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宫新掌门:长相神似唐僧的敦煌“扫地僧”!

故宮新掌門:長相神似唐僧的敦煌“掃地僧”!

  4月8日,

  执掌故宫7年的单霁翔退休。

  这位故宫博物院史上第6任院长,

  把近600岁的紫禁城

  打造成了中国最大文创IP,

  以活力四射的方式,

  俘获大量青年粉丝。

  单霁翔的继任者,

  是来自敦煌莫高窟的“扫地僧”

  王旭东

故宮新掌門:長相神似唐僧的敦煌“掃地僧”!

  敦煌研究院第四任院长王旭东(右)

  这个被网友戏称

  “长得神似唐僧的人”,

  其实是个实实在在的工科生,

  他研读水利,

  机缘巧合“半路出家”来到敦煌,

  与茫茫风沙相伴半辈子;

  他是“理工直男”,

  曾认为敦煌壁画就是“土和矿物”,

  却把敦煌文化捧在手心,

  一心一意守护敦煌28载……

  2020年,紫禁城600岁生日,

  这位新的故宫掌门

  能否让故宫焕发新的光彩呢?

  NO.1

  半路“出家”的“理工男”

  1967年2月,

  王旭东出生在甘肃张掖的山村。

  张掖地区十分缺水,

  在冬天,王旭东一家如果吃完了冰,

  就只能牵着毛驴走几小时,

  到山下驮水喝。

  因此王旭东十分崇拜

  给家乡修水利的工程师,

  他从小就立志

  长大一定也要成为水利工程师,

  让家乡摆脱缺水的困境。

  在高考结束,报志愿的时候,

  王旭东从一本、二本到专科,

  填写的所有志愿,都与水利有关。

  后来王旭东如愿被兰州大学

  水文地理与地质工程专业录取,

  大学毕业后他立即返回家乡,

  成为一名水电处技术员。

故宮新掌門:長相神似唐僧的敦煌“掃地僧”!

  若不是1991年那个偶然,

  王旭东一定不会和敦煌结缘。

  1991年,

  应美国盖蒂保护研究所建议,

  敦煌研究院到兰州大学

  希望找一个素质过硬的地质学人才

  参与到莫高窟的保护工作中。

  学校立刻推荐了王旭东,

  而此时的王旭东已经毕业,

  并在家乡干了近1年的水利工程。

  王旭东对敦煌文化一窍不通,

  惟一的印象就是父亲在莫高窟前

  拍的一张模糊照片。

  后来在老师一番苦劝下,

  王旭东勉强答应“先去敦煌看看”。

故宮新掌門:長相神似唐僧的敦煌“掃地僧”!

  初到敦煌的这一天晚上,

  王旭东独自一人

  绕着莫高窟走了一圈,

  冬天的莫高窟覆盖着皑皑白雪,

  更显神秘和壮美。

  这些已经静静存在了千年的石窟,

  触动了王旭东的心弦。

  被敦煌夜景震撼,

  王旭东和敦煌正式结缘,

  只不过他没想到,

  自己在敦煌一待就是28年。

  初到敦煌研究院的王旭东

  成了莫高窟的“扫地僧”,

  他每天都要拿着扫把挨个洞窟扫,

  几个月的工夫就跑遍了

  莫高窟全部的492个洞窟。

  作为一个工科生,

  王旭东对壁画艺术毫无感觉,

  “不知道是什么内容,

  也不觉得有什么时代特点。”

  王旭东只觉得壁画是土和矿物,

  关注到的也只是壁画开裂和剥落的问题。

故宮新掌門:長相神似唐僧的敦煌“掃地僧”!

  1999年7月,王旭东(右三)与中外专家在莫高窟第85窟壁画保护现场讨论。来源:敦煌研究院

  但在壁画修缮上,

  王旭东的专业知识帮了大忙。

  莫高窟曾有两个洞窟,

  虽修缮多次可壁画依然反复损坏,

  研究所的同事都说这是“患了癌症”,

  觉得这俩洞窟很可能救不回来了。

  王旭东接手洞窟救治工作后,

  进行了一系列地质调查,

  发现是空气中的水分,

  使壁画中的盐分不断溶解和结晶所致,

  解决了困扰研究所20多年的问题。

故宮新掌門:長相神似唐僧的敦煌“掃地僧”!

  2005年,王旭东在新疆楼兰壁画墓做现场抢救性支顶。

  王旭东救下了不少敦煌壁画,

  他对敦煌文化越了解,

  就越觉得之前小看了敦煌文化,

  “学问太大了!

  内容实在是太丰富了!

  比如有一幅“舍身饲虎”的壁画,

  王旭东开始并不理解

  为什么会有这样把自己喂老虎的壁画。

  后来通过学习当时的历史,

  王旭东才明白这是在表达

  佛教中牺牲和众生平等的精神。

故宮新掌門:長相神似唐僧的敦煌“掃地僧”!

  敦煌“舍身饲虎”壁画。来源:敦煌研究院

  最打动王旭东的,

  是第158窟的涅槃像。

  他觉得这尊穿越千年的佛像,

  透过沧桑的历史,

  将古人对美好的向往

  和向上向善的生活态度传递给了他。

故宮新掌門:長相神似唐僧的敦煌“掃地僧”!

  158洞窟释迦牟尼涅槃像。来源:敦煌研究院

  “从那个时候起,

  我对敦煌文物才有了发自内心的敬畏。

  耗费千年才完成的莫高窟,

  在王旭东眼里

  已经不再只是泥巴、沙土和矿物,

  而是有血有肉,

  诉说着古人生活和文化的“活化石”。

  NO.2

  我就是“敦煌的服务员”

  王旭东在敦煌越来越有归属感,

  他逐渐把对科研的热情,

  转变为保护敦煌文化的执着。

  当得知敦煌第一任院长常书鸿,

  曾经带领大批艺术家,

  在茫茫大漠中挖沟筑墙,

  想尽一切办法从黄沙手中挽救敦煌文化时,

  王旭东才明白自己所做

  与先辈们保护敦煌所做的努力相比,

  不过九牛一毛。

故宮新掌門:長相神似唐僧的敦煌“掃地僧”!

  第一任院长常书鸿被称为“敦煌的守护神”,第二任院长段文杰是“敦煌的艺术导师”,第三任院长樊锦诗是“敦煌的女儿”。

  后来王旭东常常泡在洞窟里研究,

  敦煌的冬天非常冷,

  在洞窟里工作的时候,

  即使一层层地穿了厚厚的棉裤

  都会觉得冷气从脚底渗透全身,

  但王旭东在里面一待就是一天。

  每次从洞窟工作回来后,

  王旭东都会认真写下工作笔记。

  年复一年,这种记录从不间断,

  办公室里就数他笔记最多,

  都堆成了小山,

  他还会经常翻看,温故知新。

故宮新掌門:長相神似唐僧的敦煌“掃地僧”!

  敦煌112窟壁画来源:数字敦煌

  在敦煌的第24个年头里,

  王旭东接过老一辈

  敦煌学者的接力棒,

  成为继常书鸿、段文杰、樊锦诗之后

  敦煌研究院第4任院长。

故宮新掌門:長相神似唐僧的敦煌“掃地僧”!

  站在先辈们的肩旁上,

  王旭东不仅感到守护敦煌责任重大,

  还十分心疼莫高窟

  这个“脆弱的孩子”。

  莫高窟与设施完善的博物馆不同,

  洞窟内的壁画雕塑都是不可移动文物,

  尤其壁画是用泥巴、草、

  矿物和动物胶制作出来的,

  二氧化碳和湿度的细小变化,

  就会对其造成不可逆的损伤。

  如果不加控制,

  壁画表面就会开裂、爆裂甚至脱落。

故宮新掌門:長相神似唐僧的敦煌“掃地僧”!

  壁画修复师修复莫高窟130窟起甲壁画。来源:中新网南如卓玛摄

  王旭东明白无论如何保护,

  这些敦煌壁画,

  总有一天会彻底消失,

  是看一眼就少一眼的文化遗产。

  但他希望在这些文化瑰宝消失之前,

  能有更多人去理解和传承它们。

  “最大限度地延缓它的‘衰变’!

  可开放旅游与洞窟保护

  几乎是个无解的矛盾,

  游客进入洞窟带去的二氧化碳和水,

  是文物的“噩梦”!

故宮新掌門:長相神似唐僧的敦煌“掃地僧”!

  莫高窟249窟壁画已经部分损坏,不可修复。来源:数字敦煌

  后来王旭东想了个法子,

  他建立启用了莫高窟数字展示中心,

  每位游客都会先被引导到这里

  观看两场莫高窟的高清电影,

  对莫高窟了解的差不多了,

  再去参观实体洞窟。

故宮新掌門:長相神似唐僧的敦煌“掃地僧”!

  敦煌数字展示中心全景图。

  这样一来,游客在洞窟内

  停留的时间能缩短到5分钟,

  游客看了壁画,壁画也不致损坏。

  王旭东为保护莫高窟,

  还在全国文化遗产单位中,

  率先开启了每天6000人

  为最大承载量的网络预约参观模式,

  大大缓解了莫高窟文物的损耗。

故宮新掌門:長相神似唐僧的敦煌“掃地僧”!

  莫高窟外的游人。来源:中新网

  为了能够让莫高窟“永久”保存,

  让子孙后代也能瞻仰前人的文化,

  王旭东决定将整个敦煌文化“数字化”。

  在王旭东的推动下,

  “数字敦煌”网站在短短两年

  就上线了30个洞窟的全景影像和

  4430平米的超清壁画,

  在网上预览的清晰度,

  甚至比在实体洞窟中打着手电还清楚!

故宮新掌門:長相神似唐僧的敦煌“掃地僧”!故宮新掌門:長相神似唐僧的敦煌“掃地僧”!

  但数字化工程十分巨大繁琐,

  仅一个洞窟的数据采集

  最少就要耗费1个月的时间,

  可敦煌有整整735个洞窟!

  而且对采集的海量数据,

  还要做精细化处理才能形成全景影像,

  这对敦煌研究所的人力财力

  是个很大的挑战!

故宮新掌門:長相神似唐僧的敦煌“掃地僧”!

  工作人员在采集洞窟数据。

  王旭东一方面积极争取政府资金,

  一方面用独具敦煌特色的文创产品

  向社会各界募资。

  NO.3

  打造敦煌网红产品

  文创产品很容易“叫好不叫座”,

  王旭东也经受过业内不少质疑,

  “创新会否简化甚至扭曲传统文化?”

  “年轻人懂敦煌吗?”

故宮新掌門:長相神似唐僧的敦煌“掃地僧”!故宮新掌門:長相神似唐僧的敦煌“掃地僧”!

  敦煌DIY丝巾

  深思熟虑之后,

  王旭东还是决定“小步快走”,

  既保留敦煌文化精髓,

  也要做出适合年轻人的创新。

  第一批敦煌文创上线后,

  包括敦煌DIY丝巾、敦煌口红等,

  一下子成了年轻人追捧的“网红产品”,

  仅2017年一年,

  敦煌文创产品的销售额

  就达到惊人的1700多万元!

故宮新掌門:長相神似唐僧的敦煌“掃地僧”!

  敦煌“菩萨色号”口红

故宮新掌門:長相神似唐僧的敦煌“掃地僧”!

  敦煌主题手机壳

  王旭东还积极与腾讯等平台合作,

  把遥远而神秘的敦煌文化,

  变得现代、有趣,

  易于年轻人接受。

  比如莫高窟285窟的西魏菩萨,

  就成了深受欢迎的“C位菩萨”。

故宮新掌門:長相神似唐僧的敦煌“掃地僧”!

  只要功夫练到位,站在哪里都是C位

  
游戏《王者荣耀》,

  也成了敦煌文化大放异彩的舞台!

  那些在大漠深处的壁画,

  成了游戏中可操控的人物,

  那敦煌静谧的声音,

  在韩红和方文山的创作下,

  成了口口传唱的悠扬乐章!

故宮新掌門:長相神似唐僧的敦煌“掃地僧”!

  《王者荣耀》主题曲《遇见飞天》

故宮新掌門:長相神似唐僧的敦煌“掃地僧”!故宮新掌門:長相神似唐僧的敦煌“掃地僧”!

  
王旭东还让年轻人直接加入到

  敦煌数字化的进程中,

  他联合腾讯推出的

  “敦煌数字供养人”H5和视频,

  仅2小时就获得百万关注,

  募集的资金则全部用于

  莫高窟55号窟的数字化!

故宮新掌門:長相神似唐僧的敦煌“掃地僧”!故宮新掌門:長相神似唐僧的敦煌“掃地僧”!

  莫高窟第55窟

  在敦煌文化突然流行的背后,

  是王旭东和全体敦煌人,

  不断地探索和努力。

  但谈起自己对敦煌的付出,

  王旭东总是诚惶诚恐,

  “我在这里28年,

  跟一千年相比,算什么?

故宮新掌門:長相神似唐僧的敦煌“掃地僧”!

  对王旭东来说,

  他早已不是28年前,

  对敦煌传统文化一窍不通的理工青年,

  “我是敦煌的服务员,

  服务我的同事,

  服务这份珍贵的文化遗产。

  如今,在52岁的年纪,

  王旭东从75岁的敦煌研究院

  进入94岁的故宫博物院,

  这对他来说又是一场考验。

故宮新掌門:長相神似唐僧的敦煌“掃地僧”!

  故宫在单霁翔的努力下,

  已经成为“可盐可甜”的新一代网红大IP。

  无论是段子频出的故宫淘宝,

  或是在年初引爆口碑的

  “紫禁城上元之夜”。

  故宫屡次上新,

  都能在网络掀起波澜,

  吸引年轻人的眼球,

  相信这次上新第7任院长,

  也会不负众望。

故宮新掌門:長相神似唐僧的敦煌“掃地僧”!

  4月9日,新老掌门人在故宫

  2020年,故宫将迎来600年大寿,

  我们期待,

  王旭东“执掌”下的故宫,

  承历史之渊源,

  开时代之生面,

  焕发新活力、新魅力!

  本文综合自:

  《揭秘腾讯与敦煌合作:从最初的不理解到深度合作》中国经济网;

  《王旭东接棒单霁翔任故宫新“掌门”为什么是他?》中国新闻网;

  《敦煌研究院院长王旭东:第一次修壁画手抖得无法下手》中国新闻网;

  《单霁翔退休,王旭东接任!我们将看到怎样的“故”宫“新”故事?》CCTV文化十分;

  《双面敦煌:数字化让千年石窟“活”起来》新华每日电讯

  — THE END —

  本文选自北洋之家”(ID:bypm2016),灼见经授权发布。

Sharing is caring!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壹头条 » 故宫新掌门:长相神似唐僧的敦煌“扫地僧”!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