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知道武松武功高强,西门庆为何还敢得罪武松?

西堤君

其实西门庆也是不敢得罪武松的。明知道武松武功高強,西門慶為何還敢得罪武松?

毕竟是做贼心虚,被武大郎撞破好事的时候,西门庆第一反应是躲到床下,经潘金莲提醒,他才想起打倒武大郎夺门而出。可见这货没有担当,胆小如鼠,平日横行霸道不过是欺软怕硬。

当潘金莲转告武大郎的话,武松会来收拾他们时,西门庆吓得不行。毕竟武松连老虎都能打死,自己那几下子未必是对手。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但所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人为了的利益可以不顾一切。

明初朱元璋为杜绝贪污,颁布了多项酷刑震慑人心,其中最骇人听闻的就是剥皮揎草。饶是如此,还是有人铤而走险。贪欲是人内心的魔鬼,靠外界力量是抑制不住的。

西门庆也一样,他控制不了内心的色欲,色能给他带来欢愉,所谓今朝有酒今朝醉,哪管明天喝凉水,以后的劳什子事懒得考虑。他们自以为不会被识破,做坏事的人不总是存个侥幸心理嘛。明知道武松武功高強,西門慶為何還敢得罪武松?

真出了事,西门庆还是怂了,退一万步说,武松不伤他们性命,拿到官府,也是要判刑的。西门庆平日里是当地一霸,风光无限,下了牢,脸往哪儿搁。在里面住个一年半载的,没法寻欢作乐,生意也凉了,再次变个穷光蛋。换谁能接受。

西门庆一时没了主意,还是王婆帮他出谋划策,杀人灭口,西门庆本来就不是好鸟,此计正合他意,他拿来砒霜,潘金莲毒死了武大郎。杀人罪更大,西门庆当然知道,所以他们早就合计好了,提前买通验尸的何九叔,草草把武大郎尸体烧了完事。又在县衙使钱做了打点。料想如此便万无一失。

明知道武松武功高強,西門慶為何還敢得罪武松?可是何九叔怕武松事后追查,便留了个心眼,拿了武大郎两块尸骨当证据。

西门庆,王婆,潘金莲也是看错了武松,觉得这人莽夫一个,即便有怀疑,也查不出个所以然。

岂料武松粗中有细,心思缜密,他就不信哥哥会暴毙,果然武大郎半夜托梦说自己死的惨。他找到何九叔,得知武大郎是中毒而死。又从恽哥口中得知整件事的来龙去脉。

人证物证俱在,武松原本是很克制的,走司法途径,状告西门庆。可是县官受了西门庆的钱,说死无对证,没法查,让武松别胡搅蛮缠。

正常途径走不通,那就来点狠的。他找来众人作见证,威逼潘金莲和王婆说出真相,当场画押,然后把潘金莲刨心挖腹,祭奠武大郎。明知道武松武功高強,西門慶為何還敢得罪武松?

西门庆对这事浑然不知,还在寻欢作乐,他以为自己买通官府压下案子就万事大吉,武松没处说理便会不了了之,哪想到武松是个不要命的狠角色。武松打上门来,西门庆稍微反抗了几招,就被武松扔下楼,摔个半死,又割了头。

西门庆和潘金莲通奸,加上之后杀害武大郎,并不是故意找死,是他们根本没想这么多。就像历朝历代揭竿而起的农民军领袖,他们难道还要想,“万一失败怎么办,被抓了砍头怎么办”,前怕狼后怕虎的,干脆就别做大事。

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从来都是真理。

春日之虎

西门庆这样的淫棍,其实打心眼里是惧武松的。武松何等人也,武功上乘,景阳岗上打死猛虎,这般神力,当时世间,几人是对手。再加上当时的武松已做了武都头,虽然官不大,却是县级维护治安的主要角色,天天打击的也包括西门庆这样的恶霸,西门庆难道会不怕吗。

西门庆怕武松,但为什么还敢勾搭武松的嫂子潘金莲,并与王婆、潘金莲一起毒死武松的哥哥武大郎呢。

村里有个叫狗子的,是个二流子,这个狗子其实有媳妇,狗子的媳妇很风骚。一年俩个人一起到城里打工,这个狗子好吃懒做,挣不到钱,狗子就让他的媳妇勾引男人,想捞些钱财,他万万没想到的是,他的媳妇竟然跟人跑了。狗子无赖,表面上张牙舞爪,但本质是个软蛋,人家给了他点钱,他就把媳妇让给了别人。没了媳妇,狗子独身一个到了远东种地想打工谋生,在远东他遇到了一个老乡,这位老乡是个开矿的老板,这位老板收留了狗子,让狗子在矿上干点事做。这狗子因是个二流子,没有操守,时间久了,竟然勾搭起了老板的情妇,老板这个人情妇不少,精力总不会照顾好每个女人。老板这个情妇生性风流,空虚寂寞,再加上狗子也善甜言蜜语,时间久了,狗子跟老板的情妇搞在了一起并上了床。沒有不透风的墙,这事不知怎么被老板知道了,这老板本身就是一个恶霸,狗子竟敢勾引他的情妇,那还了的。狗子的结局如何,就不知道了,只听矿上的人说,再没见到狗子。

这个故事说明,狗子不是不怕老板,而是色胆包天,在色的诱惑下,早已把理智给丢了,忘记了“色字头上一把刀”。

西门庆勾搭潘金莲,尽管西门庆是当地的一个富商,但其本质是同狗子勾搭老板的情妇是一样的,他不是不怕,而是在色的面前“色胆包天”。

有人说西门庆会武功,不怕武松,这恰恰相反,正因为西门庆会些武功,他才能真正体会到武松的厉害,深知他在武松的拳脚下只会做个短命鬼。

西门庆怕武松,但在潘金莲貌美如花面前,生性风流的西门庆是克制不住自己的欲望的,他勾搭潘金莲的时间,也是乘武松出差的时间,他起初也并没想到以后发生的事,没想到跟潘金莲春风一度后,竟然沉迷于潘金莲的温柔之中,最后还害死了武大郎。他原想的是玩玩潘金莲,然后就脱身而去,这样别人不会发现,武松也不会知道,有侥幸心理。没想到机关算尽太聪明,反算了卿卿性命。

明知道武松武功高強,西門慶為何還敢得罪武松?
明知道武松武功高強,西門慶為何還敢得罪武松?
明知道武松武功高強,西門慶為何還敢得罪武松?

任驰赢天下

西门庆本身就是个淫棍,淫欲上来了还管你什么武松不武松的,自从偶遇了潘金莲之后,西门庆就恋上了这个有夫之妇。正所谓人在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明知道武松武功高強,西門慶為何還敢得罪武松?

所以西门庆就没有把武松放在心上,再说了当时西门庆在当地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要钱有钱,要人有人,而且自己还学了一身武艺。一般人根本不是他的对手。官场黑道上几乎都有人,喊一声那个不给点面子。所以对于区区一个都头武松,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西门庆根本不屑一顾。
明知道武松武功高強,西門慶為何還敢得罪武松?

武松也就打了一只老虎,有点名声,因此被阳谷县县令看中,给了一个都头的差事当,说官不算官,权利也不大,手底下三五个人,跟西门庆比那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再说了西门庆与潘金莲接触并非西门庆一人之错,潘金莲也不是什么好鸟,这一对奸夫淫妇那是彼此臭味相投。因此越走越近,最后到了一发不可收拾的地步。
明知道武松武功高強,西門慶為何還敢得罪武松?

东窗事发后,无奈才毒杀了武大郎。早知今日何必当初,所以说西门庆当初也并没有料到会走到这一步。因此就不纯在西门庆怕不怕武松的问题。如果武大郎不死,武松也不会杀了嫂子潘金莲更不会斗杀西门庆,凡事都有因果的。
明知道武松武功高強,西門慶為何還敢得罪武松?

再说了武松与西门庆从未谋面,他哪里知道武松有多厉害,另外还有一点,也许他当初可能还真不清楚武松和武大郎是亲哥俩。所以当色鬼遇到荡妇时,他们考虑的只是那种冲动的快感,而从不去想对方是谁的老婆谁的老公。
明知道武松武功高強,西門慶為何還敢得罪武松?

所以不管是在古代还是今天,只要奸夫淫妇勾搭在一起,最终都没有什么好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