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肉入药史:从脑髓到肥肉,人类身上都是“万能神药”

  在我幼小的心灵深处,曾经有一部电影深深地触动了我的灵魂、颠覆了我的三观,它叫做《一代妖后》。尽管我现在对整部作品印象模糊,但仍旧记得晓庆姐姐“慷慨”地割下大腿上的肉给皇后治病的画面。

人肉入藥史:從腦髓到肥肉,人類身上都是“萬能神藥”

  《一代妖后》截图

  当时受到剧情冲击的我,脑海里冒出的第一个问题就是——人肉居然还能治病?紧接着一个更加惊悚的问题侵入脑海——人肉究竟是个啥味道?

  有先驱已经试了味儿

  2016年,英国记者Greg Foot因为和我有同样的疑惑,成为了现代社会第一个合法品到“人肉”味儿食物的人。毕竟,在现代社会“吃人肉”这个动作本身不犯法,但在“吃”之前你可能就已经犯下了“盗窃、侮辱尸体罪”、“故意伤害罪”、“杀人罪”等等罪名。

  他利用了一个看似完美的原理:大部分食物的口感味道80%取决于它散发出的气味。于是,他让人从他大腿上取下了一块肌肉组织,送进了实验室煮熟并对其进行了分析。

  随后,根据分析结果,把羊肉和猪肉按比例混合,制作出了复刻版的“人肉汉堡”。

  据他所说,这个汉堡味道不错,入口即化,口感介于牛肉与羊肉之间。

人肉入藥史:從腦髓到肥肉,人類身上都是“萬能神藥”

  其实,“吃人肉”这个看起来野蛮的行为,在人类历史长河中源远流长。除了饥不择食的求生欲、政治和情感因素外,还是一剂治病救人的 “良方”。

  要尽孝,就拿自己入药

  在中国历史上,人肉入药的药方最早可以追溯到《新唐书孝友列传》中提到的《本草拾遗》:“唐时陈藏器著《本草拾遗》,谓人肉治羸疾(意思是用人肉治疗不治之症)。”

  遗憾的是《本草拾遗》已经失传,所见的也不过是一些引用。

  但从历史上我们可以看出,“割股疗亲”的做法源远流长。最早见诸正史可以追溯到《旧唐书隐逸传》。据记载,当时有个叫王友贞的人为给妈妈治病,听了医生的话,竟然真的将自己屁股上的肉割了一块喂给妈妈吃。

  接下来,“玄幻”的事情发生了:王妈妈在吃完儿子屁股上的肉之后,居然真的好了。

  类似的记载并非仅此一家,光是在正史中这样的例子就屡见不鲜,不同的只是有的人病好了,有的人病没好。

人肉入藥史:從腦髓到肥肉,人類身上都是“萬能神藥”

  “割股疗亲”图|《点石斋画报》第166号(光绪十四年九月)

  当然,吃人肉治病的风俗不止在我国有,在曾经的欧洲更是风靡一时。

  你中国人能吃的肉,我欧洲人一样能吃!

  大约从公元25年起,在古罗马帝国的部分地区,“医学界”就一直在酝酿如何将尸体用在医学上。自1200年以来,尸体在欧洲得到了更有组织、更广泛的使用,这种做法一直持续到19世纪90年代。

  几个世纪以来,医生们尝试了许多与尸体有关的疗法,应用领域广泛:从痛风到普通伤口都有涉及。一时间人类遗骸成了治愈一切的良药,这种疗法被称为“尸疗(corpse medicine)”。

  15世纪,欧洲人普遍认为木乃伊是包治百病的“灵丹妙药”

  16世纪晚期,木乃伊被视为治疗淤伤“最早也是最后的药物”。

  18世纪,用木乃伊制成的止血酊剂以及治疗剧毒咬伤、关节疼痛的膏药成为了广大民众的必备药品。

  下图为1867年巴黎一家药房的阁楼里发现的遗物,上面写着“圣女贞德的遗骸”,后被科学家证明是公元前三至五世纪的木乃伊。

人肉入藥史:從腦髓到肥肉,人類身上都是“萬能神藥”

  巴黎某药房的遗物丨图源:J. FOUCHET/SIPA/NEWSCOM

  如果说木乃伊是“灵丹妙药”,那头骨就更是“万能神药”了。

  当时的医生将头骨蒸馏成烈酒,用于治疗疼痛、胃病、癫痫、发烧等疾病,英国国王查理二世甚至花了6千英镑(≈现在的719220英镑≈600W人民币),来购买蒸馏头骨的配方,制成“国王的琼浆”。

  其中,头盖骨上的苔藓——松萝,更被视为名贵药材,是止血药的首选。

人肉入藥史:從腦髓到肥肉,人類身上都是“萬能神藥”

  油画《小约翰特莱斯特》中描绘了长着松萝的头盖骨 | 英国国家肖像画廊,伦敦

  除了木乃伊和头骨,在欧洲的古代医学中,人类脂肪也被认为有神奇的药用性,他们用脂肪药膏涂抹在患处治疗骨痛、牙痛、痛风,将脂肪粉末吞下以缓解内出血。当时脂肪药用的普遍程度,不亚于在小超市货架上摆放的零食,可以随意买到。

  所以春春猜测,那个时期的胖子很值钱,升天的胖子更值钱。

人肉入藥史:從腦髓到肥肉,人類身上都是“萬能神藥”

  约17、18世纪,用来储存人类脂肪的药缸|图源:维基百科

  人肉真的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好

  很多事实告诉我们,人肉也好,身上掉下来的肉也好,并非不可替代的食材,更别说用它来治病了。人类作为食物链顶端的生物,不仅有着重金属含量超标的隐患,所携带的病毒也有致命之虞。

  人类的大脑组织中,有一种叫做“朊病毒”的致命病毒。这是一种构造特殊且会在脑中形成海绵状孔洞的致命蛋白,即使在烹饪过程中也不会失活。

  巴布亚新几内亚的原住民曾有在葬礼上食用过世亲人软组织的习俗,也因此在二十世纪中叶被朊病毒夺走100多条宝贵的生命。

人肉入藥史:從腦髓到肥肉,人類身上都是“萬能神藥”

  1962年,巴布亚新几内亚东部高地的一位当地领导人要求原住民停止他认为正在杀害妇女和儿童的巫术。| 图源:www.npr.org

  此外,闻之色变的艾滋病,也被医学界认为是通过“猿猴—人类—葬礼食亲”的食物链完成初步扩散的。

  不仅如此,IPEN(一个致力于“通过胎盘治疗促进产后恢复”的组织)所宣称的“使用胎盘治疗可以促进产后恢复”,也并没有得到任何一项医学研究的证实,反而有许多医学研究认为,胎盘中存在的大量雌激素和孕激素,容易打破体内激素平衡,引发严重疾病。

  2017年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就公开声明过,胎盘胶囊的制作包装过程并不足以消除传染病的病原体,已有母亲摄入胎盘胶囊使得宝宝染上“迟发型B型链球菌菌血症”的病例发生。

  从犀牛角成分被证明和手指甲如出一辙、到鱼翅汤营养价值宛如粉丝汤、再到煮燕窝等于煮口水,这无一不在证明,瞎吃不如会吃。

  也该是时候,让我们用科学来证明人肉以及其它人体组织,都只是由客观基本元素组成的普通有机物了。让每一种包治百病的“灵丹妙药”跌下神坛,以真实身份示人,这才是医学的真正价值。

  编辑:阿纸

  参考资料:

  [1]Sugg, R. (2008). Corpse medicine: mummies, cannibals, and vampires. The Lancet, 371(9630), 2078-2079.

  [2] A Brief History of Medical Cannibalism | Lapham’s Quarterly Magazine

  [3] Butler, D. (2007). Joan of Arc’s relics exposed as forgery | Nature.com

  [4]When People Ate People, A Strange Disease Emerged | www.npr.org

  版权声明:本文为春雨医生原创稿件,版权归属春雨医生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授权与合作事宜请联系[email protected]

Sharing is caring!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壹头条 » 人肉入药史:从脑髓到肥肉,人类身上都是“万能神药”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