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来你可能不信,但今年已经有17位西班牙女性死在性别暴力中了……

  
2019年以来,西班牙已有 17名女性因遭受 性别暴力死亡,此外,还有两起疑似性别暴力致死案件正在调查当中;自2003年以来,西班牙共有992名妇女因遭受性别暴力死亡……面对这些触目惊心的数字,西班牙政府是如何应对的呢?女性在遭遇性别暴力时又该如何保护自己呢? 說來你可能不信,但今年已經有17位西班牙女性死在性別暴力中了……
今年西班牙性别暴力事件频发 17名女性死亡

  今年以来,西班牙性别暴力事件频频发生,让人扼腕叹息。

  综合《国家报》《先锋报》《加泰罗尼亚晨报》等报道,1月中旬,特内里费(Tenerife)一男子涉嫌用汽油烧死前妻,并将此次蓄意谋杀伪造成车祸现场;3月底,加泰罗尼亚自治区塔拉戈纳市(Tarragona)11名未成年男孩在公园里集体性侵一名未成年女孩;4月初,一名匈牙利籍男子因涉嫌在阿利坎特省一公寓内暴力谋杀妻子被捕,妻子被发现时已全身伤痕,最终因救治无效而死去……

  2019年,遭伴侣或前任杀害的17名女子中,没有一人曾报案投诉过施暴者。她们生前遭受过无数次性别暴力,却从没发出过求助信号,最后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被杀死,而在这个过程中,警方完全无法得知她们所经历过的惨痛遭遇,无法及时帮助她们。官方数据显示,有3/4的案件往往都是这种情况。

  或许是因为对施暴者的恐惧,或许是害怕不能被法院所理解,或许是为了将风险最小化……她们不向警方求助的理由实在太多。但是无论如何,她们都应该勇敢地寻求帮助,并得到保护。比如,可以拨打求助电话016。这个通话记录并不会在电话账单中显示出来,只要在手机里删除通话记录,就不会留下任何痕迹。除此以外,也可以求助身边值得信赖的人。

  《国家报》称,近日,马拉加一名年仅6岁的小女孩就跑到离家几百米的警察局,为遭丈夫殴打的姐姐报案。警方经调查发现,施暴者长期对妻子施暴。

  
女性离家出走:从性别暴力的噩梦逃离却跌入另一个地狱

  施暴行为往往不只发生一次。女性长期忍受性别暴力,往往会助长施暴者的暴戾,甚至导致自己被殴打致残或致死的悲剧发生。

  《日报》报道,今年63岁的恰萝(Charo)自从离开其丈夫以后,已经在大街上睡了4年了。

  因为被丈夫毒打,她的脊柱已经做过7次手术,现在身体残疾的她已经没有能力工作,只能靠政府的救济金度日。据悉,她之前还曾服毒自杀,被警察发现时正躺在一堆购物车下面昏迷不醒。

  今年29岁的塔玛拉(Tamara)在流浪在外的那些苦不堪言的日子里,也同样曾尝试过自杀。自20岁以来,为远离暴虐的丈夫,她从那个支离破碎的家中逃了出来,甚至连自己的儿子都留给了自己的父母抚养,以便孩子能在正常的环境中长大。

  与此同时,各种账单压力也随之而来,最后由于经济问题,阿菲卡甚至被赶出房子。今年已经50岁的她已经过了4年居无定所的生活,有时运气好,能找到兼职,就有钱租一个房间住。但等钱花完了以后,还是得继续流浪。

  这些因遭受性别暴力而最终流浪街头的女性,不但每天面临着住宿、吃饭等生存问题,而且还承受着社会歧视等各种压力。

  阿菲卡曾在Mujereando女性戏剧项目组拍摄的一个纪录片中表示:“社会对我的诸多偏见,真的让我非常痛苦。有时候,我会假装自己并没有住在大街上,而是生活在另一个世界。当他们叫你寄生虫、婊子或者妓女的时候,实在是太难承受了。”

說來你可能不信,但今年已經有17位西班牙女性死在性別暴力中了……

Mujereando女性戏剧项目的成员在演出话剧《一位女神的哀叹》后相互拥抱,给予彼此鼓励。(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性别暴力受害者合演话剧,为自己发声

  Mujereando是戏剧艺术专业的社会工作者卡门塔玛优(CarmenTamayo)设立的一个女性戏剧项目,旨在为流落街头的女性们提供一个安全的容身之所,让她们能被社会所理解。而恰萝、塔玛拉、罗莎、阿菲卡正是Mujereando项目的成员,同时也是近日上演的、由塔玛优执导的话剧《一位女神的哀叹》(Elquejíodeunadiosa)的女主演。

  这部话剧广受好评,不但获得了塞维利亚市政府的赞扬和肯定,还与西班牙国家广播电台RNE合作,于4月11日搬上了马德里马塔德罗文化中心(Matadero)的舞台。

  然而塔玛优表示:“我并不想要赞扬,也不要鲜花或奖牌,只想要给4位仍无家可归的女主演找一个家。”

  该话剧共有5名女主演。除了上述4名成员外,还有一名成员叫玛卡雷娜(Macarena)。玛卡雷娜今年30岁,虽然并不是无家可归者,有自己的住处和家庭,但她家里也存在着性别暴力问题。对此,塔玛优表示:“她(玛卡雷娜)参与到这个项目中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在这里,无家可归的妇女们打破了各种社会关系,紧密地联系在一起,但与此同时,也和过着正常生活的人联系了起来。”

  塔玛优在谈及该项目的创作灵感时表示,“我发现,大家并没有从性别角度来处理‘无家可归’这个社会问题。其实,虽然无家可归的女性数量比男性少,但她们面临的现实问题要严峻得多。”

  根据西班牙国家统计局提供的最新数据,西班牙流离失所的人中,共有4500名女性和1.84万名男性。虽然女性只占20%,但导致她们无家可归的因素除了贫穷外,还有性别暴力问题。塔玛优表示:“所有参与Mujereando女性戏剧项目的女性,都是性别暴力的受害者,无论是在流离失所前,还是流离失所后。”

說來你可能不信,但今年已經有17位西班牙女性死在性別暴力中了……

话剧《一位女神的哀叹》的一位主演在排练。(图片来源:视频截图)政府出台新政策女性不举报也能保护自己

  当然,性别暴力受害者要想得到更多保护,除了她们自身的努力和勇敢发声外,政府的政策保护也是尤为重要的。

  4月3日,西班牙平等部和各大自治区代表举行了平等部部门会议,并在会议中通过了一项协议。协议规定,遭受性别暴力的女性可以在社会服务机构申请一份证明自己遭受性别暴力的文件,无需投诉举报,也能获得社会援助和社会福利。

  其实在此之前,西班牙有多个自治区就已经提供此项服务。而本次协议通过,将促进此项服务在西班牙各大自治区的推行,并扩大服务内容范围,包括市政社会服务中心、女性学会、收容中心等官方机构的所有服务。由于所有系统所用文件模板相同,女性受害者即使因逃离施暴者而搬家,也无需重复那些繁杂的手续,证明文件在全国范围内通用。

  西班牙《反性别暴力总法》于2004年规定,为了在遭受性别暴力的情况下减少或重新安排工作时间,改变自身在企业中的处境,或为了在需要的时候能请假,女性必须在法官或警察面前证明自己作为性别暴力受害者的情况。

  而在2017年通过的《反性别暴力国家条约》,扩大了性别暴力受害者被关注和接受帮助的可能性,即使她们不投诉,也能获得相应的帮助及工作上的照顾。正如2014年西班牙签署的《欧洲理事会防止和反对针对妇女的暴力和家庭暴力公约》(简称:《伊斯坦布尔公约》)所规定:“为遭性别暴力的女性提供服务,不应取决于她们是否有采取法律行动的意愿,也不取决于她们是否有指证任何施暴者的意愿”。

  
在监狱推行治疗课程“感化”性别暴力犯

  要想真正保护遭受性别暴力的女性,就要找到根源,也就是施暴者的犯罪心理。对此,西媒称,西班牙政府有义务对在服刑期的施暴者提供相关的心理治疗和教育服务。

  《日报》报道,根据西班牙第1/2004号组织法的第42条规定:“监狱的行政机构要针对犯有性别暴力罪的囚犯设立特定的方案计划”,而囚犯参与这些计划的进展和收获,将作为治疗委员会(las Juntasde Tratamiento)在进行关于囚犯有条件释放许可或其它许可评估时的其中一项参考标准。

  报道称,目前,西班牙政府正在全国大部分监狱推行针对性别暴力犯的教育治疗课程,并把该计划摆在优先级别。该课程每个班的平均人数为12至14人,每周课时数为两至三小时,治疗周期根据囚犯的类型以及所判刑罚程度而定。有的“短期”课程持续5至8个月,而标准课程一般持续10个月或一年以上。

  政府表示,这些措施有利于减少这些性别暴力实施者再次犯案的可能性。

  据悉,课程的辅导人员大多数为在监狱工作的心理专家。另一方面,监狱也会和非政府组织和知名大学教授定期合作,共同设计课程方案和与课程相关的心理评估测试。

  虽然政府表示,非常重视“感化”性别暴力犯的工作,但目前,西班牙监狱在这一领域存在资金投入过少、人才匮乏等问题。

  (欧洲时报/ 林碧燕 编译报道)

  编辑:郎美智

  欧洲要闻,你也“” ?說來你可能不信,但今年已經有17位西班牙女性死在性別暴力中了……

Sharing is caring!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壹头条 » 说来你可能不信,但今年已经有17位西班牙女性死在性别暴力中了……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