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年那个在武昌城冒充光绪皇帝的骗子,最后的结局是怎样的

  要说骗子冒充皇亲国戚招摇撞骗,这个在历史上并不少见。但是敢冒充皇帝,却是绝无仅有的。清末的时候,就有一人曾冒充光绪皇帝。那么,他为什么敢进行这样的冒充呢?结果怎样呢?

當年那個在武昌城冒充光緒皇帝的騙子,最後的結局是怎樣的

  (清朝年间的武昌城)

  据清人刘禺生在《世载堂杂忆》中记载,1899年,热闹的武昌城里来了两个外地人,一个年轻的一个年长的。年轻的打扮得雍容华贵,面容白皙,身材颀长,行事说话很有派头。年长的约摸50岁左右,面净无须,言语尖利似女音。他随侍在年轻人左右,行动举止颇为小心翼翼。一看,这两人就是主仆。

  这二人入住金水闸一处公馆后,年轻人匿居馆中,少有见人。生活起居,也多由年长者出外购置。但见他所购物品无不奢华昂贵,生活用度也是相当奢侈,于是引起了好事者的注意。

  不久,好事者便发现,年长者每敬献食物,必跪拜在地,口称“圣上”。再加上二人都操着一口纯正的京片子话,人们的好奇心,有一次加重了。

  随后,好事者发现,年轻人所盖的被子上绣有金龙,所用玉碗箸上亦有雕工精细的五爪金龙。再加上这二人讲究颇多,很有些皇宫里的规矩,因此纷纷猜测不已。

  有人一口咬定,年轻人必是当时的皇帝光绪皇帝无疑,年长者必是近侍太监。

  然而,一帮老百姓,谁又见过当朝天子光绪帝呢?所以都不敢确定。

  不得不说,群众的智慧是不可小觑的。有人就提出,如果能验明年长者是个太监,那年轻人自然就不用再考证了。

  为此,还真有人费了一番功夫和年长者套近乎,最后成功地把他约进了澡堂子,并确定了他是个太监无疑。

當年那個在武昌城冒充光緒皇帝的騙子,最後的結局是怎樣的

  (光绪像)

  这下老百姓相信了。毕竟那太监不是假的,谁也不会想要行骗,把自己割一刀。再说了,就算是骗子,谁又敢冒充皇帝呢?那可是要杀头的呀!

  所以一传十,十传百,很快整个武汉三镇都沸腾了。

  人人都兴奋无比地往金水闸公馆涌去,个个都争着去一睹天子真颜,并希望能有向光绪行跪拜大礼的荣幸。

  百姓一窝蜂,达官贵人们也坐不住了。为了谨慎起见,官府中的官员,甚至还暗中托了京中做官的朋友搞来了一张光绪的照片。经过对比,得出个“面容似相仿佛”的结论。

  于是,达官贵人们纷纷带着厚礼前往拜谒,希望能借此机会,捞个一官半职什么的。特别是一些候补官员,本来官位就是花大钱捐的,结果一直坐在候补的冷板凳上。为了早日出仕,他们更是砸起钱来不眨眼。

  对于送来的重礼,年长者都收之泰然。年轻人则偶尔出来露个面,展示一下皇帝亲民的风采。

  当时的江夏知县陈树屏听说后,觉得事有蹊跷。为了谨慎起见,他向湖广总督张之洞汇报了这件事。

當年那個在武昌城冒充光緒皇帝的騙子,最後的結局是怎樣的

  (张之洞)

  张之洞毕竟身居高位之人,消息较其他人灵通。他知道,“戊戌政变”后,光绪已被重掌政权的慈禧囚禁在了瀛台。因此,只要求证光绪是否脱逃就知道了。

  张之洞向慈禧身边的军机大臣荣禄暗中打听此事,在得知光绪还被囚禁于瀛台后,便着令陈树屏,将那个年轻人和年长者抓捕归案。

  经过一番拷问,那两人好歹算是招了供。

  原来,那个年轻人叫崇福,是满洲旗人后裔。由于生得眉眼清秀,年幼便被送到宫中做了戏伶。由于他长得有几分像光绪,因此在宫中还得了个“假皇上”的外号。

  至于那个年长者,的确是宫里的太监。在库房任职多年,一直得不到提拔。一心想荣华富贵的他,在京城也见过一些骗子假扮王公贵族行骗,屡屡得手的事。于是,他萌生了行骗得富贵的想法。

  年长者想到光绪被囚,认为这正是个难得欺瞒天下的好机会。于是找来崇福,二人合计了一番后,便出现了文章开头的那一幕。

  案情水落石出后,那二人自然脱不了个死,最后被判了个斩立决。至于他们收受的厚礼,张之洞则全部装箱,连着此案的卷宗,一起送到了慈禧手中。

  至于那些献金送银的达官贵人,看着张之洞把他们的银两送到慈禧那里,虽说嘴上不敢反对,但是心里却忿忿不平,于是坊间有传说称:张之洞为了取悦慈禧,出卖了“光绪”。

  (参考史料:《世载堂杂忆》)

Sharing is caring!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壹头条 » 当年那个在武昌城冒充光绪皇帝的骗子,最后的结局是怎样的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