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勃的《滕王阁序》难道是即兴发挥吗?没有打草稿没有修改一气呵成的吗?

西出阳关杨时明

王勃所写的巜滕王阁序》确实是名垂千古的不朽之作,他的天赋异禀是毋庸置疑,要说初次到滕王阁,就一气呵成写出了惊世之作《滕王阁序》,我觉得可信度不高,试想不是什么三言两语,也不是三五百字,而是773字,在唐代已不算短文了,而且文中涉及了很多的历史典故,地名也不少,我想王勃是在前期做足了功课,打好了腹稿,到现场给人的印象就是王勃文思如泉,一气呵成,大家都忽略他的前期准备工作,应该相信再是天才也需要具有一定的环境条件,否则即便是神来之笔,也写不出如此好的名篇,对王勃的才华芸芸众生肯定会佩服得五体投地,王勃也应该理所当然的享受到如此的殊荣。

(一)

平常小道

谢谢邀请!王勃是即兴发挥不假,文章《滕王阁序》一气呵成,旷古博今。关于南昌滕王阁,流传着一个很有趣的故事。

王勃的《滕王閣序》難道是即興發揮嗎?沒有打草稿沒有修改一氣呵成的嗎?

675年的秋天,年仅二十五岁的王勃不辞辛劳去交趾看望他老爹。到了南昌,正好赶上都督阎伯屿新修滕王阁的“剪仪式式”,而且又逢重阳佳节。于是阎都督在滕王阁上大摆宴席,高朋满座。

王勃初入贵宝地,前去拜见阎都督。阎伯屿早就听说过王勃的名气,大才子能够捧场当然是欣然接待。再说阎都督此次宴客,有意向大家伙显耀自己女婿孟学士的才学。因此,他让女婿事先准备好一篇序文,在席间当作即兴所作写给大家看。作戏要作足,于是阎都督让人拿出纸笔请在场的文人墨客也来一展文采。

王勃的《滕王閣序》難道是即興發揮嗎?沒有打草稿沒有修改一氣呵成的嗎?

不巧的是,王勃不给阎伯屿面子,提笔就写,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我认为最美的一句就是“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真是美妙绝伦,意境深远!

对了,你们心中《滕王阁序》的最美一句是哪个?

诗书君

王勃的《滕王閣序》難道是即興發揮嗎?沒有打草稿沒有修改一氣呵成的嗎?

当我看到某某报道控诉今天学生课业繁忙的的时候,我都不以为然,因为从古至今读书都是一条艰苦,而且没有任何捷径的道路,凡是那些宣称速成的书籍,都不过是一种商业营销,让人浅尝辄止,得到虚荣心的满足。

根据科举考试留下来的资料来看,古人的课业繁重程度远远过于今人,日本汉学家宫崎市定在他的《科举》一书之中,就交代了参加科举需要哪些准备,一般八到十五岁是打基础的时候,他们的功课有:

论语 11705字
孟子 34685字
易经 24107字
尚书 25700字
诗经 39234字
礼记 99010字
左传 196845字

上面这些加在一起是431286字,这些文字并不仅仅是读,还要全部背诵出来。粗略计算一下,一天背诵二百字,正好需要六年。可是背诵下来只是基础,还要阅读数倍于原文的经典注释。除此之外还要阅读历史和文学书籍,同样不仅仅是阅读,还要不停地模仿,直到写出可以示人的文字。

王勃所处的时代,正是科举考试的初始阶段,虽然读书人进阶可能有几种方式,但是读书的模式和上面所讲都是差不多的。

据我推测,王勃在没有写出《滕王阁序》之前,已经多次模仿文选的写作,在无数次的模仿之中,他已经养成了可以下笔成文的习惯,所以王勃的《滕王阁序》说是即兴发挥可以,说是十几年学识的瞬间爆发,也没有问题。但是这背后的艰辛并不是常人所能够付出的。

在《滕王阁序》里面,可以看到六朝辞赋的影子,却并非只是一味的模仿,而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就拿最经典的“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来说,化用自庾信《马射赋》里面的“落花与芝盖同飞,杨柳共春旗一色”,但是我们能看到,庾信的原句相较于王勃的改句不免有一点小家子气。

实际上古代的许多文豪整理好思绪之后,都可一气呵成,尽管有的时候并不能写出千古名篇。许多人总以为读了李杜的诗歌,就能成为李杜,背诵了几首苏轼的词,就能和他比肩,简直就是自不量力。

我一直坚信一种观点,无论社会怎么进步,工具怎么先进,这些属于人外在的东西都是帮助人类更好的帮助和思考问题,简简单单的以为,通过搜索引擎就可以替代了思考,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当年布罗代尔在写《地中海与菲利普二世时代的地中海世界》的时候,他曾经拿着录像机在图书馆录取资料,今天的我们有比布罗代尔更加先进的技术和工具,却没能写出媲美《地中海》的作品,就是因为没有人具有布罗代尔的才华啊!

如果王勃没有刻苦的训练,写不出《滕王阁序》不说,恐怕名字已经淹没在历史的河流之中了。