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游》说:你我皆凡人

《權遊》說:你我皆凡人

  文/洛水钟鸣

  ▼

  

  看完《权游》最终季,我做的第一件事是查询编剧名单里有没有“于正”或“郭敬明”。

  这倒不是说于麻麻和四姑凉水平不行。只是说,当《权游》呈现出这二位的风格,我跟大多数观众一样不适应。

  当然,如果我们仔细分析这一季《权游》的某些情节和对白,会发现它们还是有不少值得回味的地方的,比如揭示了一部分权力的本质。

  但问题是,“回味”是个需要耐心的活儿。在满屏弹幕面前,几乎所有人都会以为那刷屏的15个字就是公论、就是真相,谁还有功夫咀嚼背后的深意。

  人都有“合群”的趋向,“大家都说差”,那多半就是真的差。于是,《权游》的口碑说崩就崩,比龙妈黑化都快。

  ▼

  

  可是,不论龙妈的黑化,还是詹姆的摇摆,甚至囧雪的无奈、二丫的恐慌,这些看似无厘头的情节,其实都能找到合理的解释。

  这个解释是:他们都是普通人。

  他们或许有高贵的身份,或许有出众的技能,或许有非凡的经历,但也都有不完美的性格没有人的性格是完美的。

  换句话说,王侯将相并没人们想象中的那么高级和强大,他们也有弱点、有软肋,有非理性的时刻。

  你我皆凡人。这虽然不好看,却很现实。

  ▼

  

  何况,这里还有一个现实:编剧也是人。他们要在有限的时间、经费和脑洞之间寻求平衡,这本来就很困难。

  他们只能竭力通过一些看上去不太合理的情节,来表现比较合理的人物心理变化:龙妈是如何在失去权力的恐惧中逐渐失去理智的,詹姆是如何在是非善恶的标准和内心的爱情之间徘徊的,囧雪是如何在家人和爱人的分歧中游移不定的,小恶魔和瓦里斯是如何看着理想幻灭而又徒劳挣扎的。

  总之,如果仔细想,这些情节、这些人,都可以理解。

  ▼

  

  甚至,就连色后的行为都可以理解。

  她确实很恶,恶到拿无辜者的生命做自己的挡箭牌、为自己殉葬,但事情到了这步田地,这是最合理的选择。

  至少对她个人来说是这样。

  我们甚至可以说,在龙妈失去理智、詹姆本来就没多少理智、小恶魔无力使用理智的时刻,恰恰是色后保持着理智,并贯彻着她的理智。

  理解了这一点,我们就能理解,龙妈为什么要骑着龙像个喷子一样见人就喷。

  在她看来,君临的百姓都站在色后一边,或至少不站在她这一边,所以他们都有罪。

  ▼

  

  尽管我们可以为每个角色的每个行为找到合理解释,比如震慑对手、减少己方伤亡等等,但从本质上说,龙妈骑龙狂喷无辜民众,为的是宣泄,灰虫子冲向放弃抵抗的敌军士兵,为的也是宣泄。

  宣泄愤怒、恐惧,以及命运面前的无力感。

  人在命运面前总是无力的,但当一个无力之人举起刀剑刺向另一个无力之人时,他会感到一种真实的力量。

  这时,小恶魔和瓦里斯这样的人反而才是真的无力。他们知道自己缺乏号召力,知道自己没有能力把理性带给大众,只能通过影响龙妈、囧雪这样的关键人来贯彻理性。

  但还是那句话:你我皆凡人。《流浪地球》说,让人类永远保持理性,是一种奢求,《权游》则提醒我们,让某个人类个体永远保持理性,也是一种奢求。

  ▼

  

  唯一的问题是,龙妈有着凡人的性格,色后也有着凡人的性格,但当她们同时拥有非同凡人的权力,却能给其他凡人带来灾难。

  可是,龙妈可以理解,色后可以理解,囧雪、小恶魔、詹姆,都可以理解,只有那些夹在他们之间的无辜民众,无人理解。

  他们没招惹谁。他们只是生活在那里,无处可去。

  我们理解色后为什么利用他们,理解龙妈为什么屠戮他们,但他们到底做错了什么呢?这灾难是他们无可逃避的命运吗?

  更可悲的是,虽然《权游》历来是神仙打架、小鬼遭殃,但“小鬼”在没遇到危难之前,甚至在危难过去之后,会跟其他人一样不理解自己。

  他们会自动站在龙妈的角度、色后的角度、囧雪的角度……去理解他们:如果我是他们,我也会这样做啊。

  谁也不会想到:如果我是君临城中一个无辜的居民……

  就算有人想到了,也一样会以为,那就是无可逃避的命运。

  你我皆凡人。凡人的命运,大抵如此。

Sharing is caring!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壹头条 » 《权游》说:你我皆凡人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