡,老王上厕所之际,离桌前给我使了个眼色。老王走后,我故意和韩总偷偷说:“韩总,都是朋友了,加盟费上一会儿我也跟王总申请申请,多给优惠。”

  韩总满嘴油水地说:“没事,该怎样就怎样。”

  等老王回来坐下,我借着话头转向王总:“王总,刚才和韩总说加盟费的事情,咱也给韩总优惠优惠,今天我酒喝多了,斗胆做个主,2.88万的加盟费,弄个整儿,2万。”

  韩总端着酒杯说:“都是兄弟,万儿八千都不是事。这算来算去吧,确实有些紧张……”

  “钱都不是事儿,但是呢,公司是合伙的,于总也是股东之一,这件事谁说了也不算。不过,我来牡丹江,就把你当大哥,我是公司大股东,今天我说个数,只要于总同意,咱就定了。1万7,比年前价格还低,今晚后半场,还是我请。”老王说完一口干了。

  我只能是再助攻一番,酒杯一碰说:“没问题。”我也仰头干了。这下就把韩总架了起来,韩总犹豫了几秒,也一口把酒吞掉说:“就这么定了。”

  谈生意,终究绕不开面子。

  第二天下午我们就返程了,从那天起,老王和韩总就几乎再没联系过,韩总给老王打电话,老王从来都不接。

  没多久之后,我在外地出差,一天,韩总忽然打电话问我:“于经理啊,我来学习,怎么都没人管?给王总打电话老是不接,联系不上啊。”

  我只能让他等一等。挂了电话发信息给老王,老王却直接说:“合同签了,钱也交了,剩下的就是你们的工作了,老打电话找我是干什么?”

  我又打电话给小胡,他基本都在店里,培训的事情都是由他来负责,可小胡却说:“我在别的店顶岗,让他先去后厨学习吧,我打电话跟厨师说一声。”

  打了一圈电话,勉强算是帮韩总安排上了。后来听说,当晚老王都没去见韩总,只是派人请他吃了一顿饭。据说那天,俩人一直喝到凌晨,一共喝了100多瓶啤酒。

  离韩总开业还有3天,装修、推广、宣传物料一一就绪,韩总的电话又打来了:“于经理,你帮我问问,我开业订的鱼片什么时间能到?还有你家王总怎么回事?电话不接信息不回的。”

  我心里一惊,还有3天就开业,鱼片怎么会还没到。找到库管,库管还是那句话:“都是王总定的,我不知道啊。”

  再去找老王,老王却说:“忘了跟厂家说发货了,现在发货,大概也得一个星期才能到。”

  “开业都准备好了,宣传也已经推出去了,这怎么办?”

  “你和韩总协商一下延期开业吧,理由你和库管商量下,你们处理这件事。”老王又一次甩了锅。

  我只能拉着库管,琢磨怎么应付韩总。“要不这样,你在群里和韩总说一声,就说冷链的车半路上坏了,天气热,拉的鱼片变质没法用了,现在厂家重新发了一批货,大概一个周后到,延期开业吧。”

  库管刚把这段话发在了群里,没1分钟的工夫,韩总电话就追过来问:“于经理,你们家库管说物流车坏了,现在重新发的货,一个周才能到,那我开业怎么办?现在人也到齐了,每天工资好几百,延迟开业我的损失谁给报?”

  “韩总,你别着急,现在情况已经发生了,我已经安排设计把推广的内容做了调整。现在没有别的办法,我们也正在和物流公司协商解决方案,咱们先把开业的事情弄好了,这些事情后期再谈……说实在话,谁也不希望发生这些事情,咱积极去解决,好不好?”

  韩总叹口气说:“也只能这样了,然后在帮我问问看,常规物料什么时候到?我这边一帮人闲着没事干。”

  第二天,常规物料就到货了,韩总的电话再一次追过来:“这就是你们公司找的物流公司?物流费这么高,我算了算,按照这个成本,根本挣不到钱。还有就是有些破损了,没法再用了,这个费用谁管?”

  我的脑袋又大了,问了库管,库管说:“发的料不多,也就这家物流公司能上门提货。”行吧,都为了省事,把成本全转嫁到加盟商身上了。

  我硬着头皮给韩总回复说:“我们公司都是用的这家物流,如果运费高,下次我安排库管换家物流。”

  一个周后,韩总的店开业,所有人都舒了一口气,韩总也忙于经营,偶尔发些图片到手机上作为宣传,但是没有火爆的场面。偶尔,他会在群里提起开业延误、物料破损的事情,但那个服务群再也没人回复他了。

  临近春节的时候,韩总给我打电话说:“于经理,这个店我打算转让了,根本不挣钱,你看看剩的物料还能退吗?”

  我问:“还剩多少物料,如果没过保质期的话,我可以申请一下。”

  他迟疑了一下,又说:“算了,我现在一边营业一边转让,剩的物料也不是太多,最后剩个几袋半箱的,我也懒得计较了。”

  后来,我还等着他退货的消息,但是韩总再也没和我联系过。

  到头来,也就是自己人坑自己人

  2018年初,老王召集开了一个股东会议,说:“店里的老宋想要入股,咱商量下怎么个入股法。我的想法是,五人合伙是最合适的,相当于五行,缺一不可。根据我前期对他的了解,他大概能入股7万,看看给他多少股份合适,我觉得3到5个股足够了。一会儿我把他叫过来,你们就装作不知道他入股多少钱,来了大家一起聊聊吧。”

  老宋其实比我小,但面相老成,我们都他老宋。老宋之前出国打过几年工,在船厂做电焊工,挣了点钱回来,又不安于上班,想自己搞点事干,于是便想到了餐饮,加上和老王是一个村的,便来了我们店里做后厨的工作。

  老王说,他不想稀释自己的股份,希望我们3个人“一人出1个股”,见他意图这么明显,我们也只能顺势同意了。

  最终,老宋以7万入股金,拿走了3个点的股份,每月2千元工资,做店里的招商经理,每个月固定拿15%的招商提成,外加一个前提条件:一年内招商超过50家(这是老宋自己定的目标),完成任务,才能算正式入股,如果没有完成招商任务,本金无息返还,股份收回。

  第二天,老宋就把7万块钱转给了老王。

  后来我和老宋熟悉了之后,我也问过他:“当时你是不是傻?为什么不先问问我,或者赵经理?”老宋就呵呵一笑说:“我都分析过了,以为你和老王是一伙的。”

  老宋确实很勤劳,几乎天天在外面跑,但几个月下来,完全没有任何业绩。我看着他笔记本上记了一串的联系方式,问他:

  “不全是,一部分是咨询的,另外一部分是我扫街扫出来的。”

  “扫街?怎么扫街?”

  老宋一副功臣的样子说:“就是有些饭店,我过去问,想不想换个品牌做一做?”

  我忍不住怼他:“你现在还能双腿走路,真是运气好。人家饭店干得好好的,你跑去问这个?相当于你是婚介所的,人家两口子还在好好过日子,你去问人家,有没有换个对象的想法?不把你腿打断就算是不错了。”

  老宋便摆出一副无奈的样子说:“那我能怎么办?王总让我招商,办公室都没有我的电脑,天天让我不要窝在办公室,要出去跑,我怎么跑?”

  我想了想也是,对于招商,老王同样没有任何的头绪。餐饮加盟招商,大部分通过线上或口碑转化,但是线上推广费用投入太大,还需要专门的话务员,老王既不敢冒险,又没能力拓展线上,以至于本地城市几乎趋于饱和,但外地市场还近乎空白。而像扫街式的招商模式,在当今的行业内,绝对算是个笑话了。

  等大家逐渐认识到老宋的招商能力后,老王也觉得头疼了,不止一次问我:“老宋到底怎么回事?”再往后,类似出差、送货、搬运、接机这类杂活,就被随机分配给老宋了。

  就这样到了7月初,老宋来了快5个月了,一共招到3个加盟商,其中2个还是他认识的朋友。老宋自己也觉得这么耗着不是办法,便向老王开口说:“王总,不行我就撤股吧。”

  但是吃进嘴里的肉怎么好轻易吐出来?老王的推辞模棱两可,就这么一直拖着。

  很快,老宋就想出来一个办法,反正撤出来后也想做餐饮,不如联合两个伙伴加盟好了。听到这个消息,我更吃惊了,问他:“店铺找好了?”

  老宋说:“找好了,临市的一个新商场,计划年底开业。老王推荐的。”

  临市是一个县级市,人口不过百万,况且新建的商场离市中心太远,周边又无成熟商圈——又是一个需要“养”的地方——而老王之所以推荐,只是因为他和这家商场的招商经理相熟罢了。

  我稍微提了一句,老宋恍然大悟,但仍然觉得老王找的地方挺好——装修好,商场也差不多开业了,接着不久便是春节,客人一定不少——“只要有人流量,挣钱不是问题”。

  看他如此决绝,我也不方便再说什么。随后,老宋便以家里人住院需要钱,从老王那里先要回5万块,回头又和他的合伙人签订了两个店的加盟合同,交了4万元加盟费,老王还主动返给老宋1万块钱“提成”:“这1万块钱不用告诉你那个合伙人,自己留着就行,我们谁也不会去说。”

  最终加上开业订货的款项,老宋原本入股撤出来的钱,拿在手里还没捂热,就又转回了老王手里。

  由于老宋开的是家商场店,第一款店铺设计效果图就被老王直接“枪毙”了,指责我说:“这可是个大商场,我们一定要把两个店的空间形象升级,做成升级版旗舰店。再说了,装修又不用咱花钱,让他们做去。”

  “按照老宋的资金预算,他够呛能按照效果图做啊。”我对老王说。

  “装修不达标不让开业!”

  升级版的效果图做出来后,我把图纸扔给老宋后就没怎么管,因为两个店的装修预算达30万,已经远远超出了老宋的预期。

  那段时间,老宋不时问我:“老于,墙体有没有别的材料替代?光这面墙的瓷砖我就得花9千块钱,还不算人工。”“老于,这个地砖效果现在找不到现货啊,我自己找了其他颜色的都铺好了。”

  有天,我顺路过去看了一眼,和韩总一样,老宋也是亲自上马,带着口罩帽子,一身尘土,正在后厨用电镐扩地槽。

  “怎么就你自己干?你的合伙人呢?”

  “一个家里人生病陪床去了,另外一个有事去外地了。”老宋满脸的无奈。

  临近开业前几天,老宋找我说:“商场提前试营业,得做些宣传的东西。”

  “装修什么的都弄好了?拍些照片过来,给老王看看,即使不达标,也让他有个心理准备。”老宋答应着,却迟迟不见发图。拖到最后几日,总算发来,我一看,心里一沉——装修效果只达到了施工图标准的60%,连最基础的灯光都没有弄好,环境暗黑,就餐环境体验极差。那天,老王直接找到老宋说:“装修这样还想开业?现在马上和商场去协商,明天不开业!”

  老宋急了,委曲求全地说:“王总,不开业不行啊,钱都花得差不多了,再不开业就耗死了,况且菜品都准备好了……”

  老宋软磨硬泡一番,老王终于松了口,说:“你看眼前这些东西,都达不到开业标准,你拿什么开?要不这样,先开一个店,这个店装修得还凑合,把所有人都集中到这里,今晚通宵,全力以赴把这个店先弄好。”

  第二天勉强开了业,趁着商场“11·11”活动,老宋开业前3天每天营业额都能达到七八千,按照这样的销售情况,不出3个月就能收回成本。老宋笑得合不拢嘴,我却告诫他说:“别高兴太早,等商场开业结束,春节结束,才是一个正常的销售状态。”

  可老宋仍然沉浸在挣大钱的幻想中:“我分析过了,后期每天能卖3000我就满足了。”

  不出所料,开业期一结束,营业额跳崖式下落,老宋每天的营业额徘徊在300元至1000元之间——这连成本都不够。

  2019年春节,老宋打电话给我拜年,我问他销售情况怎么样?另外一个店什么时间装修整改完成开业?老宋却叹了口气说:“别提了,商场根本没人,装修的钱都掏不出来,根本没法整改。再就是负责采购的合伙人,现在竟然都从采购款里偷偷抽油水了,这么下去,我觉得不会太长久。”

  后记

  其实,早在2018年2月——公司刚刚组建4个月之后——起初的4个合伙人之一赵经理就提出要撤资。

  他离开前,我们单独喝了一次酒,他说:“我是第一次碰到这样做公司的,没有任何的入股凭证和协议,没有对公账户的户头,甚至连税务都没有登记。所有的款项都是通过老王的微信走的,他老婆记不记账都是个未知数,进货价也只有老王自己知道,说好的每季度财务公开,全部无法兑现。”这些问题,赵经理私下都跟老王提过,可老王一直都没有解决。

  “你要多留个心眼啊,好运吧。”赵经理走之前给我说。

  其实,他提的这些问题,大部分我也看在眼里,但就这么走了,我心有不甘,况且按照现在的招商进度,不挣钱是不可能的,年底不分红也是不可能的——那时候,我仍旧单纯地这么认为。

  但在之后的这一年,眼看着加盟商们满腔热血的希望,全部变成了泡沫,一开始看起来很美好的“躺着挣钱的大买卖”处处都是坑,我才终于明白,自己其实早就陷入老王的圈套中了。

  离2019年春节不到一个月时,公司的库管忽然不辞而别,留下一堆乱七八糟的账本,完全无法对账。老王老婆作为会计,最终也没能整出来一个年度报表,只是在放假前两天的股东会议上做了通报:“今年财务是亏的。”至于营业额多少、亏损多少、什么时候开始亏损的等一系列疑问,都以“没法查账”作为唯一的理由。

  此时,公司20多家加盟店3家店都已倒闭了,剩下超过一半的店也已经渐趋衰落,绝大部分都是在硬撑着或考虑转让。

  而我的这一年,除了拿到应有的工资外,最终和小胡每人分红只有2万元。我压住心中的不快,问老王这个分红比例的标准是什么,老王不置可否,只是说:“现在公司是亏损的,我从家里先拿这些钱给你们过个年,我吃点亏就吃点亏吧。”

  春节后我正式提出撤股的想法,但老王也开始不回我信息、不接我电话了。再往后,老王就如同消失了一般,撤股这件事,我已不知要拖到何年何月了。

  (本文人物均为化名,同时此文描述为行业个例,不作为行业投资参考)

  

  编辑:唐糖

  题图:《北京爱情故事》剧照

  

  关于“人间”(the Livings)非虚构写作平台的写作计划、题目设想、合作意向、费用协商等等,请致信:[email protected]

  关注微信公众号:人间theLivings(ID:thelivings),只为真的好故事。

  作者:老卖

Sharing is caring!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壹头条 » 餐饮加盟的水到底有多深,谁趟谁知道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